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试论专志篇目的继承与创新--从《上海财政税务志》编纂实践说起(王渭泉) 2005/12/19

王渭泉

篇目是修志的纲目,起纲举目张的“骨架”作用。这十五年来,在参与《上海财政税务志》、《上海通志》财税卷和目前正在起步的续修财税志工作中,经历了三次设计制订志书篇目的实践,感到把握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十分重要,直接关系到志书的质量。修志既要继承前人的研究成果,认真鉴证筛选,古为今用;又用依据客观事物的发展轨迹,因时因业制宜,努力创新,编纂好与时俱进、符合时代要求的新方志。这两者,创新是主导方面。

要在谋篇布局上下功夫

专志篇目是志书体例的具体体现,专业内容的科学组合,收集史料的索引范围,编纂评审的操作依据。编纂一部专业志需要经过组建机构,培训人员,收集资料,拟订篇目,汇编长编,撰写志稿,修改总纂,评审出版等步骤,在工作过程中,贯穿始终的重要环节,是要经过多次反复,集思广益,拟订出一份符合志体、严谨科学、继承创新的篇目,作为“施工蓝图”开展修志工作。制定篇目有一个反复过程,分为初拟、修订、定型三个阶段:刚开始酝酿时,由于对历史资料还没有完全掌握,只能根据了解的专业情况和参照同类志书,结合实际,形成篇目的初步设想;随着收集史料工作的进展和对专业全貌的加深了解,又会不断补充、修改篇目;在撰写志稿、整理文字时还会更新观念,处理交叉,按内容再作推敲来细化充实篇目。我们在编纂《上海财政税务志》时,对篇目就曾作过七次较大的修订,小修小补更不胜枚举。而篇目的真正定型是在志稿经评审验收、付印出版时,才最终形成有11篇48章242节622目的篇目。所以,制订专志篇目是整个修志系统工程中反复修订、继承、创新的结果。这方面的功夫花得如何?直接关系到专志质量的好与差,不断耕耘同收获是成正比的。

设计篇目应严格按照志书体例,据专业内容,作全面思考安排,有两个问题需要研究:一是专业志是否带有部门志的性质问题。专业志主要记述一个地区的专业内容,记述范围要适当宽一些,不能只局限于一个部门,是“专而全”的。而部门志是反映一个部门的工作全貌,包括组织机构、政治思想等各方面的工作内容,是“小而全”的。1987年开始拟订篇目时,经过统一认识,决定编纂一部记叙上海地方财税历史变迁全貌的专业志,1995年出版的财税志共11篇,有10篇是财税专业的业务内容,只一个篇记述机构、人事、党群组织;对历次政治运动和廉政建设等内容只在大事记中提到,不具体展开编写。二是对特殊历史阶段的记述问题。主要是上海历史上出现过的租界财税,鉴于它是帝国主义掠夺中国、实行殖民统治的标志,其财政税收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决定采取特记的方式,单独设篇作适当记述,不与历届政府活动平列起来。还有是日伪统治时期财税历史的记叙,开始认为是伪政权,也用特记或附录的方式编写,但这样记述,就出现了断代问题,还是统一列入门类,加注伪字,使历史衔接起来。所有这些,都说明设计篇目需要花时间、下功夫、审慎思考,统筹安排。

继承是借鉴历史的宝贵财富

编纂地方志,在我国有悠久的历史,据有关资料介绍:方志起源于战国,历经两汉、魏晋、南北朝,到隋唐时得到进一步提倡,至两宋时期志体逐步完善,元明清朝代的修志成就于普及与提高,民国时期因战乱修志未能摆上议事日程;建立了新中国,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以后,盛世编修新方志,在全国范围内,无论从数量和质量上都进入鼎盛时期。志书是传世之作,经世致用,前人修志把大量历史资料保存下来,为后人提供了宝贵财富,也为在体例格局和编纂经验方面作借鉴,这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很好地继承发扬。从继承的角度,想到的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方志体例的继承。地方志的体例结构经过长期摸索和积累,其基本格局是以类系事,横排纵写,统合古今,重在记述,突出地方特色、行业特点、时代特征,以记、志、传、图、表、录等方式进行表述。上海财税志篇目在刚开始思考时,由于对方志体例缺乏了解,第一稿篇目是按时间顺序来设计的,分为上下篇,上篇记述上海解放前历代的财税历史,下篇记述解放后的财税新貌。后经专家指点,认为不合方志体例,我们又进一步学习方志有关知识和参考旧志篇目,继承借鉴,重新编排,才符合志体要求,这说明对地方志体例,有一个熟悉“消化”的过程。

二是史实内容的继承。财政税收是国家机器运行的物质基础,历代统治者或领导人都重视运用它来取得资金来源。我国历代志书,虽有重人文而轻经济的倾向,但有关财政税收的记述都比较详细,均列有田赋、漕运、盐课、税捐等收入,以及府县开支、军费、灾赈等支出。如上海建镇、建县前200多年,华亭县已设有管理酿酒和征收酒税的官方机构叫“上海酒务”,因此,编写上海财税志的上限,是以有征税历史的北宋熙宁年间开始的。为了系统反映历史状况,在财税志的内容上必然要继承借鉴前人撰写的史实,这是上海解放前史料的重要来源之一。当然,史实的继承是有选择的,要经过鉴别,分清哪些是精华,哪些是糟粕,去伪存真,去粗存精,用现代语体文来“推陈出新”,为我所用。

三是编撰技法的继承。前人修志,有不少好的技法值得学习。如对篇目的立题非常概括、醒目,有的只用几个字,甚至两个字就表述清楚。清代“大清一统志”写财税的有漕粮、盐课、贡赋、杂捐、“摊丁入地”、“一条鞭法”等内容,列目都很精确,值得参考。上海财税志在设置篇目时也采用类似技法,篇名都用四个字表述。如对历代税收这一篇名,采用“税捐厘赋”来列名,是以历代的主要税名概括而成,税是税收,捐是杂捐,厘是厘金,赋是田赋,这一篇名既不类同,又有个性。章、节、目名也力求简要、明确。立题一般以名词组成,不用形容、修饰词。一部财税志,近千个篇目名称,要做到排列有序、目不重见,这在编撰技法上,是要很好地继承前人的经验做法,结合实际,艰苦思索,反复推敲的。

目前,我们正在编修1991~2001年的《上海财税志》,篇目设置要考虑与上届修志篇目的衔接,不完全另起“炉灶”,衔接也是一种继承。还要在上届修志篇目的基础上作适当调整,如原列名为“税捐厘赋”篇的情况现在起了变化,新的税制改革已经实施,税种税名也不一样了,续志就更名为“税制税收”篇。所以,继承要按照承前启后、因事制宜的实际需要,作周详设计,有继承才会有对比,有比较才会有进步。

创新是与时俱进的必然要求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前进。地方志作为记述历史的载体,必须如实反映客观世界、与时俱进,求新是对“旧”的突破,把新事物、新情况、新特点、新成果、新经验通过修志记录下来,为“资治、教化、存史、利民”服务,这是创新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创新不仅是记述新的内容,还包含对修志格局改进,在内容和形式上有改进。就篇目设计而言,在续志工作中感觉到要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认真解决好“千志一面”的问题。编修专业志要考虑篇目设置雷同化这一难题。财税工作是有共性的,专业范围基本上是同一模式,作为一个地区都执行中央的法规,按统一部署办事,许多工作在做法和步骤上也大致是一致的。过去出版的财税志,一般分为收入、支出、管理三大块。在酝酿上海财税志篇目时,能否有所突破,经过反复思考,根据大城市理财的特点,感到有些内容应当详写,就采用升格的办法,把财政体制从管理篇中分出来,单独成篇,并作为全志的首篇,因财政体制规定了地方的财权和有多少财力可作安排,地方收支规模是受财政体制制约的,这一篇又分为中央对上海的体制,市对区县的体制,地方上解、平衡三个章,细化到节、目,分别记叙。在体制篇后,再设篇记叙财政的收与支,就比较顺理成章和有依据。为了反映改革开放的时代特征,专设了涉外财税篇。鉴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教育是以人为本的思想,把财税科研与对干部的培育教育专设了科研教育篇,把它突出起来。把收、支、管理三大篇的格局细化为十一个篇。在篇以下的章、节、目设置中也考虑了类似问题,尽量做到不雷同、少雷同。当然,“升格”要谨慎对待,是有条件的,不能打乱志体的系统性、从属性和整体性。

二是宏观与微观结合的问题。志书篇目的设置,由于按志体是横排门类,以类系事,难免会出现条分缕析,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不足。为了加强志书整体面貌的记叙和各篇章之间的有机联系,在设计上海财税志篇目时,采取设三级概述的办法来弥补,全志设总述,各篇写概述,各章有引言,均起提纲挈领、总体记叙的作用。还编写了大事记584条,以编年体记叙大事、要事、新事、特事,按时间顺序铺陈。这都是为了加强专业内容综合性、整体性、系统性的记述。在设计《上海通志》财税卷的篇目时,考虑到它是市志的有机组成部分,且篇幅又限在十万字以内,为专志123万字的十二分之一,只能以有限的篇幅,把上海的财税历史从宏观角度作一个轮廓记述,它源于专志,又宏于专志,统合古今,以宏而专、精而全的要求重新组合,把上海市的理财面貌作一总体的、比较宏观的记叙。

三是篇目不断创新的问题。如作为一个地区的专业志,要体现地方特点,专业特色,时代特征和大城市理财的特殊做法。上海是全国的财源大户之一。20世纪90年代以前,地方财政收入每年上缴中央的比例一直比较大,90年代后期,中央为了支持上海的改革开放,给予地方较多的财力,上缴比例有所缩小,为上海的加快发展提供了资金保障。地方财政支出主要是为发展经济、支持科教文卫、加快城市建设和改善人民生活服务,在指导思想和财税管理方面不断改革,有一套因地制宜的办法,要按照新的理财要求和方式,体现在篇、章、节、目之间,详今略古、详近略远、求新求特。以开拓创新的精神和科学的态度,努力把修志工作做好。

编修1991~2001年《上海财政税务志》,要用新观点、新内容、新体例去努力创新:在指导思想上要以邓小平理论、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思想和党的方针政策为编修的引导,与时俱进,反映时代要求来设计篇目。在内容上要充分记述改革开放时期的新情况、新举措、新特点、新成果,不仅记叙静态的、微观的资料,还要注重反映宏观决策和改革发展的时代脉络。在体制上要力求创出新路子,篇目设计既继承上届,体现修志的连贯性,又要增设新门类、新专题、新格局,如设置反映财税改革、精神文明、反腐倡廉的篇目;要继续发扬寓观点、褒贬于记述之中的编写要求,也可适当掌握分寸、画龙点睛、略作精论,以表述观点;并改生不列传的惯例,将财税部门的优秀人物、先进事迹作简介或列表,增强见物又见人、为现实服务的功用。在用志方面,要着眼于为当代人服务,如出版形式采用全套本(包括续志和资料长编配套),简装本(浓缩主要内容作为普及本)等版本,还要利用现代化信息手段,录成光盘,进入上海财税网站,使志书的实用性与利用的方便性更好地结合,提高志书的社会效益和价值。为志书配套的各种资料也要在拟订篇目时统一筹划,如收集彩照、串文照、文献、图表、名录以及志书的版式、装帧等,都要有新的面貌。

做好上述工作的关键,是要从续志的起步开始,把篇目不断修订、设置好,在创新上下苦功,开创续修财税志的新局面。

(作者单位:上海财政税务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