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关于《上海通志》编纂情况的报告(林克) 2006/03/28

本文系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林克在2005年12月10日举行的《上海通志》首发式上作的报告。

 

林克

 

地方志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珍贵遗产。编纂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已经有二千多年的历史。上海地区编纂地方志的历史也很悠久。据考证,早在北宋初年上海地区就开始编纂地方志,现存最早的上海地区方志南宋绍熙《云间志》问世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至2004年底,上海地区编纂的地方志书共有1260多种,其中存世的就有1100多种。

1927年7月上海特别市政府成立不久,上海就开始上海市志(后来定名为上海通志)的编纂。1930年,当时的上海市政府公布了《上海特别市通志馆组织规程》和《上海特别市通志馆编纂人选标准》。1932年,当时的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延请柳亚子担任上海通志馆馆长。同年7月15日上海通志馆正式成立,开始了《上海通志》的编纂工作。可惜后来由于日本帝国主义军队的入侵,《上海通志》的编纂工作被迫中断,只留下1000万字左右的志稿和资料,未能正式成书。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上海市开始了社会主义时代新方志的编纂工作。1987年5月,在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及其办公室成立大会上,提出了编纂《上海市志》的要求。1988年,市地方志编委会要求市地方志办公室具体制定《上海市志》的总体设计和篇目结构(初稿)。1989年,市地方志编委会又明确了《上海市志》分两步成志的编纂程序,即先编纂100多部的县志、区志和市级专业志,然后再编纂一部门类齐全、内容翔实的《上海市志》,篇幅在2000多万字。市地方志办公室根据这一要求设计了《上海市志》的篇目初稿。在尔后召开的专家座谈会上,专家们否定了这一篇目初稿。专家们认为,这一篇目的主要问题是市志的内容与市级专业志的内容重复,没有必要,市志应该压缩篇幅,写得更加宏观和完整。这一要求,后来便概括成“宏观轻型”的结构原则。同时,专家们还建议将准备编写的《上海市志》改名为《上海通志》。1991年9月,在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扩大会议上,专家们的这些意见获得认可,根据这些意见设计的《上海通志》篇目开始征求意见。此后的两年间,市方志办召开了一二十次的座谈会和研讨会,广泛听取各方面对《上海通志》篇目征求意见稿的修改意见,并根据这些意见反复修改了《上海通志》的篇目。同时还制定了《上海通志》的编纂方案。尔后将《上海通志》的编纂方案和篇目大纲报送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审批。1994年6月,市委、市政府批准了《上海通志》的编纂方案和篇目大纲,同意组织实施,并为此批准建立《上海通志》编纂委员会。在此过程中,原由市志办方志编纂处兼管负责的通志工作,也由1993年3月专门成立的市志办《上海通志》总纂室具体负责。1995年1月,《上海通志》编纂工作全面启动,全市各有关单位、各区县组织力量,按照《上海通志》的编纂方案开展编纂工作。1996年开始,在各单位陆续写出草稿的基础上,市志办一边继续抓进度,一边开始进行志稿的总纂。从1997年春节前后开始陆续形成《上海通志》的初稿本,至1998年底初稿本基本齐全。1999年开始,经过有关方面和有关专家的多次评议,在吸取合理意见的基础上,经过修改逐步形成《上海通志》的送审稿。至2001年7月,《上海通志》的送审稿基本完成。

2002年4月,受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委托,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召开《上海通志》专家评审会。参加评审的专家学者对《上海通志》送审稿进行了认真审核,认为《上海通志》政治观点正确,体例基本得当,资料比较翔实,基本符合社会主义新方志的质量要求,同意定稿。同时,对《上海通志》送审稿中尚存在的不足之处也提出了中肯的修改意见。会后,编纂人员根据专家评审会意见和建议,进一步进行了史实的补充、考订和行文的统一规范,至2004年初形成定稿本,并交付上海人民出版社和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联合出版。2005年10月,盼望已久的《上海通志》正式出版。

《上海通志》为16开护封精装本,全套分10册装订。第一册卷首有彩色照片76面,主要反映了当代上海各方面欣欣向荣的新面貌。彩页后面是地图,共有唐代至2000年上海地区的历史地图25幅,包括行政区划图、租界拓展图、地势图、地貌图、水系图、古文化遗址分布图、成陆过程图和交通图。全志正文,卷首设总述、大事记,下设建置沿革,自然环境,人口,中国共产党,政府(上),政府(下),人大、政协、代议机构,党派群团,公安司法,军事,劳动人事,外事,侨务、港澳台事务,民族、宗教,经济综述,综合经济管理,工业(上),工业(下),商业服务业,旅游,对外贸易与经济合作,农业,水利,财政、税务,金融,城市建设,房地产,交通运输(上),交通运输(下),邮电,浦东开发开放,开发区,科学技术,哲学、社会科学,教育,卫生,体育,文化艺术(上),文化艺术(下),方言,报业、通讯、出版、广播、电视,图书馆、文博、档案,社会生活,人物,专记,特记等46卷、247章、1076节,共1083.6万字。从第二册开始,各册卷首有数量不等的黑白照片,均为各个门类的历史照片,共276面,收录照片864帧。各册卷末有每册编纂人员名录,全书卷末有《上海通志》总纂人员名录、《上海通志》审定人员名录和编者的后记。

《上海通志》是上海市的一项十分重要的文化工程,是全市上下埋头苦干所取得的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成果。《上海通志》具有其鲜明的特点和特色。

第一,它是一部引人注目的“官书”,具有其他书籍无法比拟的权威性。历代的地方志书都是历代政府主持编纂的,被视作地方官员管理地方的经典,地方官员从中获取资政、教化的经验和教训。刚刚问世的《上海通志》,同样由各级政府部门所主持编纂,入志的资料经过了编纂人员和各级领导人员的反复审核,一般来说,资料的准确性非常高。它可以成为各级领导和研究、写作人员的案头必备之书。

第二,它是一部篇幅达到一千多万字的鸿篇巨制,具有翔实、丰富的资料。《上海通志》不同于一般的学术论著,它是以资料见长的书籍。它是一部横排门类、纵写史实、贯通古今的资料性工具书。它的长处就是为读者提供经过考证、科学排比的种种资料,从而为社会主义时代的三个文明建设服务。比如说数据,它不是只选用典型数据,它是把搜集到的有用数据按照时间先后排列,全部都保存了下来,使用起来相当方便。

第三,它完整地涵盖了各行各业的古往今来,具有很强的实用价值。一部书能够准确地反映全市各个方面从古到今的发展变化,是很少见的,但《上海通志》能够做到。因为地方志的写作体例所要求,《上海通志》在记事的时候,横排门类,不缺要项,各行各业的事情都要记述;同时,对每项事业都做到上溯起源,纵不断线,来龙去脉说得一清二楚。所以,这样的资料对于需要者来说,是非常对路、非常实用的。

第四,它吸取了方方面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具有相当的学术价值。在上海的历史上,同一个问题有两种甚至多种说法的情况比比皆是。在《上海通志》编纂过程中,对此种情况,编纂人员一般都进行了认真比较和考证,有的还专门召开理论研讨会。比如上海地区的成陆时间问题、上海县的建县时间问题、租界的有关问题、人物问题等等,都进行了反复研讨,在许多问题上取得了共识。

当然,《上海通志》由于面广量大,又是众手修志,其中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这恐怕是难免的,欢迎在座的各位和广大读者批评指正。我们粗粗感到,全书各卷之间不是太平衡,有的资料可能过于琐碎了些,有的史料可能还有一些出入。

从提出编纂上海市志到今日《上海通志》正式首发,已经过去了十多年的时间。回顾总结《上海通志》的编纂历程,这几条经验值得牢记:

第一,领导的重视和支持是修志工作取得成功的基本保证。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历届领导对上海市的地方志工作包括《上海通志》的编纂工作十分重视和关心。早在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成立时,当时担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同志就对上海全市的地方志工作包括市志工作提出了全面的要求。江泽民同志指出:“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是两个文明建设的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系统工程,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服务当代,有益后世的重要事业。”他还指出:“修志工作是一项不容易引起重视的重要工作。各级领导要把修志工作当作一项重要事业来抓,并切实抓好。”朱镕基同志和黄菊同志担任上海市市长时,也都出席了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的有关会议,对上海市的地方志工作提出了许多很好的要求。陈至立同志担任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期间,对《上海通志》的编纂作过多次讲话,早在1991年9月召开的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就明确指出:《上海通志》的编纂是上海市地方志工作的主体工程,必须全力抓好。1994年12月,她又提出,《上海通志》的编纂要细致规划,精心组织,加强统筹协调,争取早日完成。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历任领导也对《上海通志》的编纂工作十分关注。承担编写任务的各部门、各区县的领导也把这项工作当作一项重要工作予以落实。正是全市各级领导的重视,才从根本上保证了《上海通志》的顺利问世。

第二,全市地方志工作的全面开展,为《上海通志》打下了坚实的资料基础。地方志是一种翔实的资料书,没有资料是无法编成的。《上海通志》是记载上海全市各方面古今情况的资料书,缺少任何一个重要方面的资料都不行。在《上海通志》全面启动之前,上海市的区志、县志的编纂都已完成,市级专业志的编纂也已全面铺开,并且陆续成志出版。这些市级专业志和区志、县志的编纂,为上海市积累了数以亿计的有用资料,也为《上海通志》的编纂和取材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如果没有104部专志、12部区志和10部县志的先后问世,《上海通志》的编纂将极其困难。

第三,多年如一日艰苦努力的全体编纂人员,是《上海通志》顺利问世的有功之臣。《上海通志》的编纂前前后后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有的编纂人员参加了准备发动阶段的工作,有的编纂人员参加了初稿编写阶段的工作,有的编纂人员参加了总纂阶段的工作,有的参加了评稿、审稿的工作,还有的参加了最后定稿、出版阶段的工作;各人参加这项工作的时间尽管有先有后,有长有短,但大家都能尽心尽力。有些同志为了《上海通志》,数年如一日夜以继日地工作,有的同志亲人生了病顾不上照顾仍在艰苦地修改志稿,有的同志为了填补空白千方百计地寻找资料,有的同志在较短的时间内搜集到了需要入志的照片。凡此种种,正是由于全体编纂人员的不倦努力,才使得上海历史上第一部正式出版的《上海通志》历尽磨难,终于问世。所以,我在这儿代表《上海通志》编纂委员会感谢所有参加过《上海通志》编纂工作的人员,你们都为《上海通志》的诞生作出了贡献,你们都是有功之臣,我们衷心地谢谢你们。

第四,众多专家学者的热情参与,确保了《上海通志》的整体质量。“上海”是个大海。有关上海的史料汗牛充栋,真假并存。要在浩如烟海的各种上海史料中挑选资料编成一部“宏观轻型”的《上海通志》,难度极大。这里最根本的问题是入志资料准确无误。要做到这一点,除了编纂人员必须要有十二分的敬业精神之外,专家学者的参与显得特别重要。在《上海通志》的编纂过程中,上海的众多专家学者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参与。《上海通志》的取名及“宏观轻型”的编写原则是专家学者的建议,《上海通志》篇目的制定吸收了专家学者的诸多真知灼见,《上海通志》中的许多卷章是专家学者直接所撰写,《上海通志》初稿和送审稿中的许多差错由专家学者所纠正,包括志稿送交上海人民出版社和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时,两家出版社委派高水平的资深编辑担任责任编辑,也纠正了不少差错,等等。所以说,专家学者的参与同样为《上海通志》的顺利完成作出了宝贵的贡献。

《上海通志》的编纂经历了比八年抗战还要长的时间,这是由囊括上海一市地情的志书编纂难度所决定的。在这个相当长的时间内,一批曾经参与决策、主持编纂、指导工作或者提供资料的同志已经远离我们而去。在此,我们要向已经故世的钟民、陈沂、洪泽、陆志仁、吴云溥、姚秉楠、万景亮、谭其骧、胡道静、唐振常、吴贵芳、陆文达等一批老领导、老专家、老同志表示深深地悼念。他们为地方志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是永不磨灭的。

《上海通志》如今正式出版了,但《上海通志》的工作并没有完。接下来的任务首先是要发行好《上海通志》。数以千百计的编纂人员辛辛苦苦拼搏了十多年才编成的志书,如果出版后让它躺在仓库里,那就等于没有编纂。所以,全市各个部门、各个区县都应该做好《上海通志》的发行工作。不要认为买这套书要花一千多元钱,它是一笔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宣传《上海通志》、发行《上海通志》,应该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一定要做好这项工作。而编纂《上海通志》、宣传《上海通志》、发行《上海通志》还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我们的根本目的是要让需要《上海通志》的有关领导、专家学者、研究人员和广大读者经常地去使用《上海通志》,让《上海通志》在为实现把上海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国际性大都市的宏伟目标中发挥应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