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新境界(朱敏彦) 2004/04/06

朱敏彦

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指出:“坚持党的思想路线,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是我们党坚持先进性和增强创造力的决定性因素。”他要求全党“始终保持与时俱进的精神状态,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质,这一论断深刻揭示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征和力量源泉。与时俱进,“时”即指时代条件、时代课题,“进”就是理论创新、理论发展。所谓与时俱进,就是随着时代的前进步伐,不断准确地把握时代课题,根据发展着的实践,予以正确的科学的回答,从而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马克思主义150多年的发展历史,就是一部不断正确回答时代课题,不断与时俱进,推进理论创新,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新境界的历史。

马克思主义从诞生之日起,就向世人展示了它善于准确把握时代课题的鲜明特征。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自由资本主义在西欧许多国家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进入了大机器工业阶段。以蒸汽机为动力的大机器代替了手工劳动,工厂制度代替了手工工场制度,使生产力得到迅速发展。英国、法国、德国先后进行了产业革命。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本主义社会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和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日益尖锐,造成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1925年在英国爆发首次危机,以后每隔八至十年就周期性地爆发。经济危机暴露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局限性。产业革命不仅是技术革命,而且也引发了一场社会革命。产业革命中,出现了现代资产阶级和现代无产阶级。在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欧洲发生了法国里昂工人的两次起义、英国宪章运动和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等三大工人运动,显示了工人阶级的力量。总之,大工业的发展,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暴露,工人运动的兴起,迫切要求有科学的理论来回答时代提出的课题,即“如何正确认识资本主义,如何变革资本主义制度”,迫切要求崭新的思想理论的诞生和指导。在这样的历史条件面前,马克思、恩格斯顺应时代进步的潮流,立足于新兴的工人阶级斗争的实践,批判地吸收和改造了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正确地回答了时代提出的课题,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实现了人类思想史上的伟大变革。

对于自己创立的理论,马克思、恩格斯始终坚持以科学的态度正确对待,从不认为自己的理论体系是“永恒真理”、“终极真理”,而是一再强调: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不是终结了真理,而是为认识真理开辟了道路。1895年恩格斯在总结马克思和他数十年革命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指出:“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从这一基本观点出发,马克思、恩格斯总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实践的发展而不断修正、补充和完善某些具体的观点和结论。

从十九世纪下半叶起,随着世界上几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相继完成工业革命,生产迅速发展,资本大量积累,国际市场竞争空前激烈。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自身的范围内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自由竞争向垄断阶段过渡的征兆逐渐暴露。恩格斯晚年已经意识到历史条件正在发生着新的变化,他开始研究资本主义垄断时期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不同道路和东方国家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问题,希望俄国革命与西欧无产阶级革命能够相互补充。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阶段进入垄断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垄断资本对无产阶级进行更加残酷的剥削,同时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也日益激化。时代迫切要求对这一时期的时代特征和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新方式作出回答和指明方向。此时,伯恩斯坦在时代和形势发生急剧变化的时候,从怀疑马克思主义到完全抛弃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最终目的,背离了马克思主义,放弃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历史任务,沦为修正主义者;而考茨基则以马克思主义的正统继承者自居,却完全无视时代发展,无视自由资本主义已经转变到垄断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阶段这一新情况,无视新条件下已经出现的革命形势,直接攻击和诋毁十月革命和俄国的无产阶级专政,走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对立面。列宁果断地排除了“左”右倾错误的严重干扰,牢牢地把握住了垄断资本主义的时代特征,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的规律,科学剖析了资本主义国家内部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以及殖民地宗主国与殖民地国家之间的矛盾,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俄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突破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同时在几个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取得胜利的具体论断,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可能首先在一国或数国取得胜利的新论断,并领导俄国人民取得了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与此同时,列宁对帝国主义时代的民族与殖民地的特殊地位作了阐述,指明了民族解放运动的方向。为了从理论上根本解决帝国主义阶段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新课题,针对当时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的一些错误观点,列宁还写了大量的哲学论著,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认识论和辩证法,从而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列宁也是与时俱进的典范,他从未将马克思主义理论“看作某种一成不变的和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恰恰相反,“我们深信:它只是给一种科学奠定了基础,社会党人如果不愿落后于实际生活,就应当在各方面把这门科学向前推进。”列宁对自己提出的一些重要主张,也根据形势的变化和实践的需要,作出大幅度的调整和修正。因此,邓小平经常称赞列宁是一个“真正的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十分重视理论指导和理论创新的党。中国共产党的80年,是把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而不断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80年。每当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重要关头,我们党的领导核心总是面对新的形势,把握新的时代主题,正确回答时代课题,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成功地结合起来,不断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

在二十世纪初,世界处于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战争与革命”是当时的时代主题。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蓬勃兴起,民族解放运动此起彼伏。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处于幅员广阔、人口众多、情况复杂、经济文化落后,特别是政治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新生的中国共产党是在这样的时代条件和独特国情下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正确回答“什么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怎样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这一时代课题。对此,中国共产党进行了长时期的艰辛探索。

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坚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创新马克思主义。他说:“马克思活着的时候,不能将后来出现的所有的问题都看到,也就不能在那时把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加以解决。俄国革命的问题只能由列宁解决,中国的问题只能由中国人解决。”毛泽东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勇敢地突破了苏俄中心城市暴动的革命模式,为中国革命探索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这样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正确道路。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党已比较完全地掌握中国民主革命发展的规律。毛泽东系统地总结了中国革命的独创性经验,写下了《〈共产党人〉发刊词》、《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等著作,完整地阐述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开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革命道路,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无产阶级如何领导革命的学说。在此基础上,还创造性地提出新民主主义政治、新民主主义经济和新民主主义文化相统一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从而成功地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形成了第一次结合的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1945年召开的党的“七大”,确立毛泽东思想为全党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奠定了最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领导人民经过社会主义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成功地实现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党在领导社会主义三大改造伟大实践中形成的一系列新经验、新观点、新思想,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1956年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在中国初步建立起来,但是,在中国生产力发展水平还很落后的情况下,全党又面临“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全新的时代课题。此后的二十多年,我们党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进程中,由于未能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及时把握住变化了的时代主题,先后出现过以“大跃进”为特征的“左”倾错误和“文化大革命”的灾难。一直到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始了建国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历史转折。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世界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逐步进入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新的时期。以邓小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紧紧把握时代主题,及时抓住历史机遇,把马克思主义不断推向前进。邓小平以极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指出:“绝对不能要求马克思为解决他去世之后五十年、一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的任务。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作了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他指出:首先是解放思想,只有思想解放了,我们才能正确地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解决遗留的问题,解决新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是不能前进的,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在中国面临向何处去的重大历史关头,这篇讲话是开辟新时期新道路的宣言书,实际上成为三中全会的主题报告。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经过党的十二大、十三大,1992年春天,邓小平在视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时多次发表谈话,这就是著名的“南方谈话”。南方谈话科学地总结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十多年的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本实践和基本经验,从理论上深刻回答了新时期社会主义建设中一系列基本问题,是把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推向新阶段的又一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宣言书。

改革开放以来,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在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面临的课题的实践中,不断探索,不断开拓,不断总结,又一次成功地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建设实际相结合,产生了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创立了邓小平理论。这一理论,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中国这样的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用新的思想、观点,继承、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1997年召开的党的十五大,将邓小平理论确立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邓小平理论的光辉价值已经并将继续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得到证实。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在“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的情况下,世界形势继续发生着深刻的变化。经济全球化趋势日益加快,政治多极化格局开始出现,科学技术突飞猛进,思想文化相互激荡。国内,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开放的日益扩大,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领域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特点、新问题,我党所处的地位和环境、党员的构成和思想情况等,也随之发生了新的变化。面对新世纪、新时期、新阶段,面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新变化,我们党又面临在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和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这直接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历史性重大课题。正是深刻思考和回答这历史性重大课题,2000年2月,江泽民同志立足国内外形势的新变化,高瞻远瞩,高屋建瓴地提出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此后,他又一次强调“三个代表”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全党经过一年多认真学习、深入研究“三个代表”和按照“三个代表”要求进行实践,深化了对“三个代表”思想的认识。江泽民同志集中全党的智慧,在去年“七一”讲话中,从理论上系统深入地阐述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科学内涵和精神实质。今年,江泽民同志在“5·31”重要讲话中,进一步全面阐述了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根本要求。今天,党的十六大报告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确立为我们党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在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和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这新世纪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新课题时,再一次成功地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改革开放实际相结合,产生第三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是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的13年,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领导人民推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和丰富经验的理论总结,是全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正是从这一意义上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是中国共产党八十多年历程中,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成功结合的第三次历史性飞跃,开拓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全面体现了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纲领,涵盖了经济、政治、文化等领域,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分析和解决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理论和实际问题的新概括、新创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一脉相承,反映了当代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变化对党和国家工作的新要求,是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推进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强大理论武器。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把邓小平理论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了新的境界。邓小平理论深刻揭示了社会主义本质,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深化了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认识,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进一步丰富了社会主义本质理论和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揭示了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的统一性,指明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和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国共产党只有实现“三个代表”,才能实现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才能实现人的全面发展。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精髓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坚持党的思想路线提供了光辉的典范,学习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要牢牢把握这个精髓,紧紧抓住这个实质。使我们的思想认识自觉地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和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和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善于在解放思想中统一思想,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指导新的实践。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重大理论成果,是指引我们进行的新的伟大实践的科学指南,是推动我国生产力发展、社会全面进步的强大精神武器。今天,党的十六大把“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一道确立为我们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并写入党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光辉价值已经并将继续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发挥着思想指导、理论基础和精神动力的巨大作用。

(作者系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