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吴淞江与闸北(冯梅椿) 2004/04/06

冯梅椿

吴淞江,古名松江,亦名松陵江、笠泽江。其下游称“扈渎”(后加水旁,转为“沪渎”)。吴淞江之名始见于《陈书·侯传》。北宋时在郏亶的《水利书》中,松江与吴淞两名并用,元至元十五年(1278年),改华亭府为松江府后,开始称吴淞江。吴淞江即今苏州河,在最新出版的上海市区地图上仍标名“吴淞江”括号苏州河,成为一个专用水利名称。苏州河之称的文字记载始见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上海道与英国领事所订租界协定,以其上游有与流通苏州而得名,专指上海市区内河段。自宋、元至明代中叶,吴淞江下游位置在今河道之北,至南跄口(今复兴岛以东)入海,今杨浦区有“虬江码头路”的地名,即老吴淞江的入海口,“虬江”是“旧江”的谐音,相对新吴淞江而言。曹家渡以下河道原名宋家浜(宋家港),是吴淞江的一条狭小支流。因原下游旧江段泥沙堆积,难于疏浚,到明天顺二年(1458年),通过开挖改道,北新泾以下,潭子湾以上改入今道,并改由跄口(后称吴淞江口)注入长江口。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进行的一次疏浚,一面开浚吴淞江下游旧江道、一面又开浚新河道,改由宋家浜入黄浦江。从嘉靖元年(1522年)起,下游仍完全改入今日河道,成为黄浦江的支流。

早期闸北的成陆,就位于新老吴淞江之间,其时是一大片由沼泽地堆积而成的芦苇荡,村舍寥落,杳无人烟。1843年上海开埠以后,外国小火轮进入上海,吴淞江上也开始行驶这种轮船,由于船舶往来的大量增加使“新闸、老闸之间,亦见起色。”(姚公鹤《上海闲话》),此处“老闸、新闸”即指闸北。

吴淞江北岸的北苏州路沿路早期设有上海第一家中国人办的公和永丝厂、公平丝厂、旗昌丝厂,并有老闸镇集市。清末民初以后,路北侧陆续兴建二层砖木结构的石库门里弄7条,以及一批大仓库和堆栈,并设有上海市总商会、火车汽船会社等。同时商店、铁行相继增设,仅浙江路桥以东有瑞大、怡大等钢铁商店达16家之多,有“铁号街”之称,亦称“无锡帮铁行”。浙江路桥以西有锦昌碾米厂、允馀丝厂及5家五金店,并有赫赫有名的金城银行、中国银行、浙江兴业银行、大陆银行“四大银行”的仓库。福建路桥以东有招商内河轮船公司、老公茂轮船总局、戴生昌及常熟班轮等码头,主要通往江浙的嘉定、太仓、常熟、苏州、无锡、平望、湖州、平湖、海盐等地。福建路桥以西有土产地货码头、绍兴酒码头及粪便垃圾码头等。北苏州路东德安里相继开设诸多染坊,以“染坊弄”称闻。位于西藏北路至长安路之间的米业“北市场”是当时上海的两大米市之一,当时遍布境内的米行店近百家。此外吴淞江北岸的光复路上还有丝厂、木行和煤栈数家。据《宝山县续志》记载,至20世纪20年代,闸北已是“厂肆林立,货船之集、水陆交通最为繁冲之处”。说吴淞江孕育了闸北早期的工商业繁荣并不为过。

从行政机制上看,吴淞江对闸北的定位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旧江(虬江)原是上海县和嘉定县的分界河,以后又是宝山县和上海县的界河。早期的闸北区域原属上海县和宝山县交界地区,由于隔开租界和吴淞江,上海县对闸北地域的管辖鞭长莫及,宝山县中心在吴淞,对闸北也无法顾及。时闸北的东南部吴淞江北岸已成为租界,如闸北再已崛起,就有被租界当局吞并的可能。于是1900年在上、宝两县有识之士的担纲下,禀准两江总督刘坤一成立了“闸北工程总局”以开发闸北。1906年因是民办经费不够,改组为“上海北市马路工巡总局”,成为官办,这是闸北正式有行政机构之始,以后经过闸北地方自治运动,直至1927年被上海特别市政府接收为上海市首批区级行政机构之一。从某种角度来说,闸北处于吴淞江北岸和远离宝山县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使闸北单独建置有了可能。

(作者单位系闸北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