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续修历史文化名城区志篇目设置的创新(颜小忠) 2004/03/19

颜小忠

续修历史文化名城区志篇目设置的创新,应该成为当前城市区志续修中的一个热点问题。首轮城市区志的篇目设置,虽然已有一些比较成熟的为大多数同志认可的模式,但是,由于前无蓝本可鉴,加以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局限,这些模式存在一些先天不足,其中不乏市、县志篇目的强大影响。随着区志续修的展开、深入,各地城市的迅猛发展,特别是沿海大城市如上海,已向着国际化大都市迈进,因此,续修历史文化名城区志的篇目设置,不仅要继往、承前,更要倾注较大的精力来大胆地创新。

一、续修名城区志篇目的总体设计要坚持“四个突出”的原则

江泽民同志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综观地方志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伴随时代发展不断创新、不断进步的历史。志书从地记到图经,再到方志,体例由三宝体、平列分目体到纪传体、三书体,再到新志的章节体、条目体,都是随着时代、社会的发展,不断吐故纳新,以适应时代需要的结果。时至新时期的名城区志续修,它的体例篇目必然也要适应新时期的变化而创新,方能永葆地方志生命力的旺盛。

续修名城区志与首轮编修的名城区志具有哪些区别呢?1、记述时限的不同。首轮名城区志,属“通志”性质,它贯通古今,从源头记起,时间跨度较长;而续志,记述时限一般在20年之内,许多撤县建区或撤二建一(两区并一区)改变建置的区,所记时限甚至只有四、五年或七、八年之久,属于“断代志”性质,两者记述时限,大相径庭。2、记述地情的不同。首轮志书记述地情,社会变化较多,经历封建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和新民主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历了社会主义改造时期、计划经济时期、“文化大革命”时期、改革开放时期。不同社会、不同时期都有其不同的社会内容、时代特点。续志所记,则都在改革开放时期,处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时期。这一时期的特点是中国城市化进程步伐迅速、高科技信息化程度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日趋成熟、完善,政治体制、文化体制全面改革,人们的思想观念、社会的分工、城市的精神文明和名城区情变化极大,特色非常明显。表现在志书记述内容上,是有些事物随着历史的进程而逐步萎缩或者退出历史舞台,只需略记或不记;与此同时,在改革大潮中不断出现新的事物、新的情况,则又是需要详记的。由于这两方面的不同,续修名城区志篇目的结构、归类、门类划分标准、层次、排列顺序等必然也会发生变化,篇目的总体设计要在继承前志的基础上有所创新。

针对两轮志书的不同,续修名城区志篇目的总体设计要坚持“四个突出”的原则。

一是突出历史文化名城的历史、文化积淀。这是首轮城市志着力最多也最成功的地方。如果说首轮志书对历史文化名城悠久的历史文明、丰富的文化积淀已经作了创造性的特色展示的话,那么,续志中仍应运用发展的观点,去继续展示历史名城名、特、优、新的风采,促使城市在改革开放的现代化建设中得到保护、利用和开发,进而提升历史文化名城的功能和知名度。

二是突出伟大改革时期的时代特征。续修名城区志记述的是改革开放20多年来的地情,这个时期地情的时代特征是全面的改革和全方位的开放。因此,续修名城区志的篇目设置也要突出这个时期城市、政治、经济、文化的改革开放的伟大、全面、深入和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及教训,要突出这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时代特征。

三是突出历史文化名城的崭新城市功能。一个历史文化名城的确立,往往有着悠久的历史背景和浓厚的文化积淀,城市的功能也往往囿于历史、文化功能,首轮城市志记述的往往是上千年的城市化进程,因而常常突出的也是这种悠久的历史和旅游、文化功能。然而,改革开放的大潮,把许多大中历史文化名城推向了政治、经济、文化变革的前沿。20多年来,历史文化名城的城市功能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号称中国四大古都之一的南京,80年代前的城市功能主要侧重历史文化功能,1996年,江苏省委提出把江苏建成为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文化大省,作为省会和历史文化名城的南京,其城市功能相应定为建成与南京经济发展相适应的融古都特色、地域特色和现代文明于一体的江滨城市。这一崭新的多元的城市功能,无疑应成为南京续志应突出的重点,而南京的续修区志自然也应围绕这个城市功能和本区的区情特色来设置篇目。

四是突出有个性的区情特色。城市区志是首轮新志编修中出现的新事物,是志书领域中的一个新志种,它的编修和篇目设计具有开拓、探索和创新的性质。区是城市的一部分,区与县有明显的区别,区情要比县情复杂得多。一个县境内绝大多数部门和单位都归县管辖,而区的境内绝大多数部门、单位都不归区直接管辖。改革开放以后,区情变化更大,作为城市的一个组成区域,由于各自的历史、文化、经济基础不一,地理位置、区划、人口、基础建设不同,产业结构、社会事业发展程度不同,必然具有自己的个性,即不同的区域性特色,它在整个城市中的地位、作用、功能也不会相同,特别是历史文化名城,由于改革时期的快速发展,其区情特色变化更加显著。因此,突出有个性的区情特色仍应成为续修区志篇目设计的原则之一。

从首轮志书篇目设计实践看,名城区志篇目设置也是着力突出这四个特色的,只是由于一些局限,整体强调不够,单个突出的做法也不到位,因而大有改进、创新的发展空间。

上海市《黄浦区志》的篇目基本上也是坚持这样“四个突出”的原则设计的。黄浦区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上海市的中心城区之一,历史上就是高度繁荣的商业区、金融区、旅游区,中西文化碰撞的文化区,又是一个典型的移民社会。境内的租界,在近代上海乃至中国租界史上,是被殖民者开辟最早、时间最长、影响最大,殖民统治体制最完备的租界。新编《黄浦区志》设地理·建置、人口、商业·饮食业·服务业、对外经济贸易、金融、工业、城市规划、市政建设、房地产、特色建筑、环境、交通邮电、财政·税务·审计……人物、杂记、“文化大革命”纪略等41编。将商业·饮食业·服务业、对外经济贸易、金融作为特色编排列于经济部类之首,特色建筑升格为编,地理·建置编设租界章,杂记编设黄浦滩上领事馆、洋泾浜、十里洋场的社会污垢、若干地区的变迁诸章,用以突出城市、时代、区情和历史文化特色,但从总体设计上看和当时的市、县志篇目并无设计思想上的不同,对城市功能和时代、区情特色的突出也还有一些不足。《黄浦区续志(1993年至2000年6月)》的篇目仍然循着这个思路,设建置·人口、中心市区形象街场(外滩、南京路、人民广场)、国有企业改革、商业·饮食业·服务业、金融、对外经济贸易、旅游业、工业、房地产、建筑业、信息·邮电·交通、城市规划·城市建设、城市管理、环境、财政·税收、劳动、综合经济管理、中国共产党、人民代表大会、政府、政协、民主党派·工商联、人民团体·社会团体、外事·侨务·港澳台事务、军事、公安、检察、审判、司法行政·保密、民政、民族·宗教、社会、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精神文明建设、人物、专记、志余41编,坚持突出90年代中后期黄浦区是全市重要的商业中心之一、金融中心之一、文化中心之一、旅游中心之一、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比例高达90%以上)成为支柱产业的中心城区特色,历史文化名城特色、时代特色和城市功能均得到一定凸显。该志篇目设计坚持“四个突出”的原则是不错的,但是,总体设计还有改进和创新的必要。

二、历史文化名城续修区志篇目的归类、排序要有新的调整和突破

首轮新志编修,名城区志篇目设计,也和市、区县志一样,基本按照“以现行管理体制为基础,结合科学分类”的原则划分门类,这种设计总体上是利于开展修志并基本符合社会分工的,但是,科学分类上有些不足,尤其是随着管理体制的改革和现代社会分工以及城市发展的变化,名城续修区志篇目必须要作调整和改革,在归类和排序上要有所突破。

1、首列地理、人口可改为首列城市概貌。首轮修志,名城区志多仿省、地、县志,首列地理、人口,以先介绍地域环境。省、地、县之地域环境地大物博,其地理内容如地质、地貌、水系、资源、土地、气候、物候、水文等内容自然十分丰富,但是城市区志,特别是城市化程度高的历史文化名城的城区,其区域不大、地理内容单薄,而续志时限短,许多地理内容变化很小甚至不显,应记内容自然更单薄。作为志书记述对象之名城区续志要介绍本区的环境,其记述内容就不能局限于政区、人口、气候等内容,而应紧紧扣住城市来做文章。可首记城市概貌,全面记述城市环境、城市规模、城市基础设施和城市管理诸内容。首轮新志中后期出版的一些城市区志,其实已经这样做了。1999年出版的上海市《长宁区志》第一至第十三编先后为地理·建置、街道·镇·乡、人口、虹桥开发区·古北新区、规划·建置、市政建设、住宅建设、房地产、园林绿化、环境保护、环境卫生、虹桥国际机场、交通·邮电。这种设计思路已是首记城市概况。

首轮新志编修,篇目设置中多将城市设施、建设与产业揉为一类记述,随着城市管理体制和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变化,城市规划、城市基础设施、城市环境、城市管理等内容已不应再和产业混在一起记述。水利应从农、林、水中脱出进入城市水务,交通设施应与交通产业分开,城市立体交通应把公路、铁路、地铁、航空、水运、高架道路、立交桥等包括在内,邮电设施应和信息产业分开,供水、供电、供气应和自来水厂、发电厂、燃气制造厂等产业分开,建筑业不能再列入城市建设中,应归入第二产业,和工业并列。同时,名城续修区志所设城市环境、城市规模、城市基础设施和城市管理均有其新增内容。

城市环境可分资源、自然环境、自然灾害、园林绿化、市容市貌、环境卫生、环境保护等。其中自然环境一般可设地质、地貌、气候、物候、地表水、土壤、生物等,但城区和郊区所设内容应有区别,具体节目的设置或撤并则视自然环境各要素在续志断限内的变化大小而定,但不能因其变化小而不记。环境保护应记环境质量、环境管理、环境建设和污染防治等。资源主要记自然资源和城市资源,其中能源、矿藏、原材料等可突破行政区域,记其来源及分布。

城市规模,记述政区、人口、土地、城市规划等。政区分设境域、行政区划、街道办事处、居民委员会。人口,首轮修志,主要记人口规模、分布、人口结构、人口变动;设人口控制记计划生育的工作机构、政策、执法、管理、宣传教育、先进表彰等。而于人口与环境(人口与环保、人口对主要资源的人均占有)、农业人口的离土率、离土规模、离土结构、离土方向或城市外来人口占城市总人口的比重、规模、结构、来源以及人口素质的动态记述(流动、变化)等记述不足。显然,续志对这些内容应予以记述。城市规划,记规划及规划管理两大内容。土地,以前常放农业和房地产两处记,均不全面,如设城市概况,则以放城市规模中为妥。应记的内容有土地资源、土地使用制度、土地批租(土地赋税费和地租)、土地利用规划、土地开发、耕地保护、建设用地管理、土地调查、地价、土地监察、土地权籍管理、宣传教育等。

城市基础设施分市政基础设施和公用基础设施。前者包括交通设施(道路、高架道路、地铁、公共交通、桥梁、港口、机场等)、邮电设施(邮政、电信)。后者包括供水、排水、供电、供气、水利、环卫设施等。

城市管理一般记管理机构、市容管理、道路交通管理、灯光景观管理、爱国卫生等。

2、经济部类的分类与排序宜遵循“先总后分、先综合后专业”的原则。首轮修志,经济部类的排序多按经济综述、专业(行业)门类、经济管理的顺序,为什么这样排,并无人去认证,好象20年的历史发展,它就成了这样一个约定俗成的默契似的。仔细推敲,这种“总—分—总”的排序似乎毫无道理可言。笔者意见,应以“总—分”的排序原则来划分经济部类的门类为妥。所谓“先总后分,先综合后专业”,就是先经济总述,再记综合经济管理,最后分专业、行业单述。这样记述一地经济面貌,较前要科学。

经济部类篇目可首设经济总志。总志内容包括经济和社会发展、经济效益、经济结构、经济体制改革、经济开发与对外经济五大块。

经济和社会发展应记发展计划、发展概貌及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研究等。发展概貌主要记一区经济、社会的发展线索、发展状况,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系统的总量指标为主体内容,要改变首轮志书将这些总量指标归于统计管理中的不当做法,让这些指标随其表现的经济内容同归一类。发展计划主要记述“九五”、“十五”、“十一五”等五年计划和十年、十五年等远景规划的编制与执行。原计委管理内容如固定资产投资管理、资金综合平衡和管理以及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课题研究、热点问题研究等也应放在发展计划中记,首轮修志中的计划专篇可以不复存在。

经济总志中的经济体制改革应记一区的宏观经济体制改革,它包括本区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整体推进、宏观经济调控体制的改革、计划体制改革、投资体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财政税收体制改革、物价体制改革等以及国有企业改革、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国土资源管理体制改革、食品药品监督管理体制改革、安全生产监督管理体制改革,以及市场体系建设等在内。这些改革牵涉的都不是一个行业,而是整个经济领域,它们都是政府自觉运用价值规律,通过经济杠杆宏观调控、管理经济或调整经济结构的手段,是影响全局的整体推进中的一项综合性内容,因此,它们的体制改革就不能单纯视为某一个行业的改革,归到行业、部门中去记,而应将这些影响一地宏观经济的体制改革集中于经济总志中记,以从一地最高层高屋建瓴地展现宏观经济总貌。

这里要注意的也是将经济体制改革的内容与经济管理以及经济产业的内容剥离。比如金融体制改革内容应放经济总志中的经济体制改革章记,而中国人民银行和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应放经济总志后面的综合经济管理中记,而国有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股份制银行、外资、合资银行等则应放第三产业的金融业中记述。

国企改革应记公司制改革、行政性公司转轨、组建集团公司、股份合作制、国有小企业改革、经营形式改革等,而国企改革的直接成果——企业集团、公司应另立单篇或单章记述,与国企改革内容分离。

综合经济管理内容,除财税、统计、审计、价格、质量技术监督管理、工商行政管理外,也有了一些新增内容,如国土资源管理、国有资产管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银行业监督管理等。

经济开发与对外经济主要记述内容有:招商引资、对外开放、经济合作、保税区、产业园区等。开发区·保税区·产业园区包括工业开发区、农业园区、旅游开发区、经济开发区、技术开发区等。如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漕河泾新兴技术开发区、上海工业综合开发区、上海市星火开发区、上海青浦工业园区、上海孙桥现代农业园区等,可归于一类设编。

经济部类中的产业、行业划分也应有所调整。首轮修志,行业多按国家计委、国家经委、国家统计局、国家标准局1985年制定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和代码》的分类标准与当时部门分工相结合进行分类,但是由于当时经济发展程度的缘故,一些部门的非产业内容和产业内容交织在一起,如不少志书把广告业置于工商行政管理,保险业置于金融志中,金融志既记金融管理、货币政策、资金平衡,又记银行业、保险业。还有前述的水利、邮电、交通、建筑业等,均需调整内容,恰当分类。此外,当时第三产业的一些行业还只初露端倪,不成规模,因而在篇目上还立不起来。如仓储业、保险业、房地产业、公用事业、居民服务业、旅游业、咨询信息业、技术服务业等,一般只是在相关行业中记述或涉及一点。当改革发展至今,它们均可单独或合并立编了。

首轮修志,还有一个惯例,是将特色编置前,这种将体现城市地方特色的编置前的办法,在方志界人士看来是习惯成自然,“特色升格或置前”嘛!但仔细推敲,升格尚可,置前不妥。试想几类不同产业的特色行业一置前,其他又按部类、产业顺序排序,给业外读者的印象岂不是一种混乱和不可理解吗?笔者意见,名城区续志经济部类行业排序可按两种:一种按三次产业排序:三、二、一或二、三、一;一种不按三次产业,全按各行业在本地经济中的作用和地位即按其在本地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排序,支柱产业置前,其他产业随后。

政治部类篇目设置应增加政治综述内容,可设置政治体制改革编。该编下面可设概述、民主法制建设、管理体制改革、机构改革、人事制度改革、社会保障体制改革、社会事业体制改革等。

政治体制改革编后可设中共区委、区人民代表大会、区人民政府、区政协、区人民法院、区人民检察院、民主党派区委·区工商联、区人民团体·社会团体、区军事机构诸编,这样统一按组织机构分类设编,而且将原先政府之下的人事、劳动、民政、外事、侨务等部门单设的编统一降格重归政府下的综合政务中记,使归类更合理,划分更整齐、统一。政府编下可设政府机构、施政纪要(发展地方经济、发展城市、发展社会事业等)、人事、劳动、民政、民族宗教事务、外事·侨务·港澳台事务、公安、司法行政、保密、监察、信访、民防等章。这样设置,虽然政府内容多,篇幅大,但不影响归类的合理,这种不追求篇幅(形式)平衡、统一、只求分类科学统一的态度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也是首轮修志后期为大家所认可的。

民防的内容应作必要的分解以各归其类。人民防空战备、国防教育应放军事机构中记,抗灾救灾、防汛防台、民防工程、参与110救灾、宣传教育等则放政府的民防中记。军事机构则可分为人民武装部、区征兵办、其他驻军、民兵、国防教育、防空战备、军民共建等,其中区人民武装部需包括预备役登记、管理、组建工作,区征兵办记述兵役登记、管理和征兵工作。

中共区委编可分为代表大会、区委全会、区委重大决策、主要活动、组织建设、宣传思想工作、统一战线工作、纪律检查工作、政策研究、党史研究、党校工作、机要工作、政法工作、保密工作、各工委工作等。

文化部类需新设的篇目有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创建活动)、科教文卫体、报刊广播电影电视等事业的体制改革、市场体系的建设以及社区、艺文等。大文化的体制改革、市场体系建设可集中于文化部类之首记,也可分散于科教文卫体、报刊广播电影电视各门类中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狭义的)应记组织领导与管理、创建文明城区、城区思想道德建设(家庭美德、社会公德、职业道德)、软、硬件建设(投入、研究、学术活动)、先进表彰和文明单位选介、警示录、破除陋习、取缔邪教诸内容,有必要单独立编。

文化部类中的社会内容也应加强。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基层组织的社区,应是一区社会的实体和文化底蕴的重大体现,在续志时限内也有十分丰富的内容,因此,也有必要将其单独立编。可分记街道、社区、街道·社区工作会议、社会环境、社区卫生、社区服务、社会保障、社区文教、社区党建等。社会风俗和社会问题可合并立编,社会风俗可分宗教习俗、宗族习俗、礼仪习俗、生活习俗、新兴节日、文明新风等,社会问题可记人口老龄化、婚外恋、家庭暴力、吃喝风、弃婴、黄赌毒、跑官买官、大操大办、封建迷信等问题。

文化部类中的艺文是续志要加强的内容。首轮修志,艺文多在文化中略记,这本身就是一个传统的畸变,旧志艺文志向为一地人文之重头戏。首轮修志“矫枉过正”,将其大大缩水,以致难窥全貌。随着新时期文化的兴盛,成果的丰硕,续修区志中的艺文也有必要单独立编,可设著述、文学作品、艺术作品等。三块内容均应有概述、目录、选介、图照四大内容。

人物的篇目应以人物传记和人物名表为主体,为在世人物所设的“人物简介”应慎设,简介的人物应慎入。续志时限短,在世人物处于转型时期,方志传统的“生不立传”原则,值得重视。一些对本地社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人物,可在各编章相关记述中以事系人。

三、续修区志篇目要有开放式的借鉴和创新

续志编修时限,恰值伟大改革的转型时期,一区的经济、政治、社会内容变化很大,面对这种巨变、突变、多变的记述内容,如果续志篇目仍然是墨守成规、亦步亦趋,显然是不行的。人们常说“内容决定形式”,内容变了,形式也必然要变,因此续修区志篇目只有走开放式的借鉴和创新之路,以变应变,方能适应变化了的记述对象,从而编修出精品佳志。所谓开放式的借鉴,主要是指向其他学科吸取有利于己的形式,进而化为己用,创新为己体。比如极具信息性、时效性、检索性的年鉴条目体和辞书条目体的篇目设计思路和形式、网络信息的检索设计等等都可以成为名城区续志篇目借鉴与创新的源泉或母体。

此外,续志篇目还可以向港、澳、台地区以及日本、新加坡、美国、德国、法国等国外地方史、志、年鉴的篇目学习和借鉴一些有益的形式,加强续志与经济的接轨、与市场的接轨,以常编常新,服务于现实。

(作者单位为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方志编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