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刍议不同年鉴的功能定位和相互合作(张建明) 2004/03/19

张建明

在《上海年鉴(2002)》首发式上,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殷一璀同志明确提出,要发挥年鉴学会的作用,各类各级年鉴要分工合作,促使上海年鉴事业健康发展。今把自己对此所思所悟说出来,愿与大家讨论。

年鉴个性化重在功能定位

近两年,中国年鉴界掀起了讨论和实践年鉴创新的热潮。这是社会转型时期,年鉴要生存和发展逼出来的。改革创新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创办特色年鉴。年鉴个性化才能使中国年鉴万紫千红、繁花似锦。

所有年鉴都具有一般功能和特定功能。一般功能是共性的:信息汇集、资政育人、服务指南、存史鉴后等。特定功能是独一无二的:年鉴结构、内容、服务对象及运作方式,一个年鉴一个样。把单一年鉴放到群体年鉴中观察和分析,就能发现此年鉴与彼年鉴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企业年鉴不同于事业年鉴,专业年鉴不同于综合性年鉴。综合性年鉴中,其范围、层次不同,导致其所起的作用、功能也不同。事实也是这样。《上海统计年鉴》全部是整个上海综合的各行各业分类的统计,为需要上海宏观精确数字的读者服务;《上海经济年鉴》是上海经济建设、经济运行的权威记录,为专门研究上海经济的同志所需。《上海年鉴》则是上海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综合工具书,想全面了解上海就看《上海年鉴》。《上海年鉴》站在全市的角度,对全局、整体要记准记好,但对局部、个体不可能都记全记详,某地区某行业某学校某企业的详情需要由区县综合年鉴,有关行业、事业、企业年鉴来承担完成。

由此可见,各年鉴都有自己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各有各的任务,各有各的作用。各家年鉴要自觉定位,准确定位,既不要越位,也不要不到位。任何年鉴不能包揽一切,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也不能唯我老大,小瞧别人。天下年鉴是一家,年鉴兄弟各有所长,要取长补短,共同发展。

年鉴市场化需要相互合作

2002年5月在北京举办的全国年鉴主编座谈会暨现代信息技术与年鉴创新论坛会上,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李国新教授提出“中国年鉴的创新之路是集团化、数字化、网络化”。他认为,顺应市场经济发展、顺应社会信息化趋势,年鉴创新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务是构建大规模的中国年鉴资源数据库。他建议版协年鉴研究会成立专门机构进行协调,建立数据库工程基金予以推动,制定技术标准规范具体实施。

年鉴要不要走向市场,这里暂且不去讨论。但我们所处的环境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在形成,正在成熟,正在强化。年鉴在市场经济大环境中,已经出现了竞争。争地位,争广告,争发行,争稿源,争读者。有的是明的,有的是暗的;有的初露端倪,有的已经尖锐;有的依法行事,有的不择手段。竞争本来是好事,可以互相促进、互相学习,但不健康不正常的竞争产生副作用。负效益正在超过正效益。比如,广告客户价格在不断降低。书的豪华,书价高定,有些也仅仅出于扩大发行考虑。书不求好用求好看,私下里,甚至诋毁别的年鉴……如此下去,搅乱市场,毁坏形象。最终受影响、受损失的是年鉴这个大家庭,年鉴整个事业。

再看年鉴自身,框架雷同、体例雷同、记载内容雷同等比较普遍。综合年鉴刊登大量的统计图表,大多又与统计年鉴同一内容、同一表式。企业年鉴象综合年鉴一样,理论学习、消防治安、医院学校、党团组织、退休养老、社会保障,面面俱到,无所不包。一些年鉴专业特色不浓等等。年鉴虽然有类似政府公报的属性,但也有信息和文化属性,信息和文化都在产业化,凡产业必然面向市场,走向市场。即便作为政府公报,也有个面向社会、服务大众的问题。为了让读者满意,就要编读者需要的年鉴。一家年鉴不可能满足所有读者的需要。不同年鉴要为不同对象服务,这就产生了分工和合作。分工合作是读者需要,市场需要,也是年鉴生存和发展的需要。

年鉴合作有个配合磨合过程

据统计,全上海已有七八十种年鉴。从特大型国际大城市发展要求看,年鉴的发展空间、潜力还很大。从年鉴品种看,也还需要进一步开拓、繁荣。年鉴的运作形式需要大胆创新。分工合作过去没有提,没有做。现在明确提出来,不妨试一试。建议先探索《上海年鉴》与各区县年鉴怎样分工合作。

从2000年起,市地方志办公室对各区县年鉴进行审读把关,这是行使市地方志办公室的职责,属于指导、把关范畴。如果《上海年鉴》以平等的身份与各区县年鉴进行合作,互助互利,取长补短。将有利于年鉴力量的整合,年鉴资源的开发,年鉴质量的提高。比如记载内容广度、深度的分工,图片拍摄、收集、刊登的分工,表格的来源、制作、发布的分工,年鉴印刷、出版的合作,年鉴发行的合作,还有个广告征集的合作(广告公司、客户分流、价格控制)等。

这个分工合作要坚持自愿、协作、互利原则。因为没有行政关系,不能采用行政办法,相互是平等的,要靠协商、协作、相互配合。开始可以几家参与,逐步扩大。最后形成上海团队、上海品牌。

就拿我们浦东来说,年鉴有竞争有合作,浦东现有近10种年鉴。我们史志办就有4种(中文年鉴、英文年鉴、生活年鉴、光盘年鉴)。还有《浦东统计年鉴》、《浦东新区社会事业年鉴》、《浦东工商年鉴》、《浦东旅游年鉴》,还有些街道每年编一本年鉴。广告和发行上竞争越来越激烈,可以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合作嘛,资料素材互相借鉴利用就是一个方面。我们内部4种年鉴也分工合作,但总的目标一致,发掘年鉴潜力,扩大年鉴影响,争创年鉴品牌。

(作者单位:《浦东年鉴》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