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知识宫殿 薪火相传——访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王继杰) 2007/12/12

王继杰

埃及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北临浩瀚蔚蓝的地中海,地处旖旎富饶的尼罗河三角洲,自然条件在沙漠占95%的埃及可谓得天独厚,有“地中海的新娘”之誉。当年赫赫有名的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东征西讨,建立横跨亚非欧三大洲的大帝国,据说以他命名的城市有34座,其中埃及的亚历山大市最为有名,是当时地球上最大的城市之一。后来“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在此演绎传奇,因为那时埃及帝都就在亚历山大。

2007年6月7日下午,上海市地方志系统代表团一行五人(团长:奉贤区地方志办公室主任丁惠义,团员是市委宣传部王家林、宝山区地方志办公室吴敏、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裘晓燕、王继杰),驱车三小时两百余公里,自开罗前往久负盛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作学术交流。

2000多年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以“收集全世界的书”为己任,曾拥有90万册图书,这在当时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数目,是当时世界上藏书最多、文种最多、书目记录最全的图书馆,在地中海传播文明几百年,堪称“古希腊文明的灯塔”,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丰田面包车载着我们沿着地中海海滨大道向西疾驶,一边是碧波万顷的地中海,市民在海滩嬉戏,一边多为欧洲殖民时期建筑,端庄典雅,仿佛上海的外滩,但要绵长许多。忽然,一座新颖的圆柱体穹顶建筑映入眼帘,远看如一轮初升的旭日,气势非凡。花岗岩质地的文化墙上,镌刻着象形文字、楔形文字、甲骨文等世界50种最古老语言的文字、字母和符号。埃及导游莎拉小姐说:“图书馆到了!”

这当然不是2000年前的古图书馆,那个曾经璀璨一时的图书馆几经摧残,终于消失。学者们至今仍在探讨,据考证,古罗马将军恺撤、基督教徒和阿拉伯人都对这个古图书馆的消失负有责任。但新馆确实建于托勒密王朝时期图书馆旧址之上,在这里,欧几里得思考出了几何学原理,阿基米德的头脑中形成了物理学的基本原理,亚利斯塔克得出了地球围绕太阳旋转的结论,埃拉斯托斯特尼斯计算出了相当准确的地球周长,荷拉菲拉斯第一次解剖人体,认为大脑才是智慧的源泉,而非先前认为的心脏……

亚历山大图书馆资料交换部负责人伊曼·艾·阿诺特先生和同事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丁惠义团长介绍了上海市地方志书和年鉴的编纂情况:地方志书编纂是中华民族优良文化传统,存世古方志数量占古籍的十分之一;现在,这一传统在中国得到了很好的继承,启动于20世纪80年代的首轮新方志编纂基本完成,成为国情资料的宝库,发挥了“存史、资治、教化”的作用;2006年5月,国家颁布《地方志工作条例》,明确年鉴编纂纳入地方志工作范畴,地情资料搜集、整理、应用更加制度化。上海市首轮新方志集大成者——《上海通志》已经出版,我们愿意将其和《上海年鉴(1996—2005)》的光盘(2套)赠与贵馆。

阿诺特先生首先对来自遥远东方的客人表示欢迎,并感谢赠送光盘资料。他说:“我们将把它放在重要赠品陈列室,让世界各国的参观者了解中国、了解上海!”他还介绍道:上海图书馆2004年末在亚历山大图书馆开设“上海之窗”专题阅览区,提供许多介绍中国和上海的文献资料,如《中国通史》、《中国药物大全》、《二十四史》等极有收藏价值的书籍,这是继南非德班市公共图书馆、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俄罗斯国家图书馆和意大利米兰市图书馆后的第五家。陈列《上海通志》和《上海年鉴》光盘更是锦上添花。

随后,阿诺特先生详细地介绍了亚历山大图书馆,让我们对新馆有了更充分的了解:

重建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想法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萦绕在亚历山大大学许多学者脑中,1974年埃及历史学家建议重建亚历山大图书馆,并获得埃及政府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

图书馆重建项目是世界智慧的结晶。工程招标吸引了40多个国家的500支建筑设计队伍参与竞争,1989年挪威设计师凯普勒的方案竞标成功,该设计小组包括三名挪威人、一名奥地利人和一名美国人。他们的设计方案是,将一个圆柱形的建筑物下沉在地下一半左右。主体倾斜圆面朝向地中海,静谧祥和,犹如旭日初升,光照世界。他们认为,环形象征着团结和知识的完美。方案几经改动于1995年5月动工,2001年全部完工,耗资2亿多美元。

2001年第1号埃及总统令赋予该馆独立的地位,它直接向总统负责;第76号总统令规定该馆组织结构:董事会直接归总统领导,理事会由总统夫人领导,然后是图书馆馆长。董事会成员由国家和政府领导人以及社会精英构成;理事会由国际知名人士组成,负责制定图书馆的工作计划。

2002年10月16日晚,有“世界最佳建筑”之称的新亚历山大图书馆在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主持下正式开馆。穆巴拉克总统致辞:“亚历山大图书馆是人类知识的灯塔,是文明的交汇。这里是埃及看世界,也是世界看埃及的窗口。”

古代,经过亚历山大港的每艘船都要上交其所装载的图书,再由图书馆的专家来鉴定图书的价值。如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在非正式开放前,就已经有50万册图书上架,希腊、法国、西班牙、挪威、巴西、美国、俄罗斯、中国、日本、阿曼、土耳其等许多国家都纷纷捐献出珍贵的图书、手稿、书画和影像制品纪念该图书馆的建成。

亚历山大图书馆共有11层、总高33米,所以总共可提供使用面积达85405平方米。包括主图书馆、青年图书馆、盲人图书馆、天文馆、手稿陈列馆、古籍珍本博物馆、文物博物馆、科学历史博物馆,3000个座位设施先进的国际会议中心、300个座位的中型剧院、容纳上千人的露天剧场和5个研究学院。值得一提的是:可以容纳2000名读者的主馆大阅览室采用苍穹式钢架玻璃屋,使直射的阳光进入馆内后成为漫射光线。

根据设计能力,亚历山大图书馆馆藏量可达到800万册书,1500种期刊。此外还开通了国际因特网、卫星式信息查询,并拥有电脑资料编目、管理、检索等多种先进手段,还与美国国会图书馆、英国皇家图书馆、法国国家图书馆等世界著名的图书馆签定了联网、互换、共享资料源的协议。

亚历山大图书馆馆长伊斯梅·萨拉吉·丁博士原任世界银行副行长,见识卓远,他认为重建的图书馆缺少原版图书虽是缺憾,但可将精力投放在电子图书事业上,数字化是将资料方便传递给读者的捷径,将珍贵藏品和快捷服务相结合能吸引年轻一代。“我们希望这个重新崛起的图书馆能秉承亚历山大古图书馆的精神和风采——当时的图书馆是辉煌的知识中心,也是各种文化和文明的交汇中心。”

临别,我们表达了希望亚历山大图书馆跻身世界一流图书馆的良好祝愿。

尽管因为语言障碍,交流不够深入,但我们收获良多,体会到:在经济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埃及政府和人民不畏困难,想方设法,利用一切有利因素,重视文化建设,力争一流的精神,值得我们借鉴!

旅途经过埃及首都开罗、卢克索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可以说是一次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之旅。

开罗城郊的吉萨金字塔群闻名世界,它位于尼罗河三角洲南端,是埃及第一大城市。公元前3200年,美尼斯法老统一上、下埃及,定都孟菲斯(今开罗附近),开罗的埃及国家博物馆荟萃国内文物精华,馆藏文物达12万件。馆前庭院石刻很多,疑惑是否是复制品?导游答:“我们埃及没有复制品!”话虽夸张,但埃及文物之丰富、历史之久远,确可独步世界!据介绍,埃及政府将出资3亿多美元另建一座大埃及博物馆。

卢克索位于开罗以南约660公里的尼罗河畔,一个晚上火车就可到达。公元前两千年前开始的古埃及中王国时期都城底比斯就坐落在这儿,有“不到卢克索等于没到埃及”之说。有法老陵墓集中的帝王谷、世界上最大的神庙建筑群——卡尔纳克神庙等著名古迹。卢克索天空明亮、河水清澈、田野丰饶,俨然风水宝地、世外桃源!

横跨欧亚两大洲的伊斯坦布尔,它曾是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都城,其旧城保护方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000年历史的古城墙依然蜿蜒38公里,其中破损处得到有计划的保护性修复;城墙内的老城依然是狭窄的块石路,汽车依然在街上慢慢爬行……仿佛仍是几百年前的风情!

土耳其导游说:“我们珍惜旧的东西,因为旧的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消失了!而新的东西可以重新建设的!”

所以,伊市新的建设项目多避过老城进行,老城仅限于维修、保护,地铁也是经过12年建设才在1999年通车,1984年政府通过法令,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岸不准增建新建筑,老城新建住宅不超过6层,新建商住楼不超过8层。

上海城市建设成就有目共睹,但旧城遭到反反复复的扩建、拓宽,功能改进有限,历史风貌不再,令人惋惜!如果采用伊市的方法,是否更有效率和更有效果呢?值得思考和研究。

总之,埃及、土耳其都是拥有灿烂文化的国度,它们的发展经验、教训,值得同为古国的中国汲取!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