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中国特色的政党控制军队的方式——兼论中国与西方主要国家执政党控制军队方式异同 (任伟民) 2007/12/12

任伟民

军队从来都是统治阶级实现阶级统治和推行内外政策的工具,是国家机器的重要支柱,因而具有十分强烈的阶级性,在这一点上,中西方国家军队概莫能外。但是,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执政党在如何领导、控制与掌握军队上却有着重大区别。

一、中国与西方主要国家执政党掌控军队的不同方式

政党政治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表现形式,现在世界上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在处理政党与军队的关系上不外乎两种方式:一种是间接控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大多采取这种方式;另一种是直接控制,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大都采用这种方式。

国内出版的不少政治学和政党学书籍资料,在涉及政党与军队关系问题时,绝大多数作者要么干脆回避这个问题,要么基本上是宣传式的语言,也有少数人对西方国家的军队“非政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大书特书,甚至推崇倍至。不可否认,西方国家在处理政党与军队的关系上确实有他们自己的原则,核心是两条:一条是军队向国家负责而不直接向政党负责;另一条是军队只由国家而不是由政党掌握与指挥。这两条原则,无论是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在其它奉行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国家,都被奉为“金科玉律”。这两条原则在各个国家被演绎成为具有丰富内涵的党军关系法则,主要包括:第一,军队对任何政党保持中立,不向任何政党负责,而只对国家宪法负责,只遵照当选国家元首和政府的命令;第二,国家的军权由文官而不由军官领导和控制;第三,任何政党都不允许介入军队事务,也就是不允许任何政党在军队建立组织,发展党员,不允许任何政党从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控制军队;第四,职业军人不能加入任何党派,不能参加竞选,不能参政,军人若要参加竞选或参政,必须先退出现役并且完全脱离军队。

这就是西方政治家们津津乐道、大肆鼓吹的所谓“军队国家化”,“军队非党化”。笔者经过研究认为:说西方国家执政党不掌握军队,这不符合客观事实,甚至可以说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因为西方国家的政党不直接控制军队的表象根本不能掩盖政党间接控制军队的事实。以美国为例,美国实行的是典型的“总统内阁制”。美国的两大政党——民主党与共和党,只要谁在总统大选中获胜,谁就是执政党,就可以上台执政,它并不因为某个政党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就能执政。根据美国宪法,当选总统兼任国家武装部队总司令,是全军的最高统帅。按照美国的军事体制,美军的领导和指挥由两条线构成:一条属于行政领导体系,它通过总统——国防部长——各军种部长、参谋长——各联合司令部下属的军种部队司令部这条线对全军实施行政领导;另一条线是作战指挥体系,它通过总统——国防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各联合司令部和特种司令部这条线对所属部队实施作战指挥。从这两条线,我们清晰地看到,无论是美军的领导体系还是作战指挥体系,最高的领导权和最后的决策权都掌握在总统和国防部长手中,国防部长是由总统任命的最高级别的文官之一,一般与总统同属一个政党,加上执政党在国会的党团成员的支持配合,足以保证执政党的意志和决策在军队的实行。

英国和日本实行的是议会内阁制,政党只要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就成为执政党,他们推举的候选人就是首相,最后组成以首相为核心的内阁,是国家军权的实际掌控者。以英国为例,宪法规定国王是世袭的武装部队总司令,统帅全国的武装力量,但在君主立宪制国家,国王统而不治,军政大权统由内阁掌握,有关军事的重大决策都由内阁作出,国王只是象征性地履行一下签字手续。在国王和内阁之间的中间人就是首相,作为兼有执政党的核心人物和政府首脑双重身分的首相,是实际上的国家权力的行使者,只有他有权任命国防国务大臣,籍以掌握包括军事问题在内的最高决策权和对军队的指挥权,因此,英国的实际军权操控在首相的手中,这样,执政党就完全拥有了领导和指挥国家军事力量的权力。

这样看来,西方国家无论是“总统内阁制”还是“议会内阁制”,总统或总理(首相)都拥有军事问题的决策权和对军队的领导与指挥权,这就在事实上赋予了执政党对军队的控制权。因为政党一旦成为执政党,就掌握了国家公共权力,总统或总理(首相)又都是执政党的领袖,虽然他们不是以政党组织的名义来掌管和指挥武装力量,不由执政党中央组织作出具体的军事决策,也不在军队里建立党的组织,但是,作为执政党的领袖,法律赋予他以国家元首或最高行政长官的身份来领导和指挥军队,决定军队高级指挥人员的人事任命,实质上就是执政党在影响和操控军队。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并非不领导、不掌握军队,他们走的是间接控制的路线,而且在多党轮流执政的政治体制下,政党“轮流坐庄”来领导和控制军队。

与西方国家党军关系不同,当代中国实行的是共产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党指挥枪”的原则,走的是执政党直接控制军队的一元路线。这种控制方式来源于党直接缔造军队的客观历史,奠基于党领导军队通过武装斗争取得全国政权的革命过程,凝固于党领导军队捍卫和维护共和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实践之中。这一原则主要通过一系列制度来加以保障和实行,包括(1)中央军委直接统帅军队的制度;(2)共产党在军队建立全覆盖的党组织的制度;(3)设立政治委员的制度;(4)军队建立政治机关的制度;(5)党委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度;等等。这些制度,从党的组织、政治干部和政治机关三种形式同军事组织相对应,构成了党掌握与控制军队的完整系统,从而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实现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二、中西方国家执政党两种控制军队方式形成的原因

中国与西方国家执政党控制军队的方式之所以截然不同,是因为中西方国家在历史、文化、政治传统和法律制度等各个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蕴涵着十分复杂的因素。这里,我主要从不同类型的政党获取执政地位的不同途径,来对此作点分析。

世界上的政党各种各样,政党获得执政地位的途径也各不相同。对这些途径略作概括,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种:合法途径、非常途径和建国途径。

所谓建国途径是指在部分发展中国家,政党执政地位的获得与建国过程同步,这主要表现为一些原殖民地国家的民族主义政党,为了实现民族独立与解放,领导各自国家走上民族民主革命道路,从而执掌国家政权的历程,这里不作赘述。

所谓合法途径也叫体制内途径,是指在现有国体、政体不变的情况下,政党遵循已有的宪法、法律和政治游戏规则,通过平等竞争来获得执政地位,成为执政党。在西方发达国家,资产阶级政党通常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执政的。它的基本特点,就是国家和法律在先,政党执政在后。也就是说,在政党执政之前,或者政党组织出现之前或形成过程中,就已经有了国体和政体的基本形式,而政党是在这种形式的规范下生长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在政党与国家法律的关系上,政党必须服从国家法律,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来行使公共权力,任何政党都不能作为整体对政权起指导作用,因此,执政党与军队之间不可能也不允许发生直接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在通过合法途径取得执政地位的情况下,国家、政府是第一位的,政党总是处于第二位,作为国家机器重要支柱的军队首先服从的是国家,而不是执政党。政党必须赢得竞选才能上台执政,在获得并控制整个国家政权的同时,间接地掌握和控制了军队,从而确保了国家武装力量为资产阶级的统治利益服务。

所谓非常途径也叫体制外途径,是指政党不承认既有政治体制,甚至不承认既有的基本政治制度,他们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彻底改变这种制度。这样的政党往往为统治阶级所不容,他们不仅没有合法的讲台,也没有平等竞争的条件,甚至还会受到统治者的武力镇压,因此,政党的执政地位往往需要通过极端的、暴力革命的手段才能获得。在这种情况下,政党充当了被压迫民众的领导者,同时建立并拥有本党直接控制的军事力量。其特点是政党凭借自己的政治号召力,影响和吸引广大的被压迫民众团结在自己的旗帜下,用武装斗争的方式推翻旧的社会制度和国家机器,建立新的国家政权。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上属于此种类型。由此产生的政党和国家的逻辑关系是:先有政党,后有新生的国家政权,在此基础上发展经济,发展民主政治。在这种先有政党、后有国家政府的情况下,政党就是第一位的,政府是第二位的。表现在党军关系上,军队一开始就是政党创建新的国家政权和民主制度的重要工具,并且军队自始至终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无论革命、建设还是改革,也无论党是否已经建立或掌握政权。所以说,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也是共产党从革命到执政的漫长实践过程中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和优良传统。

当然,共产党所要追求的远不只是掌权,而是要改造社会。要建立的是和已有的制度都不相同的社会制度。要实现这样的宏图伟业,共产党在取得并执掌国家政权之后,一方面通过党的整体对政权施行领导和控制,另一方面让本党的党员个体大量地进入所有体现国家权力的机关和部门来直接控制政权,以此体现党的意志。军队作为国家机器的重要支柱,毫无疑问是巩固人民民主专政政权,保障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和文化建设,维护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谐的重要战略力量。因此,中国共产党必然要象控制其它国家机器一样,牢牢地将军队掌握在自己手中,也只有这样,才能为巩固党的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

三、中西方国家执政党控制军队的方式优劣

中西方国家政党这两种不同的控制军队的方式,以各自的范式在各自的体制范畴存续了那么长时间,几乎可以凝固为党军关系的典型模式,可见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和理由。那么这两种不同的政党控制军队的方式,各自的优长是什么?直接控制和间接控制到底谁优谁劣?这也是研究本课题始终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笔者以为,我们不妨从以下两个视角来解析这个问题。

1、不同的国情决定不同的党军关系方式

国情不同,选择的道路自然不同。不同的历史传统和经济、政治、文化背景必然产生不同的国情,不同国情使得各个国家选择了不同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政党对军队的不同控制方式,也是历史的不同选择而已。只要这种体制符合本国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符合国家安全稳定发展的需要,那它就是合理的。

客观地讲,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选择执政党间接控制军队的方式,符合他们各国的政治体制和价值观,对于确保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制度和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确实是有好处的,因而符合他们的国情。但这种表面上军队属于国家而不属于政党的体制,对于广大民众来说,却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这恰恰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军事领导体制的本质所在。

中国共产党自从建党、建军以来,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制度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它完全符合中国的国情、党情和军情,符合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需要。我们不妨假设一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如果搬用我们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方式,那会怎么样?那必然是脱离他们的国情,与资本主义的政治体制和政治文化是不相适应的。同样,如果我们放弃自己的传统,接受西方国家极力推销的资本主义的价值观,简单照搬所谓的党军分离、“军队非党化”的模式,那也是严重地违背中国的国情,与我们的历史传统和民主政治文化不相适应。因此,我们完全应该理直气壮地讲,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党间接控制军队的方式只是一种选项,是符合他们的国情、军情的一种党军关系方式;我们实行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直接控制方式,也是一种选项,而且是唯一符合中国历史与现实的最佳选择,这本身就是我军最根本的政治优势。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不能丢弃我们的优势,必须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制度不动摇。

2、衡量不同的党军关系方式优劣好坏的唯一标准是战斗力

邓小平曾经针对“姓社姓资”的争论,提出著名的“三个有利于”的标准,其中的核心是生产力标准。借鉴这一思路,笔者认为,衡量不同的党军关系方式优劣好坏的唯一标准是战斗力。因为军队的存在只有两种状态:打仗和准备打仗。军队战斗力的强弱固然从根本上讲与自身的能力高低有关,但科学、高效、合理的领导和指挥体制也是军队制胜的重要因素,因此,政党对军队采取哪种领导和控制方式更有优势,只有战斗力是根本标准,因为惟有打赢战争才是军队的最高准则。

从历史来看,与美军交战过的所有对手中,美军唯一没有打赢过的对手就是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是谁也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

(作者单位: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上海分院政工培训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