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小志记载大史料——读《蒲溪小志》感言(刘其奎) 2016/01/06

  刘其奎

 

  2015年4月18,老友沈渭滨教授因病医治无效而驾鹤西去。我在撰写《回忆老友沈渭滨教授》一文时,特意精读了《蒲溪小志》和沈教授为《蒲溪小志》撰写的前言。《蒲溪小志》是晚清七宝镇人顾传金辑著的一部七宝镇志。七宝因镇中有流贯东西的蒲汇塘而别称蒲溪,辑著者依次为镇志题名《蒲溪小志》。

  沈教授为小志撰书的前言,洋洋洒洒近万言之多,内容丰富,立论精当,文字优美,可堪称当今评议旧志的不刊之作。前言在撰述“河工之运作”情况时,特在卷一水利部分,披露了一条极具存史价值的重要史料:“道光十六年五月二十五日(一八三六年七月初八日),时任江苏巡抚林则徐于该年浚毕蒲汇塘后,循镇民之请永留拦潮大坝,以防黄浦江泥沙经龙华港内灌之禀词批文。林氏批文体现其关心民瘼、注重河工之经世致用一贯吏风。经查,由中山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教研室、研究室编,一九六三年中华书局出版的《林则徐集》,其中《公牍》一册,缺道光十六年各类公牍,则《小志》所录该年林则徐批文,恰可拾遗补缺”。

  为弥补史学工作者研究中国近代史和林则徐之需,笔者特查阅《蒲溪小志》,将七宝镇民请永留拦潮大坝之禀词和林则徐之批文,辑录于后。

  禀词:具禀华、娄、青职举生监李松、何朝绅、唐嘉宝、骆芬、冯光镐、杨国瑞、刘锡堂、马逢伯、马逢皋、张聚星、朱紘、朱柄枢、唐均国、冯枝茂、程宗茂、李锡昌、李锡第、顾传金、程大楷、秦凤洲、陆思登、周曙华、何丕显、王怀德、朱纪昌、徐行、程大枬、汪云鹏、杨国珍、张寿椿,禀为环求留坝,并恳立碑,以杜旁议,而垂永久事。窃蒲汇塘向例五年一浚,旋开旋塞,其故皆由挑浚以后,即将塘口拦潮大坝开去,浑水内灌,日积泥沙,不一二年仍如平陆。今蒙大宪大人念切民瘼,兴修水利,奏请开挑。派委上邑黄廉总理其事,并将华、娄、青河段勘令上海绅富一力捐挑。更蒙上廉日逐查工,不辞劳瘁,所兴董事亦属勤能,得以全河一律深通,较之历届工程,殊为畅达。此皆大宪大人委任得宜,俾我子民不劳不费,获利靡穷。爱戴恩忱,惟有额手臚欢、望光顶颂。窃查塘口大坝,现未开启,松等前经匍匐上邑衙门,环请求详在案,犹恐大坝存留之后,或有好事之徒,以为洩水难通,行舟有碍,借口异议,亦未可知。松等熟察情形,谨将永留大坝,有益无碍之处,渎陈宪听。盖蒲汇塘久已淤如平陆,如必借以分洩,则未开以前水从何洩,此其无碍一也。南有黄浦,可洩西南诸水,北有吴淞江,可洩西北诸水,此真无碍二也。而其间又疏八十余年壅塞之肇嘉浜,又复疏新泾及李漎泾等河,相为流通,则蒲汇西来之水,仍可由肇浜等迤东而达,此其无碍三也。至往来舟楫,凡洩水可通之处,即行舟可达之区,其为无碍,更不待言。总之,前次兴挑,不敢议及留坝者,诚以肇浜诸河未浚,未便率请。今肇浜等均已各开通疏,水有去路,此坝一留,则通塞皆宜,与情悉恰。无五年一浚之劳,有百年永久之赖,是诚因时制宜,地方尽善之举。为丞环求大宪大人俯准下情,恩赐饬县立碑,永杜旁议,利垂久远,万民衔感。上呈。

  道光十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呈

  二十五日禀。

  批文:

  欽命兵部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江苏巡抚部院加三级林批示:此次挑浚蒲汇塘、肇家浜、新泾、李漎泾等河,本部院亲临阅视,逐段验量,均已一律深通。华、娄、青、上四邑咸资利赖。上海黄令倡捐筹办,各绅董皆能踊跃从事,经理得宜。兹据该四邑绅董僉名具禀,以该河前次旋挑旋淤之故,皆因挑工甫浚,即将塘口拦潮大坝开去,浑水内灌,致积泥沙,不一二年,仍如平陆。此次大坝未啟,请留坝立案等情。查龙华港通达浦江,其潮沙灌入河内,最易淤垫。虽各河本有五年一浚之例,而道光八年酌挑之后,连遭荒歉,未克兴工,总因经费浩繁,集资大为不易。此次大加开浚,倍见深通,若复潮汐往来,不久仍然淤废,实堪深惜。据请永留拦潮大坝,係为因地制宜,有利无害之计。且蒲、肇、新、李四泾,互相贯注,以达吴淞。即吴淞注浦达海,西来之水不至壅遏,而更可併力以助吴淞。即行舟稍有绕越,亦不甚远。权其利害輕重,自应俯如所请,将龙华港大坝常留不放,以绝渾潮。此外,隔境人民或有异议,应由各地方官剴切开导,俾无偏轨。仰苏松太道即速转饬上海县立案遵办。务垂永久,以重水利,而顺舆情。仍将办理缘由通详查考。毋忽。

  文按:是年夏五月,江苏巡抚林则徐親临视河。吾镇士民联名具呈,肯留大坝,即蒙批准。遂得渾潮永障,清水长流,不至旋开旋塞者,又皆林公之赐也。

  《蒲溪小志》记载林则徐为保留拦潮大坝作出批文,是“小志”的一大特色。综览小志的四卷内容,以大量篇幅记述了七宝地区所独有的地情资料,如里至、街衙、坊表、风俗、物产、官师、寺庙、科贡、艺术、流寓、名蹟、塚墓、方外、艺文、诗文、碑记、遗事,等等。读吟,浓烈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是其他省(市)、地、县诸志很少见到的。

  人们常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那么乡土的才能真正体现中华传统文化文明的真谛。我们要充分认识编纂乡镇小志的意义和作用。沈渭滨教授在《蒲溪小志》的前言中,有一段精辟地论述:“乡镇作为城市与农村的中介,在城市近代化过程中具有特殊意义。要说明城市经济的发展,不研究市镇经济的功能,就难以理解农村经济与市场的关系,要阐述都市文化的辐射与影响,不研究市镇文化对乡村的作用,就很难解释都市文化的效应和张力。从某种意义上说,传统农业社会的变迁本质上就是乡镇社会的发展史。所以城市史研究,不应只停留于城市市区的研究,必须拓展到作为城市和农村之中介的集镇研究,这样才能更好地阐明城市近代化的深度与力度。尤其在当代城乡一体化的建设中,发掘城乡的历史文化特点,对加速乡镇的城市化进程、正确处理城乡关系,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是沈渭滨教授多年来治史修志的经验之谈,寓意深刻,值得史志工作者认真思考和借鉴。

  我认为,在当今城镇化发展的进程中,在全国各省、地、县普遍开展研究和编纂地方志的工作中,有条件的乡镇地区应启动编修村、乡、镇志,这不仅是当前客观形势发展的需要,更是中华文化文明历史发展的需要。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