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一部名副其实的特色志——读《上海名镇志》随感(陆华云) 2005/06/27

陆华云

2003年8月出版的《上海名镇志》作为“上海特色志系列”的开端之作,编者本着崇尚探索敢于创新的精神以73.4万字的容量,涵盖了20个乡镇的古今情状,揭示其发展规律,突出其特色,志书内容丰厚,记述深刻,文笔流畅,图文并茂,堪称这套特色志丛书足资借鉴的范本。

布局谋篇突出地方特色。若按镇志常规设置篇目,面面俱到,平铺直叙,势必削弱这些名镇之所以闻名的独特魅力。因此,编者从广博的资料中,提炼出人、物、事三方面的特色精华作为节、目,施以浓墨重彩精描细写,使读者每读一个名镇志,都如同啜饮一口甘冽香醇的老酒,为之倾倒,为之陶醉。事实上,当我读到“衣被天下黄道婆”、“‘洋状元’顾宜荪”、“大都市里的明清街:七宝老街”、“曾经兴盛过的水乡米市”、“市郊农业的窗口”、“风靡全国的汇丽建材”,就不由得顿生思古之幽情,慕贤之追求,创业之壮志。

贴近社会首重经济特色。当今社会乃是经济建设快速发展的社会。国际经济、金融大都市——上海,其周边城镇受其辐射,经济增长水平更是全国领先。《上海名镇志》首重经济特色,一下子抓住了社会的命脉,引发起各行各业读者的兴趣,也颇能激发海内外富商巨贾前来投资置业。全书20个分志篇首概述,在简要介绍每镇之历史沿革、区划变化、文卫交通、名人土产等基本情况时,都花心血、下功夫勾勒出每镇之经济发展脉络、当今情状、未来趋势。这还不算,各分志至少都设有1个节、目予以展开详述。如《松北工商重镇:泗泾镇》,篇名就点出其显赫的经济名望,直使人耳目一新。《旧府新城:松江镇》之“工业百年巨变”,不能不让人先睹为快。《沪西名镇:真如镇》之“商业兴盛‘铜真如,”、“真如羊肉”,一气读来,回味无穷。《上海汽车城:安亭镇》之“接轨世界的上海国际汽车城”和“一业特强,多业并进的镇村工业”,定能让国内外投资商坚定信心、充满希望……

精选典型事物彰显历史特色。尽管“上海地区市镇,萌发与宋元,臻盛于明清”,遴选入志的这20个沪上名镇,多有较为久远的历史。即如嘉定镇,史载“南朝梁天监年间(502~519年),西门外护国寺一带形成集市”,算来已有1500年。为了彰显其光耀千秋的历史文化特色,作者参阅48部新旧志书、13部年鉴和诸多文史资料、地情书刊,精筛细选的结果,便有了“名人辈出内史第”、“别具一格的水乡古桥”、“小巷犹听大明钟——七宝的七样宝”、“龙华庙会摩肩接踵”等条目,堪称古镇特色旅游的随身宝典。再者,“五四爱国运动与南翔民众”、“嘉定忠臣”、“抗英筑路留青史”、“龙华烈士英名长存”、“战事要地日寇罪行”、“小刀会与太平军在惠南”等条目,弘扬了炎黄子孙不屈不挠、为国捐躯的大无畏精神。因此,《上海名镇志》又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爱国主义乡土教材,必将鼓舞我们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不息。

改革记述手法凸现创新特色。“志书创新”这个话题可谓老生常谈,但说说容易做起来难,《上海名镇志》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成功范例。这里且不论上海市市志办组织编写“上海特色志系列”这一动议或者说策划,其本身就是一个可喜可嘉的创新之举。单说编者大胆革新记述手法,使条目生动形象,知识含量丰富,便足以启迪我等志界同仁。他们为让读者产生身其境如在眼前之深切感受,果断采用文艺笔法,或工笔雕琢,或比喻说明,甚或拟人勾画,不仅写活了人,还使事物栩栩如生。谓予不信,特摘录一段以飨诸君:

这些石驳岸经历了长年水浸洪蚀,勾缝驳落,形成了许多缝隙洞穴,而这些洞穴就成了四鳃鲈的“城池公寓”。当黄浦江来潮时,沈泾塘、油墩港、大涨泾三水汇集在“三秀桥”一带,流急而漩多,潮涌而互补,就使肥物麇集,鱼虾集中,成了四鳃鲈的“美食府”。河旁居民及一家一家专门烹制四鳃鲈的特色饭店倒入河内的剩羹剩饭,养育了水中各色轮虫、水蚤、蚬子、米虾、青虾、旁皮、肉鱼匙等,成为四鳃鲈的美食,它们贪婪地吃,吃个不厌。当东方天际泛起曙光时,才打着饱嗝返回“城市公寓”,边做梦边催肥,日复一日,高脂高蛋白地享用,无忧无虑地生长,一个月体重能增加2~3倍,速生快长,体胖腰圆。四鳃鲈是精明的“旅行家”,哪儿条件优越,好吃好住,就往哪儿去,秀野桥地区成了它们理想的好去处,因此秀野桥下四鳃鲈名振四方。

又如:“老街是美的,一种从过去走来的沧桑美和古朴美……老街还有另外一种美,那种独有的入夜时、细雨中的宁静美、诗意美。”“带着鱼腥味、海潮味、汗味、酒味,有着粗犷而原始的吴淞渔市,在万顷碧涛间产生,又在历史的风雨中消失,”这样的语句屡见不鲜,完全是传神流畅的散文笔调,给人以美的享受。

为拓展读者知识面,《上海名镇志》编者真是煞费苦心。首先,他们舍弃志体不作解释的陈规,改以简洁的文字为读者解疑释惑,从而使本书通俗易懂,增强了可读性。如对“经幢”的简介、列“义塾”的括注、对“皮影”的概述等等,无不有助于年轻读者的阅读理解。其次,宣扬知识的手法活泼多样,象及时雨一样撒播于全书每个角落,又如颗颗明珠贯穿全书始末。如“长江流域向有‘无徽不成镇’之谚”。一笔带过,滴水不漏。“限于清政府关于‘三百里内不为官’的规定,在奉城任职的百余名知县中,无一名本县人。”属于插一句的妙笔,穿插适宜,要言不烦,引领下文。再比如“黄花鱼在吴淞渔市分为南洋鲜和北洋鲜两种(清末、民国时称苏浙闽粤沿海为南洋,江苏以北沿海为北洋)。”在括号中拖一句,既拓展了知识层面,又增添了信息含量,使读者不致于一知半解,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读《上海名镇志》,唯一的小小的遗憾是,志书没有设置一张上海市市镇地图,并将入志名镇用特殊符号标示,以表明其地理方位,与志书正文相得益彰

(作者单位:苏州市吴中区车坊镇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