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郁达夫祖籍新探(莫艳梅) 2015/11/20

  莫艳梅

 

  郁达夫(1896~1945),是现代作家、诗人、革命烈士,出生在浙江富阳。由于富阳郁氏没有创修家谱,郁达夫的祖先世系在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厘清。1988年始现萧山人蒋毅、陈亚兰《郁达夫祖籍考》、吴桑梓《郁达夫祖籍采访记》的文章,先后载于《湘湖》《浙江学刊》等刊物,披露民国三十六年(1947)《萧邑郁氏宗谱》记载有富阳郁氏第一世至第十九世郁达夫兄弟的内容,提出郁达夫的祖籍在萧山的说法。郁达夫兄弟的后代闻讯亲往萧山郁家山下村寻根,看望族人,翻阅郁氏宗谱,宗亲交流绵延。1992年富阳人蒋增福《郁达夫祖籍新说》一文冷言相驳,他认为郁氏第四世从萧山迁至富阳“距今已有三四百年了,通常说的三代开外定籍贯,那么,郁达夫的祖籍无疑是富阳了”,同时他又非常的肯定,“只是有一点确证无疑,在富阳的郁达夫祖上是从萧山郁家山迁来的”,并推测自从有了出人头地的郁曼陀三兄弟才有了富阳郁氏被载入萧山郁氏宗谱,之前富阳郁氏去过萧山郁家山下认族而不被承认,等等。接着蒋毅、陈亚兰《重申郁达夫祖籍——与蒋增福先生商榷》,对蒋增福的观点逐一驳回,认为蒋增福把祖籍与籍贯混为一混,新说之结论实属荒唐。但蒋增福《郁达夫祖籍新说》除了首刊于《郁达夫研究通讯》,为多种报刊转载以外,还收入蒋增福《郁达夫家族女性》(花城出版社2004年版)一书。时至今日,除了上述几篇文章以外,尚未发现其他出版物对郁达夫祖籍及其家族世系的专文考论。2006年12月出版的《郁达夫研究资料索引(1915~2005)》(浙江大学出版社)也未见此类专文。

  《辞海》(第六版彩图本)称:祖籍,即原籍,是祖先居住占籍的地方。籍贯,是祖辈居住或个人出生的地方。家世,是家庭的世系。笔者依据《萧邑郁氏宗谱》就郁达夫的祖籍、家世进行考论,分别撰有《郁达夫家世考》(1万余字)、《郁达夫祖籍新探》(此文)的文章,敬请专家学者们赐教。

  一、《萧邑郁氏宗谱》与郁达夫家世

  萧山,古为余暨县,三国吴黄武初年(222)改名永兴县,唐天宝元年(742)改名萧山县,1988年称萧山市,2001年至今称杭州市萧山区,距离余杭约35公里,距离富阳约40公里。余杭,秦置县,隋时于余杭置杭州,后移治于钱塘县,宋时改名仁和县,民国元年钱塘县、仁和县合并为杭县,1961年恢复余杭县,1994年称余杭市,2001年称杭州市余杭区。富阳,秦为富春县,三国吴黄武五年(226)析置新城县(后称新登县),东晋太元十九年(394)改名富阳县,1994年称富阳市,2015年称杭州市富阳区。

  萧山郁氏始迁地郁家山下,位于萧山城南20公里,南宋属新义乡,元属十五都,清嘉庆年间属浦南乡,民国《萧山县志稿》始载有郁家山下村名,仍属浦南乡,1961年属永兴桥人民公社,1969年属浦南人民公社,1971年属永兴人民公社,1984年属永兴乡,1992年至今属戴村镇,2013年388户1390人。

  郁家山下村先后于清嘉庆十六年(1811)、道光二十七年(1847)、光绪七年(1881)、民国三年(1914)、民国三十六年(1947)五次编修《萧邑郁氏宗谱》,前三次修谱以郁家山下郁氏为主,后两次加入富阳派郁氏,在谱中“经纬图”标有“富阳派”三个字。

  【富阳派郁氏第一世至第十九世(郁达夫)男性发展(世系)图】

  民国三年(1914)《萧邑郁氏宗谱》,入谱的富阳派第一世至第十九世郁达夫兄弟,合计120余名男性。郁达夫的太高祖始购有一块坟地,是为祖坟。郁达夫的高祖、曾祖、祖父、父亲分别是43岁、45岁、31岁、39岁卒,均系寿短,多寡妻无妾室,人口发展不快,杂居在富阳城内,祖上数百年没有出过举人、进士、九品以上官员,在富阳谈不上名门望族。至民国三年,仍然没有创建宗祠和宗谱。时萧山郁家山下重修《萧邑郁氏宗谱》,富阳郁氏应邀参与。这是富阳郁氏首次参与修谱,也是唯一的一次参与修谱。在谱中,郁达夫兄弟三人是第十九世,分属礼字辈第二、第四、第十一,郁达夫的大哥郁曼陀分到一部宗谱。

  【郁达夫太高祖(第十四世)至郁达夫父亲(第十八世)配氏图】

  注:郁嗣奎之次子郁宝鑫兼承郁嗣海祧

  民国三十六年(1947),萧山郁家山下续修《萧邑郁氏宗谱》,这次修谱,富阳郁氏没有参与。当时,郁达夫的二哥郁养吾对前来联络的郁家山下村民说:“目前家人国内四散,有的还在国外,难以召集起来,这次修谱无法做进,只有下次再补上了。”1由于没有续谱, 郁达夫的祖母戴氏卒于1923年、母亲陆氏卒于1937年、兄长郁曼陀卒于1939年、郁达夫卒于1945年,在这次修谱时均没有入谱,郁达夫所在的富阳派郁氏也没有分到宗谱,但民国三年入谱的内容照旧录入了民国三十六年的宗谱中。此谱至今保存完好。

  二、郁达夫祖籍的关键问题及其探析

  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蒋毅、陈亚兰披露《萧邑郁氏宗谱》记载有富阳郁氏第一世至第十九世郁达夫兄弟的内容之后,郁达夫祖籍是萧山的说法问世并引起了一点争议,但谁也没有质疑富阳郁氏是自第四世从萧山郁家山下迁居富阳城内满家弄的,因为在《萧邑郁氏宗谱》的世系(经纬图、行传)中清清楚楚写道:第四世义安迁居富邑城内满家弄。

  问题是:富阳郁氏入《萧邑郁氏宗谱》,写明第四世义安迁居富邑城内满家弄,就等于是从萧山迁至富阳的吗?

  事实是:《萧邑郁氏宗谱》没有写明第四世郁义安是从萧山迁至富邑城内满家弄,而写明了萧山郁氏迁入、迁出的事由:第二世郁明笙是从余杭迁至萧邑郁家山下,原因是郁明笙“贸易至萧山,卜居于此,为郁家山下不迁之始祖”,同迁的还有祖弟郁明簧、郁明筦。此后,由于人口繁衍,又不断有迁出的,如郁明簧“分居萧山郁家河头”,郁明筦“卜居郁家山下为里山房之始祖”,第三世平四(郁明筥之子)“卜居于此为郁家山下后房之始祖”,郁清齐(郁明筦之子)“移居萧山所前”,第五世瑄十八(郁明笙之孙)“移居萧山郁家河头”,第七世悦三十八(郁明笙之来孙)生四子,其中第一子、第三子“移居杭城沙田头”。

  富阳郁氏是否迁居过萧山而后迁出,是郁达夫祖籍萧山说成立与否的关键问题。

  富阳郁氏到底是从何地迁居富阳的?从谱序中可以找到线索:

  萧邑郁氏宗谱序

  渊明曰:同流分派,人异世殊,寻绎斯言,则知谱之不可不修也明矣。穷考郁氏始祖授姓之源委,始姓姬,继姓周,其后郁贡公为鲁相子孙,因以郁为氏,传至绵公,任宋节度使,因权奸误国,宋室南迁,建都于浙江临安,公遂解组率昆季子侄,归隐于余杭梁朱焉,不数传而子孙繁衍,迁派不一。绵公之子祺公,祺公之子文游公,文游公之次郎明笙公,偕昆仲辈,贸易浙东萧邑之上南乡,见夫十五都四图之燕窝山,地理山脉均属灵秀,乃与祖弟明筥公、明筦公,择而居之,更名其山为郁家山,可知明笙公为郁氏开基之鼻祖。其他分派迁居者,均载谱系,惟祺公之长郎文遨公一派,徒居富阳,迄今一十有九世,从未有创稿接谱者,查其支派,系与文游公、文进公、文迈公同父昆弟,其为懿亲嫡派无疑。今闻郁氏续辑宗谱,彼即投稿接印,虽各自为一房,要皆本于一祖也。此谱一成,而卜居星散,央止不相识者,一阅是谱皆晓然,于尊卑亲疎而称谓之不淆,且循流溯源而知共于一本郁氏尊祖,收族之大义庶几世世子孙勿替引之。是岁夏五月,谱牒靠成,请韩子钦生君,持宗谱之全稿委予,曰美哉盛事,其后文盛堂之子孙必郁郁乎文哉,谨此序

  中华民国三年岁次甲寅仲夏天贶前四日

  郡庠生周秉彝谨著2

  上述谱序提供了如下信息:郁姓的来源、家族的迁徒、萧山郁家山下郁氏之开基鼻祖、富阳郁氏之发展以及加入萧山郁氏宗谱之缘由等。从中不难看出富阳郁氏并不是从余杭迁至萧邑郁家山下再迁至富邑城内满家弄,而是从余杭迁至富邑城内满家弄。

  【萧山郁氏与富阳郁氏迁居图】

  宗谱记载,萧山郁氏是春秋鲁相国郁贡的后裔。南宋时,节度使郁绵随宋室南迁至浙江临安(今杭州),后率兄弟子侄归隐余杭梁朱(良渚)。在《萧邑郁氏宗谱大宗图》中,郁绵的父亲是郁琜是吏部尚书,郁绵的长兄郁绶是庆阳刺史,郁绶之子郁袍是举人,郁绵之子郁祺是进士。郁绶、郁绵两亲兄弟,一个是庆阳刺史,一个是节度使,郁袍、郁祺两堂兄弟,一个是举人,一个是进士,可谓家世显赫。当然,上述显赫的家世还需要进一步的考证。

  萧邑郁氏第一世、富邑郁氏第一世,均是郁祺之子。郁祺生四子:郁文遨、郁文游、郁文进、郁文迈。萧邑郁氏均是郁文游、郁文进、郁文迈的后裔,奉郁文游、郁文进、郁文迈为第一世,郁文游之子郁明笙(第二世)偕兄弟辈贸易至萧山,见萧山的十五都之燕窝山环境优美,乃择而居之,更名燕窝山为郁家山,为萧山郁家山下郁氏开基之鼻祖,随迁的还有祖弟郁明筥(郁文进之子)、郁明筦(郁文迈之子)。

  《萧邑郁氏宗谱·凡例》明确:“凡子孙有迁居于外,立业成家者,必详书其所迁之地,庶几世远族疏得有所考。”该谱记载:富阳郁氏是郁文遨的后裔,奉郁文遨为第一世,第二世郁继善是名医,第四世郁义安迁居富阳城内满家弄,为富阳郁氏开基之鼻祖。该谱经纬图、行传均没有记载富阳郁氏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迁居过萧山,记载第四世郁义安迁居富阳城内满家弄,应该是从余杭迁居富阳而不是从萧山迁居富阳,之所以归入萧山郁氏宗谱,是因为郁祺之长子郁文遨一派,迁居富阳后,至民国三年(1914)已发展十九世,而从来没有创稿接谱,文遨一派,系与文游、文进、文迈同父昆弟,其为懿亲嫡派无疑,故闻郁家山下续辑宗谱,即应邀投稿接印,虽各自为一房,皆本于一祖,此谱一成,即使卜居星散,互不相识,一阅是谱皆晓然,于尊卑亲疎而称谓之不淆,且循流溯源而知共于一本郁氏尊祖。

  正所谓宗谱为血缘关系之证书,近百年之后,凭借此谱而得知富阳郁氏的发展世系以及郁达夫的家世概况,宗谱的作用以及修谱时的初衷最终得到了充分的证实。

  三、民间的说词与学者的说词的误区

  萧山郁家山下老辈人说,民国三年(1914)郁氏重修宗谱时,族长郁大海特意安排了几个人去富阳通知郁达夫的家人,郁达夫的二哥郁养吾还亲自送银洋到郁家山下资助修谱,当天住宿在郁施贵家中。宗谱修成后,郁家山下又派人送宗谱到富阳,郁达夫的母亲摆起香案跪接,郑重收藏。民国三十六年(1947)郁家山下再次修谱时,派郁炳生等人去富阳联系,因郁达夫的母亲陆氏、长兄郁曼陀已经去世,郁达夫失踪,子女散落国内外,郁养吾称难以召集起来,说这次修谱无法做进,只有下次再补上了。故民国三十六年版宗谱是对民国三年版的宗谱富阳郁氏内容的重录。富阳郁氏没有增丁入谱,故也没有分到宗谱。

  之前,有村上人说郁达夫就是郁家山下的人,学者说成了郁达夫的祖籍就是萧山。这次(2015年2月),在借阅、研究《萧邑郁氏宗谱》的过程中,我又特意问了正在开展新一轮续谱的郁吾德老人(72岁,退休教师,郁家山下)三个问题:郁达夫祖上到底迁居过萧山没有?他们是从萧山迁去富阳的还是直接从余杭迁去富阳的?为什么郁家山下村口新立了“达夫故里”的石碑?郁吾德老人答:他们没有迁居过萧山,第四世义安应该是从余杭迁去富阳的,郁达夫归入我们郁家山下郁氏宗谱,可以说就是归入了我们郁家山下郁氏宗祠,就是我们这里的人了,写“达夫故里”自然没有错,也是一种纪念的形式。这无可厚非。

  蒋增福《郁达夫祖籍新说》《郁达夫家族女性》的说词有几处值得商榷:⑴“郁家山郁族数传至第4世,其中一支郁义安公,携妻小到富阳经商,后安家在富阳城满舟弄”。3这一说词是不确切的,郁义安并不是从郁家山下迁至富阳。⑵“民国三十六年(1947),萧山郁家山第四次重修家谱时,通知富阳郁家重新接根(宗)续谱,郁母派二子郁养吾亲往,郁达夫三兄弟才得以入谱”。4这又不对,应该是民国三年(1914)续谱,郁母派二子郁养吾亲往,民国三十六年(1947)富阳郁氏并没有续谱接谱,郁母也已过世10年了,不可能再派二子养吾亲往。⑶“从第四世郁义安公到二十世郁达夫这一代”,5且好几处都写郁达夫是第二十世。是不对的,郁达夫是第十九世而不是第二十世。⑷推测“自从有了郁曼陀他们三兄弟,才有了富阳郁家被载入《萧邑郁氏宗谱》的延续”,6之前不被认族的原因,“或者是因为第四世的郁义安到富阳从商之故——因为中国的封建传统是唯农为本,读书为上,商人则被看作是一种不光彩的职业”。7这一推测更是不靠谱,萧山郁氏第二世郁明笙也是贸易经商而至郁家山下安家的,谈不上看不起也是商人的富阳郁氏,曾经打官司找宗亲法官郁曼陀申冤也是情理所在,郁曼陀也伸出了援手,派人审清了案子。富阳郁氏自第一世至第十八世未出过进士、举人,第十九世郁曼陀三兄弟出人头地,是富阳郁氏的骄傲,也是萧山郁氏的骄傲。萧山郁氏出人头地的也不乏其人,如郁家山下第三次修谱的传赞族人郁崑,就是清同治年间的探花(进士一甲第三名)、翰林院侍读,为此次宗谱写序的族人郁昌耿,是清光绪年间的举人。因此,郁家山下邀请富阳郁氏入谱,不是因为郁曼陀三兄弟出人头地而巴结之,而是富阳郁氏人口少未建宗祠未创宗谱本于一祖之故。⑸还称“《萧邑郁氏宗谱》中只记大镛公一支,对大祥和大鹏这两支并没有详细记载下来”,“不完全记载郁氏富阳支脉的全貌”。8估计蒋增福老师是没有看过《萧邑郁氏宗谱》的缘故,事实上该谱对大祥、大镛、大鹏都有记载,详细与否,取决于富阳郁氏提供资料的丰缺,不是萧山郁氏有意为之。蒋毅、陈亚兰在《重申郁达夫祖籍——与蒋增福先生商榷》中指出蒋增福的某些结论实属荒唐,是有一定道理的。

  综上,富阳郁氏第一世与萧山郁氏第一世是同父昆弟,第二世自余杭分迁至萧山郁家山下,第四世自余杭分迁至富阳城内满家弄,发展到郁达夫这一代,已有十九世。宗谱的记载、民间的说词与笔者的观点不冲突:郁达夫祖上没有迁居过萧山。民间心理上的郁达夫故里是萧山,地理上的郁达夫祖籍是富阳虽然也没有错,但蒋增福《郁达夫祖籍新说》的一些说词值得商榷。

  (作者单位:浙江省萧山市地方志办公室)

  注释:

  1.蒋毅、陈亚兰:《郁达夫祖籍考》,《浙江学刊》1988年第6期。

  2.民国三十六年《萧邑郁氏宗谱》第一卷。

  3.蒋增福:《郁达夫家族女性·郁氏家族世系表》,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年版,第339页。

  4.蒋增福:《郁达夫家族女性·郁氏家族世系表》,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年版,第339页。

  5.蒋增福:《郁达夫家族女性·郁氏家族世系表》,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年版,第339页。

  6.蒋增福:《郁达夫家族女性·郁达夫祖籍新说》,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年版,第337页。

  7.蒋增福:《郁达夫家族女性·郁达夫祖籍新说》,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年版,第331页。

  8.蒋增福:《郁达夫家族女性·郁达夫祖籍新说》,广州花城出版社2004年版,第33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