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创办实用年鉴丰富年鉴品种(张建明) 2005/12/19

上海《浦东年鉴》编辑部    张建明

所谓“实用年鉴”,是指内容贴近生活、拥有广大读者、便携便查的常用年鉴,就是实用功能最为突出的年鉴。年鉴具有资政、育人、信息、指南、存名等功能。无论什么年鉴,都有一定的实用性。这里提出“实用年鉴”概念,泛指便民服务类年鉴。

中国版协年鉴研究会会长许家康同志认为:“年鉴的实用性问题确实到了非强调不可的时候了。作为普通出版物的年鉴,应该主动放下‘官书’的架子,自觉走出编纂工作的误区。”年鉴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孙关龙同志在2001年7月全国首届高级研讨班上所作的《创新,21世纪中国年鉴持续发展的根本途径》报告中提出了“五个创新”,即:品种创新、形式创新、内容创新、机制创新、思想理论创新。而把“品种创新”列为第一,这是顺乎自然而又恰当不过的。本人认为,年鉴实用性在原年鉴基础上加以改进和强化,固然是一个办法,然而,实践“三个代表”,贯彻为民宗旨,创办实用年鉴,是一个更有效更紧迫的办法。现就创办实用年鉴意义、必要性、可能性等,谈点自己的看法,希望引起同行的兴趣,从而一起深入讨论,并在实践中共同探索。

“入世”“竞市”的战略工程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近在眼前。入世以后出版业,当然包括年鉴,和其他事业一样,面临新形势,面对新情况,机遇和挑战共存。机遇蕴含着挑战,挑战孕育着机遇。肖东发教授那个“不是‘狼来了’而是‘浪来了’”的比喻十分贴切和幽默。入世后,市场更开放,竞争更激烈。尽管文化市场的开放总是十分谨慎、稳步推进的。但我们自己不能等,与其坐等被冲击,被挤垮,不如主动出击,抓紧探索,去占领一席之地。

 

创办实用年鉴,可以说是应对“入世”“竞市”具有战略意义的举措,也是改变我国现有工作型年鉴比重过大,生活型年鉴比重太小的一条捷径。工作型年鉴面向市场,要努力增强可读性、实用性。但有的年鉴本身比较严肃、庄重,你硬去加那么多“轻松”、“活泼”的东西,未必行得通。有人主张把年鉴办成既能为官使用又能为民所用的“两用”或“多用”甚至共用的年鉴。其实具体操作起来,并不那么容易。现在很多年鉴加大便民服务内容的比重,但充其量也只是附录、点缀。效果有的竟然事与愿违,加大了篇幅,提高了成本,专业的不解渴,实用的不够全,官也不满意,民也不满意。这里无意否定努力方向,但都想达到那个目标,实际上是做不到的。

年鉴越编越厚,越编越大,越编越豪华,书价也一个劲地往上涨,如此势必越来越脱离群众,脱离市场。有人说只有这样,领导才高兴,政府才养你。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熟,这种现象将是个别的、暂时的。从长远考虑,必须从实际出发,厚的、大的、豪华的、昂贵的,若有读者和市场,可以继续编,继续出。薄的、小的、简装的,便宜的,更有市场,更有读者,那么更应该编,更应该出。

年鉴面向市场是肯定的,推向市场还有个过程,有些的确也用不着投入市场,那么则一心一意“吃奶”就是了。但如果最后仍需要“入市”参与竞争,那么早一点意识到,多一点危机感、紧迫感,抓紧尝试探索,总比到时从头开始要好得多。比如两条腿走路,既编“官书”,也编“民书”。《国内贸易年鉴》编辑部便创办了《汽车年鉴》、《食品年鉴》、《电子商务年鉴》、《美容美发年鉴》等子年鉴。《南京年鉴》上半年编《南京年鉴》,下半年编《南京人手册》。《上海经济年鉴》、《大连年鉴》编辑出版袖珍本年鉴,方便用户。《上海信息产业年鉴》合出正副册,正册为常规内容,副册是商家名录。《浦东年鉴》、《淮阴年鉴》出版年鉴后编写便民服务类小册子。应该说这都是积极之举。在抓紧转向市场这点上,我完全同意一些同志的观点:谁转得快、转得好,年鉴就得益;谁转得慢、转得不好,年鉴就遭殃。显而易见,年鉴转型新年鉴比老年鉴容易,实用年鉴比非实用年鉴容易。实用年鉴何不带个头,领个先!

大有可为的拓展领域

有人说:“我国年鉴的编纂出版,已基本形成覆盖广泛、种类齐全的宏观结构体系。”孙关龙同志说:“这个估价估高了。我国年鉴在品种上还有创新余地,也应该在品种上想办法,以适应时代和百姓多样化的需求。”

从一些介绍国外年鉴的著作和文章中看到,海外生活类、便民类年鉴相当丰富多彩。西方国家最为畅销、使用最广泛的工具书之一,是以简要方式提供百科性的知识和实用资料又兼趣味性的年鉴(Almanac)。日本的《少年朝日年鉴》,面向小学高年级学生,其基本内容紧密联系小学五六个年级社会科目教科书,增加当用汉字、度量衡符号等稳定性、实用性资料,大量采用以统计图表等形式反映社会上新事物、新进展、新动向的资料,强化易检性,降低销售价。创办当年发行1.5万册,4年后达到14.5万册。教师、家长给予极高评价,真正进入了寻常百姓家。美国的《世界年鉴》中“美国常识(地理)”栏目中刊有各州的来历、建州的时间、州府加入联邦的时间及排序,各州面积与地形,各州最高最低的地方、各州海岸线长度,还设全国最大最小的州,最高最低的点,最大最小的公园等条目,内容之丰富、实用,谁见谁爱。年鉴的的名称也五花八门,如《商品年鉴》、《日用年鉴》、《家庭生活年鉴》、《老农夫年鉴》、《轮台、轮圈协会年鉴》、《简氏舰船年鉴》、《巧克力年鉴》、《酱油年鉴》、《红肠年鉴》等等。这些年鉴即使不属于实用类年鉴,看起来却是很实用的。

而我国生活实用类年鉴才刚刚起步,由辽宁省鞍山市涂尧师等同志创办的《中国大众实用年鉴》于1997年创刊,当年被评为“1997年中国年鉴十件大事”之一,最近又出版了第二卷。据说,涂尧师是位退休干部,原是鞍山市史志办副主任、副编审,退下来后能编出上百万字的大众实用年鉴,令人佩服,可敬可学。我还看到了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的画册型《生活年鉴》上海卷,读者对象是白领阶层,上海高档一点的宾馆、饭店里都有。陈少能等同志创办的《大众生活年鉴》也已在上海进入总纂付印阶段。

电信邮政部门垄断的电话号码本、邮政编码本、黄页等进入寻常百姓家,我们实用年鉴完全可以办得相似而又优于黄页。肖东发、邵荣霞在《实用年鉴学》一书中专设了“畅销年鉴”一章。其中提到了要大力开发三大名录,即人名录、机构名录、产品名录。他们认为畅销年鉴缘于它是集工具书之大成,将名人辞典、传记、手册、索引、书目等各种工具书的手法汇集一起,成为任何一种工具书都无法相比的载体。如今,在新华书店可以看到很多生活指南类书籍,可是类似的年鉴没有。年鉴是有自己优势的,常编常新,连续出版,编好了可以创牌子。我们不妨由此联想引伸,去创办畅销的实用年鉴。实用型年鉴的发展空间巨大,纵然起步维艰,前景必定看好。

百花齐放的春天来临

种种迹象表明:年鉴百花齐放的春天来了,实用年鉴是百花中的一朵奇葩。为什么这样说呢?

1.大环境的条件正在成熟。随着改革的深入,开放的扩大,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信息的需求、知识的需求、工具书的需求日趋广泛、多样和迫切,时势造就了年鉴大发展、大繁荣的时机、天地。

2.年鉴的性质、功能和作用,区别于一般书刊的特点和优点,被越来越多的读者所接受、认可。年鉴的权威性、正确性、真实性、综合年鉴的综合性、专业年鉴的专业性等等,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看重、看中。

3.各编辑出版单位有了一定的实践经验,设计,组稿,总纂,编校、印刷、出版、发行,包括做广告,不再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有一支队伍,有一套办法,不说“轻车熟路”,也能有七成把握。

4.有的单位已经积累了一定财力、物力,创办初期的投入不再是最大的困难。这时候最大的问题怕是决心和勇气。退一步说,就是无积累或积累无几,也可从体制、机制上来个创新,合资、融资、基金、合作、合办、民营、代营都可以试验探索。

5.初露端兆。年鉴界有些“先见之明”的同志已经开始准备,有的已付诸行动。《广西企业年鉴》开了民营企业投资创办经营年鉴的先河,敢于创业的廖丽娟主编现又创办了《广西社会保障年鉴》。她的成功事实和创业精神,对还在犹豫观望、决心不大、信心不足的同志难道不是有益的启示和巨大的鼓舞吗!

年鉴庆百花齐放,实用年鉴更应百花齐放。只要符合“三个代表”思想,符合国家法律、政策,无论从内容到形式,从体制到机制,都可以大胆尝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实践的结果将证明:中国年鉴大发展、大繁荣的春天已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