综述 >> 《上海地方志》 >> 2000年第四期 >>


唐循和庙行大捷(张建基)

       

张建基

庙行大捷,是一二八淞沪抗战中的一次重要战役。

1932年2月20日至22日,日本侵略军出动约2万人对庙行发动总攻,中国军队陆军第88师在87师和19路军支援下,浴血奋战三昼夜,击溃顽敌多次进攻,歼敌3千余人,史称“庙行大捷”。

数千中国官兵牺牲在庙行大地上,唐循上校便是其中之一。今年,正值抗日战争胜利55周年纪念,著文是为纪念。

一、弃工弃学从戎

唐循,字慎之,湖南省零陵县邮亭乡人,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生。幼年时,家贫,不能上学读书,随父母在田间劳动。少年时,打工积钱上学,断断续续,24岁才卒业于零陵县立中学。

1924年,正值大革命时期,由于第一次国共合作在广州正式形成,革命高潮在广州掀起,并迅速向全国各地发展。唐循在打工求学之余,读了不少进步书刊,向望革命发源地广州,遂于当年夏秋南赴广州,考入黄埔军校,成为第二期学员。(注:黄埔军校第二期《国军姓名籍贯表》《黄埔军校史料》第535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82.2月。)9日,唐循入校,编队分科,编入工兵科。同月,正式上课。

二、边学习边打仗

1925年初,盘踞东江的陈炯明叛军蠢蠢欲动。广州大本营组织部队进剿,是为第一次东征。唐循等第一、二期学员和教导团编入新组建的校军,参加东征作战。校军人数不过3千,担任右翼作战。依靠周恩来领导的政治工作,鼓励参战师生舍生取义,英勇奋战,在广大工农群众的支持配合下,挺进东江,连战皆捷,两个月的战斗中,为第一次东征奠定胜利的基础,唐循虽第一次参战,由于接受了黄埔军校革命的洗礼,表现十分勇敢。

4月,校军抵潮汕后,为便于在校学员学习,在潮汕开办黄埔军校分校。唐循等二期学员暂在分校学习,补上因参加东征作战所缺下的主要学科。未及2个月,唐循等学员又奉命回师广州,协同友军平定杨刘之叛乱,光复了广州。6月间,香港和广州沙面工人举行震撼中外的反帝政治大罢工。唐循等军校师生又积极投入反帝斗争,支援工农运动。适战争告终,唐循又断续上课2个多月,将缺下的学术各科次等补足,使其达到校部对二期学员之教育计划。

三、参加北伐

1925年秋,唐循以优异成绩毕业,分发国民革命军第1师工兵队见习。10月,广州国民政府再次挥师东进,是为第二次东征。唐循奉命参加东征作战,不数月,便由排长升为工兵队代队长。

1926年春,广州国民政府彻底消灭陈炯明叛军以及盘踞粤南之叛军邓本殷部,广东遂告统一。这时,广西表示归顺国民政府。两广的统一和巩固,为出师北伐创造了条件。

唐循参加了消灭吴佩孚和孙传芳2大军阀集团的北伐作战。1928年底,东北易帜,全国实现形式上的统一。尔后,唐循又参加新军阀混战,6年间,唐循先后历任上尉连长、少校营长、中校团副等职。

唐循自充任军官起,仍保持好学不倦,无论平时,战时,涉览群书,手不释卷;治军素严,对部下循循善诱,侧重感化,故部属均能诚心悦服,战时勇于用命,其自奉甚俭,无不良嗜好,衣食只图温饱,廉洁自励;而每遇他人困难,虽有自顾不暇时,亦倾全力以济人之急(注:台北黄季陆主编《革命人物志》第3集第437页,台北中央文物出版社,1969年12月出版。)。

四、立志抗日御侮

“二次北伐”结束后,蒋介石为战胜各地方实力派,不断扩军备战。1930年春,以国民政府警卫团为基础,扩编为警卫旅。半年后,又增编警卫第2旅,接着将2旅合编为警卫师1931年6月,又将警卫师步兵1个团,工兵2个连,通信兵和1个步兵旅合编为警卫第2师,2师之上成立警卫军。唐循调任警2师工兵营上校营长。随后,警2师改编为陆军等88师,唐循任该师2兵营上校营长,(注:《国民政府公报》洛字第3号。)下编3个连,肖永庚、曾鸿基、施汝德分任连长(注:肖兆庚《工兵营参战片断》《从九一八到七七事变》第220页,中国文艺出版社1987年8月。),驻杭州东笕桥训练,担任保卫南京国民政府的警备任务。

九一八事变后,唐循思想上发生很大变化。由于中国军队忙于内战,疏于外防,导致东北大好河山沦为日本殖民地,3千万同胞沦为亡国奴。作为一名守土有责的中国军人,唐循感到耻辱。为抗日御侮,唐循即以国难为号召,加强全营训练,每天三操为讲堂,另加夜间演习。他要全营官兵宣誓,要和日寇拼到底,宁愿战死,不做亡国奴。

一二八事变,日本侵略军悍然在南京政府的大门口挑起战争。19路军愤起抵抗,揭开局部抗战序幕。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军队将领公开发表通电:一方面对19路军的抗战表示声援;另一方面要求开赴上海,直接参加抗战。唐循为了尽快了解上海抗战状况,特地买了一架收音机,收听淞沪抗战情况的广播,唐营官员常在唐营长房内听,屋里站不了,就站在门口外听,听到深夜不散,有时听到19路军英勇抗战的报道,官兵还兴奋的叫出好来,甚至摩拳擦掌,希望能开赴上海,和19路军并肩战斗。

五、庙行血战殉国

1932年2月初,时任中央军校教育长的张治中请缨率部赴沪参战获准,驻杭州五夫等地的88师部队奉命向苏州、昆山集中。2月14日,第87师(原警卫第1师)和88师及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合编为陆军第5军,张治中任军长,开赴上海参战。

2月17日,第88师车运南翔,进守庙行、蕰藻浜北岸防线:江湾镇北泾严家宅至小场庙之全家塘为523团;金家塘北经竹园墩至麦家宅为527团;庙行镇、周巷至蔡家宅为544团;528团2兵营为预备队。

这时,日军正准备对上海守军发动第二次总攻,从闸北到吴淞进行全线攻击,主力则集中指向江湾、庙行,以图首先占领这两个要点,切断第5军和第19路军之间的联系,然后予以各个击破。

2月20日拂晓,日军以陆海空炮兵,向吴淞、庙行阵地狂轰滥炸,接着步兵在坦克配合下发起猛烈进攻,庙行战斗打响。庙行阵地虽被毁很多,但中国官兵隐蔽在战壕内,待敌接近,展开近战,肉搏战,血战2天,击退顽敌多次进攻。

2天当晚,夜幕降下后,唐循请战获准,即率工兵营和528团由庙行以北出击。疏于防范的敌军被我军打的昏头转向,伤亡惨重。

20日、21日两昼夜血战,日军除伤亡近千人,什么也没得到,敌军头目植田谦吉竟恼羞成怒,从22日凌晨时起,纠集第9师团主力一部和第24混合旅约2万人,向庙行以南阵地发动总攻,以麦家宅、竹园墩方面战斗最为猛烈。顽敌反复冲锋,我军拼死抵抗,将敌击退。3时,敌步兵暂停进攻,集中炮火向我阵地猛射,企图摧毁我军工事。至5时,仅麦家宅、竹园墩阵地遭受敌军大炮射击近4千发,所有阵地被摧毁。5时后,敌军乘大雾弥漫之际,以纵深重叠配合,向我阵地层层进逼,战斗进入紧急关头。至上午7时,防守麦家宅之527团3营官兵伤亡过半,营长陈振新阵亡,麦家宅阵地遂被顽敌突破。敌从麦家宅侧击庙行镇,庙行前线告急。

88师师长当即下令唐循率工兵营及528团赶赴增援。鉴于庙行作战进入关键时刻,第5军和第19路军总部决定张军长率教导总队赴88师师部策应,87师259旅向庙行增援,守蕰藻浜北岸的261旅痛击敌之侧背。19路军总部也派部队分3路反击当面之敌,形成三面灭敌之势态。

增援途中,敌机重炮威迫,弹雨血花。为力挽危局,唐循身先士卒,吁啸前进,全营官兵奋身跟上。尽管不时有官兵倒下,全营官兵仍前扑后继。眼看快接近麦家宅阵地,唐循正图一鼓歼敌之际,不幸饮弹殒命,同时阵亡的还有第3连连长施汝德等官兵。唐营长的英勇殉国,进一步激发全营官兵的斗志,与顽敌展开更加英勇的厮杀。

顽敌反复冲锋,节节逼进,我军奋勇抗击,双方展开拉锯战,战斗极为惨烈。战至下午3时,顽敌进攻出现颓势,这时,三支增援部队不断向顽敌进逼,形成从三面包围进犯庙行之敌的战局。战至夜晚,顽敌向东溃退。

庙行大捷,是唐循等数千名中国官兵的热血和生命换来的,它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激发了中国人民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勇气和意志。



上一页:烽鼓宝山血与火--淞沪抗战在宝山(余子道)
下一页:"蕃瓜弄"由来(冯梅椿)

Copyright By www.sht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E-mail:web@shtong.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