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府县志里的故事之四——气节(欧粤) 2015/09/17

  欧粤

 

  “太康之英”陆机

  陆机(261-303年),字士衡。晋吴郡吴县华亭人。曾任平原内史,故称“陆平原”。其祖父陆逊,因袭取荆州有功,于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封华亭侯,后官至吴国丞相。父亲陆抗,官至大司马。

  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吴国灭亡,那年陆机20岁,与弟弟陆云一起“退居旧里,闭门勤学,积有十年”。在这十年中,陆机写了许多诗、赋、散文。蛰居生活十年后,陆机与陆云同赴洛阳。兄弟俩先去造访太常张华。经张华大力推荐,陆机兄弟俩在京城的声誉很快提高,但是有些权贵还是有点看不起他俩。有次去拜访侍中王济,王济指着面前的羊酪问陆机:“卿,吴中何以敌此?”意思是你们江南地广人稀,物产贫乏,哪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中原地区呢?陆机立即答道:“千里莼羹,末下盐豉。”意思是说,江南江湖千里,盛产莼菜,莼羹这道菜就可与之媲美,只是眼下你们尚未知道如何调味品尝罢了。还有一次,卢志在众人面前故意问陆机:“陆逊、陆抗和你是什么关系呀?”古代人讲究避讳,在人前直呼他祖父、父亲的名讳是很不礼貌的。陆机立即直呼卢志的祖父和父亲的名字:“就象你和卢毓、卢珽的关系一样。”使卢志一时无言可对,十分尴尬。

  晋武帝死后,司马氏家族爆发了争权夺利、互相攻杀的“八王之乱”。陆机认为成都王司马颖能成为中兴之君,同时又感谢他曾救过自己的命,就决定投靠他。司马颖很赞赏陆机的才华,让他参大将军军事,任平原内史。

  陆机到洛阳时,从家里带了条狗,名黄耳,十分钟爱。在洛阳住久了,好久没有家中的消息,很是牵挂。有天,陆机笑着对黄耳说:“我们来京城这么多日子了,一直没有家中的书信,你能不能帮我送封信回去呢?”黄耳摇着尾巴,汪汪作声。于是,陆机就将书信放在竹筒里,系在黄耳的脖子上。黄耳寻路南走,竟找到了老家,再从老家将书信带回洛阳。从此,黄耳成了信使,“因以为常”。

  太安二年(303年),司马颖和河间王司马颙起兵讨伐长沙王司马乂,任命陆机为大都督,统率20余万人马。陆机对此举棋不定,陆氏家族三世为将,杀戮过多,陆机从道家角度分析,此行恐遭不测;自己由东吴入晋,一下子官居要职,会使晋旧臣不满,更何况部下王粹、牵秀等人与自己早有怨心,正伺机报复。陆机就决定辞去都督之职,但几次提出辞职,司马颖不同意。

  陆机刚到军中,营中的牙旗就折断了,心中非常不痛快。陆机的军队自朝歌至河桥排开,战鼓声响彻数百里,场面之壮自汉魏以来未曾有过。陆机与长沙王司马乂战于鹿苑,陆机大败。被杀死、淹死在七里涧中的士兵不计其数,河水为之断流。将军贾棱等战死。

  陆机的部下孟超和他的哥哥孟玖原来都是司马颖嬖宠的人物。孟超领兵一万在陆机军中任小都督。尚未开战,孟超纵容部下大肆劫掠百姓,陆机逮捕了首恶份子,而孟超竟带了百余骑兵直入陆机营中,将人夺回,并回头对陆机说:“你有什么资格做大都督!”还在大庭广众散布谣言:“陆机将要谋反了!”又写信给哥哥孟玖,说陆机心怀二志,观望不前。临战时,孟超不听陆机的指挥,单独带兵轻率进军,结果被彻底消灭。孟玖怀疑是陆机有意让他弟弟被杀,向司马颖进谗言,说陆机有“异志”。陆机手下的部将军大多是孟玖一伙的,他们串通了提供伪证,诬陷陆机。司马颖听后大怒,派牵秀前去秘密抓捕陆机。

  天明时分,牵秀带兵而至。陆机早有思想准备,他脱下军装,穿了一套白衣衫,神色自若。临刑前,他叹息道:“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陆机遇害于军中,时年43岁。部下听到陆机被冤杀,多有下泪的。

  陆机天才秀逸,辞藻宏丽,是西晋太康、元康年间最负盛名的文学家,被后人誉为“太康之英”。张华曾对他说:“别人写文章,总是恨自己才少,而你却是担心才华用不完。”

  陆机的文学成就主要表现在赋、散文方面。留给后世最重要的著作是《文赋》,是我国历史上第一篇对作家的创作构思进行比较系统探索的理论文章,对中国文学理论和文学创作的发展有较大的启发和影响。他在史学、艺术等方面也造谐颇深。陆机还是个书法家,流传至今的《平复帖》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名人手迹,现藏于故宫博物馆。

  盛当时一身正气

  盛当时,字明辅。他6岁丧父,由母亲一手把他培养成人。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举进士及第,任大理寺评事。

  他执法不阿,见到有无辜者,就竭尽全力为他们洗冤平反。松江乡里有个小儿科医生,名叫王起云,因无意中得罪了大户人家,被关在监狱中,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盛当时发现了他的冤情后,几经周折,终于将他从狱中救出。

  后来,他先后当了吏部的铨曹和湖广佥事,他那刚正性格更鲜明地表现出来了。盛当时任吏部铨曹时,坚决谢绝馈赠,有个乡绅为了能升迁,悄悄给他塞了数百两银子,他马上拒绝了。这件事情后,人们都称他为“真吏部”。

  佥事,是按察使下面分管监察各地官员的官,盛当时在湖广当佥事时,有个“大侠”,依仗着他与贵戚的关系,整天在外作威作福,所到之处都使用朝廷官员专用的马车和驿站,百姓对他是又恨又怕,就是一般的官员也奈何他不得。盛当时深知法办此人的难度,先周密调查此人的罪行,随后又在他家中搜出一盒假公章,于是立即将他逮捕法办。一些有权势的大人物又是威胁又是利诱,企图将“大侠”救出来。盛当时对所有的说客一概拒绝,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经过这次较量,湖北的皇族子孙总算收敛了一些。

  在这之后,有人却妒忌他的勇气和才能,挖空心思诬陷他,在盛当时年仅36岁时,终于被罢官了。

  盛当时回到家乡后,仍像在为官时一样,刚正不阿。曾经有个和他平时莫逆之交的朋友,犯了死罪,托人送来千两银子给盛当时,希望他出面与官府通关节。盛当时摇头拒绝道:“法律是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好朋友而能改变的。再说,放他一条生路,对被害的死者来说又怎么交代呢?”

  盛当时于64岁时在家中去世。

  张仲谦不搞关系学

  张仲谦,字士益,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进士。

  他为官时,姑夫徐阶是当朝首辅,但张仲谦从不依靠这层关系谋私利。每次因公到朝廷去见徐阶,总和其他官员一起进,一起退,从不私下谒见,也从不向人提起自己和徐阶的关系。

  张仲廉任兵部主事,在武器库中默默呆了七年。按当时惯例,官员到了一定年限可以升职。一位司马对徐阶说:“张仲谦在武库兢兢业业,年资已深,从未升职,应该考虑提拔他了。”徐阶征求张的意见,张仲谦考虑一番后说:“父母年事已高,我有意到京城外去就职,以便于能经常看望他们。”于是,张仲谦被任命为湖广参议,离开了京城。

  明隆庆初年,徐阶下台,高拱以大学士兼掌吏部事。早在徐阶当权时,高拱就与之有矛盾。徐阶去任后,高拱完全与徐阶对着干,凡受徐阶提拔和关照的官员,一概罢官。先前,徐阶的子弟横行乡里,高拱将他们的田地充公,还要把徐阶的两个儿子送去充军。史称,凡是能遏制徐阶的事,高拱无所不为。徐阶的亲戚自然也是被打击的对象。一天,张仲谦和一个同乡照例去晋见他,高拱徐徐问张仲谦:“你和徐公是亲戚吗?”张仲谦点头答道:“徐公夫人是我的姑姑。”高拱听了肃然起敬:“你真是个君子!徐公在位那么久,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

  官场多变,后来高拱下台,明王朝由张居正当政。张居正曾是徐阶的部下,他自然极想提拔重用张仲谦。但张仲谦不会趋炎附势,又对张居正父亲去世没有按规定“丁忧”守丧很不满,所以也没有去谒见他,也没有去吊丧。为此,张居正很不高兴。张仲谦心知肚明,便辞官回乡,结束了他20多年的官场生涯。

  史家在评论张仲廉时称,他不以亲戚关系亲近徐阶,不以嫌疑避开高拱,也不因显赫势力阿附张居正,在复杂的关系中始终站稳脚跟,直道而行。他最值得称道之处就在于此。

  张仲谦当官颇有政绩。回家后,布衣蔬食,薄田不满百亩,过着俭朴的平民生活。在家隐居了30多年,于86岁去世。

  李日章气度非凡

  李日章,字尚絅,号海楼。明嘉靖元年(1522年)乡试中举人,第二年进士及第。

  李日章经常与朋友饮酌,每当酒酣时,就诵唱李白的《梁父吟》、《将进酒》等诗歌。李慷慨扬言:“士君子必须要有目空宇宙、超越古今的气度,然后能够不被物情所撼,而大有为于世。就好像是登临百丈高楼,凭栏而远眺东海,一揽海上三山于案桌之间,怀纳百川于杯觞之中,拥有这样的气度就差不多做到了。”因此自号海楼。

  过了三年,李日章当上了刑部主事。有个权势很大的太监前来拜会,想让李日章下令逮捕他的一个仇人。李日章拒绝道:“越过一百多里路远去逮捕人,不符合法律”。那太监发怒道:“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主事,今后还想在官场上混下去的话,应该知道事情该怎么办。”但李日章坚拒不从,太监对他也没有办法。

  后来李日章得到几次提升,先后出任襄阳府知府、长沙府知府。此前有大沩寇盗数千人屡受招安,却又一次次叛乱,烧杀抢掠,日甚一日。李日章亲自督军前往征讨,捕获了敌酋,斩首若干,招降若干。寇盗得以平息,朝廷给李日章金钱绢帛以资奖励。

  襄阳风俗喜欢打官司,官府稍加抑制,就大肆诋毁诬陷,知府为了息事宁人,往往不敢恪守法律条文。唯独李日章不屈意相从,所写的判词,虽老吏猾胥也只能环视而不能增减一字,由此诉讼大减,李日章的才干传闻四方,不久晋升为山东按察司副使。

  后来,李日章居父丧而归家。此时天子诏令考核官吏,有忌恨李日章的人便造谣加以诬陷,铨司对此未加考察便罢免了李日章的官职。士大夫认为李日章性格刚强,必定会上疏自辩,但他却笑道:“入任为官是为了施行自己的志向罢了,如若志向不能施行,就是官职如公侯将相,还不如大海中的一朵浪花,其聚散交集于我眼前,我犹且不屑一顾,此又如何能动摇我的心意啊!”

  李日章为官清廉,罢官回家后身上仅有一百金,在居宅后修葺个亭子,取名狎鸥亭,经常流连忘返于亭中,并将自己的诗集命名为《狎鸥亭稿》。

  李待问被尊为松江城隍

  李待问,字存我,华亭人。崇祯十六年(1643年)进士。授中书舍人。工文章、精书法。

  清顺治二年(1645年),清兵下江南。与同郡沈犹龙、陈子龙、夏允彝、徐孚远等起义抗清。李待问将母亲安置到乡下后,承担起守护松江府城东门之责。八月初三,清兵用计袭取西门,城破。见大势已无可挽回,李待问便从东门下来。此时有位百户挽住他问道:“大人,城门眼看不保了,您读烂了四书五经,形势已是如此,今天您将作何打算?”李待问回答说:“做臣子的就应该为国家尽忠,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我不过是想回去和家人作最后诀别罢了。”百户说:“大人既然这么说,我就先断头以待。”说完,百户就自刎而死。李待问抱着百户的尸体痛哭。

  李待问匆忙赶到家中,家人们正在收拾行李,一片混乱。少妾挽衣涕泣,众人都劝他赶快逃跑。李待问说:“死是我的份内事。如果我不死,又怎么对得那这位百户呢?”于是引绳自缢。正巧清兵已经追到他家,气未绝而被俘。清兵想尽各种办法劝他投降,但李待问始终不屈,慷慨就义。临死犹告清将不可残杀百姓。

  松江民众怀念他,尊他为松江府城隍,塑像为祀。他的诞辰为农历七月十四日,府城隍庙例有盛大庙会,松江城厢人民并有在此日夜间喝豆浆吃油条的风俗,都是纪念他的。

  (作者单位:上海市松江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