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编写《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一书有感(张铨) 2005/12/19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张铨

一、我们为什么要写这本书?

我以为,目前国内出版的有关中国抗日战争史专著,对我们党领导下的中国军民抗日战争史写的比较充分、突出,这是完全应该的,也是符合历史事实的。但是,对日本军国主义者在那场侵华战争中所制造的种种灭绝人性的罪行与统治,却没有给予充分的反映、揭露和批判,往往用很少的笔墨一笔带过,或者放在结束语部分概括的提一提。我以为如此研究中国抗日战争史是不全面的,是残缺的,对我们子孙后代没有全面交代清楚那段历史。中国抗日战争是20世纪的重大历史事件之一。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基本上是由两大历史侧面构成的,即侵略与反侵略。说到侵略,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而是包含了千千万万的血腥罪行,是侵略者们自己用沾满鲜血的双手,写下了可耻的侵略历史,是他们自己用血腥的罪恶告诉人们什么叫军国主义者侵略。所以,这两大历史侧面都应该写足、写透,方能全面、完整地反映中国抗日战争史,才能充分展示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凶残本质,才能充分表现我们中华民族在那场反侵略战争中,为了捍卫人类正义与和平所承受的巨大牺牲和所作出的伟大贡献。同时,也是对当今日本右翼势力最有力的反击与批判。这就是我们写这本书的动因和目的。

二、如何全面、系统、深入地清算日本军国主义者在那场侵华战争中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与罪恶统治。

首先,为了对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进行总体性的研究和清算,我们以日军在上海的暴行,掠夺与统治为三条主线,从狂轰滥炸、烧杀淫掠、难民大潮、经济掠夺、文化破坏、殖民统治、思想毒化、清乡扫荡、妄图焦土抵抗等等方面全方位入手,按照那段历史自身的发展进程,从而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使人们能够对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有个较为清晰和完整的认识。

第二方面,全书以铁的历史事实为基础,再现了当年日本军国主义者侵华战争的残酷性、掠夺性和破坏性,以及它给我们国家、民族、人民所带来的巨大的历史性的灾难,从而使我们牢记历史,以放眼未来。为此,我们全书写了40万字共539页,其中用了约420页的篇幅,直接再现了当年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的历史事实;用了近50页的篇幅,提供了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的有关各种具体统计数据。这些史实与数据,不少是首次引用和较为完整的统计。这些史料,有相当大的部分是取材于上海档案馆的馆藏档案,还有相当部分是取材于当年的各种出版物。另外,近年所见到的国内外出版物有关这方面的史料也尽量采用。还有大量的历史图证,因印刷成本关系,全部割舍,留待以后再作研究。

第三个方面,本书是以详尽的史料为基础,但是,我们研究没有仅仅停留在史料这个层面上。因为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不是部分日军在某个地区的偶然行为,而是有计划、有组织、有步骤实施的侵略战争行为,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对外侵略战争政策的必然结果。所以,我们在充分展示史料基础上,又从日本侵略战争政策这一视角,剖析这些史料,从而使人们从更深层次上去认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罪行与统治,进一步看清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本质和当今日本右翼势力为其军国主义者亡灵涂脂抹粉、鸣冤叫屈的无耻嘴脸和险恶用心。

第四个方面,本书在上述基础上专门多了一章《日军在沪暴行与统治说明了什么》,安排这一章的目的,是呼吁人们重视对这段历史的了解和研究,期望人们从更加广阔的历史视野和多重的历史视角去深思那段历史,去感受那段历史的沉重感、道义感和责任感,从中悟出必要的历史经验和教训,乃至历史的哲理。这是我们全面、系统、深入研究这一课题的最终心愿。

三、研究这一课题任重道远,有待大家继续共同努力。因为,研究这一课题不仅是历史研究的需要,更是现实斗争的需要。从现实斗争角度来看,当今日本右翼势力虽然是一小撮,但它拥有一定的社会基础和思想渊源,具有一定的政治土壤,遇有适当的政治条件就会出现反复,甚至要进行激烈的斗争。我们同他们之间的这种斗争任重道远,不可轻视。而深入研究这一课题,正是我们反击和批判日本右翼势力的最有力的武器之一。不仅如此,它也是我们进行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增强民族凝聚力、振兴中华,进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乃至深入领会党的三个代表纲领思想的最好历史教材和历史借鉴。我们应该看到,西方国家对二战中的纳粹大屠杀,已经建立了许多博物馆;西方学者,尤其是犹太裔学者,他们对发生在欧洲的那场纳粹大屠杀已经写了几百本书,对比之下,我们对日军侵华战争罪行的专著写的太少、太少。为此,我借此机会在这里呼吁,上海的抗日战争史的研究者们,能否在完成《上海抗日战争史丛书》之后,再推出一套《日军在上海的罪行与统治丛书》,并期望继续得到市委宣传部的赞助。不知这一愿望是否符合到会的领导和专家学者们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