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王家浜、姚家浜同河异名考析(褚半农) 2015/06/03

  褚半农

 

  一

  只要翻开上海市地图,就可看到浦东地区有这样一条河流,它从浦东新区的咸塘流出,进入闵行区的召楼后一路向西,经过杜行并继续前行,最后汇入黄浦江。这条穿行在闵行区和浦东新区土地上的河流,地图上标注的名称叫姚家浜。

  可有谁知道,这条河流原名王家浜,而且在清代三部地方志上都有记载,如:

  ①王家浜,即杜家行,在下砂浦北,以杜家行在其西,故居人呼为杜家行。东自黄莺桥下,从咸塘西流,为赵家溇,又西至杜家行入浦。(清雍正《分建南汇县志》卷之三“疆土志下”)[1]

  ②(嘉庆)七年,南汇知县张昌运浚王家浜、咸塘。(嘉庆《松江府志》卷十一“山川志五”)[2]

  ③(嘉庆)七年,知县张昌运浚王家浜、咸塘。(光绪《南汇县志》卷二“水利志”)[3]

  例①引自记载有王家浜河名的清雍正《分建南汇县志》,这是最早记载此河流名的地方志。它详细记载了王家浜的位置及流向。王家浜的位置,在另一条河流“下砂浦”之北。而据志书记载,“下砂浦”也写作“下沙浦”,原名却叫“盐铁塘”,如“下沙浦。旧亦名盐铁塘。”(明正德《松江府志》卷二)[4]它的改名在宋绍兴十五年,通判曹泳“浚盐铁塘更名下沙浦”(明嘉靖《上海县志》卷一)。[5]河的流向是,从东面的咸塘(一条南北向河流)流出,向西经杜家行(现称“杜行”),最后汇入黄浦江。从地方志记载得知,王家浜还有两个异名,一,因河流在杜家行西,故当地人又称它为“杜家行”;二,刚从东边咸塘流出的一段,亦称“赵家溇”。当然,河流中这两个小段的别名,并不影响到王家浜整条河流的名称,可忽略不计。

  例②清嘉庆《松江府志》、例③清光绪《南汇县志》的记载告诉我们,当年一个名叫张昌运的地方官曾组织人力疏浚过王家浜和咸塘。从志书中记载的“王家浜”、“咸塘”河流名看,两部志书中提到的“王家浜”,可确定仍然是雍正《分建南汇县志》中提到的那条河流,它的名称仍叫“王家浜”。

  按照志书记载,我们很容易从当代上海地图中看到“盐铁塘(下沙浦)”,在其北面就可找到这条原来叫王家浜的河流,不过今朝它已被改称为“姚家浜”了。也就是说,历史上的王家浜,同现在的姚家浜,是同一条河流,亦即“同河异名”。

  二

  那么,后来又是什么原因使其改变了名称呢?试作分析如下:

  将河流名“王家浜”改称叫“姚家浜”始于何时?现在可能已无法追溯到底了。但我查阅过一幅1959年4月由上海市城市建设局测量总队制印的《上海县地图》(1958年8月西郊区撤销,并入原上海县成新上海县,此为合并后首张新县境图)[6],上面已经将这条河流标注为“姚家浜”了。我手头另有一册原上海县建设局编印于1989年9月的《上海县集镇规划汇编》(上海县同原闵行区于1992年“撤二建一”后为新闵行区),其中有今杜行《谈家港镇现状图》,这条河流在里面标注的名称也是“姚家浜”。新编地方志中最早出现在《南汇县志》[7],志书中虽未见到有“姚家浜”的文字记载,但卷首“南汇县水系图”中这条河流标注的名称叫“姚家浜”(南汇县现已划归浦东新区)。而《上海县志》分别在第三篇“自然地理”附表和第十二篇“水利”中,两次记载都为“姚家浜”[8]。以后出版的《上海地名志》第一篇“自然地理实体地名”,也将此河流记载为“姚家浜”。[9]《闵行区地名志》第三篇“河流及水工建筑地名”中,不仅记有这个河流名,还特地注明姚家浜“一度用名王家浜”。[10]

  为什么会将“王家浜”记载成“姚家浜”呢?或者说怎么会出现“同河异名”的呢?有的志书也有记载,如:

  ④姚家浜原名王家浜……本地语王读为yáng,后讹传为“姚”,故今叫“姚家浜”。(《杜行志》)[11]

  ⑤姚家浜·原名王家浜。因方言“王”音近“姚”,反多以姚家浜名。(《上海县水利志》)[12]

  两条记载告诉我们,“同河异名”的出现,与“王”字的方言读音有关。因为“王”字在上海方言口语中,另一个读音是yáng,同“姚”字读音有点“相近”。

  三

  这马上涉及到另一个问题是,“王”字可不可以读成yáng音呢?答案是:可以,而且古已有之。

  “王”的这个读音,一是涉及到方言中的古音。王,当今的读音为wáng,但在徐铉校定的《说文解字》中,其读音不是wáng,而是注为“雨方切”[13]。清朱骏声撰的《说文通训定声》也注为“雨方切”。[14]“切”即是“反切”,是古人用两个汉字为另一个汉字标注读音的一种方法,即将前一个字的声母,同后一个字的韵母相拼,就是另一个字的读音。按照反切要求,“雨方切”就是将“雨”的声母“y(u)”,和“方”的韵母“(f)áng”相拼,“王”的读音即是yáng,正是“王家浜”中“王”字的读音。从宋初徐铉(916~991年)校定《说文解字》并据孙愐的《唐韵》添加反切算起,已经过去一千多年了。这就告诉我们,徐铉注的“雨方切”、亦即yáng音,至晚宋朝时就是这样读的,十足一个古音,但它至今保存在上海原松江府的方言地名中,当然也可能保留在其他地区,如苏南各地。

  “王”字这个读音,还涉及到上海方言中的文白异读。文白异读是方言中的一种语音现象。复旦大学许宝华教授的说法是“文白异读即通常所谓读书音和口语音的不同”。或者说,文读音是旧时用方言读书时的发音,白读音是平常说话时的发音,是历史形成、遗留并流传有序的。“王”读作yáng,就是长期流传于民间的白读音,它的文读音是wáng。但不管是文读或白读,写出来都应该是“王”。当地人读作“yáng家浜”,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读音,后来的记录者不知道“yáng”音应写作“王”,又找不到“yáng”的同音字,只有“姚”的读音有点相近,于是,将错就错,地方志上记载清清楚楚的“王家浜”就这样变成了“姚家浜”。文读和白读,保留的都是一代代老祖宗传下来的古代语音资料,非常珍贵。苏州大学吴语专家石汝杰教授就苏州地名“王坊”读“旺(yáng)坊”语言现象,曾说过“王、旺”二字的白读音都是yáng,“只是前者更少见,所以误以为只有‘旺’有白读。上海浦东两个都有白读。”[15]

  其实,“王”的这个白读并不少见,上海浦东也不止有两个,而且浦西也有,我手头至少有四五个“王”字都要白读成“yáng”的地名资料;不只出现在河流名称上,也出现在村庄名称上。如浦西的七宝镇友谊村七莘路两侧(今华友路处)原有个村庄,口语中一直称“×更侬”,“×”的读音也是yáng,写出来便是“王家巷”,村民都姓“王”。另据正在参加编撰《浦江镇志》的老王告知,他出生在浦东原杜行乡勤建村七队一个叫“yáng间里”的小村庄,这个“yáng”写出来也是“王”,也是他的姓。浦西、浦东这些个村庄名告诉我们,口语中常有带“yáng”的字,写出来便是“王”,但在姓氏中不读yáng而读wáng。当然,从规范要求出发,“王”字白读音“yáng”的标注应是[?iɑ53]。

  四

  事实上,在上海西南农村原松江府方言中,“王”字读yáng音的,除了地名外,还大有“词”在,如对生活中那些类似大王或极蛮横者,口语中一直称之为“王(yáng)”或“王(yáng)头”,如“侬是王(yáng)头佬,大家侪见侬吓个”(你是大王,大家都见你害怕的)。蔬果中有特别大且模样不正者,如两个茄子、两条黄瓜会结在一起,又特别大,口语中称“王”,读音也是(yáng)。我周围的村民都是这样读、这样称呼的,我们这一辈人从小也是这样讲的,这表明“王”的这个读音古已有之并流传有序的。但这个读音现正在逐渐远离我们,当今50岁以下的当地人中知道的也已不多。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原带有“yáng”读音的“王”姓村庄已经拆除或正在拆除,如七宝的“yáng更侬”,几年前早就拆光了,原住民动迁后分散居住,这个读音可能最终会消失。

  从方言角度看,历代遗留下来的这种方言语音堪称是活化石,都是研究沪(吴)方言起源、变异等的活资料,我们自应珍惜之。这类读音在上海方言中还有不少,以后消失是一回事,对此今人要有记录。我留意“王”字这个读音久矣,也收集到一些资料。为此,拙作《莘庄方言》“几个特殊的读音”一节中,我在记载其他一些特殊读音的同时,特地把“王”字的文白异读的情况记载下来,并且收录了“王”、“王头”等词条。[16]58万字的《莘庄方言》已于2013年3月正式出版,在已经出版的上海方言、吴方言著作中,这是第一次涉及“王”字文白异读的语音现象。

  (作者单位:上海市闵行区莘庄镇修志办公室)

  注:

  [1]雍正《分建南汇县志》,《上海府县旧志丛书·南汇县卷》上册,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0月第1版,第64页。

  [2]嘉庆《松江府志》,《上海府县旧志丛书·松江府卷》第六册,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0月第1版,第336页)

  [3]光绪《南汇县志》,《上海府县旧志丛书·南汇县卷》下册,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0月第1版,第622页)

  [4]明正德《松江府志》,《上海府县旧志丛书·松江府卷》第一册,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0月第1版,第37页。

  [5]明嘉靖《上海县志》(线装本)卷一。

  [6]闵行区档27-J、2-89。

  [7]《南汇县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8]《上海县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87、427页。

  [9]《上海地名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8年版,第80页。

  [10]《闵行区地名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0年版,第250页。

  [11]《杜行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1年版,第25页。

  [12]《上海县水利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4年版,第47页。

  [13]许慎《说文解字》,中华书局1963年12月第1版,第9页下。

  [14]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中华书局1984年6月版,第917页下。

  [15]2014年6月5日新浪“寒寒豆”博客。

  [16]褚半农《莘庄方言》。学林出版社2013年3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