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学习借鉴 推陈出新--兼谈改进教育年鉴编纂工作(宣念蜀) 2006/03/28

宣念蜀

自1996年《上海教育年鉴》创刊至今,己经9年。9年来,加上补编的3卷,共编撰出版《上海教育年鉴》13卷,得到各级领导、专家、教育工作者和广大读者的支持和赞许。作为大型资料性工具书,《上海教育年鉴》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体现了全市教育信息、资料的权威性、系统性、年度性的特色,具有内容完整、材料可靠、查阅方便的特点。

《上海教育年鉴》的编纂工作虽然取得一些成绩,但随着事业的发展,特别是《上海教育年鉴》与其他一些高质量、高品位的专业年鉴相比,还有较大差距,需要加以改进和提高,以增强可读性。

一、确立创新观念。编纂年鉴应树立创新意识,要坚持出新,提高质量。在年鉴基本框架不变的前提下,要在“新”字下功夫。就目前《上海教育年鉴》的状况而言,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创新是不够的。几年来,基本是老面孔。从内容到形式,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当然,作为编纂人员,我们不应该只强调客观,而要更多地发挥主观能动性。为此,我们从《2001上海教育年鉴》开始,着手编写索引。编制索引是一件极其繁复的工作,必须掌握选词、排序等技术,索引与目录不同,“目录好编不好用,索引好用不好编”,在毫无经验的情况下,我们通过请教有关专家,不断摸索,反复实践,经过几年努力,取得一些这方面的成绩和经验,这或许也算是创新的尝试吧。

当然,编撰教育年鉴这样大型的工具书,要有新突破、新视角、新立意,需要下决心、下功夫,要在鲜活的教育的现实生活中,寻找新的视点,多角度、多方位编写出新的教育信息。要使教育年鉴有较强的可读性、读者有新鲜感,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要向年鉴界的各位同仁学习,牢固树立创新的观念,不怕困难,遵循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走出《上海教育年鉴》编纂工作的新天地。

二、增加栏目内容。增加栏目内容,可以从几方面加以考虑:

第一是确立服务意识。教育年鉴应当成为群众了解当前教育情况和发展趋势、获得教育信息的朋友。因此,教育年鉴在内容上应该有为老百姓服务的文章和办事指南。教育事业涉及千家万户,社会普遍重视教育,人们关注的教育热点也很多,像升学就业、招生考试、学校发展、教学质量、师资队伍等方面,与个人或其子女息息相关,我们理应以人为本,增加这方面的信息内容。实际上,如果《上海教育年鉴》增加一些各级各类学校在全市的分布情况,附设一些教育地图、学校的地理位置,或增加一些介绍学校的基本情况、办学特色、教学特色的内容等,对家长、学生以及其他关心教育的人,一定会大受欢迎。

第二是增加教育人物的信息资料。《上海年鉴》2003卷辟有“人物”的专栏,专栏下分设新闻人物,逝世人物,纪念人物,上海市荣誉市民、白玉兰奖获得者和劳动模范、先进人物等数个分栏目。这些栏目开设使读者了解现实生活中先进人物的优秀事迹,既见事见物,又知人知面,起到催人奋进的效果。如新闻人物栏目中“肖玉泉”条目,读者阅读后能比较详细了解作为人民警察的先进代表人物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事迹。又如逝世人物栏目中“顾毓琇”条目,简述了顾毓琇老人一生走过的道路,期间曾教过时为交通大学学生的江泽民微积分。顾毓琇老人于2002年9月9日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医疗中心逝世,毕生从事教育、科研、学术事业,他文理融汇,中西贯通,出版自然科学、文学(戏剧、小说、诗词)和音乐作品等60余种。这一条目,使读者全面、立体地了解了顾毓琇处世为人,形象鲜明、生动。《上海文化年鉴》也辟有文化人物的栏目,设有文化新闻人物、文化纪念人物和文化逝世人物的分栏目。文化新闻人物中有“周小燕”的条目,对我们了解这位在2002年取得第5届上海文化艺术“杰出贡献奖”、法国国家功勋“军官级”勋章的世界级声乐大师,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另外,“何金娣”条目,概述何金娣长期从事特殊教育工作的业绩以及被评为2002年全国十杰中小学青年教师的先进事迹。《上海体育年鉴》2003卷辟有人物栏目,撰有“东方巨龙”姚明腾飞NBA、中国第一个自行车世界冠军李娜、跳水新星吴敏霞世界杯揽金、跨栏新秀刘翔跻身世界前茅、亚洲女子撑竿跳高第一人高淑英以及2002年逝世的体育名人等条目。《上海科技年鉴》更是辟出大量篇幅撰写人物一栏,如2002卷的《上海科技年鉴》撰有科技人才一章,下分为人才培养、人才交流、优秀人才、逝世人物四节内容,共37页。其中优秀人才一节中,刊有该年新增中科院、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潘健生,同济大学郑时龄、范立础,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邱蔚六等人的简历及科研业绩。《北京教育年鉴》2003卷辟有人物栏目,下设先进和逝世人物两个分栏目。《天津教育年鉴》2000卷辟有人物的栏目,下设新当选工程院院士、获奖人物和逝世人物三个分栏目,其中还刊有1999年度上海宝钢教育基金奖优秀教师特等奖和优秀教师奖的名单。可见,这些年鉴都很重视人物栏目及条目的撰写。世界上除自然因素外,任何事物的发生,都离不开人的行为,年鉴的撰写应该以人为本,见物又见人,特别作为反映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的专业年鉴,更应该开辟人物的专栏,大力宣传教师的先进事迹和精神风貌。遗憾的是,像上面提到的周小燕、何金娣、潘健生、郑时龄、范立础、邱蔚六等诸多上海教育系统的人才,在上海教育年鉴里没有开设专门条目,这种“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状况,确实需要改进。

第三是注意采集各类信息。平时要注意积累报刊杂志上有关教育事业发展和学校动态的新闻、信息等,包括教育网站上每天的信息、简报等。比如,上海市教育网站的信息公告栏,内容很丰富,每天都有十几或二十来条信息,一年就是几千条,有些信息极有存史价值,有待于记载、整理。又如,上海的《文汇报》每周都刊有上海高校学术报告介绍的信息,内容很丰富,有政治方面、社会发展方面、经济理论方面、文化教育事业方面等,涉及面很广,每次的报告题目,报告地点、时间,报告人等都逐一刊载。像这些原始信息材料,如果到年终把它集中起来,经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加以整理、归类,定会成为很好的条目。

第四是增设鉴戒内容。教育年鉴应与其他年鉴一样,具有记录过去、借鉴现在、启迪未来的功能,切实发挥“镜子”的作用,说实话、讲真情,既报喜、又报忧,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敢于反映问题和矛盾。人们在从事劳动生产活动时天灾人祸是免不了的。同样,教育教学活动中,也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和矛盾,学校的意外伤害事故会经常发生,重大突发事件、教育的不正之风等现象不可能完全杜绝。这些属于“忧”的事件,在以往的教育年鉴里是找不到一件的。既然不可能没有“忧”,那为什么不作记载呢?这一点,《北京教育年鉴》的编纂,值得借鉴。在《北京教育年鉴》2003卷中增加了“垂诫”栏目,垂,流传;诫,警告;垂诫二字,有报警信号之意。其中有4条条目:1.北大一教授因剽窃受处分;2.一校长因教育设施安全事故罪被判刑;3.政法大学学院路校区学生公寓发生火灾;4.刘海洋因伤熊事件受处分。看得出来,对这4个条目,编者经过缜密思考,是精选出来具有典型意义的条目。值得我们学习。

三、精选彩页照片。《上海教育年鉴》除文字外,照片的选登也是重要一环。照片、图文具有直观、鲜明、形象的特点,特别是卷首的数十幅彩页照片,像本书的窗口门面,相信每一位读者拿到书以后都会首先对彩页面浏览一遍,这就好比一个人的眼睛,特别令人注目。对重大活动、重大事件的照片,平时应该注意及时拍摄、保存。拍摄照片,必须投入一定资金和人力。这点,我们平时注重不够,投入也很少,以至每次要选登照片时,东找西寻,经常要为一些大事、要事、特事等配登照片时,大伤脑筋,找不到与事件主题相配的比较好的甚至比较合适的照片。翻看一些出版较好的年鉴彩页,你会感觉大不一样,如《上海年鉴》,其彩页大多反映上海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发展、市民生活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风貌,主题鲜明、画面生动、内容珍贵,拍摄角度新颖。相比之下,我们教育年鉴的彩页,视察照多、会议照多,静态镜头多、动态镜头少,领导人照片多、普通师生照片少,反映第一线教师和学生教育、教学活动的画面更少。同样是有关教育主题的照片,像如《上海年鉴》2003卷彩页上刊登的“闵行七宝二中的学生在老师带领下测试蒲汇塘河的水质,以提高环保意识”、“首批被上海师范大学录取的盲人大学生任铮浩在认真学习”这样生动的照片,在《上海教育年鉴》的彩页中就不多见。又如《上海文化年鉴》2003卷彩页面教育版,选登了“华东师范大学的女博士们”、‘徐汇区艺术幼儿园的音乐教育”、“宝山区红星小学的献爱心活动”、“上海市第52中学的新生接受军训”、“高校招生的咨询现场”等主要反映学生学习活动的照片,像这类照片,在《上海教育年鉴》的彩页中就更少。所以,《上海教育年鉴》在彩页照片的选登方面,的确有许多有待改进之处。

四、改变版式结构。《上海教育年鉴》要做到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始终是编纂工作追求的目标。比较一下各类年鉴,《上海教育年鉴》在表格图片设计、版面装帧等方面较为呆板。相比之下,《北京教育年鉴》版面式样较醒目,连伴文照片都很讲究,翻阅时,一点不觉枯燥或视觉上容易感觉疲劳。《上海经济年鉴》也颇具特色,版面多以套色表格和图片为主。表格与图片确实有文字不及的优势,比较直观、清晰,一目了然。同样内容的条目,如果制成表格,就增强了可读性。如:有一年的《上海经济年鉴》与《上海教育年鉴》都有“中小学标准化建设工程胜利完成”的条目,《上海教育年鉴》采取的是文字表述法,读起来较费力。《上海经济年鉴》则将中小学标准化建设工程的校舍、场地、设施、设备等项目的完成情况制成表格,一看就觉得印象很深。又如,像“松江大学园区一期工程完工”、“高等学校管理体制改革和布局结构调整取得新进展”等条目,《上海经济年鉴》均采取表格、图片法,视觉效果胜过《上海教育年鉴》的文字表述。当然,文字表述是主要编纂手段,理当占主导地位,但有些内容和信息,如果能用表格表述的,可尽量采用表格,特别是在处理数据、或可以量化的内容时,尤其应该如此。

五、提高撰稿人员素质。决定《上海教育年鉴》的质量好坏有诸多因素,其中作者的撰稿水平举足轻重。《上海教育年鉴》文稿的思想内容必须符合党的方针政策,具体内容要求真实可靠、数据准确、具有高密度信息含量,文字要求准确、客观、简洁,切忌空话、套话等。每一卷教育年鉴的作者约上百人,光靠几个编纂人员改稿把关,远远不够,作者撰写的原稿是质量的基础。因此,努力提高年鉴撰稿者的写作水平是提高年鉴质量的关键。由于形势变化或撰稿人队伍总有变动,适时地对年鉴撰稿人进行培训,十分必要。近几年来,我们在这方面作了有益的尝试。每当撰稿任务下达后,及时组织高校和区县教育局的撰稿人,结合形势发展和当年撰稿重点集中学习、培训。主要内容有:请专家讲课、答疑,了解年鉴界发展态势,讨论撰写案例,交流撰写经验等。要求撰稿人认识年鉴的本质、特性、功能,准确把握教育年鉴撰写特点。年鉴文体主要采用条目体,条目体作为记载年度客观事实的资料主题,具有相对独立性、年度资料性、主题集中性和规范性等特点,符合资料性工具书信息密集、收录广泛、排列系统、查阅方便等要求。条目体的处理方法简单、灵活、科学、迅捷,条目数可多可少,条目容量可大可小。条目体又可分为综合性条目与单一性条目。如对单位或部门当年教育事业发展概况,当属综合性条目,这类条目,要求科学地综合年度资料,缜密构思,分清层次,兼顾纵横,突出重点,平实着墨,客观叙述。又如对单位或部门当年发生的大事、新事、特事,则属单一性条目,这类条目必须集中选题,对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结果等要素均应写实写清,一事一条,力求题目清新,内容充实,做到大事不漏,小事不收,事件具有典型性。经过培训,撰稿人一般均能按照年鉴要求选题、选材和撰写,不同程度提高了撰写水平,为进一步提高教育年鉴成书质量打下坚实基础,收到应有的效果。

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教育年鉴的撰稿人基本为教育行政部门或学校的办公室的同志,这些同志平时工作任务较重,编写年鉴是额外负担,教育年鉴的稿酬十分有限,要求这些同志精力集中、腾出时间、字斟句酌地撰写出良文妙章,绝非易事。这就直接影响了《上海教育年鉴》成书质量。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途径,还是要加强年鉴撰稿人队伍建设,采取有效措施,形成激励机制,努力提高撰稿人撰稿积极性,使他们能最大限度发挥主观能动性,投入精力,挖掘潜力,加大信息的搜集,娴熟运用各种信息材料,谋篇布局,详略得当,处理好综合条目和单一条目的关系,提高撰稿水平,高质量完成撰稿任务。

六、发挥教育年鉴使用效益。毋庸置疑,《上海教育年鉴》发刊至今,发挥了该书存史、资政、决策参考作用。但《上海教育年鉴》定位仍是“官书”,读者面较窄,发行量也呈下降趋势。一些教育行政机关或学校收存教育年鉴,也只是任务观点,一般将其束之高阁,问津者甚少,发挥的作用还不够。如何提高《上海教育年鉴》的实用性、可读性,扩大《上海教育年鉴》的读者群,以至使《上海教育年鉴》步入寻常百姓家,值得研究。教育原本就是千家万户的事,科教兴国、科教兴市又是我们长期的治国方略,况且,我们还在加紧构建国民教育和终身教育的体系,关注教育发展,人人有份有责。要而言之,《上海教育年鉴》在内容和形式上尚有改进和发展的空间。如何进一步发挥和拓展《上海教育年鉴》的功能作用,提高《上海教育年鉴》的成书质量,更好地传播和普及教育年鉴,增强《上海教育年鉴》的可读性和存史价值,使其更有效地为社会现实服务,使其拥有更多的读者,让更多的专家、学者、教师、教育工作者、学生、家长和有识之士关心、支持教育,为发展教育献计献策,乃是我们应该进一步探讨的问题,也是我们必须努力奋斗的目标。

(作者单位:《上海教育年鉴》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