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中国共产党与上海机器工会(刘效红 曾庆琰) 2016/01/06

  刘效红  曾庆琰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这也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必然产物。为顺利召开中共“一大”,中国早期共产主义者把开展工人运动与传播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可以说,中共一大的顺利召开,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是早期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必然结果。其中,上海机器工会作为早期共产主义者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平台,在向劳苦大众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一、上海机器工会建立的必然

  上海是我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鸦片战争发生后,上海成为平等条约下的通商口岸之一,各国资本主义势力接踵而来,上海逐渐成为我国帝国主义入侵中国内地的桥头堡,为向中国输出商品,他们在上海先后建立了各类企业,正是在这些企业中诞生了上海第一批无产阶级。可以说,上海无产阶级既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产物,又是作为帝国主义的对立物和掘墓人而成长并壮大起来的。上海早期工人劳动与生活状况极为悲惨,“其工价之廉,尤为世界各国之所无”,他们文化程度低下,工作时间长,报酬低,深受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和封建势力三重大山的压迫,对帝国主义的掠夺有切肤之痛,因而民族觉悟高,反帝斗争坚决。五四运动中,工人阶级作为主力军登上历史的舞台,但此时的工人运动人缺乏引领前进的革命纲领。此时,早期共产主义者也迫切认识到感到需要把马克思主义传播到工人阶级队伍中去,知识分子必须与工人运动相结合,引导工人阶级与一切反动势力作斗争。1920年,“各地中共小组成立后,即着手在工人群众中展开活动,上海工运工作一直由李启汉负责的”。于是,早期共产主义者开始在工人中宣传马克思主义,通过创办工人刊物、开办工人学校、建立工会等各种形式,使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日益结合起来,我党组织成立的第一个阶级工会——上海机器工会便由此产生了。

  五四运动之后,工人运动高涨,形形色色的工会纷纷建立起来,其中不乏打着“工会”的招牌,为封建势力、资本家和政客牟利的工会组织,可谓有名无实,“你如说当时上海没有工会吗?有的是!工会的招牌有好几十……这都是市侩和流氓办的。……这种市侩的或流氓的招牌工会,的确是当时工人组织自己阶级工会的极大障碍物”。我国早期共产主义者陈独秀在一文中一针见血地揭穿此种工会的真面目:“工会一大半是下流政客在那里出风头,旧的工会公所店东工头在那里包办。觉悟的工人呵!赶快另外自己联合起来,组织真的工人团体呵……”陈独秀在文中指出认为所谓的“工会”并不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上海工会由于小政客发起的居多,所以开起会来总是穿长衣的先生们多,穿短衣的工人很少很少……”。共产党人极为重视建立真正属于工人阶级的工会这一问题,李达在文章中曾提到:“劳动者若看清了资本家的专横跋扈掠夺无人道,就应该组织劳动者的团体去和资本家对抗。团体越巩固,势力越大……”。

  在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员的共同努力下,1920年10月,由陈独秀领导、李中(即李声澥)等工人参与筹备的上海机器工会成立。由此,“中共‘一大’成立以前,在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直接指导和帮助下,于1920年11月在沪东杨树浦建立了上海机器工会”。上海机器工会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工人阶级的觉醒和中国工会运动的兴起。

  二、上海机器工会的建立

  上海机器工会把临时会所设在当时的西门路太康里41号(今自忠路225号),工会成立不久,便积极组织工会活动。当年10月3日,上海机器工会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渔阳里6号外国语学社召开上海机器工会发起会,参与本次会议的工人多为各工厂的工会发起人,约有七八十名,分别来自江南造船所、杨树浦电灯厂、厚生铁厂、东洋纱厂、恒丰纱厂等多所工厂,江南造船厂工人李中为此次发起会的临时主席,李中原是一名知识分子,因经常阅读《新青年》,备受马克思主义思想鼓舞,思想进步很快,后在陈独秀的支持下,到江南造船厂做工,“以一师学生在江南造船厂打铁,……帮助陈仲甫先生等组织机器工会”,与陈独秀一起商定机器工会的章程等事宜。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员陈独秀、杨明斋、李汉俊、李启汉、王平、吴溶沧等人“惠然来会,吾敬代表发起同志表绝大欢迎,并欢迎为名誉会员”,诸共产党人以参观者身份到会并被推举为名誉会员。

  在发起会上,李中作为临时主席做了系统的报告,他在报告中指出,发起上海机器工会的宗旨是“谋本会会员底福利,除本会会员底痛苦”,为与以前诸多名不副实的工会相区别,他还特别指出要达到这个宗旨须达到的五个条件:第一不要变为资本家利用的工会;第二不要变为同乡观念的工会;第三不要变为政客和流氓把弄的工会;第四不要变为不纯粹的工会;第五不要变为只挂招牌的工会。“这个工会不和资本家握手,不和政客流氓握手,不分同乡不同乡,只叫限制绝对的机器工人”。

  之后,会议邀请名誉会员杨明斋、陈独秀等人进行演说,著名革命家杨明斋在提到:“我们为什么要组织机器工会,无非为减轻自己底痛苦救济自己底生活。现在这个时代的生活,都拉到资本家手里去了。所以我们劳工的生活,也就在资本家手里拿着了。换句话说,就是资本家打了无数的铁锁,把我们锁住了。他们叫我们受苦痛,我们不能不受苦痛……请诸位牢牢记着:我说这个工会将来万一有办到不如意的时候,我希望大家努力,要把他糟的处所改造,把坏的分子驱出……”,此番演说不仅指出工会成立的必要性,更重要的是成立工会所要达到的目的。陈独秀在演说中也谈到工会的性质问题,“工人团体须完全是工人组织,万勿容资本家厕身其间,不然仅一资本家式的假工会而已”。早期共产主义小组成员的诸多演说对以后工会活动的展开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积极作用,与此同时,也引起了当时社会反对势力的干扰和破坏。机器工会发起会刚过,淞沪护军使何丰林便电告北洋军阀政府,称“社会党陈独秀来沪,勾结俄党与刘鹤林在租界组织机器工会。并刊发杂志,鼓吹社会主义,已饬军警严禁”。

  对于反动势力的无端指责和严酷镇压,上海机器工会给予有力反击,并借助于当时较有影响力的报刊发表申明,以让广大民众对上海机器工会有一个更为清晰的认识。针对反对势力所指的“社会党陈独秀勾结俄党及刘鹤林等组织机器工会”一说,机器工会在申明中指出,“何使专电称,社会党陈独秀,勾结俄党及刘鹤林等,在租界组织机器工会,并刊发杂志等语。按据本会章程,非机器工人不得入会,故由机器工人李中等组织。刘鹤林及刘鹤龄,均系本会最普通之会员,组织之事,决未预闻,查陈独秀实非工人,何能组织俄党。一非中国籍,二非工人,相去何啻相壤,更何能加入组织……”。对于机器工会的性质、宗旨和成立的目的,申明中也注以说明:“诚因各界人士,只因该电疑窦横生。本会当组织时曾申明再三,本会一非社会主义,二非各种学说运动;三非政治;四非流氓;五非宗教;六非资本家;七非同乡会组织,则由纯(粹)机器工人组织,宗旨在联络感情,目的则在减轻痛苦,旗帜鲜明,团体公开……”。

  11月21日,机器工会在白克路(今凤阳路)上海中国公学举行成立大会,有近千人出席会议,由工会主席李中报告了机器工会的筹备经过,陈独秀、孙中山到会演说,胡汉民、戴季陶、杨明斋等著名人士也出席了本次会议。会议决定出版刊物《机器工人》。上海机器工会作为上海第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组织成立的阶级工会,也受到了国际工人组织的重视和支持,世界工人联合会工人执行部总干事罗卜郎(Boy Brown)曾于当年12月致电上海机器工会,“我们从在美国的中国工人朋友们中,听到你们竭力组织和教育你们国里的工人。我们因此希望你们的成功,而且希望表示国际上的同情”。

  《机器工人》创办后,便着手各式各样的理论宣传活动,以通俗的形式向工人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向工人灌输社会主义思想,启发和提高他们的觉悟。创办英文义务夜校,机器工人中的会员、非会员均可参加,每晚教课2小时,不收学费。因此,机器工会深受工人们的欢迎和拥护,“……上海机器工会底《机器工人》,是真正工人底出版品,也是我们劳动界一线曙光”。工会从发起到成立,短短两个月时间内,已有会员370多人。当年12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借鉴上海机器工会的组织经验,将上海各大小印刷局的印刷工人和以前的部分工会组织起来,合并成立了上海印刷工会。《共产党》月刊曾高度评价上海机器工会和上海印刷工会,认为在上海所有工会中“办理的有精神有色彩的工会,要算去年组成的机器工会和印刷工会”。

  1923年,上海机器工会作为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的力量之一,遭到军阀的血腥镇压,机器工会力量严重削弱,活动大为减少。

  三、上海机器工会的意义及不足

  上海机器工会作为中国第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组织成立的工会组织,其历史意义和影响力极为深远。

  第一,上海机器工会通过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工会组织章程。章程分为六章,共计三十二条,第一章总则里对工会成立的宗旨、目的做以介绍,需特别指出的是,机器工会章程中已体现出与其他团体互帮互助的团结意识,“帮助别种职业工人组织团体,帮助别种职业工人的运动”;第二章“机关及职员”里,主要介绍了工会的组织情况,并规定,工会理事在“遇到劳动争议时,代表本会与雇主交涉”,维护工人的利益;第三章“入会及退会”里,规定了工人按照一定的程序,可以选择入会或退会;第四章主要是介绍会员享有哪些权利,须履行哪些义务;在第五章“除名”里,对违反规章制度的会员必须要除名;最后一章对名誉会员的党员作了系统的介绍,“名誉会员在大会没有议决权”,工会的重大事项由工人集体决定。章程中的大多规定切实从维护工人利益的角度来设定,并且将维护的方法进一步细化,在极大程度上调动了工人入会的积极性与主动性。因此,上海机器工会成立后不久,吸引了大量工人积极入会,为工人运动的有效展开奠定了阶级基础。

  第二,上海机器工会的成立,引起了国际工人组织的重视,推动了上海工人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工会成立不久,便收到世界工人联合会的致电,受到了国际工人组织的重视和支持。工会以《机器工人》为机关刊物,向广大工人阶级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工人运动的队伍更为庞大,在上海机器工会的基础上,1920年12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有组织成立了上海印刷工会和上海纺织工会,其中,上海印刷工会会员即有1300余人,壮大了上海工人运动的队伍,将上海工人运动推向新阶段。

  上海机器工会产生在社会动荡、各股反对势力横行的年代,作为一个新生产物,不可否认的是,它也存在许多不足或消极之处。

  第一,作为第一个真正的工人阶级自己的工会,对手是强大的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和封建势力三股势力的联合体,尤其是帝国主义者,在对付其国内的工人运动中,已积累了丰富的镇压经验,上海机器工会机关已意识到联合其他工会并肩作战,但是由于经验极少,再加上作为新生势力,力量薄弱。第二,由于上海机器工会是第一个真正的工人阶级工会,自从它产生之日起,便引起了敌对势力的注意、监视和镇压,工会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巡捕房密探的跟踪监视,工会开会或举行活动,中西包探都会到场监听,工会活动的频繁,引起了帝国主义的恐慌,并迅速派警察对上海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电话公司等重要的企业进行了重点戒备,强化租界统治,防止工会力量蔓延扩大。

  第三,帮会势力混入工会,严重阻碍了上海工人运动的发展。帮会势力是近代上海社会非常突出的社会问题之一,他们与租界捕房相互勾结,狼狈为奸,积极充当反对势力在中国进行殖民统治的工具和爪牙。在码头,在货栈,在工厂,在企业,帮会势力无所不在,在近代上海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遍布着帮会势力,正是由于帮会的范围之广、势力之大,又甘愿充当反对势力的走狗,所以很多外资企业均倾向于雇佣帮会头目充当工头来监督工人的活动,监视共产党和工会领导人的活动。为了生存,能保住饭碗,工人加入帮会当时极为普遍的现象。许多工人不得不加入帮会,去“拜老头子”,成为他们的门徒,帮会势力越来越大,至上世纪20年代初期,上海“拜老头子的青帮与洪帮有十数万人”。帮会中赌博、嫖娼、吸毒等恶习也不同程度地使工人受到传染,降低了部分工人的觉悟程度,严重阻碍了他们接受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因此,即使作为第一个真正的工人阶级工会,也难以避免帮会势力浑水摸鱼,以工人名义入会,敌对势力的混入,严重阻挠了工会活动的展开,阻碍了工人运动的向前发展,甚至直接参与镇压了工运的反对活动。正如李立三所说:“上海工运工作最大的问题是青帮问题”。

  尽管上海机器工会有诸多不足之处,但它作为第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组织成立的工人阶级工会组织来说,已意识到要实现无产阶级的彻底解放,就必须把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把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组织起来,并通过创办机关报、举办夜校等各种各样的形式,提高工人的觉悟意识。上海机器工会的成立,为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会提供了宝贵的工作经验,上海印刷工会等诸多中共领导的工会组织纷纷成立,上海工人运动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为中共“一大”的顺利召开和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奠定了阶级基础。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上海机器工会组织工人阶级多次参加上海工人武装起义;在抗日战争中,上海机器工会组织工人进行积极有效的抗日活动,走在抗日战争的前线,为迎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和上海的解放,贡献了一份力量,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单位:刘效红:上海通志馆;曾庆琰:山东省奎文实验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