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谈志书基本属性和本质属性 (韩章训) 2007/12/12

韩章训

按照现代哲学理论,可把志书属性分为一般属性、基本属性和本质属性三个层次。本文仅就志书基本属性和本质属性两问题谈点管窥之见,以求教于方家。

一、基本属性

基本属性是比一般属性高一级的属性。基本属性是指决定事物基本特征的那些特有属性。当代方志理论界,对于志书基本属性(或主要特征)的认识很不一致。来新夏等人认为,志书“具有地方性、连续性、广泛性、资料性、可靠性等特征”。①王复兴认为,志书具有“区域性”、“连续性”、“综合性”、“真实性”、“资料性”、“实用性”。②林衍经认为,志书具有“区域性”、“史鉴性”、“纪实性”、“广泛性”、“体系性”。③吴奈夫认为,志书具有“地方性”、“连续性”、“广泛性”、“可靠性”、“资料性”。④黄苇等人认为,志书具有“地方性”、“连续性”、“普遍性”、“广泛性”、“资料性”、“可靠性”、“思想性”、“时代性”、“实用性”、“系统性”。⑤姚金祥等人认为,志书具有“地方性”、“时代性”、“广泛性”、“科学性”、“资料性”。⑥杨军昌认为,志书具有“地域性”、“连续性”、“综合性”、“资料性”、“时代性”、“兼容性”。⑦仓修良认为,志书具有“地方性”、“连续性”、“广泛性”、“多样性”、“时代性”。⑧根据我们的学习体会,以为志书基本属性可概括为纪实性、著述性和实用性。

1.纪实性

纪实性是从志书与地情关系中概括出来的。传统史学理论界对于史书一直有纪实的要求。其中代表性意见就是历代相沿的“实录”说、“直书”说等。汉班固称誉司马迁《史记》说:“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⑨唐刘知几曰:“良史以实录直书为贵。”⑩无论是班氏“实录”说,还是刘氏“直书”说,它们都要求做到如实记载。传统历史学界的这种要求对于方志学界的影响是久远和深刻的。明朱大纪在万历《阳信县志·序》中说:“夫志为一邑实录,以备观贤,以征文献,所补于风教者非细也。”如实记载既是志书应有的基本品格,也是志书的生命所在。倘若志书不能做到如实记载,那它就没有什么价值可言。经验常识告诉我们,读者阅读志书的主要目的就是想从志书中获取真实可靠的地情资料,以此作为改造主客观世界的一种借鉴。如果志书记载不真实、不准确,那就谈不上什么借鉴作用。

根据人们对于志书性质的基本认定,编者必须施以纪实笔法。回顾历史可知道,旧时许多修志凡例、序、跋都有纪实的要求。如宋黄岩孙《仙溪志·跋》说:“博观约取,诞去实存。”又如清顺治《河南通志·凡例》第四条规定说:“图考皆重核订正,至星野、河渠与旧图迥别,务期详确,不敢因循。”由于历代修志都采用纪实笔法,所以历代各地志书都保存了大量真实可靠资料,为后人留下了一大笔宝贵遗产。如民国《芜湖县志》不但在卷三“地理志”中记载了法国天主教堂在光绪十二年(1886)、二十九年及民国3年(1914)购买和租用鹤儿山八角亭一事的始末,附了《八角亭租与天主教堂合同》,在卷五“地理志”中刊载了租界和租界章程十条,还绘制了“租界图”,勾勒出怡和租界、太古租界、瑞记租界、鸿安租界、和记租界的区域,真实地记录了帝国主义侵略罪行,体现了志书的纪实特征。自上一轮开展以来,同样把纪实作为修志的基本要求。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颁发《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和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都强调说:编纂地方志应当继承我国历代修志优良传统,贯彻“存真求实”的方针。志书编修的纪实性与志书内容的真实性是相一致的。如果修志不能做到如实记载,那么志书内容的真实性便无从谈起。有的学者说得对:“地方志书的纪实性特征和资料价值是一致的。纪实,才有真正的资料价值;背离纪实性,志书便失去了生命力。” 11

2.著述性

著述性是从志书与作者关系中概括出来的。要探明志书的著述性还得从“述”与“著”这两概念谈起。从宏观角度去审视,志书写作基本方法可归纳为“述(或称编)”与“著(或称作)”两大类。所谓述就是指志书作者将前人或他人积累的资料或研究成果,根据一定的编纂思想重新加以整理和编次,主要是回答“是什么”的问题;所谓著就是指志书作者对所记的事物或现象进行阐释。志书中的“著”不仅要回答“是什么”的问题,而且还要在一定程度上回答“为什么”的问题。古人对于述与著这两个不同概念早有认识。他们通常把“述”称为“编”,把“著”称为“作”。孔子自谦地称自己一生只是“述而不作”。今天看来,孔子删修“六艺”,大部分工作当是编次,当然其中也蕴含着一定著的成分。司马迁认为自己的《史记》只是“编”,而《春秋》、《离骚》、《国语》等才算是“著”。此二人对自己的评价虽不一定准确,但说明他们都把“述”和“作”视为两个不同的概念。清焦循在谈到“述”与“作”的区别问题时说:“人未知而己先知,人未觉而己先觉,因以所先知先觉者教人,俾人皆知之觉之,而天下之自觉自我始,是为‘作’。已有知之觉之者,自我而损益之;惑其意久而不明,有明之者,用以教人,而作者之意复明,是之谓‘述’。” 12今人张舜徽则说得更为明确,他说:“凡是前无所承,而系一个人的创造,这才叫做‘作’,也可称‘著’。凡是前有凭藉,而但加以编次整理的功夫,这自然只能叫做‘述’。” 13上引这些话语基本上说明了“述”与“著”的不同之处。

著述性是志书的一种基本属性。无论何种志书,都是编者按照“美的规律”(马克思语)和志体规范来构建的,都是编纂者的创造成果,都蕴涵着一定程度的著述性。但由于所采用体式的不同或编者对地情资料加工深度的不同,有的著述性弱一些,有的著述性强一些。通常人们把志书写作体式归纳为汇集体、编述体和著述体三种。这三种志书的著述性强弱是不一致的。汇集体志书的著述性最弱,编述体志书的著述性较强,著述体志书的著述性最强。志书作为一种资料性著述,不仅应该具有较强的资料性,而且还应该具有较强的著述性。同时还要将资料性和著述性有机地融为一体,做到观点与材料相统一。有的学者说得很对:“志书以丰富而翔实的资料著称,缺乏资料,志书就失去立世的基石;缺乏著述性,志书的权威性和使用价值也必然要受到极大的损害。如果只注重资料性,而忽视著述性,就会把志书变成长编式的资料汇集;如果只强调著述性,而忽视资料性,也可能把志书变成学术专著。” 14根据上文论述,似可给志书著述性作这样界定:所谓志书著述性就是指编撰主体创造性在志书中的具体表现,是志书体式、编撰总术、学术品位诸方面特性的总称。其具体表现是多方面和多层次的。如编纂思想、谋篇布局、特色反映、结构体例、志体把握、行文表述以及入志资料的挖掘、甄别、选择、使用等。

3.实用性

实用性是从志书与读者关系中概括出来的。实用性就是指志书能满足读者和社会需要的诸属性总称。实用性既是志书编纂者的基本追求,也是志书接受者的共同企盼。如果志书不具备实用性,那它就没有存在价值。对于志书的实用性,可从可读性、可信性和可用性三个层面去理解。

①可读性

可读性就是指书文内容和形式对读者的吸引力和感染力。志书应该具有可读性,否则读者就不愿读,那其社会价值就不可能实现。清章学诚说:“国史方志,皆《春秋》之流别也。譬之人身,事者其骨,文者其肤,义者其精神也。断之以义,而书始成家,书必成家,而后有典有法,可诵可识,乃能传世而行远。” 15这里“可诵可识”意同“可读可记”。在章氏看来,志书要“传世而行远”就不能没有“可诵可识”这一基本条件。李铁映同志指出:志书一定要“可读”,“可读,要写得精炼、优美,引人入胜。读志如看画听乐,爱不释手。文字水平要高。不少名史、名志都是优秀文学著作,影响深远。” 16

②可信性

志书属纪实型书籍,故其内容应该真实可信。这一点也是古今人们对志书的一个基本要求。清章学诚在《修志十议》一文中不仅提出“志属信史”的论断,而且还把“议征信”作为修志十议之一。这里所谓“信”就是指内容真实、准确和可信。民国吴宗慈也说:“志即史也,主在传信。”“所期一字一句,均有根据,并将根据详明注出,以便后人检阅。” 17如果志书内容不能取信于读者,那么它的社会效用就无从谈起。李铁映同志也指出:志书一定要“可信”,“不可信则不能为志,还可能遗患于世。” 18论及志书的可信性问题不能不谈及历史资料的征引问题。对于历史资料的征引问题,清顾炎武曾提出三点要求:一是“凡述古人之言,必当引其立言之人;古人又述古人之言,则两引之,不克袭以为己说也”;二是“凡引前人之言,必用原文”;三是“引用书意”,即“略其文本而用其意” 19这是极其精辟的见解。昔时许多旧志也都这样做,但从新中国建立以来,大部新编志书都没有这样做。因此,有的学者批评说:“言必有据,这当然是做学问的人应该恪守的准则,但我看眼下许多新修方志,对此都未遵循。” 20现在开展新一轮修志务必要注意这个问题。

③可用性

可用性义同实用性、适用性,是指书文满足读者在学习、工作、生活中某种现实需要的应用价值。如果说可读性和可信性都是志书价值得以实现的必要条件,那么可用性则是构成志书价值的核心内容。有鉴于此,故历代许多学者总是强调志书应该具有实用价值。如明张溥在《太仓州志·序》中说:“简细不遗,求其适用。”民国黎锦熙曾把志书实用价值归纳为四方面。他说:“今修方志,勿泥体裁,时代所需,须呈‘四用’。”“四用者”即“科学资源”、“地方年鉴”、“教学材料”、“旅行引导”。21时至当代,志书的实用价值问题更加被人们所关注。李铁映同志指出:志书一定要“可用”,“可用,即编纂体例要科学,方便查找。” 22从可用性角度看,新编志书主要存有两个不足。一是可用资料不多。许多新编志书在内容记载上有一个偏颇,那就是过多地记载面上的概况,记载典型太少,这样就导致许多篇章成为部门工作的记事本或流水账。对于后人来说,此类资料是没有多大用处的。二是志书内部传播渠道不畅通,不便于读者查找和阅读。如未设内容提要、索引,目录粗糙,凡例撰写草率,不能起导读作用等。

二、本质属性

所谓本质属性就是指对事物“有决定性意义的特有属性,即决定该事物之所以为该事物的而不是别的事物的特有属性。与‘非本质属性’相对。客观事物千差万别,它们各自所具有的不同的性质、特征,都是由其各自具有的不同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 23在事物属性的构成中,本质属性居于最高层次。事物的本质属性是相对稳定不变的,是事物的根本特性,并制约着诸多非本质属性。或者说,事物诸多非本质属性都是其本质属性的衍生物。事物的一般属性可以很多,但其本质属性只有一个。

1.志书本质属性即资料性

目前方志理论界虽然都肯定志书有本质属性,但对本质属性的认识很不一致。归纳起来有两类意见。一类为多元说。多元说的具体意见又多种多样。有的认为,志书的本质属性是地方性与著述性的有机统一。如有学者说:“规定地方志之所以是地方志,而不是史书、教科书或别的,根本点在于它的两个基本特征,即它的本质属性:区域性、资料性。” 24有的认为,志书的本质属性是资料性与著述性的有机统一。如有学者说:“资料性还不能看作是地方志的本质属性,作为有着自己质的内在规定性的方志,仅仅在资料上并不能与有着自己质的内在规定性的文献、百科全书、国史、社科论著区分开来。方志只有将其内容的本质属性(‘地方的或区域的,一定时限内的历史’),文体的本质属性(‘资料性著述的实现方式’和‘类分的结构方式’)结合起来作为一个复合整体的质的规定性或曰本质属性,才能与具有自己内在规定性的其他质地的文体真正区分开来并真正确立自己独立的学科地位。” 25等等。另一类为一元说。一元说的具体意见也是多种多样的。有的认为,志书的本质属性是资料性。如有学者说:“方志的其他性质,如百科性、区域性、综合性、系统性、时代性等等,也无不以资料为基础。所以我们说,方志的资料性是方志最基本的属性,或叫本质属性。” 26有的认为,志书的本质属性是应用性。如有学者说:“关于地方志的属性,已往的专家、学者谈得很多,如时代性、科学性、资料性、延续性、人民性、地方性等等,但地方志的根本特性——实用性,却被历代方志学家和编纂工作者所忽视”。又说:“地方志自身有很多特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它存在的本质特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应用性’。因为人们不管提出什么特性,都离不开个‘用’字。”“什么资料性、地域性、时代性、连续性、可靠性、广泛性、科学性、人民性、思想性……等等,还能说出好多,而且都是地方志所固有的,没有人去否定,也无法否定,但它最本质的特点也只有一个——应用性,而那些所谓的‘性’,既不是本质特性,也都是围绕着‘用’这个最本质、最积极的特性。” 27

志书属性可以有很多,但其本质属性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资料性。说志书本质属性是资料性,基本理由有五:“一、地方志的编纂,完全取材于资料;二、地方志的地位,靠其强烈的资料性而确立;三、地方志的体例,因其资料的类别不同而开设;四、地方志的种种作用,都是其资料作用的发挥;五、地方志的特征,都通过资料来实现(资料的地方特色,形成地方志的地方性;资料的无所不载,形成其广泛性)” 28从不同角度去审视,志书确实有多种多样的属性,但其中必然有一个属性起着决定作用。这个起着决定作用的属性就是本质属性。作为志书的本质属性不是别的什么,就是资料性。志书的其他属性,如纪实性、著述性、实用性、地方性、时代性、全面性、系统性等都是资料性的衍生物。胡乔木指出:“地方志的价值,在于它提供科学的资料。”地方志“是一部朴实的、严谨的、科学的资料汇集”。29《地方志工作条例》也指出: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这些论断也都可以佐证资料性就是志书的本质属性。

2.志书资料特征

志书所辑存资料的全面系统性和真实可靠性是其它任何图书不可比拟的。志书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实际上也主要是靠其资料性才赢得的。董一博在论及志书资料性问题时说道:“地方志的基础是资料,故其资料的广泛、丰富、真实、细致更见长于群书。正由于它巨细毕载,所以,作为一代一方来说,自然是无可比拟的综录权威。” 30对志书资料作如此评说是完全符合实际情况的。志书资料蕴含着如下几个特征:

①地方性

志书所辑存的资料必须是地方性的资料。我国现存的8000多种旧志和陆续问世的新志,无论是省志、府志、州志、县志、乡镇志,还是各种专业志、部门志,它们都是以一定区域为记载范围的。其所述之山川、建置、风土、政绩、文物、人物等内容,也无不以特定区域为依据,基本上不涉本区以外的人、事、物。志书地方性的主要表现有这样几点:其一,某一地方的志书总是由某一地方人士所编纂。其二,某一地方的志书总是以记载该地方的古今信息为主。其三,某一地方志书问世之后,收藏、阅读和使用也总是以该地方人士为主。

②时代性

从根本上看,志书的面貌是由时代的社会思潮和风尚影响而造成的。如政治的治乱、制度的优劣、社会的兴衰等都会影响书文的面貌。刘勰说得对:“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 31志书作为一种精神生产和消费,同其他精神产品的生产和消费一样,总是带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其主要表现有这样几点:其一,不同时代的志书编纂必然有不同的编纂指导思想以及不同的编纂方法和手段。其二,产生于不同时代的志书,不仅其载述内容截然有别,而且其形式(从语言文字到总体结构)也会有所变化。其三,在志书接受领域中也存在着时代差异问题。同一志书在不同时代中就往往会产生不同的读者反应和社会效益。不同时代的人们在用志目的和方法上也会发生变化。如古代用志大多强调人文科学领域,而当代用志则强调经济生产领域。

③全面性

志书所记范围虽然仅限于一个地方,但其内容却比任何一种书籍都全面。它上至天文、下及地理,旁至社会、人文诸事物的历史与现状。如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颁发的《河南巡抚通饬修志牌照》所列纲目,就有总图、沿革、天文、四至、建置、河防、乡村、集镇、公署、桥梁、仓库、社学、街巷、坊第、山川、古迹、风俗、土产、陵墓、寺观、赋税、职官、人物、流寓、孝义、烈女、隐逸、方技、艺文、灾祥、杂志等等。尽管历代所修志书在内容和形式上均有差异,但记载全面,横不缺要项,则是一般志书的共同特征。

④系统性

如果说全面性是指资料的共时性(即横向)特征,那么系统性则是指资料的历时性(即纵向)特征。志书对于事物的记载不是零碎的,而是系统的。尽管历代所修的各种志书,类目有多寡,内容有繁简,但记载系统,纵不断主线,则是一般志书的共同特征。因此志书辑存资料的系统性也是其他任何图书所不可比拟的。

 

注:

①来新夏主编《方志学概论》第22页,福建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2次印刷。

②详见王复兴著《方志学基础》第8~10页,山东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

③详见林衍经著《方志学综论》第22~25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④详见吴奈夫著《新方志编纂学》第73~79页,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年版。

⑤详见黄苇等著《方志学》第280~285页,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⑥详见姚金祥等著《简明方志编纂学》第5~6页,南海出版公司1995年版。

⑦详见杨军昌著《中国方志学概论》第8~12页,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⑧详见仓修良著《方志学通论(修订本)》第68~99页,方志出版社2003年版。

⑨班固《汉书·司马迁传》。

⑩《史通·惑经》。

(11)林衍经著《方志学综论》第24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12)《雕菰集·述难二》。

(13)《中国文献学·古代文献的基本情况》。

(14)苏长春《增强志书的著述性是提高志书质量的重要课题》,《中国地方志》1992年第6期。

(15)《方志立三书议》。

(16)(18)(22)《在全国地方志第二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17)《通志馆拟致各行政机关特约协纂之编纂原则》。

(19)《日知录》卷二十。

(20)《陈桥驿方志论集》第3页,杭州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21)《方志今议序例》。

(23)冯契主编《哲学大辞典》第340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年版。

(24)肖草民《区域性、资料性是地方志的本质属性》,《辽宁地方志通讯》1986年第6期。

(25)单辉《方志的本质特征只能是资料性吗》,《云南史志》1997年第2期。

(26)许还平、陈守强《论新方志的资料性》,《中国地方志》1987年第5期。

(27)《董一博方志论文集》第384、435~436页,河南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28)刘伯伦《资料性是地方志的主要特征》,《山西地方志通讯》1982年第9期。

(29)《在全国地方志第一次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

(30)《董一博方志论文集》第326页,河南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

(31)《文心雕龙·时序》。

(作者单位:浙江省衢州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