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上海地区早期的警察萌芽(黄臻睿) 2015/03/26

  黄臻睿

  上海地区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可上溯到距今数千年前的夏商周。春秋时,吴王寿梦在今松江县西部设名为“华亭”的村镇,秦朝属会稽郡,汉朝为吴王封地,三国属东吴吴郡。西晋后,这里出现了最早的筑城“沪渎垒”,又名“芦子城”。隋唐时期,上海地区发展为“南吴壮县”。751年(唐天宝十年),设置华亭县,县治设于今松江县城内。这是上海地区第一个单独设置的县份,范围北到今天的虹口一带,南到海边,东到下沙。991年(宋淳化二年),因松江上游不断淤浅,海岸线东移,大船出入不便,外来船舶只得停泊在松江的一条支流“上海浦”(其位置在今外滩以东至十六铺附近的黄浦江)上。1267年(南宋咸淳三年),上海浦西岸设置市镇,定名为上海镇。1292年,元朝中央政府把上海镇从华亭县划出,批准上海设立上海县,标志着上海建城之始。1553年(明嘉靖三十二年),上海兴筑城墙。城墙的位置,为今中华路、人民路形成的圆圈上。县城初筑时,辟有六座城门,即朝宗门(东门)、跨龙门(南门)、仪凤门(西门)、晏海门(北门)、东南方向的朝阳门(小南门)与东北方向的宝带门(小东门)。筑城不久的上海县城,仅是一个十余条小巷的土城,到清朝中叶后迅速繁荣起来。尤其是沿海贸易异军突起,开始了“以港兴市”的历史,至租界开辟前,上海已经是“衣被天下”的江南名邑。

  据历史记载,我国自秦朝开始,县在县令(县长、县尹)管辖下,设县丞掌管刑狱(小县不置丞,由尉兼之),县尉掌管兵事,戬奸禁暴,汉朝至宋朝仍承袭秦制,元朝袭前制外,还增设典史。明朝至清朝中期,县除设县尉外,还增设巡检司。县尉负责禁奸宄、缉捕盗贼,巡检维持地方治安。作为封建帝国中央集权下的一个属县,上海县的行政建制与全国同一模式。上海治安在清朝由县丞、巡检掌理,实行“政警合一”、“军警合一”制度,职能多以缉盗为主。1860年至1862年间,太平军攻克苏南、浙北广大地区,数以十万计的难民涌入上海,使老城厢治安和社会秩序发生极大的混乱。鉴于此,1862年,上海巡道应宝时依循清政府整顿地方行政、推行保甲制度、颁发保甲章程的要求,创设巡防保甲局,又称保甲总巡局。城厢内外设10局,浦东各乡设11局,形成了一个比较严密的巡防体系,其编制列下。

  城厢巡防保甲局:城内总局设于火神庙,后迁至常平仓(今光启路西),东局设于鄂王庙,南局设于宁海禅院,西局设于万寿宫,北局设于沉香阁。城外十六铺中局设于紫霞殿,南局设于小九华,北局设于古云台,二十三七铺局设于小普陀,并分设十二图局于石街,西门外局设于社稷坛。

  浦东巡防保甲局:总局设于赖义渡(后称烂泥渡),下设三林塘、杨家渡、洋泾镇、严家桥、南码头、塘桥镇、六里桥、三官堂、老白渡、董家渡巡防保甲局。

  巡防保甲局局长称总巡,分局长称局员,抽调抚标沪军营兵弁充当局丁,专门用来防御盗贼。当时,任职较久的城内总巡朱璜,恪尽职守。他曾告示民众:“本总巡奉宪檄督办城厢内外巡防保甲事务,向闻有等著名痞棍,以及拆稍、蚁媒、拐骗、剪绺、窃贼、并外来流氓,三五成群,聚于茶坊酒肆,其名曰‘吃讲茶’,纠党串诈,横行不法,贻害地方,并有假称碰撞,讹诈、抢帽、攫取妇女首饰,捏造谣言。尤有不肖之徒,聚众开设赌场,抽头渔利,即牌九、掷羊、押宝、翻天印诸色名目,不一而足。……本总巡为民除害起见,当按名立拿重办,姑念无知,不忍不教而诛,若能从此敛迹,……则免其以往;如敢仍蹈前辙,……立即指名拿究……”。在他的努力下,社会治安得到明显改善。

  巡防保甲局的创设标志着保甲制度在老城厢的重建。其核心内容是:第一,“查造门牌以清眉目”。即将居民户口、年龄、职业等资料注明于门牌。对于“草棚小户”,则另立一册,“如有形迹可疑者,或系无业游民,于查造时饬令左右邻家出具五家互保切结,并在册内暗做记认,随时查察。”如居民迁往别处,则责成牌长、地保将其资料删除,并告知迁往之地,“添列册内”。第二,“委员选董以专责成”。即在一图之中,选举公正老成之人充当图董,“帮同稽察”。第三,“立牌长以资联络”。以十家为牌,十牌之中,推举牌长一人,专司稽查。牌内“如有窝顿贼匪以及外来棍徒为匪作歹,暗通销赃,容留来历不明之人,许由牌长据实禀报,照章给偿。”若敢徇情隐匿,则给予惩罚并撤换。第四,“选用局勇以资巡缉”。由军营选调或居民商户捐资雇佣的巡勇,“日夜分班巡缉,仍由委员随时察看,分别勤惰,酌量去留。”第五,“认真稽查以杜混淆”。加强对小客栈、鸦片烟馆等容易“窝藏匪类”场所的控制。要求所有鸦片烟馆,在晚上“九点钟停止开灯,十点钟时即行闭户,不能容留外人住宿。”第六,“有事报局以免拖累”。要求各图之中“遇有争角细故,准予赴局禀明理处,如果事情较重应俟本县会哨之日当面禀诉,听候讯明发落,俾免受累而昭迅速。”此外,还加强对城市街道栅栏及栅夫的管理。老城厢街道设置的栅栏,必须按时启闭、修理等。居民若“深夜擅行闯栅,查明提究”。同时要求居民添办燃灯,以震慑流氓夜间作案;居民以十家为单位,设立一灯,“轮流通宵点着”以防范盗贼;严禁居民夜行、小商小贩深夜叫卖。每当“冬防”时期,治安管理更为严密,各巡防保甲局局员也会比平常更频繁地带领巡勇巡查。

  可见,作为开埠后老城厢新设立的负责地方治安的专职机构,巡防保甲局的职责主要为缉查社会上惹事生非的痞棍、窃贼、赌徒等,与近代刑警相似,具备了近代警察的某些特征和若干要素,然编制结构并不完整,没有特定的警察章程和制度,尚不能算完整意义上的近代警政机关。当时的治安管理人员仍处在官、警,军、警混淆不分时代。负有地方治安责任的道台、知县、保甲总巡等官员,除了保甲总巡以外,都非专职,而一般人员巡勇、地甲、栅夫等,也非专职,如:巡勇主要由驻防军营调拨充当。另外,地甲还要兼管“租房买地”、“开行开店”等。巡防保甲局设立以后,治安状况曾有改善,但其作用相当有限:“虽有巡勇,而流氓之横行如故也,地方之受害依然也。”老城厢社会秩序没有获得真正改观。至1905年巡防保甲局被废除,相沿43年。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指挥部档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