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地方综合年鉴能否"飞入寻常百姓家"?(胡新力) 2004/04/06

胡新力

长期为以,年鉴界一直把年鉴“飞入寻常百姓家”,作为年鉴发展的目标,这种努力是可敬可佩的,但20多年来,尽管年鉴界作了不懈的努力,想了不少办法,年鉴却没有真正“飞入寻常百姓家”。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年鉴是否都要致力于达到“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境界?年鉴的创新是否一定要以“飞入寻常百姓家”为标准?根据笔者的实践以及对同行们的做法的研究,认为,对所有年鉴一概而论地提出要“飞入寻常百姓家”,是一个认识误区,至少对地方综合年鉴而言,把这种本来并不属于“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年鉴属种,生搬硬套,实在是张冠李戴。笔者认为,即使中国出现了“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畅销年鉴,也绝不是地方综合年鉴。

年鉴“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确是一个良好的愿望,但所有年景都能“飞入寻常百姓家”吗?不是,要看是什么类型的。至少,笔者认为,一般地方综合年鉴由于是官方年鉴,不可能,也不应该像一般通俗读物或实用工具书一样“飞进寻常百姓家”的,可能有极个别的读者自费购买了中国的地方年鉴,也多数是为了收藏。目前,还没有一部地方综合年鉴可以宣称“飞入”了“百姓家”,飞不进百姓家的原因有许多,最根本的还是中国的地方年鉴本身并不具有让老百姓认可的“民”用属性。另外,也不具备“民”用的条件:一、大部头大价钱,百元以上,并不符合“经济实惠”的百姓消费心理;二、“官”气十足,彩版上多是领导,内容记述大量的公务活动,百姓没兴趣;三、地方综全年鉴中百姓需要的资料比重极小,任何一个消费者都不会花100元买只有其中只有几元好用的东西,包括我们年鉴工作者自己。就是我们津津乐道的国外一些发行量大、进入百姓家的畅销年鉴,也是凤毛麟角,全世界也仅为数不多的几部而已,且没有一部是地方综合年鉴。拿中国的地方综合年鉴与这些年鉴比,既没有可比性,又没有比较价值。

所以,还是冷静下来,仔细研究研究地方年鉴的目标读者是什么人,笔者认为不宜在地方综合年鉴中提倡“飞入寻常百姓家”,地方综合年鉴记录的是一地政治、经济、社会各面一年发展状况,且立脚点在官方,绝大多数百姓对此兴趣不大,与其弄一点指南式的生活、便民小资料在年鉴上,不如编印一些便民小手册来得更实用些。实际上,还没有发现因为增加了一些便民资料,就能较大幅度增加市场发行量的地方综合年鉴。尽管这是具有善意出发点的构思和实践,但费力不讨好,倒是增加了成本和无效的工作量。所以地方年鉴特别是区县级地方综合年鉴不必在上面下功夫,还是注意那些需要研究地方发展的读者群,找准目标读者,别再走弯路。

而在较大的城市和地区,另辟蹊径,编辑出版以人民群众为目标读者,内容与人民群众生活和情趣息息相关的地方居民生活类专门年鉴(笔者权且这样定义),应该说,是年鉴“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积极探索和实践,如前几年问世的《南京生活年鉴》和近期乌鲁木齐、浦东、大连等城市出版的“百姓年鉴”、“生活年鉴”。笔者敬佩这些年鉴的编者们开拓创新的勇气和与时俱进的精神状态,为这些有可能真正“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年鉴欣喜万分。

但这种“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是地方居民生活类专门年鉴,与地方综合年鉴不是年鉴的同一属种。既不是官方年鉴,也不能称之为地方综合年鉴“转型”的产物。这类年鉴的出现也应视作年鉴编辑部工作的创新,不能看作是地方综合年鉴这个年鉴种类的创新成果,就其属性而言,不属于地方综合年鉴范畴,只能认为是新增加了年鉴的品种,而不能证明地方综合年鉴的质量因此而提高了。

另外,这种年鉴也有地域限制,比如城市的区,由于居民生活的需求范围和活动范围大大超出区域范围,编辑区级的居民生活类专门年鉴,其资料涵盖面远远不能满足百姓要求,故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必要编辑出版这种年鉴的。

地方综合年鉴与地方居民生活类专门年鉴是不同的年鉴属种:一是目标读者群不同,前者是党政机关、社会科学研究等机构的专门人员。后者是广大的人民群众。二是权威性不同,前者因为必须是政府发布的,具有官方的权威性;后者可以不需要由官方发布,只要合法出版,资料真实可信,内容精彩实用,大多数目标读者认可,就具有权威性,就像歌星、影星的道理一样,老百姓认为你有用,愿意买,就有权威性。三是编者定位不同,前者必须是党政机构或官方设立机构(如地方志、社科院、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和官方报社,以及官方设立的年鉴社等)工作人员;后者则可以是非官方人员,只要是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力的公民或合法的社会组织,进行了合法的注册,具有编辑能力,都可以搞生活类年鉴,就是说可以是民办年鉴,且国内已经出现了这类民办的年鉴。四是发行手段不同,前者一般采用行政手段向各级单位硬性摊派(有些年鉴通过中介机构发行,也是拿着红头文件或打着官方旗号操作的),少买一些可以商量,但必须得买,有的尽管也在新华书店的书架上放几本,但购者寥若晨星,也有的干脆送光为止,根本谈不上市场二字;后者则是靠市场接纳,完全要让老百姓看得中,自愿购买,搞不成硬性摊派。五是生存前提不同,前者生存只受官方保护,而不受法律保护(没有这方面的立法,也不可能立法保护),只要领导愿意,就可以生存下去,生存质量好一点,差一点都无所谓,可以靠、可以要;否则,既靠不上,又要不着,“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后者生存则可以法人或自然人的合法行为受法律保护,要读者决定,也就是由老百姓决定,既不能依赖“靠”,也不能依赖“要”,搞得不好,自生自灭,如果不是自己办不下去,或违反法律,而是政府官员不让他办,他可以运用法律保护自己,去打官司。

然而,笔者认为,就是地方居民生活类专门年鉴,真正“飞入寻常百姓家”还任重道远。理由是,如果这种年鉴“逐年出版”就需要每年有大量的资料更新,如果固定的常规资料占大部分,老百姓就只会买第一本。目前市场上就有类似《家庭日用大全》这样的图书,过几年修订一版。这的确是个难题,因为绝大多数资料的稳定时间绝不可能只有一年,比如“求医问药”栏目中,各医院的特色专科就不会“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劳动就业、社会保障的政策措施也不会在一年之后就变得面目全非;地方特产、旅游景点、营业网点更不可能连年大量增加。如果老百姓买了第一本,发现以后每年都大致一样,就不会连续购买,就觉得只要第一本够用了,另外,如果与地方综合年鉴捆绑发行(或曰“配套发行”),我看也会好景不长,花几元线买一本生活年鉴还得再掏上百元搭上一本大部头与生活没多大关系的年鉴,着实划不来;跟着发行量关不大的地方综合年鉴一起发行,也不会取得多大的发行量。此外,与任何一个能畅销的商品一样,有一个市场推广的过程,要花相当大的精力和财力去培育市场,且获得一个成熟的市场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能一蹴而就。在我们为新的居民生活实用年鉴的诞生击节叫好时,也衷心地祝愿勇敢走出第一步的编者们能通过不懈的努力,使她茁壮成长,长盛不衰。

国外的畅销年鉴有些是百科知识类年鉴,如美国的《世界年鉴》、日本的《朝日年鉴》;有的是专门知识类年鉴,如英国的《老农夫年鉴》。这类年鉴所以畅销,是其资料内容迎合读者的求知欲和猎奇心理,可惜国内还没有见到。

所以不能一概要求所有的年鉴都要“飞入寻常百姓家”,都要成为畅销书。至少地方综合年鉴不是畅销书。此外,畅销书是具体的书,不是抽象意义的图书种类。年鉴不是畅销书,只有具体的某一种年鉴可以是畅销书,就如不能说小说是畅销书,而只能说某一部小说是畅销书一样。

(作者单位为宝山区地方志办公室、《宝山年鉴》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