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法租界特级警务督察长薛畊莘(黄臻睿) 2016/01/06

  黄臻睿

 

  在法租界警务机构中,华籍警察的最高职位为特级督察长。担任过此职的华人最多只有5个人,薛畊莘就是其中之一。他周旋于任意践踏我国主权的帝国主义分子、祸国殃民的旧中国官僚军警和鱼肉乡里的反动会道门等形形色色的势力之间。但是,他始终没有忘记母亲的话:要爱中国!正是因为这句话,他找到了真正的爱国者中国共产党,并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为中共提供了诸多帮助。

  1904年,薛畊莘出生于上海浦东陆家嘴,父亲是中国人,曾经担任过浦东陆家嘴英商鸿源纱厂棉花部的主任。母亲是英国人,来自英国大户人家,几个兄弟在英国皇家海军、英国轮船公司任职。薛畊莘5岁时,父亲因病去世,母亲为了让他受到良好的教育,毅然送他到比利时读书,在他的同学中有以后担任比利时首相的廷德曼斯。薛畊莘颇有语言天赋,精通中英法三国语言,这对他以后的升迁带来极大帮助。1917年,薛畊莘母亲病危,他被从比利时紧急召回。病床前,他母亲用微弱的声音告诉他:“你爸爸是中国人,你要爱你爸爸的祖国。中国是个高度文明的古国,虽然现在很贫穷,将来一定有希望的。”母亲过世后,他再也没有去比利时,而是在上海的徐汇公学继续求学,毕业后,到松江邱家湾天主教堂教法文,几年后,考入上海法文日报社,担任《申报》、《新闻报》二版社论的笔译。

  1930年,薛畊莘参加法租界公董局的招聘考试,被法租界警务处录取,成为警务处政治部社会股一名翻译。20世纪30年代初期的上海法租界,最主要的政治力量是国民党各派系、共产党及进步人士,他们在法国当局的中立政策下,把法租界作为政治舞台而激烈较量。政治部的任务,主要是收集中国政情变化以及军事经济社会动态,并专门关注在法租界里居住活动的政治人物以及社会名流。警务处政治部可以说是法国人在法租界统治的精神中枢。它是适应动荡的政治形势,于1930年由原刑事处的一个附属机构扩充改组而成的。最初创建时只有法籍人员2人、华籍便衣密探6人。探长程子卿便是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法租界望志路的一幢石库门内召开成立大会时,那个身穿蓝袍黑褂,闯入会场进行干涉的不速之客。改组后的政治部,法籍人员增加到15人,华籍人员增加到90多人。在这个特殊的政治舞台上,薛畊莘天天要与三教九流、豪门官府及各色人等打交道,整日周旋于十里洋场的复杂漩涡之中,亲历了一出出惊心动魄的历史剧。20世纪30年代初,法租界高级警官腐败现象严重,警务处负责人因此被撤换,为人清廉耿直的法伯尔走马上任。杜月笙便想拉拢收买他,于是请他喝酒吃饭,随后又送了他一桌“金台面”(指一桌酒席所需的杯碗碟筷全部由金子打造)。法伯尔大怒,当场便与杜月笙翻了脸,要他在《申报》和《新闻报》上刊登道歉公告,检讨自己贿赂公务员的不当行为,否则就将他逐出法租界。杜月笙和众门徒商量,决定在法商电车公司发起一场大罢工,让交通瘫痪,给法伯尔一点颜色。杜月笙在电车公司有不少门徒,其中在工会中担任要职的有赵志英和沈连芳。当时,工人中正好也有想通过罢工增加工资的想法,于是罢工便发生了,一罢就是两个多月。这件事让法伯尔颇伤脑筋。此刻,薛畊莘进巡捕房不久,碰巧与沈连芳是同学,几次交谈便将背景摸得一清二楚。他对法伯尔讲,杜月笙这个人最讲面子,要他在报上公开认错,他是万万不会干的,是否让他们上门来道个歉,保证今后不再犯此类事,余下的事就由他来摆平……法伯尔答应了。几天之后,一副书生打扮的杜月笙登门向法伯尔致歉,薛畊莘任翻译。不久,法电公司与工会达成妥协,公司将带头闹事的赵志英、沈连芳开除,挽回了面子,但答应给工人增加工资;而赵、沈两人自然到杜月笙那里领赏去了。此事最大的受益者是薛畊莘,他成了各路人眼里的能人。不仅法国上司法伯尔把薛畊莘视为心腹,黄金荣、杜月笙也对他另眼相看。

  由于法租界当局不承认南京国民政府颁发的《治安紧急条列》,因而中共地下组织和其他革命民主人士的爱国活动,在法租界要比在公共租界安全得多。20世纪20至30年代,上海的进步力量常以法租界作为活动基地。1927年成立的中共中央特科,就一直在法租界内进行隐蔽战线的工作。薛畊莘任职期间,借助业务上的便利以及个人情谊,做了一些其他华人警官不能做,不敢做或者不愿意做的事情。1931年,当时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向忠发被捕叛变,设在上海的党中央机关危在旦夕。薛畊莘得悉后,就马上找到捕房华籍翻译曹炳生,将向忠发他们可能去抓中共地下工作者的消息透露给了曹,并要曹赶快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后经地下工作者黄定慧(黄木兰)通过潘汉年向康生报告。当天晚上11点,周恩来、邓颖超、蔡畅等12位同志紧急转移到一家法国饭店里,及时躲避了叛徒的出卖。1934年,薛畊莘进入警务处政治部查缉股(又称查缉班),负责搜捕侦讯工作,11月的一个晚上,他奉命与查缉班班长席能前往巨籁达路(今巨鹿路)的一所民宅执行搜查任务。在一只皮箱的夹层中,他们查出一个户名为李嘉德、存款27万元的英国银行存折。薛畊莘立马机警地将存折收起来。片刻后,国民党警备司令部侦缉队长王兆槐、杨凤岐与法捕房的另一批警员赶到。他们拘捕了李嘉德,但因搜查一无所获,国民党又提不出其他犯罪证据,法捕房就此拒绝引渡,最后李被无罪开释。临行前,席能与薛畊莘一起将存折归还给了李嘉德。数日后,李约请薛畊莘见面,说要介绍一位朋友给他,结果见到的是当时中共江苏省委负责人秦邦宪。秦对薛畊莘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帮助共产党表示万分感谢。原来,当时宋庆龄得到消息: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查到了中共江苏省委财务负责人的住处,要采取搜捕行动。她当即请求法国总领事帮忙。在淞沪警备司令部宪警搜捕之前,法国领事馆指示巡捕房由查缉班先行一步,及时保护了这笔巨款。

  薛畊莘曾接济过中共地下党的高级领导人李克农;还收养了中共地下工作者的遗孤方小宝;上海沦陷后,他掩护爱国话剧《文天祥》、《岳飞》、《正气歌》的上演;他多次送出绝密情报,使民盟上海执行部和上海市支部免遭围捕。1937年8月,淞沪抗战爆发,国民党55师约5000人在抵抗日军中败退到法租界。薛畊莘此时担任了法租界当局与55师官兵之间的翻译官和联络官,乘工作之便,将他们分批化装成难民,混出日占区,并将他们秘密护送至内地,重返抗日前线。此后,他又与国民党军统取得联系,摆脱了日伪的追查,并保存了蒋介石政府的重要档案。1944年,抗战胜利前夕,美国海军筹划在江浙海岸登陆,配合此次行动的是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顾祝同。薛畊莘被任命为第三战区少将高参,负责美国海军登陆时的联络工作。为此,他在战后获得蒋介石授予的地下工作杰出者奖和奖金。

  法租界华洋杂处,鱼龙混杂,各种社会力量交汇冲突,各种政治力量明争暗斗。凭着聪颖的天资和勤恳敬业,他不但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与各方势力打交道,并保全自己不受损害,而且很快从一名低级翻译连续晋升为法租界中获得最高职务的华人。

  由于中日战争的动荡、日伪政权的成立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上海租界成为中外各派政治力量活动的中心。1938年底,法租界为了应付复杂的政治环境,与日本驻沪宪兵队商定,在警务处政治部增设特务班,班长是法国人马龙,所以称为“马龙特务班”。薛畊莘任正探长,第二年擢升为一等督察长,年底又升为唯一享受法籍待遇的华人特级督察长,成为法租界警务机构的第三把手。在法租界任职期间,租界又保送他去震旦大学攻读法律,并获得法学硕士学位。1944年,他任伪上海特别市第一警察局黄浦分局局长、伪上海特别市政府警察局特高处情报科长。抗战胜利后,薛畊莘负责审理日本著名女间谍川岛芳子,后又出任上海市警察局政治科长、军统上海行动总指挥特警组长。1946年6月,因国民党军统内讧,薛畊莘曾经帮助过中共地下组织的事情被泄露,遭国民党逮捕并被判刑三年,两年后,被无罪保释。

  上海解放之初,担任民盟淮海路支部委员的薛畊莘赴香港采购物资。在香港的日子里,亲戚朋友为他申请办理了法国特别护照批准书和定居香港的手续,但他最终选择回到上海。不幸的是,灾难再次降临到他的头上。1951年,法院判决:“薛畊莘勾结帝国主义反动派、罪大恶极,本应处死。顾念该犯对于革命工作不无有功,奉军管会特准,改判死刑为无期徒刑。”判刑后,先是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后来又到了内蒙古。直到1975年底在太原获得特赦。1981年最高人民法院复判,予以彻底平反。1990年5月起,薛畊莘享受离休干部待遇,并被聘为上海文史馆终身馆员。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指挥部档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