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解放后上海农垦工作究竟始于何时——兼评《上海农垦志》(徐家俊) 2005/06/27

徐家俊

上海历史上第一部农垦专业志,在上海农垦系统广大干部、职工的努力下,经过全体采编人员广泛深入搜集资料,几易其稿,多次修改,凝聚了10多年的心血,已于2004年8月成书出版。全书120万字,资料丰富,内容翔实,书中还附送光盘,便于屏幕上阅读。该书封面、封底、护封和扉页均用绿色为基调,装帧上又尽力体现行业特点,显得十分贴切。我们作为一个政法系统的史志工作者,又作为一个曾在农场工作过的老知识青年,怀着先睹为快的心情,初读了《上海农垦志》(以下简称《农垦志》),感到志书中洋溢了上海几代农垦干部、职工艰苦奋斗辛勤劳动,开拓奋进的精神,读后令人振奋,在此特向农垦系统的修志同行表示由衷的祝贺。但是,在阅读之余,我也感到《农垦志》中明显地存在一个不足之处,就是对上海农垦工作的发端时间记述得不够正确,还遗漏了一些应该入志的内容。今天特此就上海农垦工作究竟始于何时的问题,谈一点粗浅的想法。

《农垦志》在总述中,开宗明义地指出:“ 1954年 9建立的奉贤农场(今五四农场)是上海地区最早的国营农场。”“与农垦相关建立最早的机构是1960年9月建立的上海市围垦总指挥部,当时由上海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宋日昌任总指挥”。《农垦志》大事记的上限始于1954年 9月。该大事记称:“中共江苏省委决定在南汇、奉贤两县交界的东海滩涂创办农场,由魏罗民、施炳昌等筹建。同年10月1日正式建场,定名为江苏奉贤农场,场长魏罗民。次年5月更名为国营奉贤农场。1963年以创建年命名为五四农场”(详见该书第2页)。《农垦志》的第十六编,党政群团,第一章党政组织中称“上海市农垦的最早领导机构是上海市围垦总指挥部成立于1960年9月,由副市长宋日昌任总指挥,市政府副秘书长杜干全、市城市建设局局长徐以枋、中共崇明县委第一书记张惠和任副总指挥”(详见该书第615页)。总之,根据《农垦志》的相关资料说明了这样的一个基调。解放后,上海的农垦工作开始于1954年9月,上海农垦的最早领导机构成立于1960年9月。

但是,根据我所了解和掌握的资料,解放后上海的农垦工作开始于1950年,上海市农垦的最早领导机构成立于1950年。《农垦志》中的说法是不确切的,遗缺了历史上的不少事实。现把理由陈述如下:

早在1950年2月25日,中共中央华东局决定,上海市人民政府和苏北行署协商划出大丰(时称台北县,后因与台湾省台北市重名,于1951年改名为大丰县。)以四岔河为中心的20万亩荒地为中心作为上海垦区。同时,又设立了上海市农垦工作的最早领导机构:上海市人民政府垦区劳动生产管理局(以下简称为垦管局)。同年3月上海市人民政府任命黄序周出任垦管局局长、党组书记(黄序周,湖北黄冈人,1904年生,1927年2月参加中国共产党,曾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上海解放后初任市民政局副局长,后任垦管局局长。尔后调任湖北省工作,是第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在武汉逝世),副局长沈维岳、郑宏惠。垦管局最初办公地点设在江苏兴化,后来移到江苏大丰新镇,最后才到大丰四岔河。垦管局是上海市政府序列中的一个局级单位,下设工业处、农业处、生产处、管理处、办公室,还附设学校和新人村。垦管局下属成员比较复杂。除干部家属以外,主要有犯人、无业游民、社会上的流浪儿童等。当时则统称“垦民”。1952年8月,根据工作需要,垦管局改名为上海市上海农场管理局(简称农场局),1956年又更名为地方国营上海农场,工作业务受市公安局领导,为上海市罪犯的主要改造教育场所,曾被公安部列为全国大型劳改单位。1964年停止收罪犯,成为安置刑满释放留场就业人员的场所。从1968年10月起,根据上海市有关部门的安排,先后安置了6000余名上海知识青年(笔者当时也名列其中,于1968年11月去农场,1972年10月到上海政法部门工作)。1973年1月9日,根据中共上海市委和市革命委员会的指示,上海农场划出元华分场和隆丰、盐场共12.38万亩土地和不动产及流动资金交给上海农业局筹建上海市海丰农场。1974年3月和 1975年1月,上海农场有4.1万亩和 1.44万亩土地及不动产划给海丰农场(1980年1月海丰农场又把4.16万亩土地划还上海农场)。《农垦志》第二篇第三章“南汇、奉贤和大丰围垦”中,列出第三节,江苏大丰围垦(详见该书第62~63页),同时又在第十五编的第一章“农场”中,列出第十八节,海丰农场(详见该书601~602页),介绍海丰农场时也涉及到苏北上海农场的有关情况。不过《农垦志》中主要记述了1973年筹建海丰农场以来的情况,而遗漏了1950年时初建垦管局(上海农场)的建场情况。

下面我还可以列举四个方面的资料来说明1950年位于苏北大丰的上海垦管局应是上海农垦的最早的领导机构。

一、历史照片。我案头有已刊登在《上海监狱志》的三张彩页照,非常能说明问题,一张为1950年12月上海市市长陈毅、副市长潘汉年听取上海垦管局局长黄序周汇报垦区建设计划工作;一张为陈毅审阅市垦区建设计划:另一张是陈毅的批示手迹,该画面为二行字,左边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劳动生产管理局建设计划草案”,右栏为陈毅的手迹:“照准陈毅”。历史照片客观地反映了当时的情况,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二、报刊资料。1950、1951年期间的《文汇报》、《新闻日报》、《解放日报》等。上海各新闻媒体对上海垦管局(垦区)情况刊发了许多通讯报道和新闻照片。如《新闻日报》“四千监犯整装待发将去苏北屯垦生产”,1950年3月19日《解放日报》:“走上幸福的道路。”1950年3月19日《文汇报》:“第二批赴苏北游民,今晨专车浩荡出发;”1950年3月22日《文汇报》:“三批生产劲旅开赴苏北,自新人两千余告别监狱;”1950年3月22日《新闻日报》“苏北垦荒多了一支生产队伍,两千余人昨首途;1950年5月25日《新闻日报》:“在荒原上造乐园,上海游民进入新人村;”1951年7月15日,《文汇报》:游民三千余人昨离开,到垦区劳动生产:1952年8月17日《新闻日报》“苏北垦区印象记”;《华东画报》34期:(1952年10月10日出版)“劳动果实长满了苏北垦区。”1950年3月22日,《解放日报》:“走向农村,劳动生产。”

三、电影纪录片。1951年上海新闻电影制片厂曾组织人员赴苏北大丰拍摄过一部反映上海垦管局的垦民(包括罪犯、流浪儿童、游民等多种人员)组建“新人村”’,改造思想,改造自然的情况的纪录片。1952年7月该记录片还被改编为同名电影连环画,由上海中心书局出版,62开本,148页,印数1万册,编导高维进,仍健在。

四、地方志资料。如江苏人民出版社1989年12月出版的《大丰县志》“大事记”中明确指出,1950年5月,上海市于本县斗龙港东部划地21万亩建为上海(劳改)农场(详见该书第24页)。该书的第一卷“区域建置·政区”中也写道:“ 1950年上海市与苏北行署议定,将北起斗龙港,南起三卯酉河的黄海公路以东土地划归上海市办农场。1950年5月建场,辖地21万亩。……”(详见该书第56~57页)。又如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于 2004年11月出版的《上海人民政府志》第六章职能机构,第一节市人民政府(1949.5~1955.2)也提到:“ 1950年2月,成立市政府垦区劳动生产管理局,……”(详见该书第150页)。此外还有上海市上海农场于1998年编纂印刷的《上海市上海农场志》(内部使用本),更是通过大量事实和数据客观真实地记载了1950年开始上海垦管局成立以后,垦民在苏北大丰围垦开荒的史实,并附有若干历史照片。

根据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的布置和规划,首届上海市地方志编纂的总体规划是一部宏观轻型的《上海通志》及其统率下的《上海市专志系统丛刊》、《上海市区志系列丛书》和《上海市县志系列丛书》通称“一纲三目”。《上海市专志系列丛刊》指导思想和立足点十分明确,编纂的是“专业志”,而不是“部门志”。“专业志”它反映记述各专业的历史变化和现实状况。因此,我认为《农垦志》的记述对象是上海市的农垦工作,应当冲破条条、块块行政管理上的束缚,而尽可能全面地搜集和掌握资料,进行如实记载,告慰后人。尽管始建于1950年初的上海垦区劳动生产管理局,1952年改名为上海农场管理局与1968年成立属上海农委系统的上海农场局之间没有任何隶属关系。但是这两个单位毕竟都是上海市人民政府领导下的从事农垦工作的机构。我们写历史,应该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实事求是的精神,应该客观反映情况,为上海的农垦事业,为上海的方志领域留下宝贵的财富。我以为,解放后上海农垦工作的发端定在1954年10月奉贤农场的建立是不恰当的。应该定位于1950年3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垦区劳动生产管理局的建立。

(作者系中国监狱学会监狱史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上海监狱志》执行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