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稽前鉴后彰往昭来--喜读《南通市志》(曹宪镛) 2005/12/19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曹宪镛

《南通市志》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全方位的记述了南通自然与社会的历史与现状。

新编社会主义方志,区别于一切旧时代的旧方志,根本的一点,就在于新编社会主义方志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南通市志》以此为指导,真实、客观、公正地记述南通地区的事、物、人,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钟民同志生前曾主持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工作,任主任委员。他对修志曾经有过两句名言,一曰:“不偏、不伪、不漏”;二曰:“可信、可读、可用”。“不偏”、“不伪”、“可信”,都是强调实事求是。钟民同志在抗日战争年代曾在南通地区坚持斗争,如他得知《南通市志》修成,并坚持做到“不偏”、“不伪”、“可信”,相信他一定会含笑于九泉的。

《南通市志》坚持实事求是,在政治部类、经济部类、人物卷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政治部类中,涉及到历次政治运动,诸如“镇反”、“肃反”、“反右”、“反右倾”,直到“文化大革命”,各种“左”的或右的干扰破坏;经济部类中,涉及到“合作化”、“大跃进”、“人民公社”、“对私改造”,以及企业的兴衰、起伏;人物卷中,涉及到人物的功过是非,等等,都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加以记述,充分展示了南通市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思想解放运动所取得的成果。

正因为编撰人员坚持实事求是原则,保证了《南通市志》的科学性和权威性。

《南通市志》分上、中、下三册,五百余万字。完全称得上是一部鸿篇巨著。要修成这么一部志书,确系一项系统的文化工程。

全志体例结构合理。谋篇布局,精心设计,可谓独具匠心。

全志卷首有序、凡例、总述、大事记,继而以类立卷,横排门类,纵贯时序。横不缺项,纵不断线。以志为主,录为辅。图照采用集中与分散相结合,表格随文设置。全志门类齐全,从自然环境、建置沿革、社会变迁,到经济发展、科学、文化、教育、卫生、风土民情,还有历史人物,等等。真是“上至天文地理,下至柴米油盐”,包罗万象,应有尽有。全志设七十四卷,卷下有概述,分章、节、目层次,层层统属,归为一体。

经济部类,设“经济所有制变革”、“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经济计划”、“经济技术开发区”、“纺织工业”、“轻工业”、“盐业”、“电子仪表工业”、“机械工业”、“化学医药工业”、“煤炭、冶金工业”、“造船工业”、“建筑材料工业”、“乡村、城镇工业”、“商业”、“供销合作社”、“物资经营”、“粮食业”、“对外经济贸易”、“农业”、“水产业”、“建筑业”等卷,一应俱全。

“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卷,很有时代特色。这一卷设三个章:第一章,企业机制改革,下设“扩大企业自主权”、“厂长(经理)负责制”、“承包经营责任制”三节;第二章,横向经济联合及流通体制改革,下设“横向经济联合”、“流通体制改革”两节;第三章,综合配套改革,下设“部门规章配套改革”、“县级综合改革”两节。这部分内容,向人们展示了南通改革开放中经济体制改革的成绩,让读者看到了南通人在改革开放的大道上迈开了有力的步伐。

一部志书的体例结构是否合理,是一部志书能否成功的关键。南通的修志同行,在谋篇布局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他们精心设计构筑《南通市志》的宏伟蓝图,保证了《南通市志》——南通历史上堪称空前的一大文化系统工程的胜利建成。

《南通市志》信息量非常厚实。全志虽遵循“详今略古”的原则,但还是统合古今,力求全面地、充分地记录南通地区自然与社会的历史发展轨迹。

在《南通市志》中,我们可以读到许多具有“存史”价值的史料。全志资料浩繁,从中可以看到南通修志同仁们所作出的艰辛劳动。他们是从数以千万计的各种资料中经过筛选、考订、鉴别,在此基础上编纂而成志。全志不是简单的资料堆砌,而是经过科学分类、精心编纂的。综览全志,不失为是一部资料性的科学著述,具有很高的实用性,又有相当的学术价值。

我们在“经济所有制变革”卷中读到,早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南通境内的通海、大有晋,如皋境内的大豫、华丰等集股的垦牧公司已相继建立。通海公司围垦土地9万余亩,实行租田经营。这一资料,对农村经济所有制变革的研究,无异是非常有价值的。这一资料表明,南通地区早在清末就出现了资本主义所有制性质的垦牧公司了。

我们还可以读到,解放前南通的土地买卖、承租有“大卖”、“批价”、“大过放”、“回赎”(又称典押)、“顿庄”、“预租预顿”、“预租”、“烂租”等多种形式,其中“过放”、“大过放”、“顿庄”等名称闻所未闻。这类所有制形式,反映出南通地区农村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特点,颇有研究价值。

稽前鉴后,彰往昭来。《南通市志》大量的资料,充分体现出地方志书的“资治”功能,它可以让今人“鉴古知今”,温故而知新。历史上所发生的兴衰、起伏、是非、曲直、荣辱、成败,都有助于人们更深入地认识过去,更好地面对未来。

《南通市志》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

南通,地处长江三角洲东北部。东濒黄海,南临长江,于江海交汇之处,为“江海门户”。与上海隔江相望。南通历史悠久,物产丰富,人文荟萃。南通的工业、南通的文化,都很有特点。南通人民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

毛泽东主席在谈到中国近代民族经济时曾说过,讲到民族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张謇,是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先驱之一,是南通近代工业之父。张謇,是南通人的骄傲。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张謇建成大生纱厂,开创了南通近代工业、农垦、交通、邮电、商业、外贸、金融等经济事业,形成早年“公私合营”的大生资本集团。全志在记述南通工业的起源、发展,每每都离不开张謇的名字。这是南通独一无二的地方特色。

南通人民历来有反对强权、抗击外侮的斗争传统。《南通市志》以浓墨重彩,描绘了南通人民抗日救亡斗争的历史画卷。抗日战争时期,南通地区是抗日根据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同日伪军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八路军、新四军华中总指挥部设在这里。刘少奇、陈毅、粟裕、黄克诚、张爱萍等都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钟民、洪泽当年都曾经在这里担任过地方党、政、军的领导工作。《南通市志》充分展现了南通人民演出的一幕幕惊天地、泣鬼神的革命斗争活剧,这又是南通人民足以感到自豪的一个特色。

南通同上海隔江相望。今日上海的崇明县,原先就属南通地区。两地的文化联系,有着历史因缘。上海的南通移民特多。有文化人,更有大批劳动者。文化人中,有著名画家王个簃,电影表演艺术家赵丹、顾而已、钱千里,都是南通人,很早就在上海成名成家。除此之外,科技、出版、新闻、教育各界的专家学者中,也有不少南通籍人士。上海有不少名人都曾到南通活动过。1919年,梅兰芳、欧阳予倩曾在南通联袂演出;1920年6月,黄炎培到南通参观并作“职业与教育”演讲;陶行知、杨杏佛、竺可桢等曾于1922年8月到南通参加中国科学社第七次年会;1929年3月,胡风曾在南通中学任教。从南通过江到上海从事纺织、印染、建筑业的劳工,更是不计其数。上海解放后,历年的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中不乏南通籍人。《南通市志》真实地记述了南通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同上海的密切关系,反映了南通的又一地方特色。

一部志书,写出了自己的特色,也就成功了一半。《南通市志》重视写南通的地方特色,使一部志书增光添彩,加深了一部志书的历史深度,同时,也加深了一部志书的文化内涵。

综上所述,《南通市志》确是一部卷帙浩繁、门类齐全,极具地方特色的传世之作。

刘知幾揭橥作史,主张须兼才、学、识。章学诚认为三者得一不易,兼三尤难,而更增一德字。兼三尤难,如要兼四更难。南通修志同人各展所长,才、学、识、德俱备,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向南通人民奉献了一部色彩绚丽的历史长卷,树起了一座南通人民鼎新革故的历史丰碑。

相信《南通市志》必将对南通的两个文明建设产生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