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浅谈二轮修志人员的业务培训——以上海市级志书编纂人员培训为例(张玉叶 杨军益 丁曦) 2015/11/20

  张玉叶  杨军益  丁曦

 

  修志贵在得人,编纂人员的整体素质决定了志书的质量以及编修工作的效率。明代史学家顾炎武在其《营平二州史事序》中提出了修志的五条标准,第一条就是“必其人有学识”。清代方志学家章学诚在《修志十议》中从提高志书质量管理的角度,提出了遴选修志人员的具体要求:修志者要有“三长”:“识足以断凡例,明足以决去取,公足以绝请托”。民国吴宗慈在他的方志理论中也提到要“训练人才”。李铁映曾在三次全国地方志工作会议中都提到培养人才的重要性:“通过培训,提高修志队伍的素质,是指导、加强工作的重要方法”;“修志的当务之急是培养人才”;“志书的质量取决于人才”。

  上海首轮地方志书编修工作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初,启动之后着重抓了两件事:一、组织队伍,落实编纂任务;二、举办学习班,培训修志人员。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以下简称市方志办)和“各大口在落实任务的同时,先后开展多种形式的培训、研讨,如请本市和外省市方志专家、方志工作者开办讲习班,讲授方志学的基础知识以及编纂方法。”“上海先后介入专志编修的工作人员大致有7000多人”(参见刘其奎《上海专志编纂十五年》)

  有了首轮人才培训经验,上海第二轮编修地方志工作(以下简称“二轮市志”)启动伊始就继承传统并逐步创新,将修志人员培训纳入重点工作项目。众手成志的今天,每一轮、每一部编修志书都耗费了大量“人力”,并且对这些“人力”培训的是否到位直接关系到最终成书质量的好坏。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群体的培训,以及通过培训带动他们边学边修,最终完成志书编修任务,这一修志模式和现状本身就非常值得我们关注与探讨。而正在开展的二轮市志人员培训在机制、内容、模式上都在不断突破、创新,值得笔者将它做一个梳理和研究。

  一、紧扣工作按需开班

  2010年1月,二轮市志拉开序幕,220部志书(155部市志、65部专志),涉及120多家单位。一本志书要求一旦启动五年完成,整个二轮市志要求十年结束,时间紧、任务重。组建一支庞大的德才兼备、业务熟悉、结构合理、专兼职相结合的修志队伍是保证修志工作有序开展的重要任务。截至2015年7月份,市方志办踏着各部志书启动的节奏,配合举办了共31期市志培训班。

  为配合修志工作,市方志办从2010年4月份开始,一年内连续举办了7期基础班,培训近千人。为各分志、分卷的启动,编纂方案、篇目设定和大量资料卡片、长编制作,提供了人力基础。

  启动之初,各承编单位修志现状大致分三种情况:1.未启动二轮市志前已经有专门的修志编纂室,有固定的工作人员;2.参与过首轮志书的编修,但是编纂室已经随着首轮的完成而解散,修志人员需要重新组织;3.没有参与过首轮,没有编纂室,没有修志人员。第一种情况的单位非常少,多数单位是后两者情况。修志单位在组织修志人员时一般会聘请对本行业比较熟悉的老同志和写作能力比较强的年轻人。很多年轻人虽然是各行业的写作能手,但是擅长写的多是总结报告、研究性论文,对于要求“横排门类、纵述史实、述而不论”的志体还很陌生,需要系统地逐步学习方志知识。即便曾经参与过首轮志书编写工作的人员,对于二轮志书的一些新规定、新要求还需要重新学习。另外,二轮志书的时限是20世纪7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恰好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由开始到全面发展时期。这三十几年无论从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都发生了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行业从兴盛到萎缩,比如纺织业、传统农业;有些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比如证券业、知识产权业等,如何按新标准、新要求详实又有重点地记述各行业的面貌是一大挑战。

  同时,为增加地方志的实用性、资料性,让后人查有出处,弥补首轮志书的缺憾,二轮市志要求编写志书的同时做好资料长编编写工作。还特别开发了资料卡片编纂电子平台供各单位使用。这对于使用电脑都困难的老同志无疑又是一项挑战。

  随着前12期的基础班开办,承编单位的编纂室陆续成立,业务人员逐步培训,资料收集、卡片制作也初显成效。市方志办研究决定分阶段、分层次按需开办培训班,能更好地配合接下来志书的编写、分纂、总纂任务。首次参加培训的人员都必须先参加基础班学习,等修志进展至初稿编写阶段再参加编写班的培训,而各分志、分卷的主编、副主编或者主笔在各部志书初稿基本完成后参加主编班培训。

  随着修志工作的逐步推进,市方志办又分别于第13期和第30期开设了编写班(提高班)和主编班。但因为各单位进度有快慢,修志人员的流动性比较大,之前的基础班也会按需开展,只是班级数量逐年减少。

  上海市级志书编纂人员业务培训班一览表

  年份 班种类 期数 单位次数 人次 备注

  2010 基础班 7 199 365 第1-7期

  2011 基础班 5 128 246 第8-12期

  编写班 1 39 70 第13期

  2012 基础班 4 92 154 第14、15、18、19期

  编写班 4 102 186 第16、17、20、21期

  2013 基础班 2 74 117 第22、23期

  编写班 2 61 107 第24、25期

  2014 基础班 1 25 48 第26期

  编写班 1 19 36 第27期

  2015 编写班 2 62 110 第28、29期

  主编班 2 65 110 第30、31期

  总计 31 866 1549 基础班:19期、518单位次数、930人次;编写班:10期、283单位次数、509人次;主编班:2期、65单位次数、110人次

  说明:截止时间为2015年7月;编写班在前期培训的时候称为提高班,两者形式、目的一样;“单位次数”指某一单位在31期培训班总共参加过的次数,是叠加计算的总数,比如文广局参加过十次即统计为十单位次数,而不是一。

  二、跟踪进度设置课程

  前文提到修志队伍里多为方志知识零基础的各行业工作人员,而队伍需要的是具有“百科全书”一样的高素质人才。所以在课程设置上,广度与深度都要兼顾,同时又根据进度适时调整课程内容。

  从基础班到主编班,授课老师既有学院派的方志专家学者,又有多年在修志一线工作的业务骨干;授课方式从学员们零基础的方志知识“满堂灌”的授课,到分组讨论——各修志单位人员交流修志经验、学习心得;培训的课堂上除了邀请中指组领导、兄弟省市修志业务骨干介绍他们的修志经验、体会之外,也应广大学员的要求,准备邀请二轮修志工作走的比较靠前的单位来“传道授业”(目前上海交港局的茅伯科老师已经开讲了一期,反响很好);为让修志人员能够拥有更广阔的视野,培训班也增加了一些了解当今经济政治形势、档案查阅等课程内容。

  培训班会根据学员学习进展反馈的情况做适当调整,汇总下来基础班课程内容有:朱敏彦《编修地方志是中华民族优秀历史文化传统》、《地方志书编纂的原则和要求》;梅森《地方志书编纂的原则和要求》、《市级志书编纂实施方案解读》、《地方志书篇目的拟定》;黄晓明《资料收集与资料长编编写》;姚金祥《地方志基础知识》,石磊《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及其查阅》;龚烈沸《天一阁与地方志文化》。

  编写班(提高班)课程内容有:朱敏彦《志书体裁运用》;梅森《志书编纂方法》;刘其奎《志书分纂总纂》;黄晓明《志书编纂行文规范》;邹逸麟《浅谈地方志工作的学术意义和现实意义》;权衡《上海改革开放发展30年:战略、经验与思考》;巴兆祥《志书编纂》;吉祥《志书体裁运用》;邱新立《志书体裁运用》。

  主编班课程内容有:王孝俭《从<上海通志>到<九星村志>的方志文化讲座》、邱新立《分纂与总纂》、巴兆祥《名志解析》、颜越虎《志书体裁运用》、黄晓明《志稿分析与讨论》、茅伯科《志书分纂与总纂》。

  培训班始终围绕为志书编纂培训人才这一中心,进行有针对性的方志实务培训,基本做到与各承编单位修志工作同步协调,保障了志书编纂人员能够熟悉方志理论知识、掌握文体写作技能,灵活运用。

  三、多种模式创新手段

  随着各分志、分卷编纂工作的全面启动、深入推进,同一部类或相近部类志书之间进行业务协调研讨,处理好相关志书间的交叉内容的角度和关系,相互交流促进的必要性日益凸显,否则会影响市志的整体科学性及志书质量。

  因此,自2013年末起,市方志办根据市志各卷实际进度情况,征求多家市志承编单位的意见和建议,开展中小型协调研讨会,专题解决交叉问题。比如政府志记述的内容几乎涉及其他各个分志分卷的内容,共产党分志下的7卷,互相如何立界;公安司法分志下,司法行政卷、监狱卷、公安卷、检察卷、审判卷、社会综合治理卷等,记述的内容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有的工作甚至是联合开展的,经济体制改革志、经济综述卷与工业、商业各卷内容宏观微观的把握。

  截至目前,先后为“人民政府分志”、“工业分志”、“交通运输分志”、“口岸分志”、“党务、政务系统”等部类召开近20次专题协调研讨会,召集相关70余家承编单位领导及各编纂室领导近400人,深入研讨重点难点问题,努力协调各个承编单位编纂中的共性问题,切实解决志书编纂中遇到的难点。同时,也为相关部类各承编单位搭建交流平台,建立协作交流机制,以便整体协调推进。

  另外,分大口、分系统组织短期培训模式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市志培训辐射面不够的缺憾。有时候某大口、或者一个系统本身就有几十人需要培训,方志办邀请相关专家直接协助他们举办一次本系统的专门方志培训。比如农委、交通港口……都举办过类似培训班。

  四、几点思考与启示

  二轮市志启动至今,时间已近过半,市志培训以各种形式紧随着各单位编修的节奏,其意义自不必复述。探讨它的模式、经验,摒弃不足,让它能够更好地为方志输送优秀人才,为出精品佳志打好基础。

  1.现场培训与数字培训的结合

  虽然市方志办每年都开办培训班,每期几乎都爆满,但至今也才培训了1500人次。多数单位只能让编纂室的专门人员参加,而实际上下面各部门都会有供稿联络员,但这样的人员市志培训基本无法辐射到。比如《图书馆事业卷》虽然由上海图书馆牵头承编,但也会涉及到各区县图书馆、街道图书馆、学校图书馆等,庞大的编修队伍没法全部都参与市志系统培训。

  另外,编写一本志书少则三年,多则五六载,很多修志人员因为各单位、部门工作的升迁、调整,无法持续到底。往往前期培训结业刚能够着手修志的人员又调离,新人来又要重新培训。这样循环往复也造成一定培训资源的浪费。

  此时,数字培训就显得尤为重要。每次开办培训班,有电子版、ppt的我们都会将课件挂到“上海通”网站的“培训专栏”的“市志培训”中。同时我们也制作了一本《上海市第二轮市级志书编纂手册》,涵盖了地方志的各种官方文献:《地方志工作条例》、《地方志书质量规定》等,及编辑资料卡片、长编,设定方案、篇目,编写初稿等要求及实例。方便需要的同志学习下载。

  但很多授课老师没有电子课件,或者出于知识产权的考虑不方便挂到网站上。纯粹通过网站下载电子课件学习还是无法和现场培训的效果比拟。2015年第29期培训开始,市方志办请专业摄像师将每节课录下来,制成视频,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模式扩大培训的辐射面。同时,《手册》也正在扩容,文献和实例都更加充实、权威。

  2.适时培训,按需开课

  市志启动一年后,市方志办每季度给各承编单位发放《志书编纂工作进度调查表》,调查各分志、分卷的进度情况,包含参加市级业务培训人数、是否已召开启动大会、方案(篇目)报备、收集资料(制作资料卡片)、编纂资料长编、撰写初稿、分纂、总纂、内评内审、市级评审、出版付印各阶段情况。每半年开办培训班前,给各单位普发一次市志培训预报名通知,各单位将近期需要培训人员按照基础班、编写班、主编班分别报到市方志办。市方志办工作人员结合各单位进度情况,分期分批按照轻重缓急安排半年内的各类培训班。

  3.建立人才培训库、学员交流平台

  截至目前,二轮市志共计培训了1500人次,但是具体多少人哪些人其实很笼统。有时候会有重复培训的情况,或者有些修志人员根本不够资格参加主编班(主编班要求各部志书的分纂、总纂参加)但是也来报名,造成资源的浪费。如果将每次来参加市志培训的人员都纳入到一个互联网人才库里,补充全他的基本资料,培训进展,以后再培训,哪怕到第三轮修志的时候,检索出来都会知道他学习过方志知识,并且参加过方志办哪些培训。笔者觉得这更有利于我们工作的开展。

  另外,增加培训后的互动,开通网络互动平台也是市志培训的短板。很多时候一期培训班的学员随着课程的结束也就没有联系了,方志办在后来的培训课程中设计分组讨论其实也是想让大家能够多交流修志心得,互相学习。比如开通微信公众号、微博、QQ群、电子邮件,促进大家的业务联系,并且市志培训的动态随时能够让各修志单位掌握,市方志办也能及时了解大家的需求,同时还能宣传方志文化、方志知识,一举数得。如何利用好互联网时代,更方便、快捷地做好方志工作还需要我们好好思考一下。

  总之,志书的编修,重在人才。没有出色的方志编纂人才队伍,何来流芳百世的精品名志?重视修志人员的业务培训工作,按需有节地开展方志培训,是夯实上海二轮市级志书编纂的基础。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