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谈续修志书的"增、留"问题--以《杜行续志》为例(沈永清) 2004/03/19

沈永清

杜行镇位于闵行区黄浦江以东,原属南汇县,清光绪四年(1878年)设乡。1950年6月划归上海县,历区、乡、人民公社之演变,1984年3月杜行乡人民政府建立。1993年11月撤乡建镇。新世纪来临之际,根据闵行区区划调整方案,对陈行、杜行、鲁汇3镇,进行撤三建一,于2000年10月18日,成立闵行区浦江镇,杜行镇(乡)之建置成为历史。

杜行(乡)镇的党政领导历来重视社会主义新方志之编修,《杜行志》(下称《前志》)是于1991年6月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38万言,“上限不限,下限迄于1987年底。”(《杜行志·凡例》)“1988年来,杜行人在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指引下,各项改革日益深化,不断创新;人心思富,政通人和;富而思进,百业俱兴;人民安居乐业,经济繁荣腾飞,可谓是杜行有史以来的鼎盛时期。”(顾宏平《杜行续志·前言》)为记录杜行近13年的巨大变化,再现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丰硕成果,2000年春,杜行镇党委、政府决定续编《杜行志》,旋即组建编写小组,是年4月15日开始工作。2001年11月40万字的《杜行续志》内部出版。笔者试将两部志书在体裁、篇目、记述内容等方面作一比较研究,探索续修志书中的“增、留”问题,为提高续志的质量与学术品位略陈一孔之见:

体裁

《杜行续志》由“序言、凡例、杜行镇区域图、照片、概述、大事记、志(含人物传与名录)、后记”等构成。《前志》则有“序言、凡例、杜行乡简图、照片、大事记、志(含人物传与名录)后记”等构成。二者比较,《杜行续志》的体裁比《前志》多了“概述”。概述首叙建置、自然环境、人口、耕地、农业与工业之总产值,依次勾画杜行农业向现代化都市迈进的轨迹,凸现城乡建设日新月异,展示工业结构不断完善,布局日趋合理,道路宽广、高楼林立的人工环境,教科文卫兴旺发达,用数字显示人民生活质量,凸现开放改革好的主题,最后为人们展示的是一幅浦江镇发展前景的画卷。其后附一览表,反映杜行发展情况作为杜行1987~1999年社会发展的历史佐证。读概述而知杜行近13年之巨变。

概述是社会主义新方志的创新之体。其作用是“概括叙述全志或篇章所记之内容,理清地方社会或事物的发展历史脉络,点明地情或事物的特点及发展规律、趋势,点清全志或整个篇章的纲领。”(梁滨久《续志体裁运用学说》,《中国地方志》2002年第2期)据此,续志编修应强化述体之运用,高屋建瓴写出地情和事物的发展轨迹、因果、规律与特点,使述体成为全志或各篇章中的精彩画卷。

篇目

《杜行续志》设有“政治、农业、工业、金融财贸、文教科卫体档案、城乡建设、社会、先进集体和人物名录”等8编,下辖42章、138节、153目。《前志》设有“地理、政治、农业、副业、工业、财贸、文教卫生、社会、人物”等9编,下辖43章、154节、212目。《杜行续志》与《前志》均为大编体式的章、节、目层级结构,排列上均是先政治、后经济、社会事业、社会生活的主体人为殿军。其不同之处在于:

《杜行续志》删去《前志》中的“地理”编,相关内容散见于“概述、城乡建设”等有关篇章之中。

《杜行续志》增设“城乡建设”编。其编从“建设用地、道路桥梁和交通、供水供电供气、建筑业、房地产业、绿化和环保、邮政电信、集镇简介”等方面,全方位、多层次再现杜行之城市化进程,揭示城镇都市化的历史轨迹。在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农村小城镇建设是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一个亮点,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全面发展,农村小城镇的崛起已成为近20年来各地亮丽的风景线,这是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更由于她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特点,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因此,续修区县、乡镇志须设置“城乡建设”编(篇),记其历史沿革、述其生态环境、叙其规划,录其基础设施,凸现其良好的投资环境,为招商引资、发展一方经济张目。

《杜行续志》与《前志》在篇目设置上的共同不足是没有“索引”。索引是读志之钥匙,可方便读者用志,节省时间,完善志书作为资料书的检索功能。

《杜行续志》另一不足是在篇目中未设“前志补正”类目。补前志之缺,纠前志之错,是方志的优良传统,理应继承、发扬。王忍之同志2000年7月26日《在全国续志篇目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中提出新志续修的两大任务,“一个是续”,“第二个是修”,修者,修正社会主义新方志中的错误与缺失。因此,续志篇目中应增设“前志补正”类目。

记述内容

续志记载内容的“增、减、并、留”是由客观记载对象的变化所决定的。“1988~2000年,由于农村改革的深入,农村经济的发展,谈家巷新集镇的崛起,闵东工业区杜行工业园区的建成,现代化都市农业的推进,房地产业的日益兴起,全镇道路、供电、供水、供气、电信、环保和绿化等基础设施建设也迅速发展”(《杜行续志》第224页)。为了再现杜行城市化、都市化的深刻变化,《杜行续志》设置末编“城乡建设”(见上文篇目之增),以32000字之篇幅(占全志版面文字8%)对其作了翔实、系统的立体化记载。由此启示方志工作者,要善于观察一方所发生的深刻变化,对所深刻变化的事物,续志所增设篇目、增记内容,以反映志书的时代特点,展示时代的主旋律。

续志要增记改革开放中出现的新事物。

《杜行续志·农业》比《前志》增设了“联产承包、两田分离、规模经营、土地延包”等节目,对其进行记载,揭示农业生产关系的变化,再现农村在改革开放中所取得的新成果。《杜行续志·工业》增加了“工业园区”节目,记载闵东工业区杜行工业园区的产生、建设、及其经营情况,“至2000年9月止,在工业园区安家投产的企业有54家。其中有来自8个国家和地区的‘三资企业’18家,镇办企业12家和私营企业28家,园区将成为杜行地区经济快速发展的基地。”还记述了产生于1998年的“杜行经济城”,记其基础设施、述其优惠政策、录其丰硕成果,至“2000年9月,已进城注册落户286户,注册资金2.54亿元,完成产值4.4亿元,利润925万元,税金1058万元。”(《杜行续志》第106页)其志将杜行在工业经济变改中所发生的新生事物——工业园区、工业城作了全方位、多层次的展示,为杜行的经济腾飞画上了精妙之笔。各级各类的经济园区、经济城近20年来已普遍全国,是续志记述的重点对象,理应设篇立目,增大容量,浓墨重彩记述之。

增加入志人物,拓展一方人才资源。《前志》“人物传略”记载谈伦(1430~1504)、赵春龙(1962~1984)等古今人物36人,彰其事迹,教育今人。其“人物名录”收录:省市级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先进集体代表42人、长寿老人10人、港澳台同胞36人,海外侨胞14人。通过众多人物,再现杜行人才济济的深刻主题。《杜行续志·先进集体和人物名录》收录国家、市级先进集体57个、区县级先进集体44个,国家、市级先进个人100人、区县级先进个人144人,高级职称专业技术人员和副处级及以上职务人员300人,海外侨胞10人、港澳台同胞7人,长寿老人41人。续志挖掘入志人物明显优于《前志》,体现了人是史书记载主体这一历史唯物主义命题。

留下一方旅游文化资源。《前志》设有“文物古迹”节,对乡域内的文物与宅第园林、古花木作了一一记载,散发着杜行浓郁的文化底蕴。这一具有浓厚历史文化内涵的内容在《杜行续志》已被删去,实为可惜。笔者认为:为拓展一方文化旅游事业,挖掘一地文化旅游资源,对于文物古迹内容在续志中应设置篇目,全文录下前志已经记述的内容,作必要的重复记载,留下一地之人文景观,显一方之文化底蕴,为振兴一地文化旅游事业服务。

留下“陋习”,警示当代。《前志·民间陋习》记载了杜行在民间流传的“赌博、吸毒”等恶习,并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杜行续志》将《前志》的民间陋习扩大为“社会陋习”,记载在杜行所发生的“黄、毒、赌、迷信”等社会丑恶事物。在《杜行续志》记载社会陋习的原因是“解放后一度绝迹的一些社会陋习,80年代中期起也在杜行地区沉渣泛起,死灰复燃,危害社会。”其目的是要引起领导的关注、人民的警惕。续志记载社会陋习之目的在于弄清楚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发展程度及趋势,正负效应和解决这些问题的思路对策,为领导决策提供参考依据。历史唯物主义者认为,一部完整的历史,总是由善与恶、美与丑、正确与错误的斗争所构成,缺任何一方就称不上是一部完整的历史。唐代杰出史学评论家刘知几在其《史道》一书中提出:“编写历史就是要‘彰善瘅恶’、‘善恶必书’、‘斯为实录’。”因此,如实编写历史从来就是既写正面,又写反面,因为“存善”是信史,“书恶”也是信史,只有善恶皆书,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实录”。志书是资料书,存真求实是其质量之所在,所以续志对于新时期所出的各类社会丑恶事物作一翔实之记载,起警示今人,做到警钟长鸣!

(作者单位为闵行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