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志 >> 上海科学技术志 >> 综述
...........................................................................................

综述

上海地区科学技术的历史,源远流长。公元前3000年左右,生活在青浦县崧泽一带的先民,已学会制作泥质陶纺轮,并用之纺织。隋唐五代和两宋时期,上海所在地区在造船、农业、制盐等方面开创了一些新技术。唐开元初年修筑的瀚海塘,是当时科学技术发达的佐证。入元之后,植棉术的推广促使手工纺织技术迅速的发展。自松江乌泥泾镇人黄道婆传授崖州治棉和织被面的技术后,松江地区衣被天下,经济也迅速发展起来。明万历中叶,时值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一些教会人士相继来我国传教,同时将西方的天文、数学、农事等科学技术成果,介绍到中国。上海县徐家汇人徐光启,在传播西方科学知识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撰著的《农政全书》,是一部农业百科全书;他和意大利人利玛窦合译的《几何原本》为我国最早翻译西方自然科学著作之一;他受命督修的《崇祯全书》,是一部运用西方天文学知识,总结研究我国天文历法的大型丛书。《农政全书》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刊行,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同是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史上的经典。徐光启是一位把西方先进科学精神和我国民族文化结合起来振兴科学技术事业的先驱者。

鸦片战争之后,大批西方人移居上海,西学也以空前的规模输入。上海知识界中的一些人士,如徐寿、华蘅芳、徐建寅、舒高第、赵元益等,在翻译西书的同时,不断地充实自己,从而成为当时屈指可数的科学方面的知名人士。

清朝末年,上海成了我国现代科学技术的发祥地之一。

清同治四年(1865年),法国天主教会在上海董家渡建立了上海第一个气象观测站。随后又易地于同治十一年建立了徐家汇天文台。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又于松江建立了佘山天文台,这是上海最早的天文科研机构。

同治四年,李鸿章在上海创办了清政府最大的军事企业上海洋炮局(即后来的江南制造局),后在局内添设了翻译馆,还设立了上海机器织布局和上海广方言馆等。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在晚清共翻译西书160种,其中80%以上是科技书籍,对传播西方科学技术起了媒介作用。光绪六年(1880年),李鸿章奏请敷设天津至上海的长途电话,光绪十年电线架成,总局也由天津迁至上海,这是当时一项重大的技术工程成就。戊戌变法期间,经维新人物罗振玉等倡导,于光绪二十二年冬在上海设立第一个农学团体——上海农学会,倡言采用西法,兴天地自然之利。

民国初年,上海科学技术更有新发展。民国13年(1924年),孙中山在国民议会上,提出建立全国最高学术机构的设想。民国16年,南京国民政府决定成立中央研究院筹备处,民国174月任蔡元培为院长,6月,宣告中央研究院正式成立,总办事处设在上海。随后,陆续成立8个研究所,其中设在上海的有6个。继中央研究院之后,北平研究院于民国18年成立,李煜瀛任院长,设在上海的有药物、生理、物理研究所的结晶研究室等3个机构。与此同时,日本国用“庚子赔款”在上海建立了自然科学研究所。民国15年,长期在沪工作,成为富豪的英国建筑师亨利·雷士德逝世后,根据他的遗嘱于民国21年在上海建立雷士德医学研究院,配备了当时第一流的医学科学研究设备。

抗日战争时期,上海的研究机构大多数内迁。留在上海的徐家汇天文台、佘山天文台和雷士德医学研究院也无法开展工作。只有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由于侵华日军的需要,开展了一些科学研究工作,其中不少课题是为日本陆军和海军服务的。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央研究院和北平研究院多个研究所,几经变动。迁归上海的研究所,大部分都搬迁进原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旧址(今岳阳路320号)。民国35年,国民党政府的中央工业实验所,在上海设立上海总办事处及3个试验所,设有发酵、材料、皮革、油脂、印染、机电、仪表等研究专业,成为抗战以后上海科学技术的主要研究力量。然而,这些科研机构大都基础薄弱,人员稀少,设备陈旧,经费短缺,难有所作为。

19495月上海解放,科学技术事业获得新生。建国初期,上海承担了156项国家重点建设的科研任务,并派出2万科技人员支援内地建设。同时,根据支援内地建设和发展生产的需要,扩充新建一批科研单位,把筑路材料试验室扩建为上海市政工程研究所;原度量衡检定所扩充为上海市计量技术研究所;新建了上海化工研究院、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上海纺织科学研究院等。

1957年起,中共上海市委以很大的魄力,建立科技领导机构、建设科研基地、培养科技队伍、提供科研条件、发展新学科技术和国防尖端技术,并作出了一系列重大的决策和部署。

1958年成立中共上海市委科技领导小组,市委书记处书记陈丕显兼任组长,设立了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市科委)。又先后成立上海市生产技术局和上海市赶超国际先进办公室。这些机构的建立有力地加强了对全市科技工作的领导。

与此同时,中共上海市委还决定,由中国科学院、高等院校和工业局合作,建立16个新技术研究基地,重点是原子核、计算机、技术物理、电子学和力学等5个新技术研究所。市委还抽调一批领导干部到新建研究所加强领导,并进行大规模的基建。接着,又建立了国防科研基地——火箭试验基地和导弹试验基地。

19601月,中共上海市委在闵行召开全市科技工作会议,动员全市各条战线争时间,抢速度,发展高精尖科学技术。会议认为,上海应发展成为国家新产品试制和新技术研究的重要基地,并确定具体实施步骤。会后,全市科研单位都得到充实和加强,相继新建了30多个独立的科研单位,许多企业也建立自己的研究室或中心实验室。

19611963年,上海的科技系统主管部门根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在合理科研布局、加强管理、提高技术基础、改进技术服务以及保证科研条件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特别是贯彻《科研四十条》之后,纠正了“大跃进”期间出现的浮夸风,提倡按科学规律办事,科技事业更踏实地向前发展。在这期间,科研单位的工作条件也得到很大改善。市人委每年拨出400万美元,用于进口高级、精密科研仪器。中共上海市委还在当时经济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决定每年从地方财政中拨款2000万元作为科研经费。

19631966年,上海的科技工作成就显著,科技系统积极参与上海传统工业的技术改造。1962年,由市计划委员会、市科委和市工业生产委员会负责人组成技术改造指挥部,负责企业技术改造的规划与实施。在两年里,全市工业技术改造投资1.25亿元,完成改造项目545个,使役龄在20年以上的旧设备半数得到更新。19643月召开的全市科技工作会议,又进一步动员和部署发展“四新”,即新技术、新材料、新装备、新工艺。同时,市计委、市科委、市工委还联合下达19641965年以“四新”为重点的技术改造计划,共计261项,投资1.15亿元。1966年初召开的全市科技工作会议,更进一步动员和组织全市有关工厂、研究所、高等院校、设计单位,围绕6个新兴工业,18项新技术,集中力量协同攻关。这些措施的实施,不仅改变了陈旧落后的技术面貌,而且突破传统工业的结构。新兴的电子工业已成为独立的工业部门,冶金、机械、化工、纺织、轻工等行业也组建了一些新兴小行业。工业科学技术的发展,还推动了上海工业半机械化、机械化和半自动化、自动化的进程。工业产品从仿制发展到自行设计、制造;从低级发展到高级;从单机发展到成套设备。机械工业的产品自行设计的比重1957年为20%1965年提高到80%。万吨水压机、双水内冷汽轮发电机、大型电子显微镜等研制获得成功。

在这期间,高新技术是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半导体技术,以谢希德为首创办了半导体科研基地,从理论研究到材料、器材的试制、生产和应用,都取得了开创性的成果。计算机技术,从研制第一代每秒运算30次的电子管计算机开始,进而研制每秒运算2.5万次的第二代晶体管计算机,又继而研制每秒运算100万次的集成电路计算机。激光技术,在干福熹、王之江主持下先后试制出国内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接着,铷玻璃激光器、砷化镓激光器以及激光打孔、焊接、测试机相继试制成功,并推广应用。此外,上海高新技术的研试与应用,在各类科研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开发了微电子技术、微波技术、传感技术、惯导技术、自动控制技术、通讯和传真技术,等等。这些高、精、尖技术开发和应用,填补了国家的空白。

同期,上海在国防尖端技术方面也作出很大贡献。早在50年代末,上海机电设计院就着手研制探空火箭,并于1960年春试发射成功,这是中国空间科学史上第一个重大成果。1960年,中共上海市委责成市科委筹建导弹试验研制基地。为此,上海市科委设立了专门办公室,以后,又成立上海市第二机电工业局,作为上海导弹工业的专门领导管理机构,开展基地建设、组织队伍和生产技术准备等工作。到1964年底便完成试制任务,196511月进行打靶试验,三发三中。上海还完成了“两弹一箭”的大批配套协作项目。其中分离铀的关键设备元件“甲种分离膜”的制造技术,在国际上是绝对保密的,由于苏联撕毁协议,停止供应,中国铀分离的生产面临停工的威胁,原子弹的制造任务有陷于停顿的危险。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把这项研制任务交给上海,要求不惜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上海当即组织一批科研人员进行研究攻关,不久便取得实验室成果,1965年完成扩大试验,随即建厂投产,保证了试制“两弹一箭”的需要。

此外,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也取得一些举世嘱目的成果。1961年,朱洗培育成功世界上第一批“没有外祖父的癞蛤蟆”。在王应睐领导下,由钮经义、汪猷等会同北京大学经七年的努力,于1965年人工合成胰岛素。世界上第一个具有生物活力的人工合成蛋白质——结晶牛胰岛素也在上海相继诞生。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上海的科研工作遭到严重摧残。全市的科技管理机构和科技群众团体均被撤销和解散;一批研究所被撤、并、迁;工厂办的科研机构大多数被撤销;相当多的科技人员受到各种名目的迫害,或被迫离开科研岗位;许多科研项目因无法继续进行而夭折。科技系统被称为“重灾区”。

1976年后,上海的科技工作得到恢复和发展,大量遗留的问题经过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和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使阴霾为之一扫。

1977年,恢复了上海市科委,重建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相继恢复。市政府各委、办、局也先后建立了科技管理机构。所有的研究所都进行了整顿和建设。整个科技系统又正常地运行起来。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到11月间,制订了《19781985年重点科学技术发展纲要》。从此,上海市科技工作又步入新的发展轨道。

19782月,上海科学大会隆重召开。大会提出:“抢时间、争速度,在本世纪内把上海建成为一个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科学技术基地”的奋斗目标。会后,上海抓了10项科研任务的会战(简称十大会战),即大规模集成电路、计算机技术及应用、光纤通讯、超导技术、环境保护、肿瘤防治、水稻良种选育、催化剂筛选技术、精密仪器、遥感科学及应用等项目的攻关。市政府专门增拨了500万元科研经费,并对15个重点研究所在财政上予以扶植,还由地方财政每年拨款1000万元,作为推广科研成果专项资金。这些重大举措,大大促进了上海科技工作的发展。

80年代,上海科技工作进一步开拓新兴科学技术的应用,编制了《上海科技长远发展规划》和《19861990年“七五”上海科技发展计划》。确定了以微电子、新型材料、光纤通讯、激光、生物工程、机器人、海洋工程七大新兴技术为科技发展重点。为实施这一规划,共投资52亿元用于科研院所和实验室的建设,新建了上海微电子开发基地、中科院上海生物工程实验室基地;扩建了上海激光技术研究所及一批开发高新技术的实验室;还投资2900多万元购买各种大型仪器设备。1984年,光纤通讯完成了1.8公里120路现场通讯试验;每秒500万次运算速度的电子计算机研制成功;以上海为主研制的运载火箭第一次把13颗不同用途的物理探测卫星送进轨道;试制成功了科学考察船“向阳红10”号和“向阳红16”号;研制成激光光阀大屏幕显示机等。1985年取得的新技术成果达198项。这些成果应用于新兴技术产业,年产值逾10亿元。其中:完成了微电子集成电路计算机辅助剖析系统和研制工作;推出了东海Ⅱ型微机;研制成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系统;光纤通讯完成四次群光端机开关机,同时在室内联试达50公里无中继的传输性能;激光开发了CO2激光医疗仪、CO2激光照射等产品。1987年为开拓新兴技术产业,大力推进了生物工程领域产业化的进程,并拨出专款支持超导研究。1988年,新兴技术向产业化延伸加快,微电子研究开发基地、集成电路制版中心已初具规模;核苷酸工业化试验基地、激光热加工服务中心进入筹建;23公里市话光通讯系统研究与实验化试验段等七大新兴技术推广示范应用点均有进展,新兴技术水平跨入国际先进行列。1990年,在开拓高新技术方面,涌现了一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项目,采用陶瓷部件的无水冷汽车发动机通过了上海到北京往返运行试验;氟里昂的代用品——F134的合成成功,引起了各国科学家的关注;上海“四号机器人”的研制成功,达到了国际同类产品的先进水平;国内首次研制成功的新闻系统“光纤计算机区域网”技术,标志着我国光纤技术取得重大突破。

同期,上海科技工作逐步实施体制改革。19853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上海市积极贯彻了这个决定。改变拨款制度是科技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要求科研单位不再单靠国家拨款,还要靠自己的业务(如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接受科研委托等)取得经济收入。据1986年对55个科研单位的统计,全年创收比拨款制度改革前增长2.3倍,达到2148万元,事业费拨款减幅为37%。到1988年,科研单位从企业等方面的横向收入已与政府下达的(纵向收入)持平。1989年这类科研单位事业费核减幅度达63%,改变了科研单位长期来吃“大锅饭”的现象。实施科研成果商品化是科技改革的又一重要内容。1985年,全市技术市场贸易额为5.8亿元,1988年为6.6亿元,1989年技术贸易额已达20多亿元。上海还积极推行了科技人事制度的改革。上海市科委、上海市人事局成立人才交流服务处,一些单位也设立了相应的机构。为使人才交流工作有章可循,上海市还制订了《上海市科技人才交流的若干规定》。在改革中,对外科技活动的次数一年比一年多,规模一年比一年大,形式也一年比一年多样。

与此同时,上海大力推进科技与经济的结合。为了更好地贯彻“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必须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方针,上海采取了许多有力措施。1983年组织实施了模具、机械基础件、节能设备等22项重大攻关项目。1984年提出配合工业部门开发500项新产品、500项优质产品、500项出口产品,解决关键技术问题。1985年决定每年从上海科技发展基金中拨出20%以上的额度用于新兴技术改造传统工业,以促进产品升级换代。1987年提出科技工作要“四个服务,一个加强”,具体内容是:在为传统工业技术改造方面,把轻纺工业列为重点,安排了50项重大攻关项目,总经费达3691万元;在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服务方面,下达7项重大科技项目,总经费12万元;在开拓新兴技术服务方面,大力推进上海在生物工程领域产业化的进程;在为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服务方面,积极推进“星火计划”的实施,共安排121个项目。1988年上海科技与经济结合更出现好的势头,提出了130项科技攻关项目,其中有桑塔纳轿车国产化、数控精密机床等,并实行招标制,开创了科技与经济结合的新途径。1989年上海的科技工作,继续以科技与经济结合为立足点,积极为产业结构、产品结构的调整和“菜篮子”工程服务。

80年代,是上海科技工作取得更大发展的10年。据截止1990年底的统计:上海已拥有研究与开发机构1706个,其中属于中国科学院、国务院各部委和上海市直属的有279个,是上海解放前夕的15倍;上海自然科学专业人员达45万人,是解放前夕的276倍。1990年上海市当年投入科技活动的人员数是20.6万名,其中,科学家和工程师为11.5万名。80年代,也是科技成果丰收的10年。据统计,从19811990年的10年间,上海共取得科技成果达1.55万多项。其中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有1700多项,属于国内首创和国内先进水平的有7800多项。



Copyright By www.shto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E-mail:web@shtong.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