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支部建在连上”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关键一环 (李蕊珍) 2007/12/12

李蕊珍

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走过了八十年的光辉战斗历程。八十年来,这支军队所向披靡,始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十分重视在政治上建军,坚持人民军队的性质和宗旨,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党在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制度。政治建军的核心是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支部建在连上”是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要原则和制度,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关键一环。当今,面对着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形势和严峻挑战,回顾和总结“支部建在连上”的历史经验,真正将我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建军原则落到实处,使我军在未来反侵略战争中“打得赢”、“不变质”,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一)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诞生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革命军队。然而,从思想上和组织上进行新型的人民军队的建设,则是从毛泽东领导的三湾改编开始的。根据党的“八七”会议决议,毛泽东领导了湘赣边秋收起义,成立了工农革命军,开始探索和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航程。1927年9月,工农革命军到达江西永新县三湾村,毛泽东对部队进行了全面整顿(9月29日~10月3日),主要内容有三项:1、在组织上进行改编;2、确立“支部建在连上”制度;3、在军队内部实行民主主义制度。由此可见,“支部建在连上”是著名三湾改编的重要内容之一,从此确立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毛泽东1928年11月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说:“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两年前,我们在国民党军中的组织,完全没有抓住士兵,即在叶挺部也还是每团只有一个支部,故经不起严重的考验”。南昌起义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叶挺部队参加了起义。起义军中,在军、师设立党委,团设立党支部,加强了党对起义武装的领导。但是,由于支部只建在团上,“党的领导没有达于士兵,达于全部队,所以经不住严重的考验。”(叶剑英)最后起义部队在广东也失败了。南昌起义的失败有许多深刻教训,其中一个重要教训,就是参加起义的部队未能巩固住,溃散十分严重。李立三在给中央的报告中说:“兵士全不明此次暴动的意义,因此军心大为动摇,逃走极多。仅行军三日,实力损失已在三分之一以上,遗弃子弹将近半数,迫击炮完全丢尽,大炮亦丢了几尊,逃跑及病死的兵士将近四千。”“到临川时因为二十军、十一军的参谋都逃跑了,原定军事计划,有完全泄漏的危险。”“这一切不得不使领导者们深思:怎样才能使党掌握和巩固住起义部队?怎样才能防止溃散和不必要的损失?起义部队的精神支柱和组织措施应该是什么?”为此,起义部队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朱德、陈毅、王尔琢率领南昌起义部队向井冈山地区靠拢。10月底,部队到达赣粤边境的大庾进行整编,重点是加强党对部队的领导。参加这次整编的粟裕回忆说:“首先,由陈毅同志主持,整顿了党、团组织。南昌起义,虽然开始了我们党独立领导军队的新时期,然而,当时这支部队只是在上层领导机关和军官中有少数党员,在士兵中一般是没有党团员的。因此党的工作不能深入到基层和士兵中去。经过这次整训,重新登记了党团员,调整了党团组织,成立了党支部。记得当时部队还有共产党员五六十人,党员人数不到群众的十分之一。那时候我们还不懂把支部建在连上,但是实行了把一部分党团员分配到各个连队中去,从而加强了党在基层的工作,这是对于这支部队建设具有重大意义的一个措施。”

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秋收暴动受挫,固然是由于敌我力量过于悬殊等各种因素造成的,其中没有解决好党牢固掌握和巩固住部队是一个重要原因。秋收起义成立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由毛泽东任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卢德铭任起义军总指挥。原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是这支部队的骨干,其余的就是平江、浏阳的农民义勇军,“这支部队中虽然有不少党员,但并没有形成坚强的组织核心,也没有明确的行动纲领。军事指挥员大部分是黄埔军校的学生,他们都是知识分子,没有经过更多实际战争的锻炼,指挥能力较弱,旧的一套带兵方法,妨碍上下一致、官兵一致。由于上述原因,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并不强”。特别是部队的主要军事领导者根本不听党的领导,枪指挥党。余洒度任师长,他虽是共产党员,但自恃黄埔出身,根本不把党的前委放在眼里。他自作主张收编了国民党军阀夏斗寅的残部邱国轩部,既未对其进行改造和政治教育,又对其丧失警惕。以致在起义过程中,邱国轩团突然叛变,致使一团腹背受敌,遭受重大损失。二团长王新亚因攻下醴陵和浏阳,居功自傲。当党代表要他解决东乡的敌人时,王不予理睬,却忙于筹款发饷。当敌人从长沙扑来时,以致二团大部溃散,王新亚“失踪”。三团长苏先俊则和副师长余贲民闹矛盾,对任命余为副师长愤愤不平。起义部队出现的一连串问题,引起了作为前委书记毛泽东的深切忧虑,痛感改造这支部队刻不容缓。1927年9月,总指挥卢德铭牺牲,部队由四五千人锐减到不满千人。失败、消沉情绪弥漫着部队,许多知识分子和军官纷纷不告而别,士兵也逃跑并且带走了所有的武器。部队中的逃亡现象清楚地说明了:武装必须掌握在坚定的革命者手里;另一方面,还必须有一个坚强的组织为核心,并通过它和广大的战士群众发生最密切的联系,这样才能巩固。毛泽东恰恰是在这个最紧要关头,采取了坚定的措施。这就是进行三湾改编,提出“支部建在连上”的历史背景和主要原因。

(二)

 “支部建在连上”是红军初创时期党的建设的重大创造。这一创造,是经过比较、反思,甚至付出流血和生命的代价,从严酷的战争实践中得来的。

连队,是部队战斗、生活和做群众工作的基层单位。“因为作战大部以连为单位。每一个作战单位有一个支部,去处理和指挥一个作战单位的事,很觉便当。”当年,每个连不超过一百五十人。这是为了适应“分兵以发动群众,集中以应付敌人”的游击战术的需要而设置的。连队建立了党支部,就使部队中党的组织系统有了严密、扎实的基础,就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贯彻实施提供了组织上的保证。正如老红军赖毅所说:“支部一建立,连队立刻有了灵魂,各种工作迅速开展起来。由于支部设在连上,党通过党员和广大群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因而,工作十分活跃,连里的政治空气逐渐浓厚,党员数量逐渐增多。这样,支部就真正形成了连队的核心和堡垒。而我们的连队,也由于党的基层组织的建立并发挥了作用,变得更加巩固和坚强了。”“支部建在连上”要真正发挥战斗堡垒作用,从当年的经验看,必须解决好以下诸问题:

第一、首先要有一个好的支部书记。当年连队支部书记是由连党代表兼任的。“党代表的职责是,军中政治训练,党的工作,督促士委会工作,帮助军事长官工作,如军事长官火线上打死了,党代表可以代行指挥军队”。战斗的实践已充分表明,“红军中实行党代表制是很好的”。党代表的作用是很大的,党代表的工作也是军事长官所不能替代的。“特别是在连一级,因党的支部建设在连上,党代表更为重要。他要督促士兵委员会进行政治训练,指导民运工作,同时要担任党的支部书记。事实证明,哪一个连的党代表较好,哪一个连就较健全,而连长在政治上却不会有这样大的作用”。在战斗中,红军中的下级干部死伤较多,敌军俘虏兵多有不好,群众工作和群众纪律等,这些事情都要党代表出面,做过细工作,而且工作量也很大,军事长官不可能以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从事这类工作,他们着重的是作战方针、行动的决策和指挥。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人之一,我军政治工作的杰出典范罗荣桓同志,在三湾改编时,是我军第一批七个连党代表之一。在党代表中他最年轻,学历最高,从此起步积极建立军队基层党组织,实行民主制度,尊重爱护士兵,反对军阀作风,参与创建人民军队的连队政治工作,使毛泽东提出的“支部建在连上”原则得以落实,成为红军优秀党代表的典型,成为共和国唯一著名的政治工作元帅。

第二、要在士兵群众中发展一定数量的合格党员。军队的基础是士兵。如果“没有抓住士兵”,在士兵中没有一定数量党员的比例,是无法充分发挥党的核心领导作用和先锋模范作用的。鉴于这个要求,毛泽东着手考虑决定在战斗兵中发展党员。1927年10月中旬在湖南酃县水口的叶家祠堂,发展了赖毅、刘炎、李恒等6名新党员。水口建党,是我军历史上一次最早的建党活动。这次连队建党,是以战斗兵为主要对象的,政治素质好,要求比较严格。水口建党不仅为部队增添了党的新鲜血液,还加强了“支部建在连上”的士兵基础。毛泽东给中央的报告中说:“现在红军中党员和非党员约为一与三之比,即平均四个人中有一个党员。最近决定在战斗兵中发展党员数量,达到党员非党员各半的目的”。根据几十年的经验,以后党员人数占全军三分之一左右为好。不仅要有数量,而且更要注重党员质量。当时,“党支部对党员的要求很严格。在战斗中,一定要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勇敢杀敌,不怕牺牲,这是当时衡量一个党员是否合格的首要标志。据陈正人回忆:“1928年春,我们就举办过党员训练班。那时办的党员训练班,完全适应战争的环境,办短期的,一二天或三五天一期,规模也不大,每期参加人员二三十人,每期讲一二个问题。讲共产党是干什么的,共产党是什么党?共产党是穷人的党,是要组织穷人起来打天下。”

第三、要有开展连队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的好制度。红军中的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由党代表按照《党代表工作大纲》的规定组织实施。《党代表工作大纲》共分“军队方面”、“民众方面”、“党的方面”、“做报告”、“民众的调查”五大部分,确定了党代表的根本任务,规定了党代表的工作职责,指示了党代表的工作方法。《党代表工作大纲》不仅对红军建设和军队中党的建设起到了重要作用,而且奠定了我军党的建设和政治工作建设的良好基础。支部建在连上,连队党的活动坚强有力。陈毅在《朱毛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中说,红四军的政治训练主要有七种方式:①讲演。召集全体战士讲话,作政治报告和工农运动概况报告,进行生活批评。②讲课。军队如有三日以上的休整,则由党代表每日向部队上一小时的政治课,每月讲授的课程均有计划,有大纲,内容连贯,使红军能得到系统的政治常识。③早晚点名讲话和喊口号。内容是对当日士兵生活的批评,对次日行动的简短动员和布置。④每次作战或进行群众工作以后,组织部队总结经验教训,使红军受到生动、实际的政治教育。⑤开展识字运动。如教红军战士认识革命标语,并讲解其政治内容,使士兵从中受到教育。⑥组织红军参加群众大会,举行各种纪念会、联欢会,也是政治教育的一种形式。⑦在士兵委员会内,将士兵编成若干小组,开展对政治问题的讨论和对工作的批评。党代表开展政治思想教育的内容是:①形势教育、时事教育。这是连队最根本的革命道理的教育;②进行土地分配政策、城市政策、俘虏政策、群众纪律(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等方面的教育,这是很具体的教育。讲话的内容都很通俗、生动、具体,大家容易理解、领会和掌握。这种口授式的教育很实际,效果也很好。”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写道:“经过政治教育,红军士兵都有了阶级觉悟,都有了分配土地、建立政权和武装工农等项常识,都知道是为了自己和工农阶级而作战。因此,他们能在艰苦的斗争中不出怨言。”

第四、要建立好的群众组织,作为党联系群众的纽带和桥梁。三湾改编的另一项重要内容是在军队内部实行民主主义,建立人民军队新的官兵关系。特别是建立士兵委员会,让士兵群众参加军队的民主管理,这又是建军原则的一个重要创造。毛泽东说:“连、营、团都有了士兵会,代表士兵的利益,并做群众工作和民运工作。”关于士兵委员会的组织和任务,陈毅在《关于朱毛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中作了具体叙述:“在军团营连均设士兵委员会。全连士兵大会选举5人至7人或9人为连士委执委,推主席1人。各级士委的任务规定如下:①参加军队管理。②维护红军纪律。③监督军队的经济。④做群众运动。⑤作士兵政治教育。”士兵委员会是在党代表的指导下开展活动。罗荣桓回忆说:“为了扫除军队中的一切不良制度和习气,毛泽东同志果断地采取了许多革命的措施。例如,士兵委员会就是这时候产生的。为了反对旧军队的一套带兵方法,这就需要进行民主改革。士兵委员会就是实现民主的一个组织形式。那时,士兵委员会有很大的权力,军官要受士兵委员的监督,做错了事,要受士兵委员会的批评,甚至制裁。表面看来,这样做似乎是会鼓励极端民主化和平均主义的思想,但当时的主要问题是必须坚决反掉旧军队的一套带兵方法,奠定新型的官兵关系—阶级的团结。部队的实际情况是民主不够,而不是极端民主化和平均主义的问题。因此,只有这样做,才能更彻底更有效地肃清军阀残余。有了民主,才能提高群众的觉悟,才能建立巩固的集中。”对此,士兵很满意,尤其是新生的俘虏兵,他们感觉国民党军队和我们军队是两个世界。他们虽然感觉红军的物质生活不如白军,但是精神得到了解放。同样一个兵,昨天在敌军不勇敢,今天在红军很勇敢,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红军象一个火炉,俘虏兵过来马上就熔化了。中国不但人民需要民主主义,军队也需要民主主义。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制度,将是破坏封建雇佣军队的一个重要武器。

(三)

三湾改编揭开了人民军队建设的新篇章。1927年10月下旬,三湾改编后才一个月,部队在转战上井冈山前,途经江西遂川大汾遇上地主武装的突然袭击,担任前卫的三营被敌割断,与团部失去联系。这对三营是一个严峻考验。但由于三个连的党支部在营党委的领导下发挥了战斗堡垒作用,团结了全营战士,先在江西上犹与湖南桂东交界处鹅形一带活动。稍后,遇上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从他们处补充了一些给养和武器。12月下旬,正当井冈山革命斗争处于极其危难之际,陈皓等人叛变。三营赶回井冈山,协助前委及时地解决了陈皓等人叛变问题,使革命队伍转危为安。眼见离走了两个月的三营战士个个生龙活虎般地回来了,毛泽东欣喜异常。这种情况与三湾改编以前部队的状况完全判若两个极端,初步显现了连党支部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战斗力,党的领导已经牢牢地扎根于军队的基层与士兵中间。实践证明,“支部建在连上”是党领导人民军队坚持武装的有效的组织形式。

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创造的以“支部建在连上”为核心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得到了党中央的肯定,并逐步向其他各革命根据地推荐。1929年3月17日,周恩来为中央起草的给贺龙及湘鄂西前委的指示信中,在关于“游击队中党的组织问题及训练问题”部分中说:“你们现在前委之下组织一个支部,管理全军党的组织,只要工作上感觉方便,也不是不可以的。在朱毛军队中,党的组织是以连为单位,每连建立一个支部,连以下分小组,连以上有营委、团委等组织。因为连都有组织,所以在平日及作战时,都有党的指导和帮助。据朱毛处来人说,这样组织,感觉还好。将来你们部队建党时,这个经验可以备你们参考”。按照中央的指示,湘鄂西前委接受了井冈山斗争的经验,连队普遍建立了党团组织,加强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建立了政治机关,加强了政治工作。经中央的推荐,在其他各革命根据地的红军中也普遍实行“支部建在连上”,从而使工农红军的面貌焕然一新。

坚持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主要表现在:一是在战争年代军队的战略方针、战术原则的制定,每一个战役,军队的每一个重大行动,都是在党中央、中央军委及毛泽东的亲自部署、直接指挥下进行的,各个战争时期的毛泽东及其他领导人的大量著作、文电,宏观的有战略决策,微观的有具体战术指导,乃至于战斗后整休时间、地点的安排都一一作了指示,这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直接指挥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战斗的真实记录。这就从根本上保证了我军的军事斗争、军队建设等一切行动都沿着党的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发展。二是健全党委制,加强连队党支部建设。党委制、连队党支部的设立始于1927年三湾改编。1929年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及其所通过的决议,充分肯定了“支部建在连上”这一重要原则,并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强调“每连建设一个支部,每班建设一个小组”,是红军中党的组织的重要原则之一。规定在保持前委、纵队委、营委的同时,“军及各纵队的直属队,均组织直属队委为最高党部”;党的指导机关是部队“领导的中枢”。党委不仅要领导党的建设和政治工作,而且要领导军事工作。“党的各种会议(从支部到前委)均须将军事计划及报告列于议事日程,加以讨论和决定”,尔后“再经过群众去执行”。还规定:党委要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生活”、“少数服从多数”,反对“极端民主化”和“非组织意识”,坚决执行党的决议。这就使党对军队实施绝对领导的制度日臻完善。在1945年召开的党的“七大”上,原则决定要根据古田会议精神,在军队中建立党的各级委员会。1945年晋冀鲁豫野战军命令所属部队根据中央要求建立党的各级委员会。次年12月,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向中央作了《关于部队中党的组织与领导的报告》,汇报了他们恢复与建立各级党委的做法、效果和经验。1947年2月27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恢复军队中各级党委制的指示》,要求各部队的党组织“根据晋冀鲁豫的经验及文件,实行改组。”同年7月,总政治部颁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党委会条例(初稿)》;10月,颁布《关于支部工作条例草案》,两个条例的颁布以及各部队普遍恢复党委制,从而在组织上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有力地保证了人民军队的建设和发展。

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须同削弱或取消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错误思想进行不懈的斗争。早在红军初创时期,部队中有些同志认为,既然我们是红军了,就可以不要党代表了,党代表的权力太大了等。其实大缪不然。“朱部在湘南曾经取消了党代表,后来感觉不好,不能维持,到边界又恢复过来。”(毛泽东)当时中央对“党代表制”亦有不同认识。1928年6月4日,中共中央曾给“德润二兄并转前敌诸同志”致信,明确提出取消党代表制。信中指出:“你们必须依照中央最近的军事工作决议案改造你们的军队。在编制上实行太平天国式的编制,在政治上设政治部取消党代表实行士兵的政治训练。”这一指示是不妥的。毛泽东和中共边界特委以及四军军委都提出了不同看法,明确指出“党代表制度,经验证明不能废除。请中央考虑。”井冈山前委和红四军军委坚持设党代表制的意见引起了中共中央的重视,以后就再没有发现中央提出类似的主张。王明时期,曾错误地取消红军中的党委会,长征中张国焘拥兵自重,用枪杆子指挥党,均给革命和红军造成了损失。“七大”后,部队中的党委制全部恢复到古田会议时的做法。

改革开放以后,军队面临新的形势和任务。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不但不能削弱,而且丝毫不能动摇。江泽民在《把军队的建设和改革搞得更好》中说:“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我们建军的根本原则,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我们军队特有的政治优势,必须继续保持和发扬。”“历史和现实的经验都说明,我们必须把加强政治建军,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军队建设的首要任务。任何时候都要坚定不移地抓好党组织的建设,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使部队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做到在政治上永远合格。”党的“十四”大以后,江泽民同志当中央军委主席,他在《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说:“首先,最根本的是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点在新的历史时期尤为重要。毛泽东同志作为我军的主要缔造者,为确立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出了巨大的历史性贡献。”“邓小平同志历来十分重视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特别是维护国家稳定中的重要作用,他从来都是从政治上思考和处理军队问题的。这也是邓小平同志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最显著的特色。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国家所以稳定,军队没有脱离党的领导的轨道,这很重要。他强调,党要管军队,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听党中央的话,选人也要选听党的话的人,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最近,军委决定将邓小平同志一九九二年十月六日的重要指示传达到全军师以上干部。邓小平同志在这一重要指示中深刻总结了军队建设的历史经验,揭示了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重大现实意义,从政治上高度阐明了新时期军队建设带根本性的问题:一是军队要保持团结一致,不能容许宗派主义和山头主义存在;二是要保持老红军本色;三是选拔培养好接班人。邓小平同志的指示高瞻远瞩,寓意深远,是他对军队的政治交待。全军师以上干部都要反复学习,不断加深理解坚决贯彻执行。近几年来,军委狠抓了军队党的建设,军队中各级党组织较好地发挥了领导核心作用和战斗堡垒作用,部队思想政治建设得到了加强。我军在政治上是合格的,党中央是完全信赖的。同时,必须看到,西方敌对势力为实现其西化分化我国的政治图谋,正在伺机对我军进行渗透和破坏,他们鼓吹的‘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那一套,就是妄图改变我军的性质,使我军脱离党的领导。军队的同志特别是高中级干部,对此必须高度警惕,始终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坚定”。江泽民的话尖锐而深刻,已引起全军指战员的高度重视。胡锦涛同志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以来,继承了我军的光荣传统,以法治军,继续加强军队党的建设。经胡主席批准,中央军委下发了《中央军委关于加强军队党组织能力建设的意见》,这是新时期加强军队党组织能力建设的重要指导性文件。《意见》强调要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武装全军,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牢牢掌握部队,使广大官兵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锦涛主席指挥,使军队永远忠于党,忠于人民。中央军委还颁发了《中国共产党军队支部工作条例》,这是我军第一部系统规范党支部工作的专门法规,是继修订《政治工作条例》、制定《党委工作条例》之后我军党的制度建设的又一重大成果,是适应形势任务发展变化、加强基层党组织先进性建设的重大举措,是推进军队基层党组织工作科学化、制度化、规范化的实际步骤。   

在隆重纪念建军八十周年之际,让我们牢记党的“十六大”报告中的重要指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永远不变的军魂,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领导人民军队的根本原则和制度”。

(作者单位:上海市青浦区地方志办公室)

 

参考资料:

《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是党和人民的驯服工具》(叶剑英)

《叶挺独立团始末》(周士第)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史》(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史编审委员会)

《中国共产党建设史》(陈至立主编)

《激流归大海》(粟裕)

《秋收起义与我军初创时期》(罗荣桓)

《毛委员在连队建党》(赖毅)

《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杨克敏)

《红军初创时期连队党支部的作用》(王辉球)

《党员训练班》(陈正人)

《红军的连队生活》(朱良才)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研究》(余伯流、夏道汉)

《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军队建设思想与实践探讨》(《军事历史研究》2006年第三期)(季云飞)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井冈山的斗争》

《周恩来选集》(上卷):《关于湘鄂西苏区发展的几个问题》

《江泽民文选》第一卷:《把军队的建设和改革搞得更好》

《江泽民文选》第一卷:《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