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上海文化改革三十年(中) (杨森耀 ) 2008/04/22

杨森耀

(接上期)

3、社会文化交流的增强,对文化设施提出新的要求

由于人们文化活动方式的重点逐步转向家庭文化消费的方式,人们更为迫切需要社会文化交,人们对文化设施的需求将从被动型、单一功能型转向多功能的自主型文化设施,从而音乐茶座、舞会、文化艺术沙龙应运而生。俱乐部、文化宫(馆)、图书馆,实际上已成为人们文化交流的重要场所,客观上要求俱乐部、文化馆等群众文化机构的功能进一步加强,但是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它不是正宗文化而受到歧视和冷落。

4、文化工作的队伍和重心不能适应文化发展的需要

文化活动方式的逐步转移,客观上要求文化队伍和工作重心作出相应的转移,以适应这种变化的需要,并站在这种潮流的前列引导其发展。90年代初,上海先进的文化物质载体已经出现,新的文化活动领域正在迅速发展,而文化创作队伍却显得有些跟不上文化发展的需要。各类戏曲如京剧、越剧、沪剧、昆剧等的编创思路、导演手法、布景设计、唱腔表演依然老一套,没有新意。这不仅会失去老观众,更难吸引广大青年观众,戏曲不改革,必将日益萎缩。

5、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人们对精神文化生活提出更高需求

90年代初期,我国人民的生活方式由温饱型逐步向小康型转化,这一转变标志着人们用于精神文化消费的费用将逐步超过物质消费的增长速度。广大群众在解决温饱之后把增加的收入逐步转向享受和发展的需要,尤其是发展的需要(主要是精神文化需要),以提高生活质量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据资料反映,1985年上海职工年平均工资达1280元,到1990年,已达1600元左右。据当时预测,今后上海职工平均工资还将不断地增长,预见居民用于文化消费的支出将有一个跳跃性的发展。同时随着职工休假制度的逐步建立,闲暇时间将有所增加,如果没有强大的高质量的精神生产产业,如电视、电影、文学、音乐、舞蹈、戏剧、曲艺、美术、新闻出版等文化部门创造出更多的高质量的精神产品以及休闲性、高品位的影剧院、剧场、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等文化娱乐设施,难以适应人民文化生活需要的提高。

6、文化设施的陈旧与上海国际性大都市的地位不相称

由于诸多历史原因,长期以来,上海文化事业投资少,设备陈旧,技术落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民精神文化生活需求的增长,上海文化设施的陈旧与上海作为国际性大都市的地位不相称、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需求不相适应的矛盾越来越凸现。长期以来,上海在文化艺术、图书馆、博物馆事业方面基本上未造过大型文化设施,各区县的剧场、图书馆、博物馆等公共文化设施也严重不足,远远不能满足人民文化生活的需要。有些文化设施不仅没有发展,反而,在数量上有所减少,如剧场,书场由解放初期179个减少到56个,其中有合理的因素,但毕竟是一个问题。同时因为缺乏现代艺术表演团体演出所需要的音响、灯光等方面的先进设备和技术手段,导致有些剧场演出效果较差。那时,更没有现代化的大剧场、影城、音乐厅、图书馆、博物馆、大书城,90年代初本市相当部分文化设施是三四十年代的建筑,老化程度都较严重。据12个区文化馆调查表明:不少区文化馆基础设施较差,如杨浦区文化馆影剧场破旧,墙面破裂,被定为危房。徐汇区文化馆剧场内无降温设施,夏天演出时场内温度高达34℃。闵行区文化馆长期无落脚之地,建筑报告打了3年,杳无音讯。由于文化设施的落后也影响中外文化交流的发展,外国艺术表演团体来沪演出集中在设备陈旧的上海音乐厅、市府礼堂,国外文化艺术在沪展览可供展出的场所也只有上海博物馆老馆和上海美术馆老馆,可见这方面的容量和能力极低。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上海作为我国最大的中心城市和信息中心,广播功率却属全国最低水平,电视覆盖面积仅87%~96%,连金山、崇明两县都难以收到。

同时,文化布局不尽合理,文化设施严重不足。社会文化设施是城市的基本设施之一。90年代初期上海文化设施主要集中在黄浦、卢湾、虹口、静安等市中心地区,边缘地区和新建住宅文化设施较少,如黄浦区有16家电影院、影剧院、剧书场,座位1.8万个,每百人口观众座位2.85个,而长宁区40多万人口只有2个影剧院,没有一个剧场,每百人口观众座位数仅0.6个,杨浦区0.5个,南市区0.8个。

文化馆(宫)俱乐部和图书馆等群众文化设施也严重不足。特别是公共图书馆的拥挤现象日趋严重。上海每个公共图书馆要负担27万人,市区21个公共图书馆,平均每馆负担33万人。公共图书馆阅览室座位全市只有8806个,每万人口7.3个,其中市区6526个,每万人口9.5个。不少区图书馆房屋场地狭小,有7个区图书馆建筑面积在2000平方米以下,其中黄浦区仅672平方米,徐汇区740平方米,吴淞区383平方米。读者阅览座位很少,5个区图书馆座位200个以下有5个,其中黄浦区156个,南市156个。

7、物质技术手段落后

广播电视一方面发射功率低,覆盖面积小,另一方面频道和节目套数也较少,缺乏现代化的技术装备,电影行业技术设备与国外相比差距更大,国外球幕环幕和不戴镜片的立体电影和光转磁技术视频技术在电影中的应用,在我国还是空白。书刊印刷行业,由于技术落后,工艺设备陈旧,生产能力远远跟不上出版事业发展需要,与国家提出的“出版事业的发展与出书任务基本适应,图书的出版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基本适应”的要求差距甚远,突出表现在出书慢、出书难,出版周期长,印刷质量不稳。

90年代初,上海印刷主要设备都是四五十年代的,比较先进的电子制版技术,多速机、高速机、装订的联动设备只有少数印刷厂有,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设备落后的情况十分明显。

8、专业文化工作队伍素质不高

全市属于专业人员编制的3000多记者、编辑队伍,达到大学文化程度的占2/3左右;在5000多名文化艺术工作者中,达到大学程度约只占1/3左右,而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1/5。同时青黄不接的现象也很严重,如专业文化艺术队伍中,35岁以下的青年文艺工作者只占28.6%,青年记者、编辑只占33.2%,而全市青年专业人员一般占35%。

以上存在的问题,均说明上海文化领域仍存在着深层次矛盾,与上海迅猛发展的经济尚不相适应,这势必给90年代上海文化再发展提出了挑战。

(二)上海文化发展面临的机遇

由于改革开放,80年代上海文化改革和发展初见成效,又由于新情况、新问题的发生,90年代初上海文化事业又面临新的挑战。90年代上海文化事业如何再发展,以适应新形势的需要,这是摆在上海市委市政府和全市文化工作者面前的一个大课题。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大好机遇终于降临到了全力以赴搞改革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和广大文化工作者面前。

90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高瞻远瞩,果断地把上海推向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1990年3月,邓小平在同中央负责同志谈话中指出:“机会要抓住,决策要及时。要研究一下哪些地方条件更好,可以更广大地开源。比如抓上海,就算一个大措施。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同时,邓小平还一再告诫上海:“抓住时机,发展自己。要抓住机会,现在就是机会。”上海市委认真学习领会小平同志讲话精神,认识到这是小平同志和党中央给了上海一个重大机会,在改革开放前沿,更高层次地发展自己,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方面取得双丰收。不言而喻,从文化领域来讲,小平同志讲话给90年代上海文化事业的再发展带来大好机遇。

1991年下半年,中共上海市委五届十二次全会召开,全会认真学习了邓小平同志重要讲话,回顾和讨论了几年来全市精神文明建设取得的成绩和面临的问题。全会认为,要全面贯彻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实现“振兴上海,开发浦东,服务全国,面向世界”的战略任务,必须进一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为此,全会一致通过《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当前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若干实施意见》(后简称《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有专门章节对上海文化事业的改革与发展提出了要求,这就为90年代上海文化事业发展提供了思想上和物质上的保证。《实施意见》指出:文艺工作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大力弘扬民族传统文化,反映时代精神和上海特色,要突出主旋律,坚持多样化,一手抓整顿,一手抓繁荣,活跃上海的文艺舞台。要积极开展文艺评论工作,深化文艺体制改革,加强文化市场管理,促进文艺事业的健康发展。要集中力量抓好重点精神产品的生产,每年至少抓出有全国影响的一两部好电影、一两部好电视剧、一两台好戏、一批好书、一批好文章。要抓好“八五”期间图书出版的选题,确保出书的质量,确保重点图书的出版,做好书刊的出版发行工作,精神生产要以社会效益为最高原则。要认真贯彻“双百”方针,提倡不同学术观点,不同艺术流派的自由争鸣和讨论。《实施意见》还强调,要继续办好报刊、广播、电视的特色栏目,满腔热情地讴歌人民群众的创造精神,宣传现代化建设的业绩和经验。时任市委副书记陈至立在《对起草〈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当前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若干实施意见〉的说明》中指出:要花大力气繁荣文化事业。尤其要抓好电视剧和音像制品的制作生产。要充分发挥文化经济政策的作用,支持那些富有教育意义、品位高的优秀作品。

《实施意见》还特别提出,为了适应扩大对外开放和上海人民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需求,要按照国际现代化城市的要求,结合上海的特点来建设若干个必不可少的文化设施。市一级的文化设施,在“八五”期间要建设或基本建成十大工程。这一决策是市委在组织对上海的文化设施建设现状进行周密细致调查的基础上作出的。根据上海精神文明建设需要与上海文化发展需要,十大工程确定为:东方明珠电视塔、上海博物馆新馆、上海图书馆新馆、上海广播电视新闻中心、解放日报新闻大楼、上海影城、上海书城、上海大剧院、东海影视乐园和有线电视网络。上海文化设施建设工程就此迈开了崭新的步伐。在“八五”期间的6年中(1992~1996年),市委、市政府领导一直给予十大工程建设以极大的关心和支持。无论基地选址、方案设计、资金筹措、进度调度都亲自过问、协调。数以万计的建设大军,夜以继日地奋战在工地上,为十大工程添砖加瓦。到1996年底,十大工程除了上海大剧院、上海书城尚未全部竣工外,其余八大工程全部完工、投入使用。一幢幢充满时代气息、气势恢宏的文化设施在申城崛起,构筑起崭新的都市文化景象,初步改变了上海长期以来没有大型现代化文化建筑的落后面貌。1997年12月召开的中共上海市第七次代表大会进一步指出:“要全面发展和繁荣文化事业”,“努力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继续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经济政策,优化文化资源配置,发展文博、图书事业,办好一批在国内堪称一流的重点艺术院团,组建报业集团、出版集团和广播影视集团。要继续加快文化设施建设,在建好上海大剧院文化设施的同时,努力完善街道、乡镇特别是新建居民住宅区的文化设施。”上述指导思想和目标任务,在更高起点上构筑了90年代上海文化发展战略,为整个90年代上海文化改革和文化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实际上为90年代的上海文化发展赢得了大好机遇。

四、上海文化在大规模推进中取得辉煌

1990年3月,邓小平关于上海要“抓住时机、发展自己”的重要论断为上海文化改革和发展的大规模推进作了重要的理论准备。1991年12月通过的《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当前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若干实施意见》关于“一手抓整顿、一手抓繁荣”、开展“文艺体制改革”、“要按照国际现代化城市的要求”,“建设或基本建成十大文化工程”等重要论述,充分体现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大规模推进上海文化改革与发展的决心,也为上海文化领域各条战线全力以赴进行文化改革指明了方向。上海文化事业在改革中发展,并取得辉煌成果。

(1)全方位展开文化领域改革

这期间,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上海文化领域的改革向纵深发展,从局部性的试点推向全面改革;由经营承包的试验扩大到领导体制、人事制度、财政制度、剧团机制等方面全方位的改革。文化系统首先在上海京剧院试点。上海京剧院改革始终把艺术创作、剧目建设放在首位,并以此为前提,完成重组了3个演出团和业务部门359名专业人员和54名行政人员的聘任,同时对未聘的100多人妥善安置。这一大胆改革大大调动和发展了京剧院的艺术生产力,真正达到了出人出戏出成果的目标。《曹操与杨修》、《潘月奇传奇》、《六月雪》3台戏在全国京剧新剧汇演中获奖。史敏等一批优秀青年演员脱颖而出。市文化局在总结京剧院改革经验的基础上,于1992年7月推出《上海市文化局关于艺术表演团体全员聘任制的改革方案》,在文化系统全面推行“全员聘任制”。各院团形成浓厚的改革气氛,队伍消肿,竞争上岗,按劳分配,优化组合。演出公司、杂技团、芭蕾舞团领导体制作了重大改革,公司剧团负责人由过去的任命制改为招聘制。1994年,文化系统院团布局结构也作了改革。把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和青年话剧团“撤二建一”,组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促进艺术院团更适应市场。把原来局所属的6个人员不全的乐队(团)兼并为4个乐团,使乐队队伍整齐了,演奏水平也提高了。

(2)广播、电影、电视系统抓住机遇强化改革

邓小平南方重要谈话发表后,上海抓住历史机遇,经广播电视部批准,于1992年秋冬组建了上海东方广播电台和上海东方电视台。1992年12月,上海有线电视台正式开播。这样,包括原来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上海电视台,广电系统形成5台友好竞争、相互促进的繁荣局面。这一年,市广电局成立了全国第一家文化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东方明珠股份有限公司,为探索企业自主建设、自主经营、自我发展之路,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为了加强对外交流,这几年来,广电系统共举办了6届上海电视节、5届上海国际广播音乐节,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1992年,上海电影系统进入全面改革阶段。上海电影制片厂率先进行内部机制重大改革。取消原有的处、科级建制,成立若干个公司,引进竞争机制,改革人事用工制度,创作人员逐步向自由职业过渡;在分配上实行对创作人员的“基薪酬金制”,改变过去吃“大锅饭”现象,调动了创作人员的积极性;在电影创作生产的运作上,从原来的“导演中心制”向“制片人中心制”转换,社会融资成为制片资金的重要来源之一。改革,使上海电影逐步走出低谷。改革,有力地推动了电影创作的繁荣。一批佳作相继问世。吴贻弓的《阙里人家》、张继业的《三毛从军记》等3部喜剧片,石晓华的《情满浦江》等影片,都赢得了观众的赞誉。这类影片摒弃了过去容易出现的概念化、公式化的弊病,着力于刻画人物性格,并有引人入胜的情节作依托。1993年3月18日,中国电影第一家股份制企业——上海永乐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标志着上海电影有了一家完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运作的电影企业公司。第二年,上海第二家影视发行公司——东方影视发行公司成立。这标志着上海电影市场引进了竞争机制,两公司经过激烈竞争,在影片销售上都创了历史最高水平。1995年8月,在市委正确决策下,原上海电影局、上海广电局“撤二建一”,成立上海市广播电影电视局,在全国率先实现了影视合流。这一电影体制上的重大改革,为上海电影开拓了广阔的前景。影视合流后的第二年,上海电影生产就出现上升的势头,共摄制了12部优秀故事片,其中上海电影制片厂投资1400万元拍摄的《红河谷》,以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手法,把发生在本世纪初藏汉人民携手抗英的真实历史演绎得波澜壮阔,可歌可泣,具有史诗的风韵,一举夺得“华表奖”最佳影片奖。为加强国际电影交流,在此期间,上海还连续举办了两届国际电影节,先后有88个国家和地区、近500部影片报名参赛,中国影片《红樱桃》女主角郭柯宇获得最佳女演员金爵奖。

(3)新闻、出版业在改革中成长壮大

新闻媒介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壮大自己。1992年,《新民晚报》扩版为16版,特别加强改革开放和开发浦东、振兴上海的报道。这年发行量猛增到167万份,仅次于《人民日报》,成为全国发行量第二位的报纸。1993年,《解放日报》扩版为12版,重点加强经济报道。

1995年《文汇报》增设“科技文摘”版。1996年1月1日,《新民晚报》再次扩版为24版,新增“经济新闻”、“国际新闻”等4个新闻版,发行量上升15万份。同年11月,《新民晚报》驻美国记者站成立,《新民晚报·美国版》创刊。1997年,《新民晚报》还发行到加拿大。“强强”联合,已成改革之潮流。一个以《文汇报》、《新民晚报》为基础的上海第一家报业集团已在酝酿之中。

在这期间,出版系统在狠抓“双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同时,探索新一轮的出版体制改革,即组建新的出版业生产经营组织形式。先后建立上海图书公司,上海科技图书公司,上海音乐图书公司;组建了以国有资产为纽带的印刷集团公司,并着手筹建大型出版集团和发行集团。

上海新闻出版单位在改革中不仅转换机制,引进了现代科学的管理方式,而且硬件也实现了现代化。《文汇报》、《新民晚报》、《解放日报》三报新大楼,都以现代化的雄姿屹立在浦江两岸。编辑、记者的编采工作全部电脑化。改革后的上海新闻出版业像展翅的雄鹰翱翔在申城上空,为上海改革开放大造舆论。这期间有报纸80余种,每年发行近20亿份;期刊570多种,每年发行1.82亿册;出版社38家,每年出版图书近1万种、2.26亿册。

(4)优秀的作品鼓舞人

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是文艺改革的最终目的,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迫切要求。

中宣部近年来举行的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比中,上海的出版物、电影、电视、戏曲、话剧连连获奖。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邓小平理论与实践研究丛书》、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英汉大词典(缩印本)》、上海电影制片厂的故事片《第一诱惑》、16集电视连续剧《大潮汐》、话剧《OK,股票》、沪剧《今日梦圆》、淮剧《金龙与蜉蝣》等作品获奖,上海市连续多年荣获组织工作奖。上海的文艺工作者创作的话剧《大桥》、《雁奴莎莎》,京剧《盘丝洞》、《狸猫换太子》,沪剧《清风歌》、《明月照母心》,淮剧《金龙与蜉蝣》等获得文化部优秀剧目“文华奖”;京剧《曹操与杨修》获全国第一个中国戏曲学会金盾奖和程长庚奖;电影《开天辟地》、《走出地平线》,电视连续剧《女人们》、《天梦》等也都是“五个一工程”的入选作品,并多次在全国性评选中得奖。影视界重大体制改革——影视合流后,拍摄的电影《红河谷》令人瞩目,夺得“华表奖”最佳影片奖。

文化与经济协调发展是上海文化改革的一大特色。在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同时,上海的演出市场、电影市场,图书市场、娱乐市场、音像市场、文物市场,美术市场,也开始出现了繁荣、健康、有序的可喜局面。90年代前期,每年在上海演出的文艺团体有200多个,演出9800多场,观众900多万人次。电影观众每年有9000多万人次。群众性的音乐茶座、卡拉OK厅3720多家,每天参加活动的有10万人次以上。从京剧、越剧、沪剧、淮剧、相声、杂技,到芭蕾舞、交响乐,各层次的观众、听众都可以找到自己喜爱的艺术品种和娱乐场所。

根据江泽民同志的指示,上海积极扶植高雅艺术的发展,在坚持百花齐放的同时,采取各种措施,重点扶持代表上海水平的芭蕾、京昆、交响乐、民乐等7个院团的创作和演出,从舆论上大力宣传高雅艺术。新闻媒介为高雅艺术演出牵线搭桥,企业界也积极支持高雅艺术的发展。为普及高雅艺术,上海艺术教育委员会、上海文华公司、上海东方电视台等举办的民乐普及演出,广受欢迎。上海音乐厅为学生举办“双周免费音乐会”,凭学生证就可以领票进场欣赏。1993年以来,广场音乐会在上海兴起,吸引了大批中外游客驻足欣赏。

(5)上海对外文化交流不断扩大

面向世界,走向世界,加强与海外的文化交流,是建设与世界一流城市相匹配的一流文化的必由之路。90年代以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上海新闻界与海外的合作、交流不断扩大。上海电视台经常定期地向海外传媒供片,这期间已向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CNN送了50多条上海新闻,全部原版播出。其中一条英语新闻《上海市政府致力于苏州河治理》于1997年5月初在CNN世界报道年度大奖评选中获得最佳环境保护奖。该台拍摄的纪录片《我们变化的家园》获葡萄牙国际海洋电视节铜鹰奖,被评为1997年全国外宣“彩虹奖”一等奖。

1997年CNN还播出了4条东方电视台制作的上海新闻,进一步扩大了上海在国际上的影响。上海电视台向欧洲东方卫视每周提供30分钟“上海经济”类电视新闻节目。东方广播电台与美国洛杉矶洛城双语电台合作推出的音乐栏目“飞越太平洋——上海洛杉矶友情双通道”,在两地受到听众的欢迎,加强了两国人民之间的联系和友谊。上海电视台、上海电台还分别开设了英语新闻节目、英语台,为在上海的外商、旅游者、外国驻上海领馆人员提供了多方面的服务。

上海文化、新闻出版界与外界的交往也越来越频繁。1997年,上海文化界与海外公司合作,在美国、加拿大、荷兰等国举办了反映上海两个文明建设丰硕成果的《上海》摄影展,受到海外人士的热烈欢迎。为配合江泽民主席访问加拿大,上海于1997年11月26日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举办了《上海,迈向21世纪》摄影展,江主席与克雷蒂安总理为摄影展剪彩。这是上海在海外举办影展影响最大、规格最高的一次。上海还组成上海艺术团赴比利时、荷兰、法国、西班牙等国,为旅欧的华侨、华人、留学生和外国朋友进行访问演出。所到之地,受到当地人民和海外侨胞的热烈欢迎,进一步推动了中国与西欧之间的文化交流。1997年8月至9月,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与市新闻出版局联合先后在美国、加拿大和法国举办上海书展。上海的30多家出版社、近8000种沪版图书参加展出,向海外展示上海出版业的蓬勃发展形象,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受到海外读者热情欢迎。美国洛杉矶《国际日报》报道:“此次书展内容丰富,将上海地区够份量的重要出版图书都运来展出,洛杉矶地区民众更可藉此机会深入了解广博的中华文化,这对于各界人士了解中华文化有很大帮助。”

(6)改革文化经济政策,加快文化设施建设

建设与国际大都市相匹配的一流高雅文化,不但需要丰富的精神产品和优秀的专业人才,而且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先进的文化设施。

然而在经济建设需要大量投资、各行各业都面临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出路在哪里?在市委、市政府的关心下,市委宣传部直接领导下,借助财政、税收、价格等经济杠杆,各类文化经济政策相继出台,给上海的文化建设带来了勃勃生机。

上海的《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都是历史悠久、在国内外有广泛影响的大报。可是,以前的办公大楼都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老房子,印刷设备十分陈旧。为了支持新闻事业发展,市委、市政府率先对新闻单位实行“零承包”政策,即把上交财政的所得税全额返还,同时对原市财政应拨款的基本建设和技术改造项目,不再拨款,这就既增加了这些单位自我发展的能力,也增加了他们自筹资金的压力。依靠这一政策,新民晚报从拥挤的办公室,搬进了装备有各种先进通讯设备的22层的现代化办公大厦。文汇报建起了24层的文汇大厦,实现了排版电脑化、印刷胶印化,开通了北京、济南、西安、长春等印点卫星传送系统,使这些城市的读者每天上午就可以收到当天的《文汇报》。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设施更为先进的27层解放日报新闻业务大楼也于1994年5月落成。新闻出版局把返还的资金用于印刷技术改造和职工住宅建设,使上海的书刊印刷技术上了一个新台阶,改善了职工的居住条件。电影局利用返还资金建起了多功能、多层次、以放映电影为主的高级娱乐大厦——上海影城。内设5个大小不同、风格各异的放映厅,5个大小不同的会议室和餐厅等设施。放映厅内备有8声道同步传译设备,其现代化视频系统和硬件设施均居全国先进水平。

市财政对广播电视系统实行财政拨款和创收包干、超创收部分全额留成,并纳入国家预算管理,用于事业发展的政策。这一政策调动了广大干部职工的积极性,使全系统创收水平连续3年每年翻一番。依靠自己的积累和银行贷款,广播电视系统建起了亚洲第一高塔——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上海广电大厦、上海广播大厦、上海东方电视台大厦、上海电视台大厦、东海影视乐园、东方明珠一条街、上海有线电视网。

在新型的文化经济政策的推动下,世界十大图书馆之一的上海图书馆新馆,设备先进、造型美观的上海博物馆,也相继建成,并对外开放。国际招标、世界一流的上海大剧院和上海书城也即将竣工。为与上海作为世界金融、经济、贸易中心之一和长江流域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龙头”地位相匹配,上海即将以崭新的文化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

(7)文化事业在深化改革中走向新的繁荣

经济要发展,文化要繁荣。文化事业在深化改革中走向新的繁荣。上海文化体制改革,进入90年代,已深入到根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转换运行机制的新阶段。

在电影系统,上海永乐股份有限公司在改革中成立后,摆脱了计划经济模式,组建了上海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制片公司等22家永乐分公司和子公司,制定、推行了全员劳动合同制和21级工资分配制。新机制给事业的发展带来了活力,也带来了经济效益。当年公司实现利税2300万元,比上一年增长118%。公司依靠自己的财力,举办了工人电影节、中小学生电影节、大学生艺术节,设立了永乐创作基金,参与投资拍摄了现实题材影片《都市情话》等,为上海文化市场的繁荣作出了贡献。

在广播电视系统,根据广播电视既是喉舌又是产业的新观念,引进竞争机制,打破了一家垄断的局面,形成多台竞争,使广播电视节目更加丰富多彩,质量不断提高,收听率、收视率都创造了历史最新纪录。

艺术院团的改革为艺术事业的繁荣带来了生机。上海交响乐团实行院团管理向社会开放,引进竞争机制,公开向社会招聘演奏员,拉开个人收入分配档次,激发了全团人员的排练、演出热情。改革后的10个月演出118场,观众12.21万人次,比上年全年增长38.6%。上海沪剧院利用市里的文化优惠政策,开辟以副业补主业的道路,办起百花园艺术经营公司,1993年上缴给院里经费73.6万元,支持了艺术创作,使该院1993年创作上演的两台新戏都在上海市获奖,全年演出336场,比上年增长51%。

全国文化市场调研检查小组曾对上海进行过明察暗访,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繁荣、健康、规范”。能做到这一点,靠的是上海文化改革后健全的政策法规。近年来,在市委领导下,先后成立了上海市社会文化管理处、音像管理处、图书报刊管理处,作为全市文化市场的管理部门和执法机构。先后颁布了《上海市营业性文化娱乐业管理办法》、《上海市电影发行管理办法》、《上海市图书报刊市场管理条例》、《上海市营业性演出管理办法》等法规,初步做到了管理文化事业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关部门还加强了对经营人员的培训,帮助他们树立守法经营的观念。经营者纷纷表示:营业性文化也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娱乐性文化也要追求高格调。

五、上海在深化改革中兴起文化建设新高潮

1997年12月,黄菊同志在中共上海市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提出:“要全面发展和繁荣文化事业”,“继续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经济政策”,“要继续加快文化设施建设,在建好上海大剧院文化设施的同时,努力完善街道、乡镇特别是新建居民住宅区的文化设施。”黄菊同志代表市委的讲话对90年代后期上海文化改革和发展提出了高的要求,也就是说,上海的文化改革与发展要在“全面”、“深化”、“完善”上下功夫,并在此基础上兴起文化建设新高潮,让上海文化事业真正与国际性大都市相匹配,真正满足物质生活不断提高的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黄菊同志的讲话也代表了市委在跨入新世纪之际,以更大的热情、更高的层次推进新一轮的上海文化改革和发展的决心。在市委正确领导下,处于世纪之交的上海,以一种坚毅的上海精神和上海力量把上海文化建设推向一个又一个新高潮,创造出辉煌的业绩。

(一)全力创作优秀精神产品,掀起文化建设新高潮

1998年以来,上海的文艺工作以更大的热情、更高的要求围绕向建国50周年、建党80周年献礼和“五个一工程”,创作、推出了一批优秀作品,逐步兴起了文化建设的新高潮。为加强对文艺创作的领导,成立了上海市文艺创作领导小组,确定了全面繁荣上海文艺创作的工作思路,研究制定了创作生产的总体规划。同时,就上海文艺评论的现状、上海文艺体制改革等课题开展调查研究,组织制定了《上海新三年文化发展规划》和《上海市文艺体制改革和繁荣发展五年规划》。

1、文学创作出现了新飞跃

长篇小说题材多样,思想性深化;中短篇小说以跟踪市场背景及都市化进程中的生存状态和精神内涵为其主流,并在题材选择、创作方法及队伍建设方面呈多元化发展。文学评论以都市化进程与文学、文化的关系为热点,把关于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讨论推向深入,涌现出了一批质量较高的作品。“大上海小说丛书”第二辑、“花非花”历史小说系列、《汽车城》、《长恨歌》等长篇小说都是上乘之作。其中王安亿的《长恨歌》获得全国第五届茅盾文学奖,殷慧芬的《汽车城》、秦文君的《男生贾里全传》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十一月十七日》、《六神有主》获得第五届上海中长篇小说优秀作品奖。特别是巴金主编的300万字的“上海五十年文学创作丛书”和徐俊西主编的“上海五十年文学批评丛书”的出版,是对上海文学50年的一次大检阅。

2、剧目创作佳作纷呈,好戏连台

为了繁荣文化事业,市委首先把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作为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仅从1998年至2000年10月,上海就创作演出新剧(节)目192个,其中13项在国际获奖,130项在国内获奖。此外,上海还连续八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多次获得文化部优秀剧目“文华奖”、中国戏剧“金盾奖”和“程长庚奖”、最佳影片“华表奖”等奖项。

话剧《商鞅》、《正红旗下》、《中国制造》,京剧《十五贯》、《贞观盛事》、《狸猫换太子》,昆剧《琵琶行》、《牡丹亭》,沪剧《心有泪千行》、《星星之火》、《董梅卿》,越剧新版《红楼梦》、《梅龙镇》,淮剧《夫差与西施》,评弹《权衡》,舞剧《苏武》、《闪闪的红星》、《野斑马》,芭蕾舞《梁祝》,歌剧《卡门》,木偶剧《蛤蟆与鹅》等上演后都获得好评。其中京剧《狸猫换太子》、舞剧《闪闪的红星》、儿童剧《享受艰难》、话剧《商鞅》、木偶剧《蛤蟆与鹅》分别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曹禺戏剧奖和文华新剧目奖。舞剧《闪闪的红星》获得第二届荷花奖、全国舞剧比赛“舞剧金奖”、“最佳编导”等5个奖项;昆剧《牡丹亭》名列首届中国昆剧优秀剧目榜首;京剧《贞观盛事》在第六届中国艺术节获大奖,评弹、杂技也在全国性赛事中多次捧金而归。

3、广场文化丰富多彩,对外交流频繁有序

90年代后期,广场文化活动已成为全市群众文化活动的崭新的项目,以丰富的内容、多彩的形式和鲜明的时代特点,成为上海精神文明建设的奇葩和现代都市绚丽的风景线。以1998年为例,仅市区固定活动场所就达60余个,全年文化活动共计2585场,参演人员22万人次,观众近600万人次。对外交流频繁,1998年至2000年的3年中,共引进外国和港澳地区文艺团体330批,派出文艺团体赴各国及各地区演出254批。

(二)以创新思维推动新闻出版广播影视综合改革,成果颇丰

1、按照中宣部把上海作为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业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要求,以创新新思维推动文化领域的改革

一是以更高层次深化文艺院团管理体制改革。为保证对国家重点院团进行扶持,实行了院团委托管理,通过文艺院团和新闻媒体之间的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增强院团自我发展的能力和深化内部改革的动力,进一步促进文艺创作。如上海京剧院、昆剧团、交响乐团,上海芭蕾舞团、广播交响乐团,上海歌剧院、轻音乐团、上海话剧中心,上海歌舞团、上海评弹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滑稽剧团、淮剧团等委托文广传媒集团管理;上海越剧院、沪剧院分别委托文新报业集团、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管理。二是进一步推进集团化建设,实行政企分开、政事分开、管办分开的改革。1998年以后的5年,上海宣传文化系统先后组建了若干个文化企业集团:上海文新报业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上海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上海新华发行集团、上海文广影视集团以及上海东方网股份公司等。这些集团以生产和传播精神产品的主干力量,涵盖了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各主要领域。各集团在加强内部管理、着力发展主业、实行多媒体联动和多元经营方面,取得了成效。事实证明,走集团化道路是增强文化实体的实力、活力和竞争力的必由之路。由于文化企业集团的组建和成功实践,也初步完成了文化管理体制政企、政事分开和管办分离的改革,为进一步整合资源组建新的跨媒体、跨地区、跨行业的大型综合性文化企业集团打下基础。集团化后的上海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

 2001年全市共出版报纸16.98亿份,各类杂志1.85亿册,图书2.68亿册(张)。上海广播、电影、电视事业发展也尤为迅速,广播电视播放时间延长,节目丰富多彩。这期间上海已拥有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东方广播电台和上海电视台、东方电视台、上海教育电视台、上海有线电视台和上海卫星电视等广播、电视台,自办节目20余套,平均每周播出时间计达1694.3小时,电视覆盖率为100%。三是着手筹组文化产品连锁销售网络。建立了一批音像连锁销售店,开设了东方网点、东方书报亭等,得到中宣部和其他中央有关部门的肯定。特别是全市1012个东方书报亭成为城市文化的补充,体现了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文化风采。四是组建“上海市文化稽查总队”,对娱乐、音像、影视、书刊、文物、体育市场实行综合执法,整顿规范文化市场秩序。2000年,共没收非法音像电子出版物120万盘,没收非法小报图书55万本(份),收缴违法交易文物270件,执法效果超过以往几年之和,全市文化市场环境进一步改善。

2、改革组建集团后的出版界实施精品战略,成果颇丰

1998年以来的5年,共出版图书44650部,其中新出版图书22743部,再版图书21907部。出版了一批标志性的精品图书,其中有《中国人民解放军70年图集》、《中华人民共和国50年图集》;《辞海(1999版)》、《韬奋全集》、《中国新文学大全》、《中国近代文学大全》、《中国科学院院士自述》、新版《十万个为什么》、《中华本草》、《中国历史大辞典》、《新英汉词典》(新世纪版)、新世纪儿童版《十万个为什么》、《敦煌石窟全集》、《科学与艺术》、《剑桥科学史丛书》、《贺绿汀全集》、《浦东开发开放十年》、《男生贾里全传》、《面向新世纪的思考》、《中国共产党历史图志》、《中国新民主革命通史》、《革命烈士遗文大典》、《重铸中国魂——二十世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程》等优秀出版物。在中宣部主办的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评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70年图集》、《中华人民共和国50年图集》、《男生贾里全传》获“五个一工程”图书奖。《十万个为什么》则获1998年度国家唯一的科普图书二等奖。

3、建制重组后的影视集团创作更有活力

1998年以来的5年中,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完成了故事片46l部,美术片50余部,译制片137部;拍摄完成了电视片174部,近2000集。一批影视精品力作受到观众的欢迎和好评。电影《宝莲灯》、《黄河绝恋》,电视剧《哎哟,妈妈》,广播剧《凝聚》、《第二次人生》获“五个一工程”奖。电影《走出西柏坡》、《真心》,电视剧《忠诚》等入选全国庆祝建党80周年重点献礼作品。尤其最引人注目的是上影厂拍摄的《生死抉择》,江泽民总书记高度评价这部影片“给人以强烈震撼的深刻警示”。这部影片获得第二十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最佳剧本、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市委宣传部第八次蝉联全国“五个一工程”组织工作奖。(待续)

(作者单位: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