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续志的继承与创新(志文) 2004/04/06

志文

20世纪末21世纪之初启动的第二届新编地方志,与20世纪80年代初启动的第一届新编地方志相比,记述客体即客观地情,随着历史的进程,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组织机构、社会环境、理论基础、实践经验、队伍建设等也大不相同。由于记述客体——地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人物等的客观变化、决定着续志不可能也不应该是对首届新编志书的机械式照搬、照套的延续,要求新一届志书应在继承首届志书原有基础的前提下,立足于已经变化的情况进行创新。既继承延续,又据实创新。

续志的继承与创新应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

(一)对新方志学理论体系进行系统与创新。新编地方志20多年来,广大修志工作者在继承旧方志理论的基础上逐步建设起新方志学理论体系,出版了数百部方志学专著和数以万计的方志论文。21世纪的新方志学理论体系需要对20多年来的新志修志实践和将完成的首届新编志书进行认真的反思,系统的总结和研究,对伴随首届修志建立起的新方志学理论体系进行系统补充和创新。要完善原方志学体系中的不成熟部分,纠正原先的一些不准确、不科学和理想化后经实践证明是错误或脱离实际的理论观点,补充新编地方志的续修理论和缺乏论述的空白学科的理论,创造新的理论。发挥理论的先导作用,避免出现续志理论滞后于续修实践的弊病。

(二)对新编地方志行政管理进行完善与改进。首届新编地方志在行政管理格局上的成功经验是:“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地方志办公室实施、专家参与”和“一纳入、五到位”。这个方志行政管理体制已在《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明确:“坚持‘党委领导、政府主持’的修志体例。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负责组织本地区修志工作。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应是当地政府直属的具有行政职能的一级单位。设区的市、地区、自治州、盟和县、旗,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也要有常设的修志机构。各级修志机构的经费列入各级地方财政预算”。现在有的省市正在努力使之成为地方立法,使之更具行政、法律、经济约束力。这种努力和格局是有利于新志续修工作开展的,但还有许多具体的细节的地方尚需要进一步完善并有所改进,这样,新志续修才会代代相济、永不断章。

(三)对新志编纂体例进行继承与创新。社会进步有其历史的衔接性,也有其历史的变异性。这就是续志体例创新的依据。续志编纂体例创新有一个前提,即力争与前届志书保持相对的衔接和平稳过渡,方便读者将两本志书连在一起来使用。但创新体例并非简单的加减门类或更换标题。实际应是一次相对独立的重新设计与组合。具体而言:其一,创新续志总体设计理论。其拓展思路是在传统“横排竖写”的基础上强化记述内容的整体性和综合性。前届志书篇、章、节设概述的做法,弥补了旧志纵贯不足的弊端,但层层设置过多追求划一,又成了形而上学的机械作法,这是需要摒除的。续志除了科学地设置小概述、无标题引言外,还要善于在行文中进行强化。要让社会实践中新的综合事类、改革开放中新事物的整体性得到深刻、全面、系统的体现。其二,全面创新包括体式,体裁、结构、章法等在内的续志体例。体式不要停留在前届志书大中小篇体式之争上,要有新的设计蓝图。以志为主的诸种体裁要能融会贯通,并有所发展。如专志、专载、特载、特记、附记(篇章后之附)、补白、索引、人物简介(随举一事而为之传)等均可在续志中完善、发展成为新的稳定的为续志所用的体裁。20多年来,诸体裁已有较大突破,应当允许续志走进更大的世界。从社会实践或社会结构新的变化、新的特点来寻求新的篇目、新的体裁,而不是前届志书篇目、体裁的简单抄袭。对“纵不断线、横不缺项”要一以贯之,系统的统计资料,宏观的综合概括要着力加强。章法即记事技巧,虽然前届志书总结了数十种表述方法,随着文化科学的进步,还将有更多的适用于续志的新的方法问世。特别是志书条目撰写的研究和方志索引的创新,志书文体的多样化研究等将使续志的著述水平大大超越前届志书。其三,建立规范的符合经济与社会发展实际的客观指标体系,如区域经济指标体系、城市化发展指标体系、社会发展指标体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指标体系、人口素质指标体系等在续志中的使用,戒除志书中随意性的铺陈和简单数字的组合,用以规范基本记述单元的写作。其四,适应信息网络化处理的发展态势,建立对应的处理程序,让续志比较容易进入信息网络,提高服务社会的速度和水平。

(四)对新方志记述内容应有大的改革与创新。续志的记述主体是跨世纪的20多年,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和发展、完善的20多年,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大变革的时代,也是社会主义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市场建立和发展的时期。因此,新方志的记述内容也应随之有重大的变革与创新。

续志的记述重点应向几个方面拓展:一是记好重大政治、经济与社会专项事类的改革始末;二是“以法治国”产生的政治生活的根本性变化即政治体制改革及其在经济与社会发展诸领域中产生的重大影响;三是人和人的群体的活动大大丰富;已难于用“以事系人”的办法来反映,需将当代人的典型活动直接记入志书。四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内容,其广义与物质文明对应,指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事业的发展规模与水平;狭义一般特指社会政治思想和社会伦理道德建设,从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内容看,有理想信念教育,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教育、法制教育等思想教育和道德教育及其创建活动。谋篇布局一般有组织领导与管理(机构、队伍、规划、部署、检查、评比、评价、监督等),实践活动,硬件、软件建设投入(专项经费、学习材料、科研、学术活动等),先进典型(表彰活动、先进集体与个人),警示(落后、丑恶、腐败等)五块内容;五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六是社会主义文化市场;七是地区功能定位的发展历程等。

一般而言,续志在内容上对前志应进行“续、补、纠、创”。“续”是对原志下限后的内容进行续写,但这里有个对前志下限前内容的追溯问题,目前方志界有几种做法:一是完全不追溯,仅严格记续志断限内之事,早期续志、续编多取此法;二是主张从1978年改革开放后续写起,以完整反映改革开放全景;三是视需要适当追溯交代续志上限前的内容,反映改革开放或事物发展始末,多在三级小概述中追记,也有在志文中略作追溯的。“补”是补充前志之漏记、未记载的内容,如设前志补遗。“纠”是纠正前志错误的内容,换上新研究、新考证的成果,如设前志勘误。“创”是对续志时的新事物有创造性地记述,如新设条目、改变记述方法。当然,续、补、纠、创不仅仅是记述内容上的续、补、纠、创,在方法体例上也同样适用,如继承、续用创新前志的体例、体式、体裁。发展总体设计理论,调整续志篇目,甚至寻求新的篇目,改正前志不足的地方。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