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走出续志的误区(欧阳发) 2005/06/27

欧阳发

修志可分为创修、重修和续修三种,按照传统的方法,如果前志为创修的志书,后志可以采用两种编纂方法:一曰续修;一曰重修。

所谓续修,即以前志的下限为新志的上限,编纂新时期的方志,这种编纂方法称之为续修。续修而成的志书叫做“续志”。一般来说,续志的体例基本依照前志,充其量只是类目上略有增删。

过去的做法,编纂续志时,对原有志书无庸更动,对前志以后应载各类事实,编修补志一册,即按前志门类,挨次编纂。另增加两个门类:其一,“对原修以前事实,前志未载应行添入者,另外补遗一门。”引自瞿宣颖《志例丛话》。其二,对“前志尚须辨正者,另列纠误一门。”引自瞿宣颖《志例丛话》。这种方法十分简便。曾国荃在山西主持修志即推行这种方法。瞿宣颖称之为“其办法类简而易行”,可以节省人力、财力和物力。

按照传统的方法去编修续志的确比较容易,但这种方法适应生产力发展缓慢、社会生活变化不大的时代。而今是编纂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地方志,这期间生产力发展迅速,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社会经济改革一浪接一浪,如果再行刻旧志于前,续新史料于后,或采用“旧瓶装新酒”,显然是不行了。因此,今天编修续志考虑重新另起炉灶进行新的总体设计,是从实际出发的。

现在有一种说法:“续志就是断代志”,“前志已记,后志不必重复”。正是由于流行这种说法,使一些地方的续志编纂进人了误区。最近,我受命审读一部县级续志,由于他们理解续志就是断代志,因而在这部续志中,没有建置沿革,没有人物传记,没有方言民俗,没有地方掌故以及地方历史上一切有特色的事物;受制于上限,文物、宗教不便独立设置篇章,文物只好记在文物管理工作之内,宗教只好记在统战工作之下。总之,方志味所存无几,活像是部多年代的综合年鉴。不能不说,这是走进了续志的误区之故。

说续志就是断代志,实际上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地方志就是地方志,续志就是续志,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断代志,像断代史那样,记事依上限一刀切。君如不信,只要浏览一个地方的志书,不论是创修、续修,还是重修,对本地历史精华,个性特点,引以自豪的事物,哪一部不是反复综合概括,可谓津津乐道,不厌其烦。这就是修志的优良传统,方志久经不衰的奥秘之一。

如果你以为续志就是断代志,编着编着问题也就来了。地方志不仅记历史,还要记地理,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你怎么办?用上限可以断开吗?如果说前志已记,后志就不用重复了,那么续志就没有地理类目了,就不能再记自然环境了,这样做能行得通吗?要记,又置断限于何处?

再说建置沿革,它是地方志固有的类目,不论什么志书,也不论什么上限,它都是从古至今一条线。怎么办?取消这个固有的门类?或托词前志已载,后志省略?或者把它来个腰斩,从续志上限记起,岂不叫人笑掉大牙?!

人物怎么办?近一二十年,我那个县的去世人物中,就是没有够上立传标准的人,是否就不立人物传?或者降低标准,矮子里选将军,拔上几个,填补空白,这样做妥吗?一部志书总不能没有人物传呀?!没有人物传,凡例就要改了,就不能再说志、传、记、图、表、录,诸体咸备了,因为传体没有了。

民俗怎么办?可以用上限断开吗?只好是前志已载,后志不再重录,枪毙拉倒。方志没有了民俗,算不算是缺项?不是说“横不缺项”吗?难道这句话到了续志就不管用了?缺项的志书就是门类不全,再美也不过是个断臂的佳人,功能不全。文物怎么办?方言怎么办?对不起,也只好是按“前志已载,后志不录”的办法处理了,“喀嚓”砍掉。

既然续志的本质是断代志,那么所记事物自然不可超越上限,否则不是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吗?!可是,真的按上限一刀切,志书中的历史沿革没有了,历史人物没有了,方言民俗没有了,历史特点没有了,地方掌故没有了……人们不禁要问,难道这还是地方志?它还能担负起存史、资治、教化的功能而不弱化吗?舍弃了地方历史、地方特点、地方精华,这种志书究竟还能值多少钱?能赢得多少读者?能支撑多久?这不仅关乎到续志质量与成败,而且成为方志之忧了。

什么叫做实事求是?什么叫做马列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看问题?我的理解就是,不唯上,不唯书,一切从实际出发。不能因为有什么级文件上说了续志就是断代志,有什么个“专家”写文章说了续志就是断代志,因此续志就与断代志划上了等号。我以为对续志本质的认识必须从历史实际出发,否则将有害于方志事业的发展。

续志是承接前志而编修的志书,这个“续”字包涵着两重含义:一是续新,二是续旧。也就是说传统的续志既要续新(续新史料于后),又要续旧(刻旧志于前)。它根本不是按上限一刀切的产物,说续志是断代志从何说起?如果把续志的本质理解为承接前志而编修的志书,那么地理环境,历史沿革,地方特点,地方精华,历史人物,名胜古迹,宗教民俗等等,也就能续下去了。

有人会问:你不承认续志就是断代志,难道续志成了统合古今不成?非也。我认为续志是承接前志而编修的志书,它不是断代志,续志的上下限只是标明是书收录资料和记事的重点所在,故也不是什么统合古今。如果你把续志理解为断代志,就很容易走进误区,难免出现像上述那个县所遇到的问题和一系列尴尬而不能排解。要修好续志,必须走出续志的误区。

有人会说,照你这么说,续志要不要回到过去的做法,刻旧志于前,续新史料于后?我认为,这就大为不必了。有些该续旧的门类,需要继续保留的史料,继续保留下来,有些门类需要续新的,则可依据断限收录资料,只要处理好前后史料的衔接,不必全录前志资料。续旧也不是把前志资料原封不动的转录,据我考察有三种办法:一是融合新资料,重新综合,重新概括,重新编写;二是按新的观点或新的组码方式重新编写;三是照抄不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至于续志要保留前志的哪些资料,这就看你的史识和史才了。一句话:如同搬入新居,要把“金银财宝”留下来,即把地方精华、地方特点以及地方志一些固有的内容保存下来。既要续旧,又要续新,续旧是必要的,续新是主要的,续旧中不忘融进新资料,续新中注意前后历史的衔接。这就要求做好续志的总体设计,只要续志组码得法,既可以满足读者对地方过往历史的需求,保持方志的品格,又完整地记录新的时期历史资料,体例上又不至出现混乱。

认识到续志是承接前志所修的志书,而不是什么断代志之后,如何编好当代的续志?如何实现体例上的改革创新?最终还是要靠实践。我诚恳的希望参加续志编修的同志,加强方志理论学习,不要被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所左右,进了误区的要走出来。认真思索问题,把握好续志的本质,确保志书质量,为发扬光大传统的方志文化作出新的贡献。

(作者系原中国地方志协会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