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快乐修志一得 (吴万根) 2015/03/26

  吴万根

  我们合作交流办公室在市政府众多部门里面,是个比较年轻的单位,成立至今才30多年的历史。所以编纂《合作交流分志》,收集资料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追溯它的产生背景,从“上海市咨询服务总公司”等单位脱胎而来的过程,颇费了一番周折。

  两年多来,查找了许多档案、资料,询问了不少人,只知道市政府协作办是1982年5月3日经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同时,撤销了市计委协作办公室和上海市咨询服务总公司。前一个单位从档案里很快查到了,可是后一个单位一直不见文字踪影。询问协作办一位健在的老领导,她连连摇头说:没有听说过有这个机构。而一个比较知情的副主任却已经去世。几经打听,机关一位退休的老同志告诉我,上海市咨询服务总公司原来是属于市经委管辖的。于是,我们就打电话给如今的市经信委编纂地方志的同志,他们接连询问了好几个人,也都说不知道有这个单位。又一天,有人告诉我,在上海市国内合作交流服务中心工作的夏卫星同志曾经在市咨询服务总公司工作过。听到这个消息,我如获至宝,立即打电话向夏老师请教,她说有这个单位,但是存在时间很短,至于什么时间成立的,她一点也不知道。以后又询问了在这个单位工作过的另外一位老同志,他说,时间长了,记不清楚了。此后,虽又三番四复地进行调查,仍无重大进展。

  今年六月底,《合作交流分志》搜集资料阶段已经结束,开始编纂资料长编。因为看不到“上海市咨询服务总公司”的片纸只字,仅凭个别人片言只语的口述,没有具体成立的时间和内容,感到无从写起。当时我竟相信了协作办一位老领导讲的话(没有听说过有这个机构),自作主张地将原先《合作交流分志》篇目“合作交流管理机构”中“市咨询服务总公司”一行字删除了,心里想:追溯、勾连到市计委协作办公室就可以了,它与当时成立的市政府协作办公室正好对上号,顺理成章也可以说得过去了。

  因为忙于编纂资料长编,这件事就搁了下来。最近,我们单位要参与编纂《上海市志·人民政府分志(1978—2010)》,其中有一节,又涉及到协作办成立时的背景,“上海市咨询服务总公司”这个单位重新被提了出来。《政府志》编辑部的一位编辑说,市政府办公厅的档案、资料比较齐全,你们不妨到那里去查查看。我想,这也许是一条新路子。于是,我马上与市政府办公厅档案室的工作人员进行联系,她问我这个单位是哪一年成立的?我说,大约在1980年前后。她说,我们档案室的档案是1989年以后的,你要查这之前的档案,应该到市档案馆去。我谢过她以后,第二天,就持了单位的介绍信和市档案馆的阅览卡,兴冲冲地赶到外滩的市档案馆。接待我的一位工作人员,问我要查什么内容?我说要查原先属于市经委的一个下属单位。她说,你们合作交流办不能直接查阅他们的档案,你得先到市经信委开介绍信来。我一听急了,我说,市经信委编纂地方志的工作人员都查不到这个单位,我还要去吗?这时,另外一位工作人员问我:你把要查的单位名称告诉我。我说叫“上海市咨询服务总公司”。她立马在电脑上点击了几下说,30年前的档案资料现在已经开放了,我们电脑上有这个单位,你到那边电脑上去查吧!

  听到这句话,我的脑海里瞬间涌出了南宋诗人陆游在《游山西村》中的一句名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同时,“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句俗语,也在我耳边回响。此时,我的心里甭提有多高兴啦。奔到电脑上一查,果然,市政府沪府发【1981】76号文件上表明了“上海市咨询服务总公司” 成立的时间、职责,以及其他文件上市领导当时对这个公司的有关批示、指示等等,都一目了然。我顿时如释重负,迅速写下了要求打印的文件号码、页数,交给了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她们告诉我5天后才能来取打印的资料。在谢过她们以后,我心满意得地离开了市档案馆。

  回来的路上,我仍然抑制不住当时激动的心情,细细地回忆着两年多来,在委办领导的关心支持下,与市政府合作交流办公室相关的四五十个单位的联络员,一起搜集资料到编纂资料长编的种种甘苦。这时,我想起了毛泽东同志的一句铭言:调查就像“十月怀胎”,解决问题就像“一朝分娩”。又想到习近平同志关于修志工作一段语重心长的话,他说:“志书要注意质量,能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时代发展了,……因此,我们更需要注意质量。各部门都要把质量放在第一位,对社会负责,对事业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注】愈想愈觉得修志工作责任重大,只有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抱着对历史、对人民、对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彻底摒弃那些侥幸心理和马虎作风,扑下身子、埋头苦干,才可能编撰出有较高质量的志书来。

  这个资料的获得,也使我感悟到:调查研究一定要耐心、细心,要注意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学会全面地、辩证地看问题。原来协作办那位领导是从另一个系统调进来的,所以她没有听说过咨询服务总公司这个机构,这在情理之中。但是我们也不能由此轻易地否定另外一些同志提供的线索和事实。实践告诉我们,调查研究只有坚持“认真”二字,做到百折不挠、举一反三,才会获得真知。所谓“得来全不费工夫”,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其实,功夫全在调查的整个过程中。

  行文至此,我又联想到不久前在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洪民荣主任讲的一句话,他说:“为了历史,为了人民,我们要快乐修志”。只有在这时,我才真正体味到什么叫快乐修志!

  (注:1989年8月时任宁德地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在宁德地区地方志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原载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的《修志简讯》2008年第17期,《上海地方志》2008年第6期转载)

 

  (作者单位:上海市政府合作交流办公室《合作交流分志》编纂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