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第二轮新方志编纂误区的几点争鸣--参加《黄山志(续志稿)》评议会后的思考(梅森) 2006/03/28

梅森

 

2005年8月17~19日,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与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在黄山云谷山庄召开了社会主义第二轮《黄山志(续志稿)》的评议会,除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黄山风景区管委会领导、黄山市地方志办公室的领导和相关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参加会议外,该省建设厅、旅游局的业务专家和方志界专家参加了此次会议。著名方志专家林衍经、欧阳发,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理论研究室主任邱新立、《泰山志》主编李继生以及我应邀参加了会议。2001年6月,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党委决定编修新一轮《黄山志》。2002年开始实际工作,2005年7月形成评议稿。新的第二轮《黄山志》与首轮《黄山志》的断限相同,仍是“统合古今”并采取纲目体结构。新志全书由三大部分组成:卷首包括图、题签、序、凡例、概述、专记;专志(主体)设了自然环境、风景名胜、黄山文化、开发建设、保护管理、旅游事业、名人履踪七大类目,卷末是大事纪略、文献辑存、旧志序录、杂记、周边景区景点概况、索引、修志始末。谋篇布局既把握了山志的特点,同时就首轮《黄山志》有延续又有创新。通过参加这次评议后,有几点值得与方志界同仁交流的问题。

一、专家和与会业务人员的共同观点

(一)山志采用“纲目体”可更好地体现山志的特点。

首轮山湖志不少采用卷章节编次。看来新山志的编纂者对此有所研究,进行修正,采用纲目体。专家一致认为,山志文字量相对行政区域志小,各大门类之间的隶属关系不像行政区域志那样严格,层次也相对较少。纲目体设置可以相对灵活一些,同时还可以增加山志的传统气息,较能增加文气。专家一致认为新的社会主义第二轮山湖志编纂以纲目体为宜。编章节、卷章节编次层次多,更像教科书形式(区域志层次多,采用卷章节、篇章节是迫不得已)。

(二)新一轮山志应采取“重修”而不是“续修”,不应采取自然断限。

山志主要记自然环境、风景名胜,这些自然形态的内容又是变化缓慢的,也是第一轮山志的重要内容,即多为首轮山志记过的内容。如果自然断限,接上轮志书的下限时间开始写,自然环境、风景名胜内容就没有必要再写,只能写断限以后的景区建设、旅游管理。这样,山志缺少山水本质的东西,山志也就没有再修的必要了,因此,山志必须是重修。

大家还一致认为,续修是就上一轮修志工作的承续而言,并非是机械地接着上轮志书的下限时间写才叫“续修”。就是区域志,也不应该采取自然断限。每一轮志书都应该是一部独立的著作,而不是没有事物源头的没头没脑的一堆“文字”。具体的方法是,第二轮志书的总述最好采用贯通历史轨迹的“简史体”写法,而在志书主体的专记部分,在各类事物记述的适当层次,最好采用勾连事物历史的导言。更重要的是,志书不能因为是“续志”就把历史上好的、有影响的、国计民生重要的、具有文化底蕴的、具有地方特色的历史事物给“断”没了、“续”没了。欧阳发先生生动地比喻“好像是搬新家把老祖宗的东西都给扔掉了”。所以大家认为,第二轮志书所谓的“续修”,既主要写上轮志书下限以后的事,同时还要贯通古今地概括历史,筛选融入反映特色的历史内容(特色事物上限不限)。当前,不少续修为自然断限,这是一个特大的误区。已出版了不少的“续志”,都是“见尾不见首”,问题严重。中指组己组织试点单位试了几年,就此应该有一明确意见。最近秦其明同志在济南召开的全国读志用志研讨会上总结当前第二轮修志的断限有三种方法:一是自然断限,二是重修,三是勾连前志。我认为应该有一个倾向性的指导意见。

二、几个不同意见的争鸣

(一)关于上轮志书断限以前已记述过的内容重新写入新一轮志书的具体选录标准问题。

虽然大家都认为重要的彰显本地地位的历史内容要重新写入新一轮的志书中,但在什么样的内容有必要重新写入新志的问题上发生了争论。争论的“导火索”、具体争论的对象是黄山的宗教要不要再入新方志。新山志的编纂者考虑历史上宗教传入黄山后,确实对开山、建山发挥了明显的作用。但从历史和现实两方面看,黄山不像泰山、峨嵋山、普陀山、九华山、青城山等是宗教名山,宗教在黄山的兴盛只有明末清初百余年的时间,到民国时已少有宗教活动,目前几乎已无。另外,从保护黄山的角度出发(以免烧香引起火灾),也不宜提倡在黄山进行宗教活动。从这两点出发,将“宗教”降格处理,归入“黄山文化”的类目中,与诗歌辞赋、游记、传说、宗教、石刻、楹联、绘画、摄影、邮品、书目并列,概略地写。部分专家认为,宗教不属文化,归入文化写不妥,属归属不当。此外,黄山宗教历史上曾兴盛过,首轮《黄山志》是作一级类目重点写的,此次扼要降格处理会成为败笔。一部分专家认为,对上轮志书已记的历史资料重新入志,需把握是否完全消亡、对当今和后世是否有价值。山志的主要作用是围绕旅游,宗教中的宗教文化部分(包括建筑格调、宗教诗词楹联等)属旅游资源,有必要收入新志。但由于宗教在黄山已经消亡,加之前部《黄山志》已详细记过宗教,故采取有选择的内容略写是恰当的。此外,宗教应属大文化的范畴,原归属没有问题。后者认为,记载前志已记过的事,应认真分析:一是内容是否是特色又具有长远的价值;二是记详还是略;三是否已经消亡(古代有影响)。即有影响有地方特色的内容应在新一轮重写,但要认真研究。我同意后者意见。

(二)“越境而书”的问题。

记得1987年我曾经在《史志文萃》(当年第2期)上,就方志区域性问题撰文(文章《关于区域问题的商榷》)与陆天虹先生争鸣。陆先生认为:有些志书内容的记述打破了方志区域性的性质。我认为方志的区域性(地方性)是方志的基本属性,只是本地事物对境外的辐射而已。当时,有人认为我和陆先生的意见实质是一致的,争鸣没有必要。其实,这位同志没有弄清我的意思,即使我和陆先生认为的记述对象是一致的,但我认为表述的概念不可不严密。因为,地方性、区域性是方志最基本的性质,丢掉区域性、地方性,地方志就与其它文献混同了。因此,是“辐射”而不是“打破区域性”。这是我争鸣的主要原因。

封建时代、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社会的商品经济发育不够(除租界地区),区域间的交往不频繁,因之地方志有不可“越境而书”之说。计划经济体制时期,区域之间的交往不及后来的市场经济时期,不“越境而书”也容易为大家接受。改革开放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迅猛发展,地域之间交往越来越多,“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因之有人提出打破方志区域性的问题(其实是写辐射的问题)。

此次,围绕“越境而书”的问题,在社会主义新一轮《黄山志〈评议稿〉》评议会上也发生了有益的争论。志稿的编纂者认为,当今的黄山与20多年前的黄山已大不相同。当今的中国与20年前的中国也不相同。今天的中国己融入了世界,世界也拥抱着中国。今天的黄山是世界性的黄山,是全世界唯一集世界文化遗产、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三项世界桂冠于一身的名山。因之,全志除重点记述黄山的景观名胜外,还记了山脚下的徽州文化(志书中名称为“黄山文化”),设“周边景区景点概况”,记载了周围的九华山、太平湖、齐云山、花山谜窟、翡翠谷等13个规模较大的旅游点。就此有的专家认为违反了不可“越境而书”的原则。我的意见正好相反,认为志稿这方面不是要删去,而是要加强。在市场经济社会的今天,在世界拥抱中国、中国融入了世界的今天,尤其是世界性的事物,一定要写好与外界、与外地、与外省市、与外国的关联。就是立足方志的区域性写好事物的影响和辐射,写好外部对本地的“进入”与“介入”,这不是“越境而书”,而是方志发展到新的历史时期的“地方性”和“区域性”新的认识观。不但山湖志,行政区域志也要写好市场化的辐射和吸纳。如北京、上海、广州是国际性的都市,一定要站在一定的高度写好与世界的关联,这样才能反映出市场经济社会的特点。最近我拜读了2004年版的《厦门市志》,其下限是1995年,该志就单设了“厦台关系”、“厦港关系”、“华侨”3卷,大规模地记述地域之间的联系,应为成功的一例。第二轮志书,一定要有“与时俱进”的思想和思路,要有创新的举措,才能写出真正反映时代的志书。第一轮修志中研究和争鸣空气很浓,新一轮修志在这方面有些薄弱,志书编纂的进度倒很快,有些问题还没搞清楚,书都出来了。

参加这次黄山志的评议会收获很大,因为此间发生了有益的争鸣。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