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府县志里的故事之六——发奋(欧粤) 2016/01/06

  欧粤

 

  祖冲之创圆周率

  祖冲之(429年─500年),字文远,我国古代杰出的数学家、科学家。南北朝时宋人。

  祖冲之祖籍范阳郡遒县(今河北涞水县)。其先祖迁入江南,祖父掌管土木建筑,父亲学识渊博。祖冲之从小受家庭影响,对于自然科学和文学、哲学都有广泛的兴趣,特别是对天文、数学和机械制造,更有强烈的爱好和深入的钻研。早在青年时期,他就有了博学多才的名声。

  南朝宋大明八年(464年),朝廷任他为吴郡娄县县令。

  祖冲之在这一段期间,虽然生活很不安定,但是仍然继续坚持学术研究,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研究学术的态度非常严谨,既十分重视古人研究的成果,但又决不迷信古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决不“虚推(盲目崇拜)古人”,而要“搜炼古今(从大量的古今著作中吸取精华)”。

  在古代,我国历法家一向把十九年定为计算闰年的单位,称为“一章”,在每一章里有七个闰年。也就是说,在十九个年头中,要有七个年头是十三个月。这种闰法一直采用了一千多年。例如,南朝宋著名天文学家何承天在公元443年制作《元嘉历》时,还是采用十九年七闰的古法。

  祖冲之通过自己的研究,认为这种历法还不够周密、精确,他吸取了前人的先进理论,加上他自己的观察,提出了三百九十一年内一百四十四闰的新闰法。这个闰法在当时算是最精密的了。

  除了改革闰法以外,祖冲之在历法研究上的另一重大成就,是破天荒第一次应用了“岁差”。地球绕太阳运行一圈,就是我们俗称的“一年”,但事实上,地球不可能完全回到原先的那个点上,总要相差一个微小距离。这种现象叫作“岁差”。于是,祖冲之制作《大明历》,既精确了新闰法,又应用了“岁差”,推行全国。《大明历》代表了当时历法的最高成就。

  祖冲之不但精通天文、历法,他在数学方面的贡献,特别对“圆周率”研究的杰出成就,更是超越前代,在世界数学史上放射着异彩。

  祖冲之在推求圆周率方面,既广泛吸收前人的经验与成果,又勇敢地超越前人,获得了重大成就。根据《隋书·律历志》的记载,他计算的圆周率在3.1415927和3.1415926之间。

  盲人好学能著书

  唐汝询,字仲言,明末华亭人。

  唐汝询是个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孩子,从小跟着哥哥一起读书,三岁就学会了几百个字,读了许多书。可惜天妒英才,五岁时,一场天花使他双目失明了。

  但他没有在消沉自怜中虚度光阴,而是像常人一样更加努力学习。眼睛没法读书了,他就用耳“读”书。眼瞎之后,父兄抱他在膝上,把《诗经》、唐诗等,一一传授给他;有时,几个哥哥在读书时,他就在一旁支着耳朵用心听,在心里默记。然后反复温习,到懂为止。碰到有些比较长的文章,一时之间很难马上记下来,他就用小刀在木板上刻出不同的痕迹,或在绳子上打了不同的结,用这种方法记录,然后反反复复地诵读、记忆。这样学习无疑是很累的,但他持之以恒,从不松懈。

  皇天不负有心人。通过他的刻苦“耳读”,博通群籍,终有所成。万历年间,在他还未成年的时候,就编著了《唐诗解》五十卷。御史杨鹤惊叹他的才能,一时,他被时人誉为“神童”。

  唐汝询通过自己的努力,明证了一个简单而又深刻的道理:坚持不懈的付出,一定有硕果累累的回报。

  从此以后,他越发废寝忘食地学习。他在坚持读了很多书之余,还写了上千首诗,著有《编蓬集》、《姑蔑集》等。

  明代后期,以竟陵(即今湖北省天门市)人钟惺、谭元春为首的“竟陵派”,盛名一时,他们的《竟陵诗归》受不少人追捧。唐汝询认真读了“竟陵派”的诗稿后,认为这本书不雅,于是编写了《汇编》十集予以纠正。他的这种批判精神,赢得了很多学者对他的尊重。

  唐汝询是明朝末期有名的盲人诗歌鉴赏家,他的古诗鉴赏具有联系作者之生平事迹,阐释自己鉴赏诗歌之理由,援引他人鉴赏之说,留下空白让读者思考,揭示诗之作法等特点。

  唐汝询的古诗鉴赏得到后人的肯定与称赞,而作为一名残疾人,他的苦读好学,尤给后人留下了一段佳话。

  富林书声达天听

  明初的松江广富林,竹林茂密,河汊密布,土地肥沃,是典型的小桥流水式的江南水乡。这里隐居有一个传奇人物,名叫焦伯诚。他白天从事农耕,农耕之余,弹琴自娱。到了夜间,埋头读书,形成规律。

  焦伯诚夜间读书分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读到半夜,洗漱休息,只睡两个时辰(即四个小时),就开始“下半场”读书,他的“下半场”朗朗书声响起不久,周遭农家的公鸡纷纷啼晓,这时已近天亮了。

  由于他夜读形成规律,近旁的农家也习以为常。后来发展到把焦伯诚的读书声当作“时钟”,只要听到焦伯诚“下半场”读书声响起,近旁农家就纷纷披衣起床,操持早餐,做下地耕作的准备了。

  焦伯诚读书刻苦,持之以恒,在当地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了松江知府的耳朵里。松江知府认为地方上有这样好读之士,是地方的光荣。便把焦伯诚的事迹报上去,最后传到了太祖皇帝朱元璋的耳朵里。于是,朱元璋下旨征召焦伯诚进京。

  皇帝诏令到松江,松江知府连夜赶到广富林焦家,宣布太祖皇帝旨意。焦伯诚是个隐士,虽不想去南京,但皇帝的旨意倒也不敢怠慢,很不乐意地打点行李,随松江知府到了松江,松江府派了几个差役,备了条大船,船上树着一面锦旗,上写“奉旨进京”几个大字,连夜出发。

  金銮殿上,朱元璋召见了焦伯诚,对他勉励有加,问他想当官吗?焦伯诚回答只想过平淡的隐士生活,不想当官。朱元璋倒也没有强迫之意。就说,这样吧,礼部马上要开考,你那就替我参加主持这次礼部考试,完事就让你回去。

  主持礼部考试的都是朝廷大员,焦伯诚一介布衣,怎敢?便婉言谢绝。朱元璋笑着告诉他让你参加主持礼部试,只是让你亮亮相,让众举人都知道你勤奋读书的事,树个榜样罢了,你没有责任的.就这样,考试完毕,送你回乡。

  参加主持礼部试以后,焦伯诚刻苦学习精神,被各省举子带回了家乡。而焦伯诚回到广富林以后,还是像往常一样,白天耕作,夜间读书,过着他恬淡自适的隐士生活。周围的农家呢,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焦伯诚的“下半场”读书声为准,起床洗漱、吃早餐,下田耕作。他用毕生的心血,著成了一本书,名《慎斋集》。

  卫青杀贼平倭

  卫青,明朝人。年轻时勇武好斗,顽劣成性。一直游手好闲,成为别人眼中的无赖之徒。

  一日,卫青正与几个年轻人在大街上嬉戏打闹,迎面来了一个道人。道人走到卫青面前,猛地向他脸上吐了口吐沫,板着脸对他说,你如此顽劣,为什么不忍耐一下,要这么急来到人间呢?此举太突然了,众人一下子都惊呆了。

  这一口吐沫,仿佛一下子把卫青从睡梦中惊醒一般,他不禁打了一个寒噤,自问:难道我来到人间就是为了如此虚度年华?

  当其他伙计上前揪住道人时,卫青呵斥众人,并上前恭恭敬敬地向道人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了。

  从此,卫青发奋苦读,终有所成。

  永乐年间,卫青率部在海边警戒倭寇。凡倭寇来犯,他总是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异常勇猛。士兵受其鼓舞,人人争先,打了不少胜仗,为保卫海疆的安全和强化地方治安作出了贡献。

  周处自新

  话说我国晋代时,义兴郡(今江苏宜兴)的阳羡有一位人见人怕,人见人恨的青年,此人姓周,名处。人们为什么对周处又怕又恨?因为周处既不肯读书,又不学做人的道理。他强壮如牛,却蛮不讲理,终日无所事事,为非作歹,搅得乡里天无宁日。人们见他如同洪水猛兽,唯恐躲避不及。

  当时义兴水中有条蛟龙,山中有只猛虎,都时常会伤害百姓。义兴人就将蛟龙、猛虎、周处一起称为“三横”,而在“三横”之中,人们更惧怕痛恨周处。

  为了除掉周处这个第一害,有个老人决定用激将法,让周处去杀虎斩蛟,使他落入虎蛟之口。

  一天,老人找到了周处,对他说:“现在我们义兴有三横,这第一横就是山中的猛虎。我算过来,算过去,除了你,没人能够除得了他们。义兴人能不能过上太平日子,就看你的了。只怕你胆小,所以我一直没敢对你说。”

  周处一听,怒目圆睁,大声吼道:“什么?我胆小?你这个老东西在这里等着,我要你看看,这世界上有没有我周处怕的事情。”说罢,头也不回地上了山。

  当天,周处就从山上掮回了被打死的猛虎,扔在老人的跟前,说:“老东西,看看这是什么!快说,这第二横是什么!”

  老人心头一惊,没想到这小子竟有这般厉害,他压住惊慌,说:“我真的没有看错人,义兴人一定要感谢你这位大英雄。我看你今天也累了,快回家休息休息,这第二横的事等你调养好精神再说吧。”

  周处不耐烦地说:“老东西啰嗦什么,快说,这第二横是什么,趁我现在高兴,赶紧去收拾了它。”

  老人见机便说:“这第二横是水中的蛟,我看你还是过两天再去吧。”

  没等老人说完,周处便大摇大摆地向江中走去。

  周处在江中发现了蛟,便立即扑入水中。蛟在水中力大无比,头几个回合与周处不相上下。蛟怎么肯束手就擒?它时而潜入水中,时而跃出江面。周处则紧紧地抓住了蛟,不管蛟如何变化,就是不肯放手,或浮或没,行进了数十里。

  过了三天三夜,周处还没有回来。乡里百姓都以为周处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地方从此太平。大家轮番庆祝,就象过节一样。正在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没想到周处竟奇迹般地杀死了蛟回到了家中。

  这时,那位老人来到了周处的面前。周处一把抓住老人问道:“不过年,不过节,大家为啥这么高兴?”

  老人说:“乡亲们为除掉了三横而高兴。”

  周处说:“我只除掉了二横,这第三横是谁除掉的?”

  老人说:“这第三横就是你周处,但是你却活着回来了。”

  周处听罢老人的话,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想到自己竟和猛虎、蛟龙一样,给乡亲们造成这样大的伤害。没想到自己会被乡亲们这样痛恨。要是再这样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呢。

  周处决定重新做人。他想到华亭昆冈去,寻找名重当时的陆机、陆云兄弟,向他俩学习做人的道理。当他风尘仆仆寻到昆冈时,陆机恰巧不在家,便由陆云接待了他。

  周处把自己被乡里痛恨的实情一一告诉了陆云,并说:“我真的痛恨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真的想彻底地改变自己,只是现在年龄已大,虚度了那么多的光阴,我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希望。”

  陆云听罢周处的话,诚恳地对他说:“孔子曾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懂得做人的道理。你想改邪归正就好。你现在还年轻,今后仍然是大有希望的。一个人怕就怕他不肯立志,只要你立下大志,痛改前非,凭你的本事,还愁你的美名不能远播吗?”

  在陆云的谆谆教导下,周处这个昔日的浪子不断地改过自勉,终成大器。担任御史中丞时,不避权贵。后来在抵御氐族人齐万年的叛乱中,辞母出征,力战而死。

  周处自新的故事曾被改编为戏剧《周处除三害》,广为流传。

  (作者单位:上海市松江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