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谈谈年鉴的创新与个性化发展(方亚光) 2004/03/19

方亚光

“创新”是当今社会一个时尚的话题,也是年鉴界点击较多的一个词汇。近两年,围绕创新,年鉴界同仁不仅进行了理论上的探讨,而且还进行了大胆的实践,涌现出一批富有特色与个性的年鉴,从而为年鉴创新的深入起到了示范和带头作用。但是,“创新不能刮风,任何年鉴也不要随便跟风”,创新必须实事求是,必须根据本地区、本行业、本年鉴的具体情况进行。

一、年鉴创新的前提是搞清楚什么是年鉴、怎样发展年鉴

年鉴的创新是一个艰苦而漫长的过程。搞清楚年鉴创新的前提不仅有助于把握创新的全面性,而且有助于解除在创新过程中遇到的犹疑和困惑。

什么是年鉴、怎样发展年鉴?这个问题对于年鉴同仁来说也许觉得问的有点幼稚。但是,有时候往往是“当局者迷”。因此,在进行新的进程时对自身的情况进行再认识有利于把握前进的方向。

“年鉴”一词,指的是一种现代形式的工具书。它以年为期,记载、汇辑上年度自然或社会(或两者兼有)历史发展里程性的资料,年复一年,连续出版,成为纵横可比借鉴的资料工具书和系列性史册,供人查考,助人明辨,给人启迪。至于年鉴的定义,有许多不同的说法,年鉴界普遍认同的提法为“系统汇辑上一年度重要的文献信息,逐年编纂连续出版的资料工具书”。也有人认为年鉴是资料性年刊,一年一期,可称年刊(参见中国年鉴研究会秘书处编辑的《年鉴手册》)。从目前来看,无论是作为图书出版,还是作为期刊出版的年鉴,皆具有工具书的功能,特别是地方综合性年鉴则具有政府公报和权威性资料工具书的功能。可见,年鉴的地位与性质基本上是资料工具书或资料性年刊。当然,年鉴还有许多衍生功能,诸如信息功能、咨询功能、服务功能,等等。发展年鉴事业,进行年鉴创新,就应发挥年鉴应有的功能,使之能量得到充分释放。

历史尽管已经跨入了二十一世纪,中国年鉴事业也已创造了第一次辉煌,但是,年鉴的定位与性质并没有改变。所以,我们进行年鉴的创新必须是在保持其基本属性、基本功能的基础上的创新,而不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近读《读者》,有一则短文,名曰“遭遇‘创新’”。在一个“创新作文”班上,老师为了启发同学们的创新思维,以“龟兔赛跑”为题,让同学们做。结果,“有的就写了,小兔不再骄傲了,拼命跑了第一。有的同学写了,小兔跑得很快,但是小兔看见小龟跑得很吃力,于是帮助小龟,他俩一起到达终点,并列第一。”老师自认为是开启了学生“创新思维”。其实,“龟兔赛跑”最早的立意在于“骄傲使人落后”。如果离开了这个前提,搞什么“狗尾续貂”,又是哪门子创新。由这则短文,使我联想到,任何创新,如果脱离或改变了基本属性,就不成为创新,而是创造或发明了。因此,年鉴的创新,只是就年鉴的内容与形式而言,不是改变年鉴的性质与功能。弄清楚这一点,年鉴的创新才有依据,才能对症下药,取得实效。否则,创新就会盲目,就会脱离主题。

二、年鉴创新的核心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思想路线。搞革命,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建设社会主义,也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年鉴的创新更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只有解放思想,突破条条框框,年鉴的创新才能成为可能。中国年鉴的重新崛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中国还处于计划经济时代,因此,年鉴工作无论是从宏观布局,还是从单体结构来说都带有很强的“计划性”和“统一性”。从年鉴类型来说主要是地方综合性年鉴,而且主要是省、市级;专业年鉴、部门年鉴极少。从年鉴体例来看,主要是百科体例,或者是方志体例。到90年代中后期,中国年鉴事业迎来了第一次辉煌,年鉴的种类急骤扩大,数量节节攀升;年鉴编纂的体例、格式趋于统一。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时步,年鉴无论是宏观布局,还是单体结构都必须进行改革创新。

从宏观布局来说,要打破综合性年鉴独占天下的局面,倡导并鼓励发展各式各样的年鉴,使年鉴“百花齐放,争奇斗妍”。在创办年鉴方面,要胆子大一点,要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因此,对于新兴的年鉴,要予以鼓励;对不同单位、不同行业、不同群体乃至个人编纂年鉴,要予以支持;不要以一种模式、一个框框去衡量、评判年鉴的优劣长短。比如说,不要用地方综合性年鉴的标准去衡量行业年鉴,也不要用行业年鉴的标准去衡量实用年鉴。

从单体结构来说,要突破既有的条条框框,不断根据社会实践,即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和读者的需求,对年鉴的内容与形式进行更新与调整。比如说,地方年鉴的框架结构,编排体例,以前过于强调统一,而忽略了个性的发挥。甚至,在年鉴评比中还往往将在框架结构、编排体例乃至封面设计上有个性的年鉴视为“不规范”,限制了年鉴的创新。因此,在现阶段,年鉴内容与形式的调整与更新不要强求一致性,要鼓励有个性、有特点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框架结构和编排体例,从而为年鉴的创新营造一个“无拘束”、“无限制”的宽松氛围。

只有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年鉴的创新才会获得成效。我们讲创新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刮风赶时尚。创新是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在年鉴的创新过程中,也曾经有过一些不切实际的做法。比如说,考察了美国的《世界年鉴》后,觉得《世界年鉴》的运作速度快,发行量大,于是有的同志提出,中国年鉴的编纂要引入采访制,中国年鉴的发行量要扩大;又比如,有的同志提出,年鉴要走入“寻常百姓家”,“年鉴要扩大发行量”,就是要增强年鉴的实用性,于是倡导年鉴增加“指南”等百姓关心的内容。一时间,火车时刻表、汽车时刻表等等所谓的实用性内容占了较大的篇幅。但诸如此类的改革与创新并没有使年鉴走入“寻常百姓家”,相反,却使年鉴的品位与权威性大打折扣,失去了其应有的读者。因此,年鉴的创新一定要实事求是,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根据省情、市情、县情以及行业、部门的情况进行创新。地方综合性年鉴的框架结构、内容选择,就必须体现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旋律,版式设计就必须注重权威性、严肃性和高品位。而一些生活年鉴、实用年鉴、百姓年鉴,则应生动活泼,注重知识性、趣味性。与此同时,省级年鉴、市级年鉴、县区年鉴尽管都是地方综合性年鉴,但是,它们之间的差异是很明显的,不能依样画葫芦,要有各自的特色。

三、年鉴创新的根本是走个性化发展之路

许家康会长在第七次全国省级年鉴研讨会上的总结讲话中明确指出“年鉴创新的一个重要方向和目标,就是要通过创新年鉴的内容和形式,通过百花齐放和推陈出新,提高年鉴的出版质量,并逐渐形成不同的风格和流派。”(《年鉴信息与研究》2002年第3期)要形成不同风格和流派的年鉴,首先必须是年鉴的单体要有个性、要有特色。因此,年鉴的创新在于倡导走个性化发展之路。

不同种类的年鉴应“走自己的路”,避免雷同。目前,年鉴的种类很多,有中央年鉴,有地方年鉴;有综合性年鉴,有专门性年鉴;有通俗性年鉴,有学术性年鉴;有区域性年鉴,有流域性年鉴,如此等等。不同种类的年鉴,在框架结构,篇章安排,版式设计上应该有自己的特色。经过二十多年的实践与探索,年鉴界已形成了一大批具有“个性”的年鉴。比如,《中国药学年鉴》是一部专业学科性年鉴,从内容到形式都十分注重专业性和学术性。在每本年鉴中都重点反映医药学科领域里的一些新发现、新理论、新发明、新技术,而且综述性内容占的篇幅比较多。写地方综合性年鉴的体例大相径庭。于是,该年鉴在首次参加某地区年鉴的评比中受到评委的“冷落”,认为不符合年鉴的体例要求。其实,这不符合之处正是该年鉴的特长。再比如,《长江年鉴》,它既不是单纯的专业性年鉴,又区别于地域性的综合年鉴,它是介于专业性与地域性两者兼而有之的专业综合性年鉴。因此,它的办刊宗旨、编纂思路及形成的编纂风格和特色(以“水”为中心,将流域性的情况与专业性的内容有机结合起来),既有别于一般的地方综合性年鉴,又不同于一般的专业性年鉴。应该说,对于《长江年鉴》的办刊经验进行很好地总结,可以为如何编纂跨地区、跨省份的综合年鉴,如何编纂地区广、范围大的行业年鉴提供借鉴。因此,年鉴的创新就是要不断地挖掘自身的潜力,发挥自身的特长,闯出一条不同于他人的年鉴发展之路。

同一类型的年鉴,在内容与形式上要有“自己的魂”。具体地说,年鉴的框架结构、篇目设置、内容编写、图表选用要有自己的“主见”,要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出发,不唯本本、不守教条,不抄模式,不循陈规,不畏首畏尾,敢试敢闯,敢为天下先。《江苏年鉴》(2002)的框架结构就作了比较大的调整,不仅与其自身相比有了较大的变化,而且与其它兄弟省市相比,也显“与众不同”。为了体现省委、 省政府发展江苏经济社会的思路与规划(一个总揽、一个主题、一条主线、两个主推动力、五个主战略、一个根本出发点),载录全省各地“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调整优化结构、推进可持续发展,提高人民生活”等方面取得的成就与业绩,展现全省人民在新世纪“为富民强省、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而锐意进取,不断创新的精神岁月,《江苏年鉴》对框架结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打破过去按行业、按部门设篇立目的传统,按照江苏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旋律进行调整。如打破过去“农业、工业、第三产业”的格局,突出“经济结构调整”,并以“调整农业结构、优化工业结构、大力发展服务业、信息化建设、基础设施建设”为目的。近几年,江苏在从经济大省向经济强省推进的过程中,及时提出了建设文化大省的口号,并付诸实施。为此,《江苏年鉴》设立“精神文明与文化大省建设”专栏,将原来分散在有关篇目中的内容合并同类项,集中反映,突出主题。2002年《上海年鉴》则根据自身的特点,在创新之路上跨出了较大的步伐,在篇章结构、内容选择上发生了九大变化。特别是增设的“上海人在世界各地”、“外地人在上海”、“留学人员在上海”、“外国人在上海”4个栏目以及“港澳台同胞在上海”分目,较充分地展示了上海作为对外开放的中心城市的地位和作用;增设的“社会调查”栏目,则拓展了年鉴的资政功能。再比如《张家港年鉴》与《江阴年鉴》,尽管起步晚些,但起点较高,年鉴办得红红火火,编得很有特色。从框架结构设计到内容选择,两本年鉴都紧扣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主题,布局谋篇,精心打造。“团结拼搏、负重奋进、自加压力、敢于争先”的张家港精神闻名全国,《张家港年鉴》浓墨重彩予以载录,在2002年刊中为进一步体现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则将“改革”、“口岸”、“保税区·开发区”、“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等特色类目提到前面。江阴是一座长江下游新兴的现代化工业港口城市、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区域商贸中心和具有鲜明特色的滨江山水城市,其经济社会发展实力名列全国县级市(县)前列,曾被评为全国百强县(市)之首。为此,《江阴年鉴》,一年一个主题,向社会、向读者予以展示。在2002年年鉴上,便以“喜看江阴‘十五’开局”、“2001年江阴十大要闻”、“2001年江阴市政府十件实事”、“2001年江阴重点建设项目”、“2001年江阴精神文明建设十佳新人新事”、“江阴上市公司风采”,图文并茂、形象直观地展示了新世纪江阴的形象,颇具个性和特色。另外,像“资本经营”栏目,也是先人一着。当然,各地年鉴都有一些点睛之笔,这里不一一列举了。“九九归一”,创新对于年鉴单体来说就是要“走自己的路”,“要有自己的魂”,不要人云亦云,固守陈式。

鼓励推陈出新,倡导个性发展。每本年鉴都有自己的闪光点,都有自己的风格。因此,对于年鉴的创新既不要搞一刀切,也不要指手划脚,应该互相尊重,互相鼓励,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同时,在年鉴评比时,应实事求是,科学合理,鼓励创新。千万不要用一种模式、一个标准去衡量、评判各家年鉴,否则,年鉴个性化发展就会“夭折”,这不是危言耸听。

(作者为《江苏年鉴》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