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毁于日寇的上海南火车站史实(汪志星) 2015/09/17

  汪志星

 

  前不久,我与上海师范大学的苏智良教授一起走访了一位80多岁的南市居民施老先生,听施老先生叙述了一段区境内原上海南火车站被日寇炸毁的故事,回来后查阅了相关史料,包括地方志书及报刊杂志,感到把这个故事重新整理出来,以飨读者;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尤其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今天,很有意义。

  好端端的上海南火车站

  1842年鸦片战争以后,上海开埠,并逐渐形成华界与租界的地域之分。

  华界南市是上海老城厢之所在地。是块繁华之地。早在清乾隆、嘉庆年间,这里已被称誉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见嘉庆上海县志)。当时建造火车站选址均选商业活动密集且人多繁华之地,上海也不例外。上海南火车站选在上海老城厢南门外、北面邻半淞园,看中的就是这里的繁华地段,此处不但商业发达而且人员流动也较大。

  1906年,(也就是清光绪三十二年),江苏与浙江商民组成商办铁路有限公司,承建沪杭甬铁路。1907年2月(光绪三十三年),上海——枫泾段开工。在上海老城厢(时属上海县)南门外建造火车站,因与地处闸北的沪宁线起点站南北相对,故称“上海南火车站”,与上海北站相呼应。习惯上也称“上海南站”,是沪杭甬铁路上海起迄站。也是上海历史上第一处叫“上海南站”的地方。

  上海南火车站当时具体方位是:车站大门朝南临今之中山南路,后门朝北靠瞿溪路,东端跨越南车站路,西面贴近保屯路(今西藏南路方向)。也就是现在南车站路大同中学及周围区域。上海南火车站占地275亩,又投入10余万元资金建造,房屋甚为壮丽,高三层,在当时绝对算得上是非常豪华的建筑。

  上海南火车站,为沪杭线上头等车站建筑,采用特种式样,车站正门向南,站屋三层结构,共24间,长39.6米,宽15.2米。站内除宽敞的候车室外,还有售票房、行包房等。江苏铁路公司办事处和路局车务处、工务处、警务处、医务处及货物股、旅客股都设在该站。还设有机车库、机车站台、机匠工场、工人寓所、游艺室等。下行月台长201.6米,宽9.8米。岛形月台长201.3米,宽9.1米。货物及四等车月台长236米,宽10米。下行月台、岛形月台及站前旅客出入处,均建有供旅客出入的雨棚。有木柱跨线天桥1座(也称南北悬桥)长39.5米。站内设有问讯处、路径指向牌、行车时刻表镜框、公共阅报栏、脚夫搬运行李价目牌,还备有公众电话和揭示牌。站前有一处广场,广场外排列黄包车等候接送旅客。货运部门有货栈月台3处,其中1、2号货栈,分别长80米、宽10米和长28米、宽9米。1920年,又建新货栈1所,长91.5米、宽15.2米。建站初有2条线路,到1930年10月站内线路增至行车线3条、调车线5条、岔线7条。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3月20日,沪杭甬铁路上海南火车站至松江段建成,试通客车。首次客运为开行至松江客车,上午10时开车,11时29分到松江。票价至龙华1角,至莘庄2角,至新桥3角,至松江4角。

  1909年(宣统元年)3月,上海至枫泾全段竣工。

  1909年(宣统元年)6月28日,江苏路段与浙江路段接轨,全线设上海南站、高昌庙、龙华、梅家弄、莘庄、新桥、明星漕、松江、石湖荡、枫泾、嘉善、嘉兴、王店、硖石、斜桥、周王庙、长安、许村、临平、笕桥、艮山门、清泰、南星桥、闸口等24个车站。沪杭全线通车后。上海南火车站正式启用,办理客运。成为上海发往杭州列车的惟一车站。在办理客运的同时,开始办理货运业务。运输货物主要有矿产、粮、棉、煤、油、木柴、茶叶及蚕茧等,尤以茶叶和蚕茧在春、夏生产旺季到达量集中,上海南火车站成为上海地区沪杭甬方向货运量最大的车站。1933年,到货121128吨,日均卸车15车,占上海铁路地区到达量63.2%。车站装卸、出货业务由茂顺泰、汇通等转运公司牵头,会同包工头与车站签订合同。转运公司负责招揽货物,代客运货、押货,收取佣金。包工头组织装卸工搬运装卸货物。装卸工有2种,一种叫红帽子,戴红色号帽、号牌,为旅客接送行李进出站;一种叫扛搬夫或脚夫,装卸整车、零担货物。

  1914年(民国三年)4月,江苏商民组成的商办铁路有限公司被收归国有。

  1916年(民国五年)12月12日,由于上海两个车站分别位于城市南北两侧,有所不便,于是在城市西侧修建沪杭甬铁路与沪宁铁路的连接线(沪新铁路),上海北站成为铁路沪宁、沪杭甬两路总站,而上海南站仍是长江三角洲地区货运量最大的火车站。沪新铁路竣工后,沪杭铁路与沪宁铁路两路接轨,旅客可以任意从上海北站或上海南站上车至杭州。上海南站开出的客车在新龙华站与北站开出的客车衔接,然后开往杭州方向;杭州方向到上海的旅客,在北站下车的乘坐前段列车,在南站下车的乘坐后段列车,到新龙华后分成两列,分别开抵北站和南站两个终点站。上海南火车站交通枢纽地位更突出,客流量大增,翌年即由111万人次增至450万人次,1922年(民国十一年)就高达600万人次。1933年(民国二十二年),上海南站货物发运量65068吨,收运量121128吨,分别占上海地区铁路六个路站总量的25%和63.2%。

  上海南火车站建成后,周围愈加繁荣,附近店铺林立,黄浦江畔的半淞园更是游人如织,华商电汽公司电车贯通,高昌庙至周家渡渡江轮衔接,一派热闹繁华景象、一座好端端的上海南火车站展现在世人的眼前。

  上海南火车站被野蛮的日寇炸毁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淞沪战争爆发。当年上海南火车站毫无军事设施,每天有数千难民在车站候车准备逃离上海,候车室挤满了逃难的人群。8月28日下午,极为残酷的悲剧发生了。侵华日军蓄谋已久,动用2架侦察机与多架轰炸机,以突然的方式飞至上海南火车站上空投下20余枚炸弹,当场炸死炸伤平民与难民750余人。车站主要楼房及行车设备被毁,铁路运输中断。

  上海南火车站被日军炸毁后,占领上海的日本侵略者组织人员拆除了海杭(即沪杭)支线至南上海(即日晖港)站间的残存铁轨3.365公里,货运业务迁至日晖港站,南下火车及客运业务均迁往上海北站。从此,上海南火车站及站前一段铁路不复存在。留下了车站前路、南车站路、车站东路、车站支路、铁道路等一些与上海南火车站相关的路名。随着城市建设的步伐,相关的路名也逐渐消失,现在仅存的好像也只有南车站路了。上海南火车站,被日本鬼子炸毁后,再未恢复,站址逐渐改成民宅和其他用地。1958年,人们把“日晖港站”改名为“上海南站”。这是上海历史上第二处叫“上海南站”的地方。

  对上海南火车站被炸惨状,当年《申报》写到:“向待车的平民滥掷炸弹,结果死者、伤者达六、七百人,状况的凄惨,为空前所未有”。“被炸后的南站,到处是死者的断手残肢;电线、电话线布满街心,密如蜘蛛网;车站储水库被炸得像个蜂窝;铁路的天桥在哀哀哭泣……”。《立报》也有如下记述:“站屋、天桥及水塔、车房当场被炸毁,同时在站候车离沪难民均罹于难,死伤达六七百人,死者倒卧于地,伤者转侧呼号,残肢头颅,触目皆是,血流成渠,……景象之惨,无以复加。敌机于轰炸之余,又投掷硫磺弹多枚,上海南火车站之外扬旗及郑家桥两处,当即着弹起火,延烧甚烈,直至傍晚始行救熄。查南市一带,绝无军事设施,敌机竟横加轰炸,惨杀平民,焚烧房屋,此种绝无理性有背人道举动,实可谓向全人类挑战。”以后多日,日军飞机、兵舰又多次轰炸南市,至上海沦陷前,“上海南火车站一带,亦半成焦土”。以上这些是当年记者对日本侵略者暴行的真实记录与血泪控诉。

  “炸毁上海南火车站,还是日军毁我繁华南市的开始。”施老先生对我们还说道:“炸毁上海南火车站后,日机经常窜至南市上空,实施狂轰滥炸,我从当年报纸报道中粗略计算,前后有19次之多,投掷了大量的炸弹,经常到处是烟雾弥漫,火光烛天、残骸断肢、狼藉不堪……。1937年11月10日,闸北、浦东被日军占领,中国军队后撤,日军动用陆、海、空三军力量向南市发动进攻,数10架轰炸机在南市各处投下了不下百枚的炸弹、烧夷弹;日军在浦东沿江地区设置大炮以及海军兵舰,对南市实行排炮轰击,致使十六铺以南沿江一带连续燃烧三天三夜,昔日最繁华的里、外咸瓜街成了一片焦土。同时,日本陆军以坦克为前锋,由龙华过日晖港向南市城厢内外进攻,我守军一个旅和部分交警总队的将士浴血奋战了一天一夜,大半壮烈牺牲,在断水、断绝供应的情况下,部分守军于11月11日夜撤离南市,避进法租界。11月12日,南市被日军占领。

  在1937年三个月的淞沪抗战中,南市受到日军近三个月的狂轰滥炸,城厢内,房屋大半被毁,沿江地区几乎延烧一空。南市的华商电气公司(包括电灯、有轨电车)被毁;华商内地自来水公司也受到极大破坏;闻名于上海的临江花园——半淞园的园庭点缀,半毁于日军炮火,半被日寇劫走,只剩下一高约二十余公尺的假山。南市被占后,日军进行了大规模的烧杀掠夺。除划为难民区的老城厢方浜路以北地区外,城内多半变成焦土,沿江区域几乎延烧一空;连大南门交通部上海电话总局也难免一焚,而且因焚毁电话局之关系,将西首江阴街、东首小南门佛阁街、糖坊巷等处也悉化焦土,所有连日被杀之死尸约二、三百具,均被抛入烈焰中焚去,以代掩埋。”《申报》对南市所遭到的这场浩劫,作了损失估价的报导说:“南市的房屋几全被毁”“流离失所者达二、三十万人,其状之惨,实举世罕见。”当年日军占领南市时,南市更无电、无水可言,难民潮随之暴发,人们陷入灾难之中。站在大东门内可以看见黄浦江上的船只,各种公共设施均被毁坏,繁华南市成为一个“死市”。淞沪抗战从8月13日开始,南市是上海最后沦陷的一块土地,11月12日被日军全部占领,也宣告长达三个月的淞沪抗战结束。

  直至1945年8月抗战胜利,还看得见上海南火车站被日军炸毁,以及留下大片棚户区这些战争的疮痍;这一历史的伤痕,给上海、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伤痛……

  勿忘耻辱、勿忘历史

  《上海通志》记载: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上海沦陷,上海交通运输业损失巨大。一批中国商船被征用,或用于沉江,以阻日军水路进犯;或承担军运后,毁于战火。铁路遭日机轰炸,沪杭铁路上海南站被炸为废墟。

  《上海铁路志》记载:上海南火车站是当时上海的重要交通枢纽,客货运输繁忙。车站南面华商电车公司的一路有轨电车从半淞园路经过海潮寺,绕道南火车站开往老西门、老北门、十六铺,环城一圈再回来。车站地区相当热闹。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淞沪战争爆发。8月28日下午2时许,侵华日军飞机多架,对南火车站投弹轰炸,主要楼房及行车设备被炸毁,炸死炸伤数百人,铁路运输中断。

  《南市区志》明确记载:民国二十六年淞沪战争爆发,南火车站每天挤满逃难人群。8月28日下午2时10分,两架日军侦察机引导,两小队6架轰炸机尾随,突然飞至南火车站上空投炸弹20余枚,当场炸死难民250余人,炸伤500余人。

  今天,毁于日寇的上海南火车站史实被人们庄严且真实的记载下来,写入史书,将日寇的暴行永久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目的就是让世人、让年青人勿忘耻辱、勿忘历史。

  新建上海南站

  直到2006年7月1日,上海在东起柳州路,西至桂林南路,北靠沪闵路,南抵龙吴路的地域新建的上海铁路南站正式投入运营。这也是上海历史上第三处叫“上海南站”的地方。

  上海铁路南站占地60公顷;主站屋为巨大圆形钢结构,高47米,圆顶直径200多米,总面积5万多平方米,南来北往的火车可从主体建筑的架空部分穿行而过;它是世界上第一座圆顶透光火车站,候车大厅可同时容纳一万六千余人;成为上海联系全国的重要交通枢纽。

  我们在为之感慨的同时,也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缠绕在我们上海人心头多年的一个“上海南火车站被日寇炸毁的”遗憾。

  (作者单位:上海市黄浦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