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府县志里的故事之二——忠爱(欧粤) 2015/06/03

  欧粤

 

  杨璨诚心爱民

  杨璨,字终玉,自号朴斋。幼年读书于龙门寺院中,家中时常送来精美的食物,杨璨却说:“我杨璨就不能像宋代范仲淹断齑划粥以苦读吗?”从此不让家里再送食物来。

  明正德六年(1495年)杨璨进士及第,授桐乡知县。桐乡地处交通要道,官员南北往来频繁,当地百姓苦于服役迎送。杨璨到任后,即考核役制,节省费用,并将狡吏无赖绳之以法,百姓称好,但却不合巡按的心意。杨璨被调到开化担任知县。离开桐乡之日,桐乡百姓辍耕罢市,十里夹道相送杨璨。

  在开化任上,杨璨将金马镇的不法豪强收监处罚;阻挡饶州、信州和桃源县的强盗进入开化;宽免沉重的赋税,这一切政绩都使当地百姓感恩戴德。他们为杨璨建立生祠,称誉杨璨是“铁知县”。御史王尧封按巡到此,在杨璨的政绩考评状上写道:“诚心爱民”。杨璨由此升任为刑部主事。

  次年,杨璨为了便于奉养老母,请求改官南京验封主事,此后又升任为南京吏部考功郎中。杨璨勤于政事,悉心考核官员,尽力做到公平公正。有一些考课被黜责的官员结伴前来当面对证,杨璨一一指明被黜责的事实,使他们无不感到惭愧,服膺而去。

  后来,杨璨被调到北京任尚宝少卿,他以不服北方水土为由请辞,朝廷便改任他为应天府(今南京)府丞。当时应天府知府陈锡长期病假,府中的大小事务多由杨璨处理。属下的江宁县知县王震为官贪婪残酷,劣迹斑斑,贪情败露时,王震已被调到其他县中为官,而且为王震说情的人不断。然而杨璨却不为所动,说:“那个县的百姓有什么罪,要让这个贪鄙无状之人当他们的父母官?”终于将王震置之于法。

  溧阳县民彭鹤龄,因为违忤了舅父,舅父怀恨在心,诬告彭鹤龄为盗,彭虽已服罪,但所获赃物甚少,杨璨怀疑道:“彭鹤龄看上去不像一个非常贫困的人,为什么要贪图这一点东西而为盗呢?”便加以深究,终于探得了实情。杨璨惩奸雪冤之事,大都类此。

  明嘉靖八年(1529年),杨璨身心欠安,乞请致任归家。未过数月,病死家中,终年66岁。

  郁山不计利害

  郁山,字子静,号水轩。他的先祖在元代迁居华亭。郁山小时候即厚重端凝,不喜欢嬉戏游玩,每天诵读数千言;年龄稍大即能作文,时有巧思。正德十六年(1521年),进士及第,授龙泉知县。

  龙泉深处山岭之中,民风不喜读书。郁山到任后首先选择良家子弟聚于学校,亲自教学,使学生们感动激奋,于是士子们都随风响应,民风为之改变。

  当地有个骄横狡猾之徒叫周马良,他纠集一批亡命之徒偷盗矿山,狐潜鼠伏,朝隐夕出,与官府周旋了数年。浙江、福建巡按曾屡次联合围捕,但均未成功。郁山领命后,使用了离间计,写信招降了周的胁从,终于使周马良伏法。吏部对郁山考核后,认为他确实有才干,就将他调到政务繁重的临海担任知县。龙泉的百姓得知郁山要走,老弱相扶争相夹道相送;临海的百姓听到郁山来做知县,都到城外相迎。郁山在临海任满后,百姓没能留下他,就将他的衣靴留下作纪念。

  当时,大学士张孚敬虽被罢官在家,但皇帝依旧有重用他的打算。于是,自布政使以下皆望风而争献媚,唯独郁山以礼相待。张孚敬在州城建造敕赐宝纶楼时,乘机大修府宅,还不断强买民居以扩大宅基。居民叫苦不迭。郁山就直接面见张孚敬,责问道:“居宅本当传之于子孙,现今相公营造居宅广大,围墙亘延一里有余,而内心犹有不足之意,大概不是保全子孙的好方法吧?而且相公平时在朝堂上喜欢称颂商周宰相伊尹、傅说、周公、召公的功德,为何处理家务事却反而不及萧何(汉朝宰相)、李沆(宋朝宰相)啊!若如此所为不能使相公感到愉快,那是地方官失职的缘故,我将脱下官服,身着葛巾布服前来承接相公的雷霆之怒。”张孚敬听了只是怒目相待,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后来有人对郁山说:“他日相国得势给你小鞋穿,你今日所为不是太缺少计议了吗?”郁山笑道:“人生进退荣辱皆有天命。你们认为我郁山是一个以驱逐百姓来博取个人功名的人吗?”张孚敬虽不满郁山,但为表示姿态,后来也没有为难郁山。此前按察御史微微听到有关郁山的风言风语,准备上章弹劾郁山;不久得知他清廉公正,大为感动,改变主意,以贤才举荐郁山。

  郁山在温州知府任上因痰疾而暴死,终年56岁。温州百姓闻知后惊号悲泣,如丧父母。郁山灵柩离开温州那天,送丧者堵塞了道路。有十多个老人从山野赶来,手持盂饭匹帛祭祀,悲痛道:“郁公!郁公!我辈刚幸运地沾润德泽,公为何突然弃我化去?”一面祭奠一面哭退。当年,温州百姓将郁山祭祀于名宦祠;松江人也将他奉祀于乡贤祠。

  孙衍勤俭慎惠

  孙衍,字世延,一字延之,号雪岑。明成化十四年(1478年)进士。任深州(今属河北)知州,上任仅数月,因父亲去世,孙衍就回家守孝。

  守孝期满后,孙衍曾先后任信阳(今属河南)、沔州(今属陕西)知州。在任期间,勤政为民,使百姓得到实惠,获得很好的口碑,不几年便升任为兵部车驾司郎中,是个管理政府使用车马船舶的官。有些官员假借进贡的名义,无节制地索取马匹快船,孙衍根据实际需要,经常裁减抑制他们的要求。为此,孙衍遭诬陷被捕入狱,但他始终不屈服。不久,孙衍复出,奉命检查马政。在任上,他经过调查研究,根据实际情况,革去了大量的弊病。

  明弘治九年(1496年),孙衍出任延平府(今属福建)知府。当地有强盗杀人劫财,知县误抓了良民来抵罪。孙衍发现其中的冤屈,便调动力量,全力侦破,最终抓到了真凶,使之伏法,解救出被误抓的良民。又有一个富人,逞凶将人打死,事后富人贿赂有关人员,即将被免罪。孙衍查明真相,将富人绳之以法,人心大快。孙衍在任期间,事情无论巨细,事必躬亲,人们都佩服他的公正贤明。

  孙衍在任上时,发现本地从来没有编纂过记录历史和现状的地方志,感到很不应该,便说,延平府人才济济,还有许多二程的嫡传弟子,府志怎么会修不起来呢?于是他聘请黄仲昭纂修府志,对于地方上的各位重要人物的事迹采集得特别详备。

  孙衍在未步入仕途前,见奸刁小吏舞文弄墨,敲诈勒索,心中深恶痛绝,因此他自己为官后,特别注意严惩此类歹徒。他曾用大字在墙上写下这样的话用以自励:“勤以补拙,俭以养廉,慎以补过,惠以得民”。

  后来,延平府遇上大旱,孙衍徒步行走,在烈日下祷告祈雨。不一会儿,果然天降倾盆大雨。孙衍冒雨归府,由此而得病,不久就去世了,享年59岁。

  王善人善事不胜多

  王允锷,字剑如,华亭人。他原先在道观里修行,到了中年,还没有儿子。为此,母亲经常跑到道观里来责备他,说不生儿子就是不孝顺老人之类的话。有一天,王允锷突然开始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做道士呢,于是他离开了道观回到家中。

  虽然不做道士了,但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要做一个好人。而且,暗自许愿,如果上天能赐给自己一个儿子,将以永远以行善为回报。

  他一直信守自己的初衷,在他碰到需要帮助的人时,如那些鳏寡孤独、生病、痛苦、去世做丧事之类的事情,他都努力去帮助他们,经他所救助的人真是数不胜数。

  清康熙年间,发生了一件大事情。温州、台州那边的山贼作乱,官府派官兵去进讨,打了胜仗之后,救下了不少被山贼抓去的妇女。武林地方,有姓郭、姓尚的义士,变卖了自己的家产来救赎这些妇人。可是因为被抓去的妇女实在太多,两位义士能力有限,不免感到惋惜。

  当时,正巧王允锷也在武林,听到这件事,立即赶回松江的家中,毫不犹豫马上把所有的家产都变卖了,不仅如此,还问他人借了几百金。他担心个人能力不够,又找来自己的朋友孝廉张喆、贡生吴三省、高懿悫等人,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大家,号召众人募集资金去救人。由于王允锷的大力宣传,后来他们凑到的资金总数达到了千余金。王允锷等人把这些钱带到武林,赎回了不少妇女。因为他们的大力帮助,有许多妇女平安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她们的家人感激涕零,纷纷表示要回报王允锷,都被他一一谢绝了。他说,救人是自己份内的事,相信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做到这样起码的事情,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浙中的一些军队长官知道了此事,对王允锷十分礼遇。

  后来,王允锷又听说松江府的军队中也收留了70多名被山贼抓过的妇女,他又跑去一一查访,核实情况,把妇女们的名字报给军队长官,然后用自己的积蓄将她们赎回,让她们尽早回家与家人团聚。对于此事,包括军营里的人及松江周边地区的人,都非常感动,尤其是松江部队的长官,更是对王允锷非常仰慕。

  这样一来,王允锷“善人”的名气传了开来,而且越传越广。

  他住在松江城东的地方,一些穷苦的人,或者是遇到困难的人,经常会找到他家里,请求救助。因为之前变卖了家产,王允锷剩下的田不多了,收入大幅减少,但他还是尽力而为,无怨无悔。

  果然是好人有好报,王允锷终于有了儿子,这下,他心情更好了,认为是向上天许的愿得到了回应,所以自己也应该遵守承诺,做更多的好事来回报社会。

  老天好像也真的很眷顾这个好人,有一年,赶上又是水灾又是旱灾的,只有王允锷的5亩田仍然得到了丰收。又有一年,乡间开始发生瘟疫,可是他所居住的村子一点事情也没有。人人都说,这是因为王允锷一生都在行善的缘故,连老天都在照顾他,瘟疫恶病碰到他当然是绕道而行了。

  周忱减免赋税

  看过昆曲《十五贯》的朋友,都知道那个江南巡抚周忱,是他支持苏州知府况钟查清熊友兰与苏戊娟的冤情,抓住了真凶娄阿鼠,伸张了正义。

  其实,周忱这位江南巡抚,他的主要政绩并不是平反冤狱,而是在江南地区实行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造福于江南人民。他对松江百姓,也做了不少好事,解决松江百姓负担过重的问题,公务之暇,还亲赴广富林,访问了当时的焦府,观赏了远近闻名的焦府无节竹,留下了一段佳话。

  话说周忱巡视松江,到广富林召集当地父老,询问税银的积欠情况。当地父老向他反映了赋税太重,赋税负担不公平等问题。周忱了解情况后,又视察了别处,发现情况属实,就上书皇帝,请求将苏州、松江两府的税赋减下来。他还给户部写信,反映苏松两府户口锐减的问题(农民承受不了重税,不断流失),要求改革赋税的征收。周忱的新举措中有平均税赋的办法,大地主们就没有办法把自家的赋税变着法儿转嫁到农民的身上,这引起了当地大地主阶层的不满。他们攻击周忱的举措将会使农业减产,颗粒无收,还送给周忱一个“雅号”——周白地。周忱反唇相讥,说你们“今年叫我周白地,明年江南米遍地。”因为他深信,减税和平均赋税以后,农民负担减轻,积极性必将提高,粮食就会丰收。粮食丰收,该交国家的赋税,就会主动交齐,以前是欠税,国库空虚;现在可交齐,国库增收,这是“双赢”的好事,为什么不实行呢?周忱一系列改革措施,最终取得了“公私饶足”的结果。

  周忱在江南当了三十二年巡抚,他与江南百姓“相习若家人父子”,一点没架子。有一年,他又到广富林,再次请当地父老相聚,询问生活情况。父老们粮食丰收了,生活改善了,周忱非常开心。聚会的父老中有一位长者姓焦,周忱问焦姓长者祖辈情况,老人说祖先是焦伯诚。周忱听了,非常高兴,说焦伯诚的大名我知道,太祖皇帝曾接见过的啊。言谈之间,非常融洽。后听说焦家善于种竹,屋子周围有一片竹林,郁郁葱葱,而且还有名贵的“无节竹”,一时兴起,便带了随从去焦府赏竹。到了焦家,只见眼前一片翠绿,真是“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尤为奇特的是“无节竹”,居然耸立摇曳,没有节子,周忱惊异万分,当场赋诗,传为佳话。

  孙承恩宽厚待人

  孙承恩,字贞甫(一作贞夫),自号毅斋。明正德六年(1511年),孙承恩进士及第,授任翰林院庶吉士,迁翰林院编修。当时权贵乱政,孙承恩便称病归家,七年不出。明世宗登基后,孙承恩即弹冠拂衣,对亲友说道:“我可以出仕为官了。”不久,被召入朝。他先担任出使安南(今越南)的使臣。出使归来后,参与编写《明伦大典》。书成后,升迁为左春坊左中允,充任经筵讲官。后又升为翰林院侍读学士。

  孙承恩很受皇帝的器重,曾负责皇太子的教育事宜,当过太子的老师。在仕途上也很顺利,一直升迁到礼部尚书、太子少保。当时嘉靖皇帝佞信道教,宠任道士,沉缅于炼丹术。孙承恩不附从于道士以博取天子的宠信,便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再次称病,乞求致仕归家。

  孙承恩因为母亲阮夫人的生日在上元日(即正月十五),所以他显贵以后,便于每年上元日张灯结彩以为贺寿庆礼,使得观灯者倾城而至,致有“孙家灯,夜夜明,看者增,母长生”的歌谣流传。但在阮夫人逝世后,孙承恩在上元日不再张灯,而且在客厅中也不点一灯,仅书房中一烛昏黄,萧然独坐,独自追思。

  孙承恩虽居显宦,但对普通百姓总是以礼相待。有一次,有个老村儒突然找上门来,询问孙承恩道:“大人满腹经伦,可知《神童诗》是谁所作?”孙承恩诚恳地答道:“我实未曾考证过,说不上来。”那老儒见状便得意地笑着而去。门客问孙承恩,你贵为朝廷大臣,为何对这种穷酸村儒如此迁就?孙承恩答道:“他固然不应用一首《神童诗》来向老夫示骄,但是老夫确实不知是谁所作。”时人评论说,孙承恩为人如此厚道谅人,实为世人所难行。

  孙承恩家居时,住宅左侧为太清道院。县官为了向他献媚,准备强夺道院之地送给孙承恩以扩建住宅,但被孙承恩笑拒。

  孙承恩听到别人说自己的坏话,总是笑着说:“我固然没有于心有愧之事。”在他受到别人的欺压时,便笑道:“实在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啊。”

  孙承恩一生勤学好问,博览群书,著作甚丰。他享年81岁,去世后赠官太子太保,谥文简,祀于乡贤祠。

  顾夔勤政为民

  顾夔,字荃士,号卿裳,家住松江府城菜花泾东侧。清嘉庆十八年(1813年)中举。道光六年(1826年)中进士。先任庶吉士,后任山西灵石知县。

  灵石是偏僻、落后的山区,民风喜打官司。顾夔到任后,在清理积案时多用调解了结,使民风渐渐淳厚起来。有宗官司,是侄子告叔叔欠银不还。经盘问,此案不是一般借贷,叔叔曾答应给侄子一笔银子,以解决某纠纷,事后却反悔,不肯给银。顾夔要他俩互让,要叔叔减半给予,但叔叔仍不肯,却在私下托人送来五百两白银。顾夔大怒,把来人训斥一顿,并把银子给了告状的侄子。

  还有一宗案子,一瓜农晚上在瓜田被杀。死者无妻无子,而有三个族子。在审讯三个族子时,一人面色有异,顾夔便估计凶手是此人,于是用好言相劝。此人便叩头坦白说,那晚他去借钱,死者不答应,还骂他,继而用镰刀砍他。他因此夺过镰刀杀死了族叔。这一案件未动刑具而真相大白,灵石的百姓佩服得把顾夔当成了神仙。

  灵石在汾河西岸,一次山洪暴发,冲垮了护城的石堤,田地、房舍成了汪洋。顾夔率先捐资筑堤,县中富户纷纷响应,不久,新堤完工,比原先的更坚固。顾夔把工程余款贷给商人,收取利息,作为维修石堤的费用。百姓称这条石堤为“顾公堤”。

  一次,扬威将军领兵出塞路过灵石,一个士兵到商店强要东西,不遂心意就把店家打得奄奄一息。顾夔听到报告后,立即驰马追上军队与统领交涉,将犯事士兵带回县里,戴上刑具游街示众。从此,过境军队不再侵犯灵石百姓。

  道光十三年(1833年),北方大旱,灵石颗粒无收。顾夔带头捐出自己的俸银,并在富人中募捐,外出买米,平价售于灾民,接济极贫者。为开设粥厂事,顾夔与知州发生矛盾,知州告到巡抚那里,巡抚严斥顾夔,还要他把捐款上缴。顾夔说:“试问,有哪一个政府机构,有资格收缴民众用来救命的捐款!”巡抚恼羞成怒,撤销了他的职务,命他到省城听候处理。在省城,顾夔极其穷困,灵石的百姓争着为他送钱送粮。这时,有个大官正赶路去上任,经过灵石。百姓听到消息后,拥塞道路,团团将这个官员围住,罗列顾夔的政绩,请求为他申冤。四个月后,顾夔回到灵石,百姓夹道欢迎。其中有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捧着酒碗为他祝寿。

  这年九月,顾夔的母亲去世,他按制守孝,回到家中,从此不再进入官场。回到华亭后,他仍为慈善事业奔波,终年61岁。

  曹时中不负所托

  曹节,字时中。因厌恶东汉时罪行令人发指的十常侍之一的曹节同名,所以舍弃“节”,而以字行。

  在广富林,曹家是个大族,很有名气,他父亲曹琛,字廷献,号屏山,他哥哥曹泰,字时和,进士出身。而曹时中也考中进士,担任过浙江按察副使,所以号称曹副使,那可是正四品的大员。正像宋代有三苏(苏洵、苏轼、苏辙)一样,明代广富林地区也有三曹,即曹氏父子。又因为曹时和、曹时中先后中了进士,所以地方上把曹家居宅题名为“林桂里”。

  曹时中退居广富林以后,顾东江(即顾清)因在外为官,害怕自己的儿子在老家放任自流没人管教,就极其郑重地拜托曹时中代己管束儿子,促他好学上进。曹时中推托不过,答应了下来。

  谁知顾东江的儿子不争气,从“吃喝玩乐”发展到“挟妓白龙潭”。明代时,松江白龙潭水深浩渺,是游览胜地,相当于当年南京的秦淮河。顾东江的儿子带着歌妓,登上豪华的游船,在船上饮酒作乐,命歌妓吹笛歌舞。这消息传到曹时中的耳朵里,觉得不管不行了,会辜负顾东江的托付。就命人把顾东江的儿子找来,让他跪着。跪了很久,顾东江的儿子觉得受不了,便哭了起来。松江府许多头面人物知道了,都碍着顾东江的面子来说情。曹时中根本不予理会,严正地说:“古代有个杨铁崖,道德高尚学问深,所以乘豪华船,在白龙潭中吹笛传为佳话。而这个小子修养上不去,在学问上不用心,根本没有什么功底,专门学古代名人的‘玩乐’,怎会成才?想起东江去南京上任时的嘱托,我岂能不管,听了你们的说情,放过他这一次,我怎对得起东江老友?”

  曹时中越说越生气,拿起藤条,一面数落,一面抽打,把顾东江的儿子打得连声求饶,这才罢休。

  后来,顾东江的儿子收敛了不少,终于安心读书,虽然没有大的成就,却也没有变成纨绔子弟。

  曹时中宁做“恶人”,不负朋友所托的真实故事,在松江传为佳话。

  顾中孚诚朴待人

  顾中孚,字伯贞,一作伯诚,号豫斋。嘉靖五年(1526年)与兄顾中立同榜举进士及第。

  顾中孚先后任万载县、崇仁县知县,迁南京吏部主事,擢任贵州参议。当时贵州的徭人不堪明朝暴政,时有暴动,前去征讨的明军又遭围困。为此,贵州总督发下檄文,命令顾中孚前往增援。顾中孚便请总督调拨运盐船若干艘,先发出数船,让徭人掳掠而去作为引诱,随后又命勇士500人藏在船中,连夜急进,徭人不知是计,略无防备,于是明军内外夹击,徭人大败,得以解围。被徭人所掳掠的平民子女1300人因而救下,都被安全地遣送回家。顾中孚因此功而升为江西副使,不久又升为浙江左参政。当时,倭寇侵犯东南沿海,横行数省,烧杀劫掠运河漕运。顾中孚为此将自己的俸禄捐出,以偿漕运的损失。不久,顾中孚的哥哥顾中立辞官奉养老母,顾中孚也乞致任而归,悠然林泉,息影于逸老堂达30年而逝世,终年89岁。

  顾中孚为人仁厚古朴,71岁时与儿子分灶而居,命几个儿子每天给他100文钱,悬挂在房梁上,作为平居日用。

  乡人冯大受乡试中举。冯的父亲与顾中孚交情深厚,就命冯大受到顾家来拜访。此时,顾中孚正睡在床上还未起身,听到通报后,立即命仆人将冯大受引入,请其稍候,等他起床谈话。一会儿,顾中孚起身而出,抚摸冯大受的头说:“冯生啊,自令尊大人聚集诸学生讲课,你被仆人抱出,我一见你面,就认为你十分聪颖,日后必有大成就,今天果然及第了,也不负你父亲的苦心啊。”顾中孚点茶说话,正好案桌上有四枚香饼,便叫客人食用。冯大受谢道:“刚刚饱餐了前来,前辈的厚意我心领了。”顾中孚便用干净的纸张将饼包好,放在冯生的袖中,说道:“你不吃,可以带回家中给你父亲食用。”冯生只得唯唯答应,告谢而辞归。顾中孚诚朴待人之事大都类此。

  (作者单位:上海市松江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