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浅析志书为现实服务的途径(梅贤春 吴菊蓉 ) 2005/05/16

梅贤春  吴菊蓉

志书是地情书,是记述一个地区历史与现状,自然和社会的综合性文献。《果洛州志》作为果洛地区的地情书,它内含着果洛各行各业的方方面面,蕴藏着地区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辉煌成就和内在运行的经济规律。修志的目的在于用,在于为现实服务,通过鉴古明今,探寻规律,昭示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轨迹,从而科学指导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战略计划。志书为现实服务,就要引导社会读志、用志,《果洛州志》如何为现实做好服务,要结合地情,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的分析本地状况,探索志书为现实服务的途径。

一、开发志书信息

《果洛州志》最大的特征就是集区域性、资料性、时代性、连续性、整体性为一体。全书25编将自然、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军事等科学合理的编纂于一书,大事记上溯至东汉(公元101年)、下延至20世纪90年代,亘古及今1800年,这样一本内容浩帙的志书,其资料和信息资源是十分丰富的。如从《州志》编目来看:地理、自然灾害用五章25节重点从政区沿革、地名来历、地形、地貌、气候、土壤等作了细述;经济管理编记述了果洛建政40多年以来在计划管理、物价管理、工商行政管理、计量管理、统计、审计和国民收入与人民生活方面的发展变迁历程;文化编从群众文艺、民间文学方面记述了民族灿烂文化产生、发展、研究、弘扬的过程,并对建政以来文艺创作、开发、广播、电影、电视事业的发展作了详细记述。从《州志》反映的特色来看:一方面浓墨重彩记述了地区特色,把果洛丰富的矿产资源、水资源、植物资源、野生动物资源、旅游资源、风能和太阳能资源的分布、贮藏量、开发利用现状作了客观公正的记述;另一方面突出了民族特色,详细记述了藏族源流、藏族社会组织形式,藏族姓氏、藏族风土人情,民族语言、民族宗教等。所有这些资料是经过科学鉴别、反复考订后收入志书的,是准确、真实、科学的。转化资料,开发这些信息资源对我们在制定规划、调整结构、发展产业、弘扬民族文化方面能起到明长识短,科学决策的作用。

二、撰写专题报告

把《州志》中的信息资源挖掘出来,开展地情研究,充分地拓宽地情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将研究成果归纳成当前问题的具体方案,呈给各级领导作为科学决策的依据。如以果洛州确定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六大发展战略中的“生态立州”为例:畜牧业是果洛州的主导产业,在经济比重中长期占着重要的地位。从《州志》资料中看出,果洛州可利用草地面积有5.8万平方公里,1952年全州畜均占有草地66.2亩,随着牲畜的发展至1957年下降到畜均占有60.5亩,自1962年起牲畜由117.36万头(只匹)发展到1974年357.3万头(只匹),畜均占有草地由74.7亩下降到24.5亩;1978年,牲畜发展到363.98万头(只匹),畜均占有草地24亩,此后的1984年至1995年,牲畜一直保持在287.23万到271.69万头(只匹)之间,畜均占有草地30.5~32.2亩之间。经对畜牧业经营管理、牧业产值、草场载畜等方面研究分析可知,建政初期至80年代果洛州畜牧业经营注重头数型畜牧业,忽略了畜草平衡关系,由于管理方式比较粗放,牲畜虽多,但牧业总产值只占90年代的40%,且羊单位年产值不高,百亩畜产品单位很低,与畜牧业发达国家在同时期相比畜产品单位相差4~5倍。这些现象表明,粗放式的头数畜牧业不但形成对草场的滥牧、过牧,造成草地生态环境恶化,而且降低草地生产能力,影响畜牧业经济稳定、优质、持续的发展。由此得出,“生态立州”的战略方针很有现实意义,是民生大计,我们如果借用《州志》资料,结合现状进行分析研究,撰写出如《果洛州生态环境现状与治理对策》、《调整畜群结构,提高牧业经济》、《走集约式效益畜牧业之路》、《正确处理“统”、“分”结合,进一步加强牧业经营体制》等贴近当前牧业经济工作的专题报告,就能为现实做好服务。

三、编写地情丛书

编写地情资料是《州志》的深化和延伸。地情资料全书分门别类,详细具体,可为当地的资源开发、旅游项目建设、名优产品开发、防灾减灾等提供可靠的信息和根据。果洛州地处青藏高原腹地,这里有独特的高原自然风光,给世人显示着原始、粗犷、纯朴的真实感。《州志》旅游资源中记载,果洛境内旅游景点有70余处,其中国家旅游景点有黄河源头、阿尼玛卿峰;省级旅游景点为玛沁县的阿尼玛卿峰和格鲁派寺院—拉加寺,玛多县的黄河源头和称为姊妹湖的扎陵、鄂陵湖以及莫格德哇遗址,久治县的年宝叶什则山和宁玛派寺院—白玉寺,班玛县的原始森林和子木达红军沟、哨所、扎洛村及果洛先民遗址;州、县级旅游景点61处。全省对外开放的九座山峰中果洛境内就有阿尼玛卿峰、年宝叶什则、雅近达则和措哇尕则四座,大部分地区未曾经过人类的“改造”、“干预”、“雕塑”,完整地保留着自然界的本来面目。这些奇景妙地,天然造就,独树一帜,实为奇观。如果把这些旅游景点结合区域经济开发、产业结构调整,勾勒出果洛旅游资源开发的多位一体的路线图,无疑将是培育地区经济增长的一个点。因此,就旅游资源开发来讲,除景点实体处,把凡是能汇集到旅游建设项目中的文化、服务设施相互结合起来,从景点介绍、风土人情、故事传说、藏戏表演以及吃、住、行、乐、购入手,编写出如《果洛风物大全》等系列的地情书,将是有益于资源开发和项目建设的。

四、开展文学创作

开展文学创作可以以《州志》资料为基础,展开情节,交代背景,补充细节,点明意义,用文学手法写成散文小品,或在电视播放,或在果洛报刊发表;也可以《州志》人物传的人物、重大历史事件为依据,进行深加工,再创造,写成故事、回忆录或小说等作品。由于采取的是文学形式,故事情节曲折,人物形象鲜明,描写生动,语言活泼,就会具有更强的可读性,也就更有利于普及地情知识,发挥《州志》功能。这类作品在果洛已有见闻,如原中共果洛工委书记、工作团副团长马万里撰写的《果洛解放与民族区域自治政权建立的经过》,州委、州政府编辑出版的《果洛四十年》等许多作品。还可根据《州志》某一方面的内容撰写成演讲稿,如2004年是果洛建政50周年,在州庆之际各部门、各行业可编写出如《畜牧经济五十年、牧民增收促发展》等类体裁的作品或讲演,或举办专题讲座。同时还可将《州志》中的有关资料撰写成地情介绍、经济游览等短小精悍、简明扼要、通俗易懂的作品通过内部刊物、报刊等媒体发表。如州地方志办公室从2001年起在《果洛修志通讯》、《果洛报》等刊物上尝试发表了《黄河源头第一县—玛多》、《塞外江南—班玛》、《走进白玉寺》、《果洛州草地资源简介》等一系列小文章,受到了领导和干部群众的好评。另还结合资料,编写成如《果洛历史上的今天》等广播电视稿,在电台、电视台开办专栏节目。利用这种大众传媒,覆盖面广,普及面宽,宣传效果强烈,是开发《州志》资源,开展读志、用志的一种好形式。

五、制作影视声像

采用影视制作手段将《州志》的内容载体由纸张转变为声像形式,可以说是志书应用史上的创举。它形象、生动、直观,信息量大,更具有吸引力和感染力,拥有更广泛的“读者”,它既是志书记述形式的创新,也是读志用志方法的变革。果洛州文体广电局在这方面已做了大量的工作,为我们在借鉴这方面的经验提供了依据。如州电视台从20世纪90年代起,以记者站为基础,壮大采编队伍,提高新闻质量,不定期的开办专题栏目,使宣传报道的力度进一步加大。1994年,为迎接州庆四十周年,与省电视台联合摄制了《河源牧人》、《神山神水》、《辉煌四十年》三部专题片在省台播出,其中《河源牧人》获中央台创作二等奖。这些影碟从不同侧面反映了果洛的地域风情、宗教文化和社会事业的发展。同时与省昆仑音像出版社联合录制了《格萨尔》说唱磁带,录制了《拉加寺活佛坐床仪式》、《高原军魂》、《哈达情》等专题片。近年来为了开发旅游资源,宣传果洛旅游景点以及弘扬民族灿烂文化,州政府录制了如《这里是黄河源头》、《这里是格萨尔故乡》等系列光盘,通过播放影视碟片,展现黄河源头迷人的风景,揭开阿尼玛卿神秘的面纱,讲述格萨尔王传奇的故事,使世人最直观的感受到了高原民族独特的魅力。

六、举办有奖竞赛

举办有奖知识竞赛是激发广大群众读志、用志活动的捷径,是《州志》发挥社会效益的有力手段。州、县可联合宣传、新闻、共青团、工会等有关部门,从《州志》中提炼、归纳、摘编出若干地情问题,共同举办如“知我果洛、兴工班玛”,“果洛地情知多少”等之类的竞赛活动。州地方志办公室按照州委、州政府关于开展学志用志活动的通知要求,于2002年举办了《果洛州志》知识竞赛活动,竞赛范围涉及到州直部门、省驻州单位、六县各部门及省驻县各单位,发放试卷1800我份,参赛人员既有州一级领导干部,也有普通干部群众。竞赛内容从自然地理、党政、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提炼出来,充分反映了地情情况。赛后许多人感慨地说:“我在果洛干了20多年工作了,对果洛的好多基本情况确实不知道,通过 这次活动,还了解到了许多地情知识,特别是如地名的来历呀,果洛建政的过程等,竞赛活动,很有意义”。

七、进行对比研究

进行对比研究,可以采取多种形式,既可横向比较,也可纵向比较,分析它们相互之间的有机联系,从而发人之所未发,见人之所未见。如以《果洛州志》“经济编”中的产业结构为例:果洛州在20世纪70年代国内生产总值构成中第一产业约占90%,第二产业约占4%,第三产业约占6%,产业结构中畜牧业经济占的比重很大,二、三产业所占比重很小。到90年代产业结构间的比重有了一定的变化,第一产业占比重约占41%,第二产业比重约占9%,第三产业比重约占50%。从20年间产业构成数据的变化表明,经济成分已形成多元化格局,产业结构进一步趋于合理,再往深层次研究,还可知道产业间自身制约的因素、产业间相互制约和促进的一些因素;纵向比较时选取其中有代表性的一串数据作纵深比较,就会发现许多事物内在的运行规律。如雪灾是果洛畜牧业生产上的主要灾害之一,从《州志》记述中知道果洛仅1972年至1993年的20年间,较大雪灾就发生过8次,共损失牲畜240万头(只匹)。经过对灾情、发生频率、雪灾损害程度等因素长期观察,分析总结出了果洛地区雪灾一般是“十年一大灾、五年一小灾”。这个结果使政府部门认识到畜牧业生产在果洛这个自然条件差、环境恶劣的地区要得到发展,必须要加强草原基础设施建设,改善经营管理方式,逐步摆脱靠天养畜的局面,整体提高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畜牧业经济的发展才能得到有效保障。纵横向的对比研究可以从中找出一项事物的发展轨迹,而预测到它未来的发展方向,对促进当地经济建设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开发志书信息,撰写专题报告,编写地情丛书,开展文学创作,制作影视声像,举办有奖竞赛,进行对比研究在果洛地区是切实可行的,是志书为现实服务的有效途径。通过这些途径,发挥志书功能,做好现实服务,促进方志事业的持续发展。

(作者单位:青海省果洛州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