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关于年鉴规范与创新问题的思考 2005/12/19

《上海科技年鉴》编辑部

一、规范:年鉴工作的立身之道(本)

规范是一种法式、典范、规格,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或明文规定。规范化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历史要求,作为现代信息社会的信息产品,年鉴当然有其规范化的要求和编纂规范化的规定。年鉴编纂规范化十分必要,它是解决年鉴事业大发展中质与量这一对主要矛盾的突破口,是提高年鉴质量和使用价值,发挥年鉴功能的前提条件。当前,我国许多年鉴编撰中存在的问题,如结构不科学、不合理,内容不完备、不系统,比例不当、不协调,检索不方便、不快捷等,都是由于不规范所致。

年鉴的规范化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年鉴作为一种出版物,要贯彻国家对图书、期刊杂志的有关规定,如《关于出版物汉字使用管理规定》、《标点符号用法》、《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还有《出版管理条例》、《图书质量管理规定》、《期刊管理暂行规定》以及《著作权法》、《广告法》等。第二个层次是要执行图书、期刊编辑、出版、发行行业方面的规定,如页码的编排、标题的层次划分、字号的确定等。第三个层次是遵循年鉴本身的规范。大多数年鉴都有自己的较为详细的编辑及经营管理方面的规定。

年鉴的规范化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年鉴本身的规范化,二是年鉴工作的规范化。年鉴本身规范化是指年鉴作为图书或期刊形式的出版物所进行的规范化。具体包括年鉴的总体设计,选题规则,编写要求、图片、数字、时间、计量单位、标点符号等的规范用法。年鉴工作的规范化是指年鉴组稿、编辑、出版、发行、收集广告图片以及组织安排、工作计划、人员组成、分工协作等的规范化。前一类规范化旨在提高年鉴的内在质量,后一类规范能明确年鉴工作责任,提高工作效率。

二、创新:年鉴事业的发展之路

江泽民同志深刻地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年鉴作为各种信息的载体,具有广泛性和系统性的特点,建立以地情资料库为中心的现代信息系统,走出官场面向市场,是年鉴发展的必然趋势。新世纪、新目标、新挑战,认真学习江总书记的讲话,深刻领会其精神实质,对于指导和推动年鉴工作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如何做好年鉴的创新?

要建立一套科学的研究方法。年鉴的创新,关键是要处理好三个关系:一是继承与批判的关系。创新不可能凭空产生,必须是建立在原有工作基础上的新突破,而突破原有的条条框框,必须要有批判的眼光,要批判地继承,即哲学上说的“扬弃”。二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理论来源于实践,理论研究必须深入社会实践,注重调查研究,要重视一线工作者和技术专家的意见;同时,又要克服单纯的技术观点这一狭隘片面的思维方式。清醒的技术专家必须深悟社会问题,才能端正技术方向,把技术附着于现实。三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内容决定形式,年鉴创新应着重体现其地方特色、时代特色和年度特征,年鉴的形式,如体例结构、谋篇布局、封面装祯、编撰方法、技术手段、管理体制、运作方式等从根本上讲都是为年鉴内容服务的。

近年来,《上海科技年鉴》积极开展创新活动,取得一定成效:

一是致力于两个转变,即由主要记载市科委系统科技工作情况向全面反映上海市各系统科技工作进展转变;由计划体制下的科研单位、大专院校为主线的记载模式向以专业领域、行业科技进步为主线的记载模式转变。通过编撰外延的扩大和方向的转变,大大增加了《上海科技年鉴》的信息量,扩大了读者群。

二是注重时代特色,努力反映新时期科技工作新特征。第一,通过增设栏目、类目升级等方法,从内容上创新。“九五”期间,随着科技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上海科技工作呈现了三点明显的变化,即研发主体由科研机构为主逐步向由企业为主转变;技术服务由商品化服务逐步向企业化服务延伸;管理职能由直接干预向间接推动转变。为了反映上述新情况、新变化、新趋势,《上海科技年鉴》及时增设了“孵化基地”、“创业投资”等栏目,并对“研究机构改革”、“民营科技企业”等类目进行了升级。第二,以人为本,在组织管理上创新。对内,引进人才,增强编辑力量;对外,进一步完善通讯员网络,扩大稿源。《上海科技年鉴》过去来稿的主体是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包括国有独立研究机构、大专院校等,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原有的通过行政渠道建立的作者通讯员队伍,其来稿已不能完全涵盖全市科技工作,无法满足年鉴编纂工作的需要。为此,我们改变了以往坐等稿件上门的被动形式,积极通过报刊、资料、会议等各种方式,及时捕捉信息,发现线索,主动约稿,密切跟踪科技最新成果。同时进一步完善年鉴通讯员网络,举办培训班,加强与通讯员的联络,适应新的变化。第三,运用现代办公手段,从技术上创新。加大对编辑部的投入,增添设备,全面运用计算机技术和网络通讯技术,实现了稿件传输、编辑的现代化。

三、年鉴规范与年鉴创新的关系

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是主流,认为“规范”与“创新”是年鉴工作这一矛盾同一体中的两个不同的方面,二者既是相互对立的,又是辩证统一的。正是二者的矛盾运动,推动年鉴工作循环往复,不断向更高层次发展。对于年鉴工作来说,规范是相对的、阶段性的,而创新是永恒的、绝对的。年鉴的规范是人们的约定俗成,是总结出的经验成果。创新必须建立在年鉴的规范化基础之上,离开了年鉴的规范谈创新,只能使编纂的年鉴走样。如对年鉴资料比例掌握不好,专访、资料性的内容篇幅过大,条目性内容过少,就会使年鉴变成资料汇编。当然,年鉴的规范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僵化规程。当前,我国的年鉴事业正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年鉴以往的规范都不同程度带有计划经济的印记,在这转轨变型的过程中,规范也处于发展和变化之中,所以,提倡规范化,千万不能把规范搞成僵化的条条框框,制约和阻碍年鉴的转轨变型和发展。另一方面,规范化也不同于标准化,规范是在编纂工作中体现其特点的主要规定、范例的大体一致性,而无标准那种严格、精确的规定;规范只是在编纂原则上、方法上形成的基本统一,而绝非标准所要求的外形上的绝对统一。我们不必按照标准化的要求处处生搬硬套,而要在年鉴工作的长期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去发展创新、丰富它的内容。

第二种观点是补充,认为“规范”与“创新”的侧重点有所不同,是分别从年鉴的形式与内容而言的,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形式重在规范,内容贵乎创新。这也许正是我们所要探求的解决年鉴规范与创新问题的又一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