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浅议大事记在地方志书中的运用(肖春燕 赵明明) 2015/07/31

肖春燕  赵明明

  随着上海市第二轮新编地方志工作的开展,越来越多的新编地方志书进入编纂阶段,其中大事记的编写,往往成为资料收集和初稿撰写的排头兵。它具有横排门类的“志”体所难以表现的“纵述史实”的功用,并在志书编纂中起到统领全局的作用。

  根据《中国地方志辞典》和《中国方志大辞典》解释,大事记是方志的重要组成部分,被用来记载某一地区在一定时限内对当时或后世具有较大影响的自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大事、要事。下面就大事记在地方志中的运用来谈四方面的问题:一是大事记在地方志中的设立,二是大事记的体例,三是大事记的编写要求,四是大事记的选录标准。

  一、大事记在地方志中的设立

  大事记由来已久,它是史书的重要体裁。最早的“记”体可以上溯到《史记》。大事记何时正式成为方志的体裁,难以确定。现存南宋绍熙三年曹叙远所编《永嘉谱》,分年谱、地谱、名谱、人谱四编,一般认为是方志设大事记的创例。此后,元明清的方志编纂都或多或少存在“剽窃拼凑,无异类书;门类琐碎,意义浮泛”的问题。至于近代,黄炎培先生编纂的《川沙县志》专设概述和大事年表,使全志所涉各门类经纬统合,因果明彰,可以说是对前人成果的集成和创新。黄炎培认为:“一般方志偏于横剖而缺乏纵贯,则因果之效不彰。必须将历年事实串列一起,把同一时间的事实并列起来……那么彼此先后之间的消息,就能透露出来。”在《川沙县志》的编纂实践中,黄炎培将大事记作为一个独立单元发展成为新方志的一种体裁,弥补了地方志体裁“纵述史实”的不足,让读者在阅读方志时,对方志内容有个整体的发展印象,了解事件的前因后果,并在志书资料的收集、志稿的撰写当中也为编纂者提供了导引作用。

  二、大事记的体例

  大事记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三种:大事纪年(也叫“大事记”)、大事年表和大事述要(也叫“大事纪略”)。大事纪年和大事年表属于编年体,大事述要属于纪事本末体。其中,大事年表是以表格的形式来记述大事,限于在时间之下列出简明事题。

  从编写方法来看,大事记可以分为编年体和纪事本末体。根据《辞海》解释,编年体指按年月日编写史书的体裁,即以年月为经、以史事为纬记述历史事实。移植到志书中,编年体大事记以时间为经,以事件为纬,以时系事,一事一条,即完全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以年代立目,逐年、逐月、逐日而又简明扼要地记述历史事件。纪事本末体指“以历史事件为主的史书体裁”,它按重要史实独立设篇,各篇内部按时间顺序撰写。移植到志书中,纪事本末体大事记以事件为经,以时间为纬,一事立为一目,将有关该事件的材料集中起来,按时间顺序有系统地记述。例如《剑河县志·大事记》中的“重大政事纪略”中的一条:

  厂长经理负责制

  1985年,本县开始实行政企分开,并逐步推行厂长(经理)负责制和厂部、车间(分厂)、班组(工段)三级承包责任制。逐步改生产型为生产经营型。县委、县政府亦逐步放宽了企业经营权、内部人事安排权和内部工资分配权,使县内工业企业恢复了生机。是年,县铅笔厂因经营管理不善,亏损21.7万元,停产3个月,职工每月仅发生活费15元。在濒临倒闭之际该厂打破了过去由主管业务部门和县人事部门任命厂长的人事制度,通过招标、竞争方式,从工人中民主选举产生了正副厂长,正副厂长通过优化组合产生了车间主任。同时改变了经营方式,改生产型为生产经营型。最主要的一条措施是打破等级工资分配制,实行计件工资制,从而激发了工人的劳动积极性,该厂很快扭亏为盈。1987年实现利润23万元,上交税金8万元。以后两年连年盈利,至1990年年末实现利润124.1万元,上交税金38.3万元。

  至1990年,全县厂矿企业均实行了厂长(经理)负责制。

  关于编年体大事记中,个别条目中出现的对一件事情的跨时间记述,可以理解为对事件本身的“溯前”和“补后”。例如《上海师范大学60年志》大事记,1966年中的一条:

  “7月1日,市委教卫部同意院成立文化革命办公室。14日,学院成立文化革命领导小组。8月26日,学院撤销文化革命领导小组。”

  这一条,我们认为是“补后“,即把“文化革命办公室”的成立和撤销情况做了介绍。跨年度的也有,如《上海师范大学60年志》大事记,2008年中的一条:

  “12月20日,上海市新农村教师专业发展培训项目在学校启动。2009年4月、6月,学校继续开办第二、三轮培训项目。项目至2010年结束。”

  三、大事记的编写要求

  大事记的编写要求,一是记事简洁,要素清楚。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要介绍清楚。对于有出入的时间、地点等要素要做考证,做到准确无误。二是一事一条,不要数事混作一条。对于同一天发生的事件,可以分条记述,并行排列在同一时间条目下。三是按时间排序。采用纪事本末体的大事述要,每个事条内部应当按时间顺序记述。采用编年体的大事记,应严格按年月日排序。日期不明的记于月末,称“是月”;月份不明的记于年末,称“是年”。四是述而不作,客观记述。大事记应据实直书,一般不做议论。不要人为拔高事件的影响,人物的成就,不说空话、套话。

  四、大事记的选录标准

  方志是一地的“百科全书”,大事记应该包括自然、地理、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卫生、体育、科技、风俗等等方面。何为大事?司马光编撰《资治通鉴》提出大事的两条标准:一是与国计民生关系密切,二是能起到惩恶扬善作用的。在新方志的编纂实践中,大事可以从事件或者人物的价值如何来决定是否选录:一是对本地区、本行业、本部门有巨大影响的事件需记;二是具有首创性、变革性、独特性的事件需记;三是具有重要资源价值、科研价值、教育价值、查考价值等的需记。

  下面以校志为例,简单罗列一些大事的收录范畴:一、对学校的创办、发展具有一定的影响人和事件。例如:学校创办缘起,创始人活动等。二、学校专业、学院的发展情况及主要负责人担任情况。例如:校长、院长的人事任免、学科设置等。三、学生、教师的整体面上情况。例如:学生的招考和录用(首次)等。四、重大科研成果及奖项等,例如获得国家级、市级奖项等。五、全校性的主题活动、校园文化的形成发展等。六、校园重大建设项目等等。

  在大事的选录过程中,需要注意的问题是:对于一些常规性项目,采取“通典不录”。对于篇幅过大,可读性、权威性较小,而又可以在正文中记述的内容,则不再选入大事记中。比如,奖项特别多的情况,可以采取在正文中列表的形式,完成记述。大事记的选录,除了需要一定的判定标准,还需要撰稿人员对事件的性质、意义和高度有个准确的把握,才能使大事记成为真正的“大事”记。

  参考文献

  1.夏侯炳、陈冰川《大事记及其编写》,《江西科技志》2012年

  2.刘其奎、孙纪平《黄炎培先生的方志实践与理论建树》,《上海修志向导》1996年第3期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