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祝贺上海市地方史志学会成立十周年(邹逸麟) 2005/12/19

邹逸麟

上海市地方史志学会成立至今已经十年了,对当今瞬息变化的时代而言,十年不算很短的时间,但与上海地区的其他专业学会相比,可以说它还处于幼稚的童年时代。不过回顾这十年,学会的各位同志还是做了不少工作,特别是许多理事、会员皆是各级修志单位的中坚,成绩是十分显著的。

首先,上海地区的三级地方志已经全部完成,专业志也完成了绝大部分,《上海通志》即将杀青。这些都是成千上万的新老同志多年来焚膏继晷、潜精研思的结晶。其次,推动了上海地区历史的研究,出版了一系列的研究上海历史的专著,除了简明本《上海史》、多卷本《上海通史》外,还有不少研究上海港口、上海望族、上海经济、海派文化、上海历史地理的专著,将上海史的研究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重视。其三,学会承办过多次纪念上海建城、辛亥革命、党史、抗日战争历史、海派文化的学术讨论会,在广大市民中影响较大。其四,《上海研究论丛》、《上海滩》两种雅、俗刊物的发行,大大促进了上海研究的研究工作,特别是《上海滩》对激发老上海怀旧情结、维系海内外上海人的感情,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虽然说上述的工作并非全发韧于这十年之中,但学会成立后的这十年中,会员们在上述工作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是无可怀疑的。

为什么在这短短的十年中会有如此大的成绩呢?我想大致有下列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上海地区的传统。研究上海历史的传统可以上溯到十九世纪下半叶,开始时是由洋人发其端,后来国人也涉足其间,近百年来成果累累。地方志的编修则为更早,南宋的《绍熙云间志》、元朝的《至元嘉禾志》、明朝的《弘治上海县志》都保存了极为宝贵的上海早期历史资料,以后明嘉靖、万历、清康熙、乾隆、嘉庆、同治,历朝有志,这个传统已有一千多年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成立上海通志馆,也为筹备编修新志所设,虽后因抗战事起而息,但也留下了500多万字的通志稿。上海是近代中国变化最大的城市,生活和工作在上海的市民以及对上海十分向往的国际友人是多么希望了解这座城市的过去和今天啊!因此,上海历史著作和上海地方志的出版是一千多万上海人的共同的心愿和企盼,也是上海地区文化的传统。二是上海地方领导的支持。在纪念上海市地方史志学会成立十周年之际,我们非常怀念对上海地方史志工作起过十分重要组织作用的、两位已故老领导钟民同志和洪泽同志,他们不顾年老体弱,筚路篮缕,组织班子,新编上海地方志工作就是由他们牵头搞起来的,才有今天的规模。他们对上海地方史志工作贡献功不可没,是永远值得我们纪念的。三是原学会领导的得力指挥和操办。今天我们非常怀念学会的原领导唐振常、吴云溥、姚秉楠诸先生。他们不仅是我们学会工作的掌舵者,也是我们的良师益友。唐先生的睿智幽默,吴先生的精明干练,姚先生的宽容朴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对上海史志工作的指导、组织和亲手操劳,使我们受益匪浅。就在他们领导的几年中,学会工作才初具规模,渐成气候的。他们的过早逝世,无疑是学会不可弥补的损失。四是有一批数十年有志于上海史研究和上海地方志工作的学者,这可以胡道静老先生为代表(学者很多,恕难一一列名)。他们长期注意收集上海地方史料、上海地情、上海掌故,研究上海各种问题。一旦需要他们参加上海史研究和上海地方志工作,就很快能拿出高质量的成果来。我想学会在这十年中所能取得如此成果,大致上离不开上述几个方面。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作为学会会员,我们在前人余荫下就不能不考虑今后学会的工作。近二十年来上海发展的势头令中外震惊,上海的国际地位迅速提高,不久的将来,上海不仅成为亚洲的金融、贸易、航运、商业中心,还必将成世界上著名的旅游城市。为了使全世界人民更了解上海、亲近上海,我们地方史志学会还有许多工作可做。譬如:第一,继续收集上海各方面、各部门、各领域的新资料,编好上海各种年鉴,为续修上海地方志做好资料准备。第二,新编一部简明袖珍本的《上海指南》,内容包括购物、饮食、住宿、交通、旅游、娱乐等各方面的指南,可发行中、英、日文版,经费由广告商资助。每二年修订一次。旧版可贴资换新版,估计会有一定销路。第三,如有可能编写一部新版《上海辞典》(已出的太简单),图文并茂,装帧典雅,可作为上海人的家藏书。现在上海有几百万户家庭,如果有十分、二十分之一家庭购买,其数量已相当可观。

以上只是在纪念学会成立十周年时即兴所思,很不成熟,不过供大家议论而已。总之,我们学会的事业将与上海城市发展前途一样,充满着希望,我们不能辜负广大会员的期望,不能辜负广大上海人民的期望,应继续为发扬上海地方特色文化工作做出自己的贡献。

(作者为上海市地方史志学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