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侵华日军是制造打浦桥棚户区的元凶(许洪新) 2005/12/19

上海市卢湾区地方志办公室    许洪新

打浦桥曾是上海棚户集中的地区之一,也是近十年来城区面貌变化最大的地区之一。1997年12月18日,随着铲车的隆隆轰鸣,打浦路53弄最后一间棚户被推倒,宣告了棚户简屋的打浦桥地区正式成为了历史现象,也宣告了卢湾区提前三年实现了改造成片棚户的目标。

棚户,作为一大批市民的居所和城区市容景观,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曾是上海这座国际性大都市中“下只角”的标志性建筑。每当人们提及打浦桥,还有诸如闸北大洋桥、普陀朱家湾等地方时,总会联想到成片的棚户、狭窄的通道、给水站等简陋的公用设施,还有霉臭的空气、嘈杂的环境等等。于今在打浦桥,这一切都成了过去,呈现在你面前的是矗立的新楼、悦目的花园绿带、宽阔热闹的马路、规模巨大的楼盘餐饮、设施现代的商务办公室。

但是,打浦桥棚户是怎么形成的呢?是不是用“旧社会的遗存”一句简单笼统的话就可解释呢?在调查中我们发现,打浦桥棚户区是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产物,值此打浦桥改建十周年,又是九一八事变70周年、一·二八事变70周年相交织的日子里,撰写本文,以寄“发展了不要忘记历史”之意。

一、一块发展中的古老沃土

打浦桥,本为跨肇嘉浜的一座桥,清同治年间修建,初为木质,约20世纪20年代中期重修时改为坡型水泥桥,其桥址位于瑞金二路、徐家汇路、肇嘉浜路交会处,正对瑞金二路。打浦桥后演为区片地名,指的是桥址环周二三百米的范围,1914年,其地因徐家汇路(今徐家汇路、肇嘉浜路)以北划入法租界,形成南北华法分治的情形,1945年12月划属新设立的芦家湾区,建国后不久,用为街道名,唯所辖地域屡有变更。

打浦桥区片地介肇嘉浜、东芦浦交汇处,宋末起,肇嘉浜即为自吴淞江口进入的海舶至当时的大港乌泥泾镇(今上海植物园附近)的主要航道,打浦桥地濒肇嘉浜旁,北距宋元至明初上海城隍庙——淡井庙(初为华亭县城隍上海镇行宫,上海立县后为上海县城隍庙)仅里许,为肇嘉浜、东芦浦航运一要口,是今上海市中心区开发较早的地块之一。元代就有淡井急递铺,明代有南溪草堂、玉泓馆等著名园林,其中玉泓馆为江浙一处文人雅士著名的集会处。只缘随着黄浦江北段的开凿,上海航运与经济中心西移,特别是明嘉清年间屡遭倭患,上海建了城墙,打浦桥因地处城外而衰落,并渐废为村野。至清乾隆年间,日赤港(今日晖港)渐又成为上海县城西部货运集散内港。

近代以降,江南制造总局于清同治年间迁入高昌庙,带动了包括打浦桥在内的周围地区的发展。打浦桥头,即肇嘉浜、日晖港、东芦浦交汇处,形成了里日晖市与高昌庙市(今制造局路南段)、外日晖市(今龙华东路、开平路一带)并为城南三市镇。日晖港因航运日兴,清政府还设立了厘金局,向过往船只征收税金。辛亥革命后,随着南市的兴起,打浦桥地区的斜土路、鲁班路、丽园路、斜徐路、打浦路及一大批桥梁相继于1914~1915年辟建,华商公交线路和法商17路汽车也于此设站或定为终点,二三十年代,缫丝、染织等小工厂于斜徐路、日晖港开始兴建,还出现了一批旧式里弄住宅。自1923年起到20年代末,远东大学,新华艺术专科学校(简称新华艺专)相继设址斜徐路上,30年代初,于稍远些的草塘街又迁入了东亚体育专科学校与东吴路学院。肇嘉浜的今瑞金南路至陕西南路段,并列着1号至5号五座货运码头,据1914年出生的世居于此的锦同村49号居民童兰英说:“我小时候,日晖港沿另一条河(按:当为东芦浦)向北,经过淡井庙,可直到苏州河,那时柴船、运菜的船一直这样走的,后来法国人将那条河填掉了。”

当然,与法租界的发展模式不同,在被马路所割的各地块中,村落、农田、乱坟、荒地,与高等学校、小工厂、里弄住宅交叉间杂。更由于徐家汇路沿线为法租界规定的小工厂区,其废水污物又以肇嘉浜为尾闾,打浦桥头还设有法租界的粪码头,其市容环境自然无法与有“东方巴黎”之称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法太马路(今金陵东路)相比。但也应当指出,当时日晖港、肇嘉浜西段水质尚未黑臭,据童兰英,1918年出生、1930年起在打浦桥头五昌南货店学生意一直工作居住至今的王兴发,1918年出生、1932年由闸北避战迁此的今打浦坊34号居民陈济定,1931年出生、1939年起住锦同村32号的郭宝仁等反映,直到40年代初,打浦桥头还举行端午划龙舟、七月半放灯船等民俗活动。

综上所述,打浦桥地区是一块开发较早的沃土,虽经曲折而至抗日战争之前是一块发展中的宝土。

二、遭侵华日军蹂躏的焦土

1937年八一三战事,打断了打浦桥地区的发展进程。在8月19日起的沪南大轰炸中,地近上海造船所、沪抗铁路日晖港大桥的打浦桥,也遭到了破坏。9月16日《申报》曾刊一帧在轰炸中丧生于日晖港的一孕妇照片,腹中婴儿之手伸出于外,观之者无不切齿。11月10日,自金山卫登陆的日军从大木桥沿龙华路(今龙华东路)、斜土路、斜徐路,分三路在装甲车导引下施放烟幕掩护,进攻日晖港我军防线。次日下午2时许,平阴桥至康衢桥一线失守,日军攻入今五里桥地区,并沿打浦路向打浦桥攻来,童兰英老人说:“那时我住在打浦路,日本人攻来的这一天,我丈夫刚从浦东运来一船山芋,日本人冲过来了,山芋也不要了,我拉了三岁的女儿,我们背了铺盖拼命向法租界逃,日本人在后面边追边开枪,只听一阵机枪过后,好些人倒下了。当时打浦桥口已关掉,法国人与安南兵不准我们进入,我们许多人都把铺盖丢到河里,涉水过去,安南兵用挠钩把东西捞走了,却用枪赶我们,不让我们爬上去。后来,我们是从远一点地方爬上去,钻过铁丝网,爬墙逃进法租界的。回头再看时,打浦路那边一片大火。”再据浙绍永赐堂总干事钟质民在1947年所写的《十年回忆》,11月12日之后,沪南完全沦陷,他们心系沪南的会所,天天在法租界隔着徐家汇路短垣遥望,“但见烟雾弥漫,莫辨东西,烈焰飞腾,此起彼伏,足足烧了一个多月,到腊月将近,火才停了。”

打浦桥地区与整个沪南都烧成了焦土。据80年代卢湾区地名志办公室调查,在今徐家汇路以南卢湾区境,1937年前营建的近百条旧式里弄,只剩下了39条,其中33条在战事稍缓的近斜桥地区,即鲁班路、制造局路、斜土路、徐家汇路间地块;遭沪南轰炸最甚及被日军首先攻入的斜土路以南地区,只剩一条即第二平民村,其实该处也遭受严重损毁,包括自戊戌变法起的清末民初甚有影响的桂墅里等在内的,所有里弄建筑全部被毁;打浦桥地区也只留下了5条里弄。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日军焚烧新华艺专校舍事。新华艺专是民国时期,我国艺术教育方面很有影响的一所学校,1926年12月成立,20年代末因华界地价较低而于斜徐路、打浦路口西南侧,即后来的斜徐路第三居委地块(简称斜三地块,今已拆建为海华花园)购地建造校舍,设有国画、西画、艺术教育、绘画研究、音乐、体育等系。八一三战起,学校另租薛华坊(今建国中路155弄)为临时校舍,该校师生积极从事抗日活动,侵华日军当局先后三次以烧斜徐路校舍为威胁,强迫校方交出从事抗日活动师生名单,校方不予置理,日军遂于11月14日纵火焚烧,使一所高等学府只剩下一栋木工间和校门残迹。

就在这样的废墟上,一些被战火与日伪残暴统治驱赶下的江苏、浙江、安徽、山东一带的难民,逃到这里,搭棚支架,渐渐形成了大片棚户,使打浦桥与以高昌庙镇废墟上形成的南市西凌家宅棚户、在被劫走铁轨枕木的沪杭铁路路基上出现的铁道路棚户、以及日晖港肇嘉浜水上棚户,并为沪南四大棚户片区。成为了侵华日军恩赐给中国人民的“王道乐土”。

三、紧扣侵华日军罪行,深化地情调研,开展毋忘国耻教育,刻不容缓。

日本侵华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最久、损失最重、情势最惨烈的一次外来侵略事件,基于日本国内否认侵略、谋图再次向外扩张的暗流十分显著,加强对抗日战争史的研究、开展以抗日战争为内容的毋忘国耻的爱国主义教育也就显得十分需要。与欧洲大多数国家对反法西斯战争、历史教育的状况相比,我们无论在调查积累资料、有关研究及群众性宣传教育诸方面,都显得很不够。通过这次对打浦桥棚户地情调查,笔者深感这一点。

明年1月12日是斜三地块批租十周年,斜三是上海第一块引进外资改造旧城区的地块,此举不仅拉开了打浦桥全面改建的帷幕,更开创了加速旧城区改造的新路,对20世纪落后十年开始的上海旧城区大改造具有重要意义。为此,卢湾区政府于今年年初就积极筹备打浦桥改建十年庆,对全区干部群众开展一场深刻的改革开放的教育,以实现新世纪中的与时俱进。

在筹备这一活动中,提出了搞清斜三地情沿革的问题,此事却碰到了极大的困难,不仅无半点文献资料可寻,在机关与地区的新老干部中,亦无一人能说得出斜三地块在形成棚户区之前的地貌与用途,随着棚户的拆除,居民早已分散他迁,寻找不易,根据户籍资料找了一些他迁的老居民,却又都是八一三后的外来户,除了“大约是乱地、空地”之类的话,无法告之确情。直到在周围未改造地区寻找居住超过60年以上,最好为本籍世居者,并对事件知情的其它人士开展调查,才得知斜三的前身是新华艺专校舍,这一重要情况,旋又俟原新华艺专教务长汪亚尘之女汪听逸、子汪佩虎两老人,返国侍母的机会,加以证实。

这一事例告诉我们随着旧城区改造的深入,大量地情资料有湮没之虞,如不予以迅速抢救,对史志工作者而言实是失职,特别对于抗日时期史料的抢救更有特殊的意义。

调查中发现即便是一些早年参加地区工作的老同志也鲜有人知道这些棚户区形成前的历史,反之对于“二六”轰炸等却连小青年也都能说几句,盖由于卢家弄口一直立有一块“二六轰炸纪念碑”。由此可知,营造一种教育的氛围,对于深入培养一种观点十分重要。为此,笔者以为诸如在新建成的海华花园,树一块关于日军焚烧新华艺专纪念碑,或在社区里普遍群建地情陈列室,将关于日军侵略罪行作为重点内容陈列展出,似乎十分必要,环境氛围于人有潜移默化之功效,这将有助于中华民族的每一代人构筑一道民族警觉性的长城。

为督促做好这件工作,市志办似乎可在布置修续志工作中强调补上这一内容,史志学会可开展一些如今年的九一八纪念学术讨论活动一样的活动,明年可举行一·二八淞沪抗战70周年学术活动等。

六七十年过去了,人事代谢,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