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试论地方综合年鉴的定位与创新 2004/03/19

《青浦年鉴》编辑部

时至今日,年鉴在数量和规模上已实现了与时俱进。目前全国有各类年鉴2000余种,上海市各种年鉴也有上百种,区县地方综合年鉴19种。面对入世,面对政府职能转变,面对市场经济体制建立,年鉴如何提高质量,适应新形势?如何规范和创新?我们仅从地方综合年鉴的角度,结合青浦年鉴的编纂实践谈些粗浅的想法。

一、地方综合年鉴的性质和地位

这个问题已讨论了多年,也许早有定论。但我们仍觉得有必要就地方综合年鉴的性质和地位问题阐明自己的观点。地方综合年鉴记录一个地区一年内(也有数年)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各方面的主要情况,记载一年内本地区所发生的各类大事、新事和要事,应是该地区的大型资料性工具书。地方综合年鉴的主要功能应是存史、资政和查考。地方综合性年鉴的特性应是:

1、地方性。地方综合年鉴记载的内容,只能表现该地区的事情和特色。如上海年鉴,只能反映上海的东西以及人和事。某某区县的年鉴亦然。地方性是地方综合年鉴的特征之一。

2、综合性。与专业年鉴不同,地方综合年鉴反映的面很广,涉及该地区社会方方面面的内容。必须全面、系统地记载年度内该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城乡建设、人民生活等情况,有些大的方面、大的系统是不能漏也是不能缺的。

3、资料性。地方综合年鉴有大量的数据资料和各种实例、实绩,既是中外人士了解研究该地区的重要窗口,同时也为日后存史、资政、考查提供了系统权威的可靠资料。

4、“官书”性。从目前看,地方综合年鉴绝大多数是由该地区政府领导或编委会主持,由政府下属部门或机构(方志办)负责编纂的,其编纂组织机构是当地政府下属的一个工作部门。说地方综合年鉴是“官书”,是因为编纂这“书”不仅是政府行为,是由政府的下属部门“官员”编的,经费也是政府“官方”财政出的,而且读者对象或读者群也主要是党政机关的各级“官员”。从青浦年鉴近几年发行情况来看,基本局限在区四大班子领导,区委、区政府各部委办局,各乡镇机关以及档案部门,大、中型企事业单位等。前一、二年年鉴界提出,“年鉴要面向市场,走向市场,要飞入寻常百姓家”,为此,我们在2001版《青浦年鉴》中增加了便民资料,设想把《青浦年鉴》办成具有“官书”与“民书”双重性质的书,结果工作量和成本增加了,但去年的年鉴仍然不能推动发行量的增加,仍然“飞不进寻常百姓家”。至于要“飞入寻常百姓家”,我们认为,就应该由“民书”或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年鉴来“飞”。因为政府主办的地方性综合年鉴是不以赢利为目的的。所以说,地方综合年鉴具有“官书”性是一个勿庸置疑的特征。

此外,地方综合年鉴还具有连续性(每年一本,连续出版),动态性(每年一个地区经济与社会生活不断发展变化,年鉴所记载内容也是不断变化的)和实用性(为机关工作人员和研究单位、企事业单位提供资料参考,以及为资政、招商等提供依据或便览服务)等特征。

二、地方综合年鉴的创新与发展

江泽民总书记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创新”意为抛开旧的,创造新的。年鉴创新是新一届版协年鉴研究会许家康会长提出来的,提出年鉴创新是基于年鉴编纂的整体大环境比较沉闷,各级各类年鉴比较单调地年复一年地运转着,同时也基于对年鉴的内容和表现形式比较单一提出的。创新的近期目标是打破年鉴“千鉴一面”的格局。

事实上,我们在前几年年鉴编纂工作实践中,都已经自觉或不自觉地朝着创新的方向发展。只不过以前没有提出“创新”这个概念,没有主观刻意地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去年在南汇召开的年鉴协作会议上,专题研讨了年鉴的规范和创新。与会者比较一致地认为:年鉴的功能、性质决定了年鉴的编纂必须规范;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也决定了年鉴编纂需要不断创新;年鉴既要规范,又要创新,要在规范的基础上创新,在创新的过程中不断规范。我们认为,年鉴不论是规范还是创新,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提高年鉴的质量。《青浦年鉴》虽然没有创新的经验可供交流,但是对如何创新,在哪些方面应该创新或改进完善也有思考:

1、地方综合年鉴的创新与发展首先有赖于当地党委、政府的切实重视。只有地方政府切切实实意识到编纂出版地方综合年鉴的意义、价值,明确地方综合年鉴的地位和功能,知晓从古到今地方史志一类的“官书”均由政府编纂,那么今后年鉴编纂机构就不会轻易撤并,人员编制、机构性质也将会得到合理的落实。地方综合年鉴今后的命运与当地政府是否重视是很有关系的。

2、地方综合年鉴的创新与发展需要为年鉴人员提供更多的学习、了解和掌握信息的机会。目前,年鉴界不少人认为年鉴“内容结构老套,缺乏时代新意,内容重复臃肿,使用价值不高。千鉴一面,形式单一”等。而年鉴编纂人员也已竭尽全力想方设法改变现状,锐意创新和改革,但仍心有余而力不足,创新的成果仍不如人意。地方综合年鉴要记载一个地区方方面面的事,需要了解并掌握各种各样的可靠有用的信息。地方综合年鉴编辑部应是该地区重要信息的中心,是各种信息储存仓库或信息总汇,而目前年鉴编辑部受现行行政体制的限制,年鉴编纂人员受工作性质和活动范围的局限,普遍缺乏经济与行政管理专业知识以及对本地区宏观、中观经济与社会发展进行全方位考察了解的机会,造成视野相对狭窄。因此,要使地方综合年鉴得到不断创新与发展,应该为年鉴工作人员提供更多的学习、了解和掌握本地区综合信息的机会。同时,要有意识地将长期在宏观部门、综合部门工作过的同志充实到地方综合年鉴编辑部。建议上级部门在加强对区、县综合年鉴工作人员培训的基础上,适当组织外出学习考察,了解国内、外年鉴是怎样创新的,探讨上海地区各地方综合年鉴如何适应市场经济,如何与国际接轨等。

3、要对地方综合年鉴的使用价值再作一番理性思考和评估。从目前上海全市来看,地方综合年鉴几乎每个区县一年一本均在编纂出版,且字数越来越多,页数不断增多加厚,印刷、装帧日趋考究,成本、定价逐年提高。但对读者欢喜程度、使用频率、读鉴用鉴情况以及社会价值等,缺乏深入的了解和估价。年鉴事业要继续生存和发展,有必要对年鉴的使用情况、读者的欢喜程度作一次全面系统的社会调查(抽样、问卷均可),地方综合年鉴读者究竟是哪些人。他们需要什么?喜欢什么?将来历史上需要留点什么等等。然后根据需要有“的”放“矢”地进行编辑。对无关紧要的内容坚决删去,把真正有用的材料选入年鉴,提升年鉴社会价值,使读者对年鉴产生依赖感。此外,区县地方综合年鉴篇幅字数也应实事求是,适可而止。区县地方综合年鉴是否需要统一用现在的大16开本?实践将不断证明,市场经济体制只允许成本低、实用价值高且价廉物美的年鉴生存。凡是成本高,华而不实,社会价值不高的年鉴早晚将被遗弃或淘汰。

4、地方综合年鉴的创新不能脱离年鉴的基本规范。地方综合年鉴虽不能简单地归属到地方志,地方年鉴与地方志虽然不能划等号,但我们认为,作为地方综合性年鉴的性质、作用似乎觉得应属于地方史志的性质范畴。年鉴编纂体例和方法,年鉴内容和表现形式跟志书、史书编纂一样,有其约定俗成的东西,是不可能作大的根本性改变的,总不能为了年鉴的可读性把年鉴改成散文或小说等。任何事物区别他物是因为此物具有内在的规律性和规定性,年鉴也一样。规范的内在意义就是指某些约定俗成和明文规定,如果年鉴行文不论体例,收录资料不择范围,框架、装帧、版式等随心所欲,这样的年鉴就不能称其为年鉴了。因此,我们认为:地方综合年鉴的内容和表现形式,以及编纂体例和方法等的创新应不脱离年鉴的基础规范。我们非常赞同“年鉴应不断创新,年鉴应在规范的基础上创新,在创新的过程中不断规范”的观点,这也是由地方综合年鉴的性质、功能和地位所决定了的。

5、地方综合年鉴创新与发展的课题尚待深入探讨。年鉴创新是个大题目,地方综合年鉴创新是个中题目。究竟在哪些方面创新,怎样创新,尚待深入探讨,分类指导。目前,地方综合年鉴创新的呼声较高,我们认为,至少应在以下几方面需要改革和创新,或者说需要改进和完善。比如:组织管理机制的创新与改革;编纂机制的创新与改革;经营机制的创新与改革;具体操作机制即内容上创新,采编方式上创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