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上海专志编纂十五年(刘其奎) 2005/12/19

刘其奎

上海专业志的编纂起始于市地方志办公室成立的1987年5月,至2001年底有十四年半的时间,加上扫尾的几部,到2002年上半年,总体上可以结束,大致跨度十五年。至2001年12月,已正式出版91部,占原规划100余部的90%以上。

我于1993年调市志办工作,正值出书的高峰,又因分管方志业务工作,对已出版的91部和将要出版的专业志,我参与过编纂、评议、审定、验收、出版等工作,对其中的情况有较多了解,感受颇多,本文力图对上海专志编纂工作的得失加以回顾和总结,以求教于志界同仁。

一、上海专志编纂的缘起

1987年5月,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成立大会上,市地方志办公室曾制定《“七五”期间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工作规划》,提出在广泛收集资料基础上,确定框架,编制篇目,为修编上海市志准备条件。与此同时,市志办还提出了编纂《上海市志》的初步设想,大致是:

《上海市志》的体例,采取统率型两级结构框架,首先设一个高度概括的总志(类似总述),以加强宏观记述。总志之下,按现行行政管理体制的大口,如经委、农委、建委、交通办、财贸办等设10多个篇;每篇之中,再按产业或部门设立若干部专志,如交通篇中设铁路志、邮电志、民航志、公路志、航运志等,全书大约共列一百余部专志;每部专志再按行业和专业门类设章、节。整部《上海市志》分总志和篇、专志、章、节四个大层次。

上海市志的编纂程序,采取通常所说的“两步成志法”进行:第一步先用4~5年时间,基本完成各部专业志的编写任务;第二步在专志形成系列的基础上,再花3~4年的时间,提炼浓缩、填平补齐、考证史实、剔除谬误,总纂成《上海市志》。市志的总规模框定在2000万字左右。

上述构想提出之后,先后召开了由领导、专家学者、修志工作者多方参加的论证会,许多专家提出,2000万字的篇幅过大,查阅极不方便,100多部专志作为一个系列应该独立编纂出版。鉴于20世纪30年代柳亚子曾主持编修过《上海通志》因故未能完成,故《上海市志》可更名为《上海通志》。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综合各方意见,参照旧志省一级志书可称通志的惯例,决定将《上海市志》更名为《上海通志》,100多部专业志作为一个系列独立编纂出版,形成上海市地方志编纂的总体规划为:一部宏观轻型的《上海通志》(总规模初步框定500万字)及其统率下的《上海市专志系列丛刊》、《上海市区志系列丛刊》和《上海市县志系列丛刊》(通称“一纲三目”),构成上海市第一届社会主义新方志崭新体系。

二、上海专志编纂的历程

专业志编纂工作启动之初,市地方志办公室就鼓励修志人员要在继承好的方志传统前提下,大胆创新。在1988年全市地方志工作会议上吴云溥强调:专志篇目应力求创新,开拓新视野,发展新观念,进入新境界。不但要敢于扬弃旧志的旧模式,而且要敢于突破编纂新志中某些已被实践证明是不适当的人为设置的禁区,鼓励各种新思路的提出,提倡各种新方案的试验。

鉴于专业志卷帙浩繁,约100余部,各承编单位不可能同时成志,势必有先有后陆续完成。为了取得经验,市地方志办公室决定有重点地抓好若干部专志先行编纂,以便逐步积累修志经验,以点带面,推动全局,确定《上海财政税务志》、《上海金融志》、《上海租界志》、《上海外经贸志》、《上海房地产志》、《上海气象志》、《上海统计志》、《上海纺织工业志》、《上海体育志》、《上海新闻志》、《上海电影志》、《上海出版志》等12部专业志作为专志系列的重点先行志书,在3~5年内率先定稿出版。上述12部专志,至今多数均已陆续编竣出版,少数由于种种原因至2001年底还未能完成。

毋庸置疑,以吴云溥为首的第一届市志办领导提出的关于编纂专业志的设想,基本上符合上海市地方志工作的实际,在专业志历时十几年的编纂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为了保证专志编纂任务的完成,市地方志办公室在“七五”规划中,明确提出:凡承担专业志编修任务的专业局,应由负责人抓方志编修工作;举办学习班,培训修志人员,提高业务素质,逐步建立一支修志专业队伍。为此市志办在专业志编纂启动之后,着重抓了二件事:

一是组织队伍,落实编纂任务。市志办从1987年至1990年,大致用了近3年的时间,根据上海的实际,将100多部专业志分大口、专业局和部门,一一落实到各承编单位。一般来说,大口都设立地方志指导小组,如经委、建委、农委、交通办、财贸办、外贸系统、统战部、宣传部、政务系统、政法系统、教委系统等,大口之下各专业局以及部门和单位都建立了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落实编修人员,开展编纂工作。根据各个大口专业行业的实际,市志办与各大口指导小组,经过反复论证、多方协调,落实各专业局具体承编任务。如经委系统落实承编22部,建委系统16部,交办系统10部,财贸办系统6部,外贸系统3部,农委系统5部,统战系统5部,宣传系统9部,政务系统4部,政法系统5部,教委系统4部,还有人口、地理、方言、会党、国民党5部专志大口无法承担,分别落实到高校和科研单位的专家学者承编,加上其他系统、部门、团体承编的,总计100多部。这其中有属于中央部委和上海市具有双重领导关系的一些专业行业,如长江航运、地质矿产、电力工业、公安司法、海关、海洋地质调查、航天、军事、科学技术、民族、气象、水利、体育、铁路、公路、邮电、沿海运输、远洋运输、武警等专志,也纳入上海专业志系列。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规划设计的这100多部专业志中也有增有减,如农科、烟草、武警、民防、计划、电气、中福会等志是在修志过程中,经过协商新增设的。原来设置的保险志并入金融专志,人物志因通志和各类志书均有人物专卷或专篇记述,不再编人物专志,建置志因和通志、旧政权建置大量重复,也不再另设。

吴云溥生前曾说过,在100多部专业志组织队伍、落实编写任务中,市志办的领导和联络处的同志“跑断腿,磨破嘴”,求爷爷、告奶奶才得以实现。后来,专业志一部部能以顺利出版,第一届市志办领导吴云溥、姚秉楠、曹宪镛以及联络处的业务人员,确实是呕心沥血,付出了艰辛的劳动。

二是举办学习班,培训修志人员。上海先后介入专业志编修的工作人员,大致有7000多人。大多是各级、各部门离退休干部,办公室、宣传部门的行政、宣传干部,图书档案工作人员,从事教育工作的离退休教师。绝大多数同志从未接触过修志工作,更不了解志书的体例、规范。市志办和各大口在落实组织任务的同时,先后开展多种形式的培训、研讨,如请本市和外省市方志专家、方志工作者开办讲座,讲授方志学的基础知识以及编纂方法。市志办还组织人员编写方志知识教材,在《上海修志向导》上连载,配合和推动专志编修工作。

各大口地方志指导小组和各专业志志办针对各专业、行业实际,先后分别召开了各种形式的业务培训研讨会,从收集资料,编写长编、设计篇目,撰写初搞到分篇合龙、整体总纂每一道工序都进行反复地研讨和交流。各专业志内部、各专志之间以及各大口内部,围绕修志的基础性工作,多次进行学习、交流,其次数之多,难以计数。

我从1993年调市志办工作后,有幸参加过各大口和相当多的专业志办举办的业务培训以及研讨会,学到很多东西。对于我更多地了解各专业、行业情况,熟悉各专业编纂进程,从总体上把握修志全局,以致于有针对性地指导专业志的编修,都获取了很多收益。

由于市委、市府以及各大口委办和各专业局党政领导的重视,加上修志工作者的辛勤劳作,上海专志系列的编纂工作,总体上是顺利的。这中间,某些专业局志办由于种种原因,出现过停顿,时断时续等情况,后来市志办会同有关局,经过协商,都一一解决。从1994年第一部专业志——《上海电力工业志》出版,至2001年底,原规划100余部,正式出版91部,完成计划的90%,还有10多部正在评议、验收、出版运作过程中,预计2002年上半年,可以全部完成本届专志系列的编纂任务。

三、上海专志编纂取得的成果

上海专志系列的编纂跨度十五个年头,编纂完成100余部。最少的文字量50万字左右,如《上海民族志》,最大的《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志》文字总量428万字。平均每部以100万字计,总文字量约1亿多字。如果收集资料与成书文字按10:1计算,100余部专志所收集的资料为10亿多字,而且这些志书全部是有史以来的第一部。已经出版的91部专志,计有:

《宝钢志》、《上海财政税务志》、《上海测绘志》、《上海长江航运志》、《上海船舶工业志》、《上海城市规划志》、《上海档案志》、《上海地名志》、《上海地质矿产志》、《上海电力工业志》、《上海电影志》、《上海电子仪表工业志》、《上海二轻工业志》、《上海房地产志》、《上海纺织工业志》、《上海副食品商业志》、《上海妇女志》、《上海高桥石化志》、《上海工商行政管理志》、《上海工运志》、《上海公安志》、《上海公路运输志》、《上海公用事业志》、《上海广播电视志》、《上海海关志》、《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志》、《上海航空工业志》、《上海航天志》、《上海化学工业志》、《上海环境保护志》、《上海环境卫生志》、《上海机电工业志》、《上海价格志》、《上海建筑材料工业志》、《上海建筑施工志》、《上海检察志》、《上海救捞志》、《上海军事志》、《上海勘察设计志》、《上海科学技术志》、《上海劳动志》、《上海粮食志》、《上海民族志》、《上海内河航运志》、《上海农业科研志》、《上海农业志》、《上海气象志》、《上海汽车工业志》、《上海轻工业志》、《上海人民代表大会志》、《上海人民政协志》、《上海日用工业品商业志》、《上海商检志》、《上海审计志》、《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上海市政工程志》、《上海水利志》、《上海体育志》、《上海铁路志》、《上海统计志》、《上海图书馆事业志》、《上海外事志》、《上海卫生志》、《上海文物博物馆志》、《上海烟草工业志》、《上海邮电志》、《上海沿海运输志》、《上海医药志》、《上海有色金属工业志》、《上海渔业志》、《上海远洋运输志》、《上海园林志》、《上海住宅建设志》、《中国民主党派上海市地方组织志》、《上海民政志》、《中共上海党志》、《上海宗教志》、《上海武警志》、《上海新闻志》、《上海郊县工业志》、《上海旧政权建置志》、《上海出版志》、《上海工商社团志》、《上海租界志》、《上海侨务志》、《上海港志》、《上海文化艺术志》、《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志》、《上海民防志》、《上海钢铁工业志》、《上海计划志》。正待出版的还有《上海人民政府志》、《中国福利会志》、《上海社会科学志》、《上海审判志》、《上海司法行政志》、《上海监狱志》、《上海青年志》、《上海物资流通志》、《上海技术监督志》、《上海电气工业志》、《上海农垦志》、《上海人事志》、《上海职业教育志》、《上海成人教育志》、《上海普通教育志》、《上海高等教育志》、《上海金融志》等17部。

已经出版和正待出版的100余部专业志,总体质量不错,有的堪称精品佳作,受到方志界和学术界的好评。1997年全国新编地方志评奖中,《上海财政税务志》获二等奖。1998年上海市新编地方志优秀成果评奖中,已出版的专业志《上海财政税务志》获特等奖;《上海工运志》、《上海公路运输志》、《宝钢志》、《上海科学技术志》、《上海电力工业志》、《上海文物博物馆志》6部获一等奖;《上海气象志》、《上海轻工业志》、《上海医药志》、《上海粮食志》、《上海军事志》、《上海农业志》、《上海环境卫生志》、《上海体育志》、《上海民族志》等9部获二等奖;《上海高桥石化志》、《上海机电工业志》、《上海化工志》、《上海航天志》、《上海航空工业志》、《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上海建筑材料工业志》、《上海农业科研志》、《上海图书馆事业志》、《上海审计志》、《上海海关志》、《上海统计志》、《上海工商行政管理志》等13部获三等奖。其他因未出版,没赶上评奖,但有相当多的专志属于精品佳作,在今后评奖中定会获奖。还有的专业志办在编纂专志过程中,将所收集的资料汇编成资料长编,有的打印成册,有的铅印出版,如《上海财政税务志》、《上海粮食志》分别出版了300、400万字的长编,具有较高的存史价值。

四、上海专志在地方志中的地位和作用

本届上海地方志总体规划是一纲三目,其中专业志是“三大系列”中最为庞大的系统工程。它囊括了上海上百个专业、行业,还包括部分企业、部门,就是以专业行业为主的专业志也含有某些部门的内容。上海专业志类似外省省志的分卷,但又不尽相同。

经常有同志提出这样的疑问,当初设计专业志只要按大的专业门类,如工业、商业、交通、城建等分十几部就够了,何必分那末细设计100多部呢?直观上看,确实很细,如交通运输分铁路、公路、民航、内河航运、长江航运、沿海运输、远洋运输、邮电、救捞、港口10部。带着这一疑问,我曾请教过老主任吴云溥,他说:地方志是官修,专业志设计编纂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产物。最初也想宏观一些,分若干综合性专业几大部,但跨专业局和部门落实编纂任务很困难,搭班子、筹集经费互相推诿扯皮,不好解决。但以专业局切块包干,人员和经费都容易落实,这样就化整为零设计落实100多部,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这种得失且不论它,从10多年上海地方志的编纂实践来看,我深深感受到专业志在地方志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小视,大致有如下几点:

1.专业志的编纂是对传统地方志一大创新,它丰富和发展了地方志的品种,起到综合性地方志所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编修地方志有两千多年的传统,大都是府志、州志、县志以及记述山、川、河、湖的反映自然风貌变化的地理志,也还有部分人物志等,而独立记述经济领域专业、行业的专志,还未见到。专业志是记述某一行政区域内的某一方面,或行业、专业,或系统,是从一个方面来展示事物发展轨迹、全貌、特点。因为专业志自成系统,独立成书,它围绕专业横排门类、纵述史实,其深度和广度远远超过区志、县志,具有更深、更细、更全的特点。例如区、县志记述工业,是从宏观上记述市属、地区属及其他工业门类几个大块,每一块又从行业、所有制、管理等方面记述发展概况。而工业系统的专业志,以专业和行业分成轻工、化工、医药、电子仪表、船舶、钢铁、汽车、有色金属、电力、建材、航空、航天、电信、纺织、计算机、机电等几十部专志,而每一部专志再以原材料、生产、工艺、产品、销售等分成若干篇、章,更深更细的记述。如纺织工业志,下分纺织、印染、色织、毛麻、丝绸、针织、毛巾被单、线带、服装鞋帽、化纤、机械器材等篇章,然后再分行业企业、产品、销售等一一记述。所以,专业志是从宏观到微观详细记述某一专业门类的志书,可以提供更多的信息和史料,而区、县志无法替代。

2.一百多部专业志涉及上海从自然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它统合古今,突出现实,是上海有史以来的一次系统的市情大调查,用上亿的文字记述上海各专业行业的发展变化,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我们常说,上海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是具有广泛影响的国际大都会。明清时代就成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近代以来,上海发展成为我国工业、金融、外贸中心,素有“近代中国的缩影”、“现代中国的钥匙”之称。但是,要深究问一个为什么,能够完整回答得出的人不会很多,再如果问一下某一专业局的领导,本专业行业发展的历史轨迹、全貌怎样,有什么特点,恐怕相当多的领导讲不完整。那末,本届上海编修的100多部专业志可以作出满意的回答。近代以来,上海的许多事业在全国具有开创性,独有性、完整性等特点,以轻纺工业为主体的上海工业规模、生产水平均居全国之首,19世纪30年代上海工业生产规模几占全国之半。解放后,上海成为工业门类齐全、具有较强配套生产能力的综合性工业基地。上海开埠后,新型金融机构出现,众多外资银行纷纷在沪设立。19世纪80年代,上海已有外资银行11家、票号分号2家、钱庄62家,金融业在上海经济活动举足轻重。20世纪20~30年代,随着中央银行总行在沪成立,中国、交通、金城、盐业、大陆、中国实业等银行迁沪,进一步确立了上海在全国的金融中心地位。这一时期,黄金交易量仅次于纽约、伦敦,超过巴黎、东京;证券交易居全国之首;吸收存款占全国银行总存款1/3至2/5。可以左右全国的利率、汇率和多种金融资产行市,形成全国的金融中心和远东国际金融中心之一。19世纪80年代,上海外贸出口值占全国的61.6%,20世纪20~30年代上海主要商品进出口总值,仍保持在全国进出口总值的一半以上,贸易量超过香港、横滨,成为亚洲最重要的国际贸易港口。至1948年,上海年均进出口贸易额占全国的80%以上。至于文化、教育、新闻、出版等事业,近代以来,上海在全国的地位也是位居前列,如电影事业,上海开创最早,剧本创作、导演水平、演员、演技、影片制作等,无论质量和数量,都居全国之首。可以这样说上海电影发展史,几乎就是整个中国电影史。再如新闻出版、文化教育以及民用航空等事业,不但创办最早,而且报纸、出书、学校以及民航飞机的数量,均位居全国前矛。

3.专业志为《上海通志》的编纂提供了大量丰富翔实的资料,其作用超过区县志。《上海通志》篇目框架,大致有40多个卷,从篇目设计、初稿撰写、分卷合龙,直至整体总纂,其资料基础来自专业志。编纂实践证明,凡专业志资料基础好的,总纂通志的有关卷章,就省力、顺利,且质量亦有保证;凡专业志尚未编修或资料基础较差,通志总纂工作就相当费力,而且质量也难以保证。通志总纂工作至今已5年多,尚未完成送审稿的若干卷,如社会科学、社会生活、旅游、文化艺术等卷,苦于缺乏系统完整的资料,难就难在没有编修或编纂完成专业志,缺乏资料基础。送审稿已经完成的卷,大都有编纂出版的专业志作基础,如经委、交办、建委、农委、统战、政务等系统,因有已出版的众多专业志作基础,所以总纂成功的送审稿,质量也就较高。一般说来,通志总纂稿质量高低是和专业志的质量高低成正比的。

4.专业志保存和提供的大量具有存史价值的资料,对于研究上海史和中国近代史,具有重要作用。上海已经出版的各类专业志,引起国内外研究上海的专家瞩目,在沪的外国领事馆,对上海已出版的志书,本本必购。欧美、日本及港台学者,通过上海高校研究机构的专家代购上海志书的例子也为数众多。许多专家学者得到志书后如获至宝,个人出资购买收藏。上海历史研究所,在编纂《上海通史》时,较多使用了专业志书的资料,有的填补了上海历史的某些空白。某些专家学者开展专题研究,因个人力量有限,所以资料零零碎碎,而专志中大量系统翔实的资料,如金融、外贸、海关、财税、租界等大量经济史料,以及电影、新闻、出版、文博等专志记述的文化史料,为专家学者进行学术研究,撰写个人专著,提供了诸多方便。

5.专业志对改革开放、发展社会经济文化事业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为开展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提供了生动的教材。上海出版的专业志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的方方面面,既记述事业发展的成功经验,也记述发展过程中的失误和教训。如外经贸志,详细记述了近代以来洋行、买办的形成,外资利用,私营、官办、国营企业对外贸易状况等等,还有工商社团志详尽记述解放前各工商社团和各行业公会在管理私有经济方面的各种经验,以及在协调政府与企业、企业与企业、企业人员之间的矛盾等方面的做法,起到政府所无法替代的作用,等等。这一切都为入世以后进一步改革开放,规范市场经济,协调各种矛盾,进而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了具体的有益的借鉴。还有政治部类的专志如中共上海党志、军事志、人大志、政府志、政协志,以及工、青、妇志等都较详细记述了重大政治事件和斗争,如帝国主义侵沪,上海人民反帝反封斗争,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工运、妇运、青运斗争等大量史实,可以作为向青少年和市民进行爱乡爱市爱国的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教材。

五、上海专志编纂的基本经验

上海专业志的编纂正值改革开放深入发展的时期,是在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的进程中开展的。所以,专业志整个编修工作既要继承前人的好传统,不断创新,更要充分反映改革开放社会大变革的深刻内容和新的时代特征。回顾总结上海编纂专业志的实践,有以下几点体会和感受:

1.编修专业志必须以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为指导,坚持邓小平理论的精髓——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指导思想是方志的灵魂,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这在已经出版的几乎所有的志书凡例中都是载明了的。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从上海的历史和现实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存真求实,编修好各类专业志。

上海设计编修的一百多部专业志,经济部类有60多部,占2/3。如何准确、真实地反映上海经济的发展,这是专志编纂面临的一个突出的问题。如记述1958年“大跃进”,从总体上看,是由于急于求成,夸大主观意志和主观作用的“左”倾错误造成的。但上海在三年大跃进中,由于中央的决策,国家和各地的支援,以及上海工人阶级的奋斗,经济建设仍然取得新的成就,如建设了一批大型的骨干企业;加强了机电和原材料工业;开展技术革命,试制成功一批新产品;建立了一批新的技术研究基地、发展尖端科学;兴建卫星城镇,形成一批新的工业生产基地。改革开放以来,上海赖以进行现代化建设的物质技术基础,很大部分是这一时期建设起来的。上海编修的专业志,特别是工业类的专志大都坚持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如实地记述了工业发展的历史和现状。

关于“文革”的记述,总体上“文革”要彻底否定,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具体到上海的某一行业和部门,就要具体分析。如金山石化、南京梅山工程、上海航天事业等,就是在“文革”中经中共中央、毛泽东、周恩来亲自决策,落实给上海兴建起来的。就是在“四人帮”及其余党控制时期,上海的某些工业行业,生产仍然是发展的。所以,对“文革”的记述同样要实事求是。不能象有的志稿初稿那样,先从总体上否定:什么干部被批斗、技术人员下放、规章制度被废除、管理混乱、产品产值质量大幅下降。接下来虚幌几句:由于广大干部职工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抵制和斗争,长期形成的物质技术条件仍发挥作用,生产在曲折中发展,总产量和利税比“文革”前分别增长1.5倍和1.9倍。这样的表述前后矛盾,令人费解。

坚持实事求是,就要全面记述,不夸大成绩、不隐瞒失误,坚持存真求实。有一部专志,记行业发展,从第一到第七个五年计划,一路莺歌燕舞,成绩辉煌。但记述1990~1995第八个五年计划,因值体制改革,遇到不少新的问题,如工人下岗、产值利税下降。因而在记述中有意跳过,却大谈“九五”和2010年远景规划,这是不可取的。

对政治敏感问题,既要坚持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公允,但不能不顾及时代的变化和政治环境的制约,一味强调“秉笔直书”,记述总要体现作者的立场、观点、倾向,否则会贻误后人。有一部专志记述“反右”斗争,上海有两位头面人物,只摘过帽没改正,却记全部改正,后来在市志办坚持下得以纠正。再如《中国福利会志》涉及关于中共与福利会关系问题。中福会是在抗日战争期间,为了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由周恩来提议宋庆龄亲自组织、创办和领导的,其中有不少共产党员在内中发挥作用,但没有明确是中共领导的。解放后,中福会内建立了中共党组织,但仍为宋庆龄领导。中福会总部设在上海,党的文件一直明确中福会的工作由中共上海市委联系。所以中福会志关于中共党组织的记述,要反映历史的真实,党员及党组织的建立和作用要如实记述,但不提党领导中福会。对其他如外事、安全、民族、宗教、保密等问题,要慎重对待,有的要请有关部门审查把关,不宜公开的避而不记,不能详记的要宜粗不宜细。要充分理解和遵守“学术无禁区,宣传有纪律”各项规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