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对开展第二轮修志工作的几点建议(张生元) 2005/06/27

张生元

进入21世纪以来,新编的《南市区续志》、《黄浦区续志》、《嘉定县续志》、《川沙县续志》先后问世;南汇、金山、杨浦、普陀、卢湾等区续志也已陆续启动。人们欣然获悉上海第二轮修志工作已成规模地向前推进。

上海第二轮新修地方志的工作需要承接中国历史上长期形成的编纂方志的优良传统,尤其要吸取第一轮新修地方志工作中积累起来的有益经验,把它应用到第二轮修志的工作实践中去。但是,由于主客观形势的变化发展异常迅速,要做好第二轮修志工作,任务十分繁重,单纯地按旧规办事恐怕是不行的。我们既要以旺盛的工作热情和历史责任感来承担起这份艰巨的工作任务,又要以与时俱进、开拓进取的精神来谋略、部署、落实修志目标。若掉以轻心,势必贻误后人。

为表达我对上海第二轮修志取得成功的期望和企求,特建言如下:

首先,领导切实到位,主要编纂人员务求稳定。

第一轮修志工作的经验和某些教训,都证明了这一点。当然负责干部中,至少要有一位同志分工主持修志工作,这位同志接受此项任务后要主动关心修志,一年内听取几次修志工作汇报,帮助修志部门解决几个应当解决而又可能解决的实际问题,推动修志工作者勤奋学习,钻研业务,甘于和乐于在修志岗位上作出贡献。这位同志本人也要挤些时间读几本关于修志的文件和理论书籍,增加对方志事业的理解和认识,提高对领导方志工作的自觉性。另一方面,实际参加编纂方志的专业人员一定要选好选准,他们应当具备较强的文史哲方面(包括地理)的学识,有较强的文字和政治理论功底,并且是比较淡泊名利,作风比较严谨的人。这样的人一旦调至方志工作岗位,就要设法让他稳定下来,除非万分必要,在三五年内(最好有更长的时间)不要挪动。

第二,对业已形成的方志体例和一些带规范性的操作章法,该遵守的还是要遵守,不宜随意斫杀,但是也应允许变通创新。

1.“纵不断线,横不缺项”。方志应是一地的“百科全书”,或称“一方之全史”。为求得方志的完整性、全面性,提出“纵不断线,横不缺项”的要求无疑是正确的。第一轮修志时,方志学界中有人曾提出一部志书不能搞得过于繁杂。所谓“纵不断线”,只要不断主线就可以了,“横不缺项”也只需不缺要项,不必事无大小都一一立项细说。这一意思已为许多修志人员所认同。第二轮修志中,多数单位所修的是续志,续志记述的上下限时段应当明确划定,需要适当上溯的事项也该有个限制,倘若过多地追记续志上限时段的事物,与前志所记述的事物重叠、反覆,这就不够经济。至于“横不断项”也只能从相对意义上讲。在现实条件下,社会分工越来越细,“三百六十行”以外,冒出不少的行当,更有一些小的民营企业,今天兼营这项明天兼营那项,连工商、税务登记都会漏掉,若按“事以类聚”原则来立项,疲于奔命,且难奏效。因此,出现一些缺项现象不必苛责。

2.“横排竖写”。中国的传统方志历来重视横排门类,在横排门类之下竖写其历史。横排的篇目,读者易于检索,在子项互不相容的逻辑学定义下,横排门类下出现的记叙性文字条理清楚,也易于读者阅读。但从最近出版的不少新方志中也看出“横排门类”存在的若干局限性。由于“横排”,一些原本密切的事物被人为地分割开来记述,反而“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而有些事物在这个横断面记到了,在另一个横断面又大体上差不多也记到一笔。因此我主张“横排”的面积要缩水,“竖写”的篇幅要扩容。在续志中,有的事物只要有独立竖写的价值,就可以独立地写成专记、专篇,不必担心“自乱章法”。

3.“述而不作”、“述而不论”。方志着重于记述实物、实态,诸多方志读者也看重它的资料性。古今的方志学者信守方志“述而不作”、“述而不论”这条古训,为的防止志不像志,史不像史,徒然贻笑大方。新编方志中,这一条界线还是要保持住。把事情弄清楚,写清楚,结论由读者来做,由后人来评判。方志编纂者不必多作议论。对于这个问题,第一轮修志中讨论过,有不同认识。有的同志认为:“可以有画龙点睛之笔”,“点到为止”。我看到有些方志的志稿只是强调记述的真实和客观,排除一切编纂者本人的真情流露,褒也茫然,贬也茫然,这不一定好。“点到为止”么,也该“点到”!进一步来讨论,涉及方志仅仅是资料性的著作呢,还是“资料和著述相结合的著作”?方志以资料为本,以资料取胜,方志以所提供的翔实资料为今人和后人所用,这是方志存世的第一价值所在。但是,它不必也不应把著述绝对地拒之门外,方志在筛选、取舍资料中本已蕴含着著述的色彩,倘若还能闪耀出一些有说服力的趋利去弊的论点,可能使方志变得更加能经世济用。

4.“生不立传”。这也是指导方志编纂的一条古训。这一条,在第一轮新修方志中已有不少突破,其方法是多种多样的,社会反映不错。我认为在现代方志中,生人可以作简介,写一个人,可以不说是某某人传。写到其人在这部志书搁笔时止。以后怎样变化,怎样走完他这个人的一生,怎样对这个人作全面的功过评析,这不是一部区域性志书的任务。

5.资料长编问题。第一轮修志过程中曾经十分强调编纂方志中不能缺少编写资料长编这个环节。财税、粮食等少数部门做到了,多数部门和区、县没有能完全做到。这是一个遗憾。按高标准、严要求来讲,修志中能抓住编写资料长编这个环节,好处多多。可惜因为人力、财力不足和时间安排紧等原因,这一条做得不如人意。第二轮修志中,还是要争取编写出资料长编。资料长编编成后,可以在单位或系统内印发和存档。对资料长编的作者,应计发较正式出版物稍低的稿酬,或酌发资料费,以资鼓励。

最后一个问题,续志编纂启动时,经费支付要有保障。“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有了一定的财力支持,修志工作者不必在需要用钱时一筹莫展,再去求爷爷、找奶奶。修志工作者没有这个后顾之忧,可以更加全身心地把党和政府交给自己的任务完成好。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