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陶宅志》——一部别出心裁的村志(姚金祥) 2015/07/31

姚金祥

  陶宅村,在上海市奉贤区青村镇。2008年3月该村开始编纂村志。至2014年,经过6个多春秋的集腋成裘,有95万文字量的《陶宅志》终于由学林出版社正式出版。这部村志,是一部别出心裁的村志,有其鲜明的特色。

  其一,纵横交叉,史志结合

  《陶宅志》的篇目与众不同,分为“古代陶宅镇”、“陶宅村”、“王家村”、“新陶宅村”、“艺文”、“人物”六个大编,既不像横排,也不似断代,乍一看,有点不明白。其实,要理解《陶宅志》的结构,先得了解陶宅村的历史。陶宅村境,在元明时期,就是相当有名的陶宅镇。这个镇,因一个叫陶宣车的大富豪“面流而居”而兴旺,以致呈现“北宅千灶,珠履三千,钟鸣会食,击鼓传更”令人咋舌的变化。而到其后嗣陶与权时,进一步在陶宅镇上大兴土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树表迎鹤,筑馆求仙,园锁烟云,湖集歌舞。建修梁而通北径,举渔火以清市尘”,最后达到“遐迩游观者骈臻”的局面(引文见清乾隆《奉贤县志》卷之二钟薇《陶溪旧址记略》)。对于当时陶宅的西湖、南园、道院、园桥、东庵、北宅、鼓楼、渔港等八景,元末四隐士天台杨仁寿、冀北李暲、无锡华文瑾和陶宅姚汝瑾对每景专门各写一诗,分别取名《西湖晓色》《南园霁景》《道院幽栖》《园桥纵步》《东庵华表》《北宅故墟》《镇鼓更楼》和《市港渔灯》,全称《陶溪八咏》。朱元璋的御史、“明初诗人之冠”(李梦阳、何景明等)袁凯常至陶宅饮酒赋诗,明初书法家张弼也有《陶溪八景总咏》一首流传至今。

  这样一个美妙的古镇,却因嘉靖年间倭寇的盘踞、抢掠为患,特别是明王朝军队多次在此与倭寇激战,结果很快败落,房屋倒的倒、烧的烧,居家死的死、逃的逃,等到清代乾隆时,陶宅镇就只剩下道院和园桥了。到解放初期,则什么也没有了。新中国成立至修志时,这儿先并存着陶宅村和王家村两个行政村,2007年5月撤二建一,两村合为新的陶宅村。

  陶宅的地情,若完全按“横排竖写”的体例来设计篇目,不仅记事都会在中间断裂,而且古代那个繁华如锦的陶宅镇可能完全被割裂成碎片了。而繁华的古代正是陶宅村最大的亮点。《陶宅志》的框架遂先将四个实体(古陶宅镇、陶宅村、王家村、新陶宅村)设四大编,再将艺文和人物设成两大编的与众不同“纵横交叉,史志结合”体例。而且,艺文和人物,也一分为二,古代的集中放在《古代陶宅镇》编之中,近代的则置于艺文编和人物编中。如此编纂,就充分翔实地展示了古代陶宅镇的风貌,全编设“史略”、“抗倭斗争”、“人物”、著述书法、古迹古物轶闻传说等5章15节,10万余文字,从而将原本零星分散的资料聚合在一起,给读者留下了古陶宅较鲜明的形象。比如人物,一个小小的村,记到的宋、元、明、清人物却有30多人,其中像袁凯、张弼、张弘宜、张弘至、钟宇淳、张以诚、黄之隽等都是松江府地区一邦之彦,有的甚至国史中都有所记载。比如著述书法,袁凯的诗集《海叟集》、张弼的书法《铁汉楼帖》、黄之隽的《痦堂集》《江南通志》等,都是闻名遐迩的优秀文化遗产。

  其二,谱志结合,以人为本

  陶宅村志,除2014年12月公开出版有《陶宅志》外,它还有一个姐妹篇,即《陶宅志人物谱家谱》。公开出版的《陶宅志》是一部反映陶宅村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个方面历史与现状的志书。《陶宅志人物谱家谱》则不一样,它只有《人物谱》和《家谱》两个大编。这两大编都很奇特。《人物谱》的奇特,奇在一般地方志书都以名人作为记述对象,《陶宅志》却以民为本,把老百姓为记述对象。《家谱》的奇特,奇在一般家谱都以一特定姓氏作为记述对象,而《陶宅志》却以整个村的“百姓”为记述对象。

  《陶宅志人物谱家谱》中的《人物谱》编,设人物传略、人物简介两章。“人物传略”章设党政干部、抗美援朝战士、社会闻人三节,共收人物传略45篇;“人物简介”章设党政军界、科技界、教育界、企业家企业经营者、其他闻人、村民小组代表人物、旅居海外人员、90岁以上老人、编委会人物等9节,共收简介人物464人(编委会顾问5人不是陶宅人,可以不必收录)。传略和简介合计收录509人,占全村2852人的17.8%。在这众多的入志人物中,除一部分是干部和有高级职称的人员外,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各行各业的普通百姓,比如参加抗美援朝和自卫反击战的志愿军战士、解放军战士,中初级科技人员,普通教师,企业经营者,村民小组代表,90岁以上的老年人等等。可以说,《陶宅志》真正是一本为百姓树碑、为百姓阅读之志。

  《陶宅志人物谱家谱》中《家谱》编,按合并前的王家村和陶宅村为章,设两个章,然后按两个村各居民小组的顺序,逐一为103个姓氏写家谱,列有各姓的《家谱世系表》,每个生产队(组)都列有《民宅图》和村宅现状照片,共涉及1801户人家(全村现实只有1092户)5125人,在村外工作的60%也都已入志。每个姓氏除列有世系表外,还有各户人家的全家福等照片(全志共238帧),奖状、立功证书,奖章纪念章,著作,简易家史,重要文章,回忆录。地方志书中记载家谱,常见的只是记录当地所保存下来的家谱数量和概说它们的主要内容,且一般均置于艺文或附录之中。志书中很少见到有一个个姓氏的具体家谱,更不用说有“一百姓”的家谱了。以谱入志,谱志结合,这是《陶宅志》的又一鲜明特色,充分体现了当今时代“以人为本”的修志理念,值得各类志书研究和仿效。这一百多姓的家谱,一般都记到五世、六世,有的则追溯到七世、八世,这是教育当代人记住祖宗、记住乡愁的极好教材。所以,如果说县志、镇志等因为姓氏众多,难以逐姓记载家谱、家族,则村志是完全可以像《陶宅志》那样,作为一项应记内容的。编修家谱,是我国的一个悠久传统,2000多年来保留下来的家谱很多。单上海图书馆所收藏的家谱,就达15700余种之多。全国解放之后,由于历史原因,编修家谱的传统一度中断了,权威人士也曾发表讲话不主张在新社会续编家谱,主要是怕封建宗族势力的抬头。但近年来各地修谱日益普遍,全国和不少地方都成立了谱牒研究团体,支持编修新的家谱。改革开放以后,人口流动急剧加快,城镇化进程日新月异,原本固定在同一个村庄、同一个地方的同族人士早已分散在四面八方,因此担心因为修家谱而封建宗族势力抬头的情况基本已经难以出现。相反,倒是因为氏族人员分布在天南地北,急需有一种纽带让他们记住亲情、记住乡愁,发扬祖先的优良传统,编修家谱便是延续好家风、好传统的最好纽带。《陶宅志人物谱家谱》的附录中,还有《村民土地产权证件》《村民宅基地使用证》《陶宅村户籍一览表》《家庭人口、房屋、土地情况表》《宅基地集中登记情况一览表》《宅基地证登记统计表》《土地面积表》等内容。这些表格中的资料,与全村每家每户人家休戚相关,所以陶宅村全村每户人家都有一本《陶宅志人物谱家谱》。这样的志书,不让它“飞入寻常百姓家”倒是一件大难事!

  三、“官”民结合,合作修志

  历史上保存下来的地方志书,绝大多数都是官修之志,只有很少一部分旧志是私修之志。新中国成立后所修之志,可以说均系“官”方所修之志。2006年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规定新的地方省、市(地)、县(市)三级志书必须都有政府“官”修,其他单位和个人不能编修。村志由谁来编修?并无明文规定。陶宅村志的编纂,其编纂委员会由陶宅村村民委员会和上海新航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联合组成,这是个创造。2007年12月,新航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陶宅村委会签约,在以往长期资助陶宅(王家)村老龄事业基础上,设立300万元基金(实际资助超过500万元),重点资助陶宅村的新农村建设,包括《陶宅志》的编纂,村史陈列室、村档案馆、农家传会所、网站的创建和农副产品集贸市场建设等。

  上海新航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奉贤区的一个中等企业集团,主要从事电机制造、房地产等事业。其董事长何志明乃合并前的王家村人,撤二建一后为陶宅村人。1987年就读上海工业大学时,曾与常务副校长徐匡迪同为闸北区第九届人民代表,徐匡迪同志因此曾为其题词:“全面发展,面向实际,成长为祖国四化建设的栋樑之材。”何董事长现为奉贤区政协常委、奉贤区第二届工商业联合会副会长。作为一个社会成功人士,他不忘家乡、报恩故里,把钱拿出来为繁荣乡邦贤文化尽职尽力,十分不容易。同样是有了钱,有的人却拿了钱去澳门赌博,少则输掉几百万、几千万,多则几个亿。对比是何等明显。

  陶宅村这种公修(“官修”)与民修结合编纂志书的做法,拓宽了村民自治组织,特别是一些经济实力欠佳的村的村志编纂路子,颇有示范意义。这值得有志于为繁荣家乡文化出力的企业家们借鉴和仿效。

  其四,内外结合,依法修志

  如前所述,陶宅村修的志不单有公开出版的《陶宅志》,还有2012年内部印行的《陶宅志人物谱家谱》,文字240万字。前后两书合计335万字,前者乃是出版社正式出版的公开出版物,后者则是内部印制的资料,不对外发行。编纂委员会不仅对每一本《陶宅志人物谱家谱》编了号(笔者的为1015号),而且还郑重其事地与每位持有《陶宅志人物谱家谱》者均签订有《信息保密承诺和保证书》,明确因该书中涉及众多家庭和个人的内部信息和个人隐私,带有私密性,未经本人书面同意,“不得复印、摘录、引用、转述”,若“擅自把信息外传而导致纠纷,则由外传者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村志编纂委员会对此姐妹篇志书内外有别的公开出版与内部印刷相结合的做法,体现了实事求是的态度,体现了依法修志的理念,表现出修者领导者对全村村民个人和家庭、家族的尊重和保护,合理合法。通常以为,保密是国家行为,凡有害于国家利益者必须保密。对个人信息需要保密的,则往往不太重视。甚至我们经常可看到一些单位和部门,利用为顾客服务时顾客提供的个人信息,不懂保护、保密,随意在网上发表,甚至作为赚钱的商品随意买卖,严重伤害公民个人。陶宅志编纂委员会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值得称道和推广,而侵害个人私密信息的行为理应受到谴责!

  其五,图文结合,相得益彰

  陶宅村志的图照,不管是公开出版本还是内部保密本,都非常丰富。公开出版的《陶宅志》,有图照554帧(幅);内部印制的《陶宅志人物谱家谱》更多,有1000多帧(图)。平均每2000字左右就有一帧(幅)图照,做得相当好。凡是入志的人物,能拍到或搜集得到照片的都上了照片。特别是对全志538名60岁以上的老年人,人人都有照片入志。这不仅极不容易,而且还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我国敬老、爱老的好传统。图文并茂,是每部志书应该追求的目标,尤其是当今照相技术已经普遍化、大众化,社会进入读图时代之时,编出的志书一定要有相当丰富数量的图照作保证。这自然是陶宅村志的又一特色,图文并茂,两翼齐飞,相得益彰。同时也是高质量志书的必备条件。

  其六,专非结合,确保质量

  陶宅村志的编纂,还有一个显著特色,就是在修志过程中做到了非专职修志人员与专业修志人员相结合。笔者曾在不同场合、多篇文章中反复表述过一个观点,即要么不编村志,要编村志就必须保证质量。村里修志,不太可能有专职修志人员,大多为没有修过志的人承担任务,但必须得有懂得地方志的专业人员指导。一个村编志书,找几个能写写文章的人也许不难,但每部志书都能有懂地方志的人指导不易则很难,陶宅村志编纂委员会组织村志编辑组时,不仅在本村挑到了几位能写作之人,而且请了已经修过镇志的行家来当主编。在修编村志的全部过程中,特别是在开始、转段、成稿、印制等几个转换关节点上,都能请区史志办等专业修志人员点拨方向、审稿把关。其中《古代陶宅镇》的编纂还请笔者代笔。而有的村志的编纂,喜欢“关门修志”,只请没有受过任何方志培训的人员编写,虽然最后也编出了“村志”,但质量实在难以保证。

  陶宅村志在上述多个方面均有新意,所以笔者称其是部别出心裁之志,不仅保证了总体质量,而且在不少地方编出了个性、编出了亮点。虽然陶宅村志还有不足之处,但笔者愿意推荐给修志同仁,特别是正在编纂村宅志的同行们。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