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论地方文献在社会发展中的"资治、教化、存史"作用--兼论上海社会主义新方志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提供智力支持(朱敏彦) 2005/05/18

朱敏彦

江泽民同志1987年5月26日在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成立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是两个文明建设的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系统工程,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服务当代,有益后世的重要事业。”①他强调,以社会主义新方志为主要代表的地方文献在社会发展中具有“资治、教化、存史”的作用②。江泽民同志的这一讲话对社会主义新方志的地位作出了科学论断,为上海的各级领导和广大修志工作者正确认识地方志工作的意义和作用,积极推进上海社会主义新方志的组织编纂工作提供了思想武器。上海各区县的区志、县志和各行业、各部门的专志组织编纂工作纷纷启动,形成了一波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的高潮。

十多年来,上海各级领导和广大修志工作者,共同努力,辛勤耕耘,取得了上海社会主义新方志第一轮编纂工作的丰硕成果,编纂出版了一批精品良志,形成了由一部宏观轻型的《上海通志》和“上海市县志系列丛刊”、“上海市区志系列丛刊”、“上海市专志系列丛刊”三个系列构成的上海首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的崭新体系。这一体系的基本特点是通过三个系列丛刊全面地记述和反映上海历史和现实各个横断面;根据上海经济建设和社会实践,将“专志”独立形成一个系列,努力表达上海这个大城市的多种功能;聚合县志、区志和专志所反映的各个横断面,进行再提炼、再加工,形成宏观轻型的总志——《上海通志》,全方位地反映上海的历史和现实。至今,“上海市县志系列丛刊”共10部,已于1993年率先完成;“上海市区志系列丛刊”共12部,亦于1999年初全部问世;“上海市专志系列丛刊”共108余部,已完成102部,完成总量近95%。作为上海方志工作的主体工程——《上海通志》已经编纂委员会组织的专家审定,年内交付出版。上海开展修志至今,已形成数亿字计的地方文献,这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至此,上海首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的编纂和出版任务已基本完成。

新方志作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对于一个地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对于积累和保存地方文献,促进科学文化事业的发展,补充、纠正史书的不足;对于向人民大众进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对于向港澳台同胞和海外华人介绍祖国成就,推进祖国和平统一事业;对于我国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事业,都正在发挥着日益明显的积极作用。实践证明,新编地方志工作确实是一项符合社会需要,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重要事业,完全可以从一个方面担负起胡锦涛同志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的“认识世界、传承文明、创新理论、咨政育人、服务社会”的职责③。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地方志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如江泽民同志指出的那样:“编纂新方志,不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工作,而是一项认识过去、服务现在、开创未来的意义重大的事业,不仅有近期的社会效益,而且有久远的社会效益。”④随着上海首轮社会主义新方志各类志书的陆续出版,读志用志工作近年来在全市广泛地开展起来,地方文献在社会发展中的“资治、教化、存史”作用日益明显,为上海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智力支持。

1.上海新方志涉及从自然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它统合古今,突出现实,是上海有史以来最为系统的市情大调查,积累和保存了大量具有存史价值的地方文献

上海是我国具有广泛影响的国际大都会。明清时期就成为“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近代以来,上海发展成为我国工业、金融、外贸中心,素有“近代中国的缩影”、“现代中国的钥匙”之称。但是,自上海开埠以来的一百多年,尚未作过全面系统的市情大调查。上海编纂的第一轮130部专志、区志、县志涉及从自然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它统合古今,突出现实,是上海有史以来最为系统的市情大调查,积累和保存了大量具有存史价值的地方文献。近代以来,上海的许多企事业在全国具有开创性、独有性、完整性等特点。以轻纺工业为主体的上海工业规模、生产水平均居全国之首,19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工业生产规模几占全国之半。解放后,上海成为工业门类齐全、具有较强配套生产能力的综合性工业基地。上海开埠后,新型金融机构出现,众多外资银行纷纷在沪设立。19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已有外资银行11家、票号分号2家、钱庄62家,金融业在上海经济活动举足轻重。20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中央银行总行在沪成立,中国、交通、金城、盐业、大陆、中国实业等银行迁沪,进一步确立了上海在全国的金融中心地位。这一时期,黄金交易量仅次于纽约、伦敦,超过巴黎、东京;证券交易居全国之首;吸收存款占全国银行总存款1/3至2/5,可以左右全国的利率、汇率和多种金融资产行市,形成全国的金融中心和远东国际金融中心之一。19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外贸出口值占全国的61.6%,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主要商品进出口总值,仍保持在全国进出口总值的一半以上,贸易量超过香港、横滨,成为亚洲最重要的国际贸易港口。至1948年,上海年均进出口贸易额占全国的80%以上。至于文化、教育、新闻、出版等事业,近代以来,上海在全国的地位也是位居前列,如电影事业,上海开创最早,剧本创作、导演水平、演员、演技、影片制作等,无论质量和数量,都居全国之首。可以这样说上海电影发展史,几乎就是整个中国电影史。再如新闻出版、文化教育以及民用航空等事业,不但创办最早,而且报纸、出书、学校以及民航飞机的数量,均位居全国前矛。总之,上海新方志用数亿文字记述上海各区县、各行业的发展变化,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2.上海新方志为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提供依据,日益发挥着“信息库”和“资料篇”的作用

上海已出版的专志、区志、县志都收录了比较丰富翔实的资料,对各级领导的科学决策已经和正在发挥着“信息库”和“资料篇”的作用。朱镕基同志曾经充分肯定上海新方志的这一作用:“若要决策,应该有比较齐备的根据、资料、信息,也包括考虑到上海的历史沿革、风俗民情以及种种具体情况,才能使我们的决策真正适合上海的情况。”上海地方志的编纂这件工作本身,“对于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决策能起到非常好的参考和咨询的作用”⑤。

上海地铁一号线梅陇至莘庄延伸段,为确定路基走向,设计时查找不到有关地质、地貌等历史资料,后来从《上海县志》中获取到翔实可靠的依据,顺利通过论证。《上海粮食志》记述了旧上海粮食市场的形成、期货市场交易制度以及市场管理等史料,对培育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具有重要借鉴作用,引起商业部领导重视,并作为我国建立粮食商品市场的重要参考资料,在全国粮食厅(局)长会议上介绍。

在上海都市化建设,房地产开发建设中,近年来引发发展楼宇经济的讨论,黄浦区方志办根据有关史料,对外滩一带楼宇的入驻情况进行调查,逐个考证,发现早在上世纪20年代,外滩的每一幢楼宇便都是“身藏百业”,并且自成配套。80年代中期,上海第一幢合资建造的大楼——联谊大厦又成为改革开放后楼宇经济发展的起始点。可见,在黄浦区楼宇经济现象由来已久。此研究课题形成了《黄浦是楼宇经济的发祥地》、《解放前黄浦区境内楼宇经济的考查》等一系列文字成果,这些资料对研究黄浦区楼宇经济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90年代初,当静安区政府提出开发南京西路商业街时,迫切需要了解历史沿革情况,静安区方志办及时编写了《从萧条军路到繁华商街——南京路百余年沧桑巨变》、《黄金之路:南京西路130年》等文,为规划发展南京西路商业街提供了翔实史料。1995年3月,静安区举办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征询展览会,利用《静安区志》中的史料充实展览会内容。20世纪90年代末,区政府提出把南京西路建设成为高品位的商业街时,区方志办组织编纂了《南京西路一百四十年》画册,受到领导、专家的好评,为地方经济建设服务。

淮海中路是上海一条著名的商业街,也是卢湾区的经济中心。1998年下半年,卢湾区方志办在酝酿如何为区的经济建设服务这一课题时,通过反复咨询探讨和论证后,结合淮海路辟通100年的历史,编纂《淮海路百年写真》大型画册。区政府在2000年开展“淮海路百年庆典系列活动”,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和上海市委书记黄菊等领导都为淮海路百年庆典活动题词,市长徐匡迪为《淮海路百年写真》题写书名。系列活动从2000年4月至12月31日,促进了淮海路商业商务的发展,进一步挖掘和丰富了淮海路商业文化的内涵。

90年代末,杨浦区方志办为配合区委、区政府实行“退二进三”方针和国有大中型企业产业结构调整,利用志书记载的资料,通过实际调查,完成了《杨浦区平凉路街道十七家市属纺织工厂的调查报告》等一批调研报告,提出:“脱胎换骨的从旧的二产转为新的二产,值得提倡”、“资源转换应是多方面多渠道的,应根据市场的需求,进行合理置换,不宜只提一个方面(退二进三)”。这个建议为区委、区政府所采用。区委书记杜家毫同志在听取杨浦区方志办的专题汇报后,明确表态说“你们当时在调查报告中提出的建议是正确的”。2000年,杨浦区委在进行大量调查研究后,提出了“二三产业并举”的发展方针。

21世纪初,市政府作出建设松江新城的决定,松江区方志办积极提出一城二貌的建议,提出建设松江新城的同时保留古城特色、改造松江古城,在古城开发建设上努力创出一条新的路子。使古城与新城相映成辉,真正使松江城别具风貌,切实提高城市建设水准。区方志办根据区政府要求,承办“松江古城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研讨会”,提出很多重要意见和建议。现松江古城改造建设全面展开,明清风格的步行街、古色古香西部文物旅游区,在保留明清建筑特色等方面达到相当高的水准。

上海读志用志,为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资治的事例还有很多。上海的大型国有企业宝钢和上海石化总厂在最初选址建设时,曾利用旧志的地情史料并经专家论证。青浦县方志办将青浦自然、人文景观等资料汇编成《青浦招商指南》,向海内外宣传。县委书记率团访问日本、新加坡和香港,签订10多个项目协议,为青浦引资招商、搞活经济起到很好作用。黄浦、静安、闵行、徐汇、长宁、卢湾、闸北、南市等区在制定城区规划、市政建设、商业街布局、商业网点调整等决策时,区志都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2003年5月,为了服务抗击“非典”的中心工作,由市地方志办公室主持,上海通志馆及时编写出版了《上海防疫史鉴》和《上海抗击非典实录》等书,推动了“抗非”斗争的开展,再现了上海人民抗击非典,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画面,折射了上海城市精神。

3.上海新方志保存和记述的社会综合性资料,为社会科学工作者研究上海经济、社会、文化和历史提供了真实可靠的史料,促进了上海文化事业的发展

上海已经出版的各类专志,引起国内外研究上海的专家瞩目,在沪的外国领事馆,对上海已出版的志书,本本必购。欧美、日本及港台学者,通过上海高校研究机构的专家代购上海志书的例子也为数众多。许多专家学者得到志书后如获至宝,个人出资购买收藏。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在编纂《上海通史》时,较多使用了专志中的资料,有的填补了上海历史的某些空白。某些专家学者开展专题研究,因个人力量有限,所以资料零零碎碎,而专志中大量系统翔实的资料,如金融、外贸、海关、财税、租界等大量经济史料,以及电影、新闻、出版、文博等专志记述的文化史料,为专家学者进行学术研究,撰写个人专著,提供了诸多方便。

中国烟草博物馆在编写“烟草发展历程”、“烟草工业”、“烟草管理”等馆陈列大纲中,主笔人员说:《上海烟草志》内容丰富,是一本很好的参考资料。在上海地区目前已收集到的1706件烟草文物藏品中,不少资料和线索采用于《上海烟草志》,为筹建烟草博物馆起到了一定作用。《上海烟业报》在1999年为纪念上海解放五十周年开辟的“回眸历史”专栏;2001年为迎接新世纪的到来先后登载“百年回眸”长文和“十年巨变”照片;2002年为庆祝党的十六大专版登载“上海烟草十三年巨变”一文和“烟草今昔”照片;还有近年来陆续登载的“喜获新生的上海卷烟厂”,连载的“上海烟草史话”等文章,以及在“五十年发展之路,半世纪中华情缘”为主题的中华品牌历程回顾活动中,都采纳和参考了《上海烟草志》中的大量内容。

《中国电力工业》一书有关中国电力起源的系列资料采用了《上海电力工业志》的史料。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需“大跃进”期间上海电力发展的经验教训资料,由上海电力工业志办公室提供。《上海租界志》出版引起海内外上海史与租界史研究专家的高度重视,他们运用《上海租界志》的材料,写了不少高质量的论文和论著。

由于编写了区志、年鉴,掌握较全面的区情,当澳门回归祖国的时候,普陀区方志办同志接受中央电视台、上海电视台和《青年报》记者采访,讲述澳门路史话(澳门路在普陀区境内)。该区方志办还为上海电视台海外中心纪录片编辑室提供苏州河的历史沿革及两岸社会经济发展等资料,为《新闻晨报》记者了解志丹苑发掘地下水工程建筑遗址的历史背景,提供有关专题文章及历史地图复印件。

20世纪80年代初,修志工作者在搜集资料工作时,在松江小昆山附近田野里发现了古代遗物,初步认定为原始社会石器时代的遗物,于是及时报告了上海市文管会,经专家实地考察鉴定,确认是上海地区新发现的第25处古文化遗址——姚家圈遗址。松江是上海古代历史的发源地,松江区方志办在20多年史志工作中,积累了大量古、近代历史资料,先后点校出版了上海第一部地方志——《云间志》、手抄孤本《华娄续志》、《云间据目抄》、《五茸志逸》、《南吴旧话录》等。编辑出版了《云间邦彦画像》、《松江老宅》、《明清进士录》等30余种。为上海古、近代历史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得到了市有关部门好评,引起了历史研究等专业部门的重视。

4.上海新方志为广大人民群众和未成年人开展热爱国家、热爱上海、热爱家乡的传统教育提供了生动的教材

近年来,上海市方志办和各区县方志办会同各级宣传部、文化局、教育局、档案局等部门,利用画廊、报纸、电视、刊物等举办地情展览、开展知识竞赛、配合电视台制作电视节目,进行生动、形象的宣传教育。1987年秋,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与上海电视台合作,组织了“知我上海,爱我上海”知识大奖赛,对增加市民对上海知识的了解起到了较好的作用。

杨浦区教育局组织讲师团,利用中共地下斗争史料和日军侵沪罪行资料,向中、小学生进行了“了解杨浦、热爱杨浦、振兴杨浦”教育,听讲师生超过万名之多。2001年7月杨浦区方志办与区文明办联合,向96个市文明小区赠送《杨浦区志》、《解放前的杨浦工业》和《杨浦揽要》各一套,利用原有学习组织,在学习江泽民“七一”重要讲话中,联系杨浦实际,在居委会干部和积极分子中开展读志活动,并以此作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抓手”。

为了配合创建学习型社区的要求,闸北区方志办从2001年12月起分批向全区各居委会图书室赠送《闸北区志》和《闸北年鉴》,深受居委会欢迎。共向居委会赠送《闸北区志》426册,《闸北年鉴(2000)》、《闸北年鉴(2001)》各213册。杨浦区延吉新村街道把读志用志作为开创学习型社区的重要方面,在机关干部和居委干部、社区工会和居民、团员青年等三个层面开展“学方志、看年鉴、读时报、知区情”活动,并以延吉二、三村小区工会、社区“报友沙龙”和上海医疗器械高专学校团委为重点。通过学习活动,机关干部体会到“方志和年鉴一册在手,幸福享受”,把方志、年鉴等地方文献作为工作学习的良师益友。近年来,卢湾区方志办积极探索 “方志工作如何为社区建设服务”的新路。区方志办把《卢湾区志》发放到社区各个里委,并结合各个社区的特点,多次深入到社区市民学校为社区干部、居民讲课,进行区情历史和现状的教育。2000年,区方志办深入到该区五里桥街道,协助街道办事处筹建五里社区区情展示室。展示室开放后,使社区居民进一步了解了区情,起到“知我社区、爱我社区”,积极投入社区两个文明建设的作用。胡锦涛、黄菊、丁关根、姜春云、徐匡迪等领导也参观过这一区情展示室。

黄浦区方志办运用方志资料到区委党校讲述黄浦的历史与发展;向地区军民共建单位南京路上好八连战士讲南京路史事,使他们了解“母亲路”上人民革命斗争的光荣传统;为黄浦区委宣传部门筹建外滩历史纪念馆提供有关资料;参与区关心下一代协会的活动,到学校讲黄浦的昨天与今天。区方志办同志应邀到黄浦公园,在上海人民英雄纪念塔下向新应聘的居委干部讲述外滩的历史,使之了解外滩、热爱外滩,为建设好外滩“窗口”形象发挥积极作用。

20世纪90年代以来,松江区委、区政府先后多次举办“上海之根”文化旅游活动。2003年举办纪念松江建县1250周年活动。区方志办为配合区委、区政府重大文化旅游活动,充分发挥掌握史料的优势,提供松江作为上海之根的大量历史依据。对松江在明代作为全国棉纺织中心、“衣被天下”、“田赋甲天下”,还有对上海文化源流中“云间画派”、“松江诗派”、“松江书(法)派”等问题,写出了一批专题材料。通过研究还在新民晚报和学术刊物发表了系列文章,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有力配合了“上海之根”文化旅游活动。

宝山区方志办开展两次淞沪战争调查,汇编成书以各种形式广为宣传,以大量铁的事实,深刻揭露日军侵沪的滔天罪行等等,均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青浦县方志办编写地情资料和乡土教材《淀山湖》、《青浦人》、《青浦英雄》,拍摄《沧海桑田话青浦》电视片,向全县人民进行“谈乡情、看国情”教育。上海电力局每年在新职工进单位时,以《上海电力工业志》为教材,宣传上海电力发展历史、王孝和烈士英勇斗争事迹、上海电力工人参加上海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动人故事,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使职工了解上海电力百余年来艰难曲折的兴衰发展历史,从而激发起他们对电力事业的热爱和高度的责任感,当好电力“先行官”。上海各部委办、区县局方志办还充分利用专志、区志、县志记载的上海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大量史实,如陈化成抗英、北伐进军上海、中共地下斗争、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两次淞沪战争、抗日救亡、迎接解放以及在这些斗争中牺牲的烈士,如茅丽瑛、谢晋元、王孝和等,向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上海出版的政治部类的专志如中共党志、军事志、人大志、政府志、政协志,以及工、青、妇志等都较详细记述了重大政治事件和斗争,都已经成为向广大市民和未成年人进行爱国家爱上海爱家乡的革命传统教育的生动教材。

5.上海新方志成为沟通与海外和港澳台地区的联系,向海外华人和港澳台同胞介绍上海改革开放成就,推进祖国和平统一事业的纽带和桥梁

上海出版的各类志书在海外和港澳台地区也引人瞩目。县志、区志、专志每出版一部,外国驻沪几十家领事馆都十分注意收集。各区、县通过政协、侨办、台办与海外华人、华侨及港澳台同胞进行交流。各区、县政府及市政府各部门在对外交往中,作为礼品赠送,让国际友人、海外华人和港澳台同胞了解区、县、了解上海,促进经济,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松江县政协在海外联谊会成立大会上,向与会侨胞和港澳同胞赠送新编县志,他们都非常高兴。台北松江同乡会理事长朱登皋先生(原台北国民党当局交通部政务次长),收到赠送的新编《松江县志》,看后称赞:“搜罗广、采撷精”,“无愧为存史资治、彰往昭来之煌煌世著”,“披览之余,对离别四十多年之故乡,更多眷念。尤其对故乡子弟,深感百年树人之义,久离故乡游子,也应能尽绵薄于万一。”此后,他发动在台同乡,捐赠近万美元设置故乡子弟奖学金,为家乡的教育事业作贡献。

南市区是老城厢,求志书院是老城厢历史上著名的五大书院之一,在《南市区志》中记述了清光绪二年苏松太兵备道、首任江南制造总办冯焌光创办求志书院的历史资料。留美定居的冯焌光的曾孙女冯佳琳女士,于1999年回国寻根访祖,在区志中找到了以上资料,激动不已,出资在求知中学设置了求志书院史料陈列室。冯佳琳女士(任美国大华府地区上海同乡会会长),丈夫邹作雄先生(任全美华人协会会长),两老长期致力于中美友好,为助资中国的教育事业四处奔波,竭尽所能,先后在福建、湖南捐建了数所希望小学。冯女士为继承其曾祖父捐赠办学的传统精神,于1999年偕丈夫寻根访祖来到南市区,在《上海县志》、《南市区志》中找到了其曾祖父捐赠创办“求志书院”的历史资料,并参观了“求志书院”旧址(现已改为求知中学),实现了她几十年孜孜以求的心愿。两位老人在寻根访祖期间,还走访参观了豫园商业旅游区、浦东新区等许多地方。冯女士在找到“求志书院”的旧址时,感慨万千,对陪同人员激动地说:从求志书院到求知中学,再看上海的变化,观照出中华民族100多年来由衰而盛的曲折历程。我们虽然已成了美国人,但血管里流淌着中国祖先的血,无论走到哪、走多远,根总是在中国。

(作者系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上海市地方史志学会常务副会长,教授)

注:①②④ 江泽民:《在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载《中国方志文献汇编》,方志出版社1999年10月版,第6、7、8页。

③ 胡锦涛:《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载《人民日报》2003年12月8日。

⑤ 朱镕基:《在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第二次委员、顾问(扩大)会议上的讲话》,载《中国方志文献汇编》,方志出版社1999年10月版,第1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