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盐——古代上海的最大贡献(赵震忠) 2015/11/20

  赵震忠

 

  说盐是上海的最大贡献,是因为上海产盐的历史长,地面广,产量高,质地优,价值大。“衣被天下”仅是明末至清末几百年的事。而盐,历经唐五代、宋、元、明、清近二千年。盐是国计民生之重。

  上海产盐始自公元前约200年,汉朝吴王刘濞“招天下亡命者煮海为盐”,宋明达到鼎盛。南宋绍熙年间(1193年前后),“年住卖盐,递年699900斤”;“盐监统县祖额54734.955硕”。明朝初年(1370年前后),年产额盐76806引(一引400斤)。折价可抵几十个州县的田赋。宋史135卷说,孝宗乾道六年,“今日财赋,煮海之利居其半”。

  上海产盐地遍及上海大半地面,从老捍海塘向东向南,“滨海斥卤,咸水为害”。百姓“殖苇为薪,煮海为盐,盐田相望,变害为利。”“唐乾元元年(758年)集民户、游民和囚犯编为亭户(盐户)专事樵采煮盐”。“《宋史张沦传》载,宋初淳化年间990至994年已在华亭县设浦东、袁浦、青村、下砂、南跄五大盐场。过二百年,《云间志》载这些盐场是:①浦东盐场,五代乾佑年间(948年前后)开设。下辖浦东场、金山场、遮山场、柘湖场、横浦场。②袁浦盐场,下辖袁部场、六鹤场、横林场、蔡庙场、戚漴场。③青村盐场,下辖青村北场,青村南场。④下砂盐场,下辖下砂南场,下砂北场,大门场,杜浦场,南跄场(今东沟一带),江湾场。此外,在今上海地面的古代还有嘉定盐铁塘,宝山大场,崇明天赐盐场。以上合计21场。

  上述这些盐场随着陆长海退,逐步向外海推进。场地场名随之变化。直到清末,随着陆地扩大,地面淡化,粮棉增殖,盐业式萎,转植粮棉。康熙年间始为“衣被天下”。民国期间改煮盐为晒盐。近二千年的上海煮盐业结束。

  制盐体制,自宋代,基本单位是“灶”(即数家盐户结合一体,轮流使用一个“牢盆”:可注数百上千斤海水的大铁锅),以柴草为燃料,煮海水成盐。北宋一灶约为20家盐户。朝廷在一个地区没“都转运盐使司”管理盐场。熙宁年间将三至十灶组成一甲,集中管理。后来“甲”逐渐变为分场。盐使司在一个府设“盐使分司”,称为盐监。分司下辖盐场。每一盐场设一名“大使”(约为七品官职),统辖各场,监理十来个灶数百家盐户。松江分司辖十七个分场,约盐户3500家,灶丁约二万人。史载明洪武年间(1390年)突发海溢,盐田灶户全部淹没,松江溺死盐丁2万余人。崇明“庐舍尽没,盐户溺亡十之八九”。

  到了元朝,上海县建立时,上海盐业管理出现大改革。实行团灶制,体制军事化,盐户牢狱化。典型的是下砂场。其基本单位仍是灶。但灶上设团。将三几个灶编为一团。从今浦东南汇与奉贤接界处,沿运盐河,护塘墩向北设一至九团。一团即今大团,二团今仍有,三团为今惠南,八团为今川沙镇。“各团灶舍,归併灶座,建团立盘,四向筑垒围墙,外向远匝。团内筑凿池井,盛貯卤水,盖造盐仓柈屋,置关立锁,复拨官军把守巡警。”诗曰:“东海有大利,斯民不敢争,并海立官舍,兵卫森军营,私煮官有禁,私煮官有刑,团厅严且肃,立法弊无生”。“立团定界址,分团围短墙,垒土为之限,开沟为之防。版筑已完固,厥土燥且刚。团门慎出入,北军守其旁。”盐户灶民在这种牢狱式的团内,不能随便出入,更不可私带盐贩卖。若被发现私带,立杖100,判刑三年,投入牢狱,仍旧煮盐。顺便说一下,上海几万煮盐大军中,有相当数量的犯人灶丁。有崇明镇和东州市的;有下砂松江盐运分司的;有金山卫镇抚监的。北宋时把重罪要犯送“天涯海角”。“海角”就是海门外的崇明岛。当时规定,“顽劣难管”的送崇明镇,其余送东州市(今启东市,当时是一个半岛)。宋朝称押犯场所为牢城。

  上海的盐文化在元朝有大的建树,可谓全国最先进。下砂盐场大使陈椿,著作了《熬波图咏》。陈椿这个七品盐官,管下砂盐场多年。有文化,又体察民情,关心灶丁盐户生活疾苦,更注意指导改进制盐全过程,改进技术。致使下砂盐场所出之盐,产量最高,质量最好。他把数年积累,命绘工按制盐全程分成47步,绘制成47张图。他在每张图旁加注文字说明,并作成韵文诗咏各47篇,附于图旁。此书问世后,引起广泛关注,并被《中国盐法志》称为“我国第一部关于海盐生产专著”。后被收入《四库全书》。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被黄炎培、柳亚子收入《上海掌故丛书》。2008年南汇县志办同仁,以现代精印技术出版“《熬波图咏》月历”。增添了与南汇盐业相关的地图七幅。该月历,虽限于编者水准,所提论断,所引注文错漏颇多。但所印47图,比《四库全书》制图清晰精准许多。不失为上海盛世修志一项成果。

  上海的盐业发展成果大致可见于上述。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盐业近2000年发展,还有一个很大的副产品。这就是留下了一大批地名遗产,成就了上海历史的一古。如今上海大地上的好多地名,都成于始于盐业。今上海全境稍加注意到处都有。特别是浦东,有众多的团、灶、场、仓、港。不少的已成名镇名村。如大团,四团,六团,六灶,新场,以及里三灶,外三灶,小二灶,南几灶,北几灶等,还有金山的小官镇(分场盐官驻地)。浦西的大场,江湾等。还有好些个盐铁塘,运盐河,某灶某港某浦等,都因盐成名。而这些,一般都不为广大市民所知晓。

  (作者单位:上海市监狱管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