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脚步坚实 文著丰硕——从《志海学泳集》等著作看姚金祥研究员编纂实践与理论研究双向探索的杰出贡献 (邵长兴) 2008/04/22

邵长兴

姚金祥研究员驰骋志域近30载,荟萃半生学术精华,汇总成《志海学泳集》一书,由方志出版社梓行。2007年底,甫一面世,远在辽东半岛的笔者小小书斋,伴随该书的到来,也涌进一股弘毅之气,使年届八旬的笔者,精神为之一振。在粗疏的浏览中,深深感到该书著者阅读量大,著述丰硕,见解精辟,对事业忠诚。一位新中国培养的大学生,在首轮修志中,主动请缨,经过艰苦磨砺,由县而市,而放眼全国,终成方志、年鉴的专家。基于自强不息而成长与成才的历程,在十万方志大军中的这批佼佼者,互相媲美,实实令人赞叹!

一、半生心血铸成的6组数字,谱成一曲壮美的生命之歌,也宛如6枚晶莹耀眼的军功章,闪现在金祥研究员的漫漫征途上

(一)参编或主编主要方志论著10部

参编:《中国地方志辞典》、《上海郊县修志十年》;合著:《新编方志评论集》、《方志学》、《简明方志学》;副主编:《当代中国志坛群星集》;主编:《上海年鉴提要》、《上海市年鉴编纂20年》、《上海续志编纂研究》、《上海方志提要》。这些著作,蜚声志坛。有的被各地选为培训教材,有的成为编纂工作必备的参考书,有些观点属见地独到,构成方志学的基础理论。

(二)编著或创作词典、地情书等10余部

书目是:《谚语两千条》、《死角奇卒》、《上海辞典》、《中华人民共和国辞典·上海市》、《沪郊风情》、《中共上海市奉贤县组织史资料》、《沪城风情》、《上海交通古今》、《上海成语故事大全》、《申城建设春秋》、《上海平原游击队》、《真如寺志》等,或合著、或任正副主编、或为主要撰稿人。其中,既有谚语、辞典等史料类,也有小说、文艺作品、故事等文艺作品,诚可谓运笔恣肆,表露出学识功底比较深厚。

(三)主编《奉贤县志》,印数高达8000册

作为《奉贤县志》(1987年版)的主编,煞费苦心,自1981年启动,六经寒暑,八易纲目,两番油印,三次总纂。最后成书1573万字。随即“流传海南、北京、宁夏等29个省市自治区的82个地区(市)454个县(区)和复旦大学、北京图书馆等47个专业研究单位,全国各地到奉贤县进行修志交流活动的,至1989年末已达到23个省市,219个地区(市)的340批1461人次。”当年,学术交流之热烈,门庭若市之景象,至今仍令人心驰神往。

(四)连续编发《上海年鉴》10部,多次获最高奖项

从1996年创刊起,到2005年退休止,每年一部年鉴,先任编辑部主任,后任执行主编。锐意进取,不断创新,切实做到常编常新。在全国评奖中,《上海年鉴》,1996年卷获全国第二届地方年鉴特等奖,2002年卷获上海市首届优秀年鉴综合年鉴一等奖,2004年卷获中国年鉴奖省级综合年鉴一等奖。评奖是客观存在,但关键在于编出高度,总结出经验。

(五)20多年间,评议、审阅志书、志稿等225种

评审范围包括上海市内各区、县志、专业志等207种,江苏、浙江、江西、广西、新疆、福建、河南等省自治区的18种。既要审,又要评,就不是一般浏览,有的须反复阅读,才能切中肯綮。许多慕名求教者,盛情难却,更须格外精心。被评者受益,评审者本身也从来自四面八方的志书,汲取营养,眼界大开,双方共享,何其快哉。

(六)应邀到各类各层次方志、年鉴培训班讲课,总计200多场次,培训对象约2万人次

广泛宣讲方志、年鉴的编纂之道,大到全国性的,小到村镇的,凡有需要便义不容辞,欣然前往,热心相授。绝非一份讲稿到处讲,而是针对听众对象不同、地域不同,时时调整充实讲稿内容,力求做到常讲常新。众多心领神会者,日后逐渐成长为修志高手的大有人在。

《志海学泳集》中披露的几组光灿灿的数字,简单明确,无可置疑,诠释着创造者的人生价值,称之为“时不空过,路不虚行”,实不为过。花甲之年,回首往事,足资自慰,对后来者也未尝不令人景仰!

二、实践出真知。以编纂上海市第一部新方志为起跑点,以全面贯彻编纂指导思想为立足点,以艰苦实践、刻苦探索、提炼升华、总结经验、创新理论为落脚点

春江水暖鸭先知。上海市第一部正式出版的新县志《奉贤县志》即将启动的信息传来,每当念及志书的巨大魅力,金祥先生便激动不已,于是主动报名,从众人钦羡的县委办调到县志办。出乎本人意料的是,组织慧眼识珠,金祥先生被委以重任,担当主编之职。但要编成一部志书又谈何容易。8年之后,他在为《奉贤县志》所写的《编后记》中,回顾编纂历程,归纳为“八难”:全面发动平衡难,编排纲目得体难,采集资料齐备难,调集懂行高手难,编写班子稳定难,交叉避免重复难,行文书写规范难,统计数据准确难。但这成堆的难、难、难,却没有吓退或压倒金祥和他的同仁们,而是逐个破解,带着胜利的喜悦到达彼岸。

真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正是种种难题,促使主编不能不寻求跨越之道,《志海学泳集》第二个板块,就辑有《〈奉贤县志〉编纂简介》、《〈奉贤县志〉总纂介绍》、《〈奉贤县志〉编纂汇报》、《略谈〈奉贤县志·集镇志〉》、《从〈奉贤县志〉谈方志五性》和《略谈〈奉贤县志〉编纂的指导思想》等6篇文章,直接以《奉贤县志》为题,约占这个板块的1/4强,而其它文章虽未标出县志名称,在论述中所举例证,几乎也完全出自该县志之内。

《志海学泳集》著者的真知灼见,在《略谈〈奉贤县志〉编纂的指导思想》一文中再次得到展示。著者首先对志书指导思想作了界定,明确应以中指组有关文件中的表述为准,但也应与时俱进。同时指出一部新方志是否坚持这个指导思想,并不是发个宣言,讲几句空话就万事大吉,指导思想的“灵魂”需要在地方志的“血肉之躯”,也就是记述内容中加以具体体现。著者精辟地通过对五个关系的辩证阐述,甚至运用新旧对比,“从总体上扭转旧方志代代相因的封建主义作为指导思想,而代之以马克思主义科学的指导思想。”

这五种关系,虽然总结于首轮修志,但对二轮修志依然有着重要的借鉴价值。不妨再次重新审视其理论观点:正确处理新志与旧志的关系,从对旧方志指导思想的剖析和批判中,树立起新方志的指导思想;正确处理新社会与旧社会的记述关系。既对旧社会不一笔抹杀,又将记述重点放在新社会。热情讴歌“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巨大变化;正确处理政治部类与其它部类的关系,在保证新方志以记述社会经济为主的前提下,同时注意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积极作用,使政治部类的内容能有一个适当的比例;正确处理成功与失误的关系,该“歌德”的地方就要实事求是地充分肯定成绩,确是失误的地方也应秉笔直书,不讳不避;正确处理三中全会前与三中全会后的关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努力反映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新气象、新面貌。如上所述,十分明显,这些不仅是《志海学泳集》的主题,是金祥先生的理论基石,也是从适应时代和实践发展要求的高度,进行理论创新的努力。志书编纂的指导思想正确与否,编者对之理解的深透程度,对一些热点难点问题的处理是否恰当等等,无不取决于这一基本原则,因而构成志书编纂质量的决定因素。倘或不能深刻理解,准确无误地加以贯彻始终,是难以编出高质量志书的。正是出于此种认识,著者才紧紧抓住这个关键课题,专门予以阐发诠释。主编之高明,在善于集中众人之智形成学术观点,解决实际问题。

在同一板块的其它文稿中,虽然有的未具体提到编纂指导思想,但或明或隐,主线依然不断,有的则视所论对象、时间、地域之差异,有意想不到的发挥甚至发展。《志海学泳集》中所论及的,诸如在采集资料方面的三条基本要求,步骤五先五后、方法五个结合;加强方志学研究的五条建议;方志体例八个特点;概述的五大作用、四种写法和七种模式;升格的三条标准;审定验收把五关;专记特记四大要领;等等,这些具体而微,见微知著的经验的概括,不胜枚举,其共同点是总结的深刻性,论述的全面性,表述的严谨性,至于在探索中的创新性也是显而易见的。源于实践,指导实践,其可操作性也是不言而喻的。正是这些点点滴滴的感悟,形成一瓦一砖,从多层面汇集起来,为构建未来的方志学科大厦,提供优质建材。

三、登高望远,跻身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的大平台,审视各种类型的志书志稿。10年间连续编发《上海年鉴》,审定与推进《上海通志》出版等工作,留下了一串光辉的足迹

金祥先生于1988年由县志办调到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视野为之开阔,接触面也随之拓展。在完成本职繁重的工作中,他审阅评议了上海市诸多专业志、区志、县志、与此同时,还审阅了江苏、广西、云南、浙江、福建、新疆、江西、河南、辽宁等省市县的志书志稿。作为有心人,著者一一记录在案,以附录三列于卷尾,书名与时间皆准确无误。但个别的还是有所遗漏。笔者参编的《鞍山市志·农业卷》。金祥先生为该志撰写的评论载入《新编方志评论集》,可见其审阅的绝不止225种。披阅如此众多的志书志稿,固然是能者多劳,造福志坛,一方面为各部志书的撰稿人提出宝贵意见,指出优劣得失所在,以便进一步提高,其它志书也会举一反三加以借鉴。另一方面披阅人也觅得智慧之源,从中了解各地修志实践的波澜起伏,以使理论之树常青。披阅人阅读量之大也是惊人的,每部书平均以100万字计,200多部便是2亿多字,而且评稿人都有经验,凡要对一部书或稿提出审阅意见,绝非随手浏览即可,而是要反复推敲始能找出症结所在,进一步亮出改进之道,更是要煞费苦心。笔者也不时怀着极其敬重之心思念,在十万修志大军中,有多少人近30年从不见异思迁、夙兴夜寐、孜孜不倦,一以贯之乐此不疲,又有多少人审阅书稿200种以上,不是一言以蔽之,而是书目明晰,日期不爽。在此,作为读者愿再次向金祥先生道一声辛苦!

我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指出:编辑出版年鉴,很有必要,这是国家的需要,四化建设的需要。遵循这一指导原则,上海年鉴事业随即蓬勃发展,金祥先生出任新中国首部《上海年鉴》(1996)编辑部主任,其后又连续编纂9部,1998年起金祥任执行主编。当笔者阅读该鉴创刊号时,卷首47面、158余幅大彩照(并非公益广告),展示了大上海作为集“国际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于一体的国际大都会方方面面的雄伟风貌。自然想到其编者也必是大手笔,方能呈现出如此规模的大意境。

在每一部《上海年鉴》编纂之前,作为统纂,金祥先生都要作出周密部署,从内容到体例精心安排,而且要不断创新,采取各种有力措施予以实现。诸如关于总体布局,结构层次,历史与现状的衔接,反映地方特色和年度特色,以及关于条目筛选、编写等,力求迈上新台阶。以1996年该鉴为例,《上海年鉴》作为龙头,带动全市年鉴理论研讨日益深入,质量逐步提高。《志海学泳集》中《鉴苑学步》板块辑入8篇文稿,《品鉴探微》板块辑入13篇文稿,反映了著者在年鉴学方面的造诣与日俱增。在此期间,金祥先生先后主编了两部大书,一是《上海年鉴提要》,二是《上海年鉴编纂二十年》。还积极参与组建上海市年鉴学会。

金祥先生的生平小传,列入《当代中国志坛群星集》第二集,笔者编发传稿时加了个按语,其中有一段写的是:《上海年鉴》创刊号出版后,反映甚好,列入《1996年中国年鉴十件大事》,并被评为“上海十大文化新闻之一”。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为求得上乘质量、一流水平,该鉴编辑部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且不说六审九校,谨试举编者所见一例:两年间,共编印《上海年鉴通讯》60多期,增刊10多期。从整体部署到组稿、编稿、试写稿、评稿、评图片以及版面设计等各个关键环节,表扬先进,督促后进,典型示范,交流经验,种种做法别出心裁,不难看出编辑部切实有力的举措,也汇入了金祥先生的心血。“功夫在鉴外”,此等做法具有普遍借鉴意义,应予推崇。

四、泰而不骄,虚怀若谷。待人以诚,志友情深。关注方志事业记人与记事,阐释志坛群星底蕴,对中国地方志、年鉴10件大事,作出中肯评价。

尽管取得多方面成就,金祥先生谦虚谨慎的作风依然如故。《志海学泳集》各个板块的标题,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请看:方志ABC、一孔之见、井蛙评志、鉴苑学步等等。学识超人,行文却毫无骄矜之笔,素养之高超,可见一斑。作为良师益友,在多年交往中,对偏处东北一隅的八十布衣老者,不计职务,不计地域,不计在职或离退休,从来都是有求必应,有问必答,有函必复,且字字工整,一笔不苟。不仅是对笔者个人如此,许多志友对此都感同身受。他的各种著作出版后,总要在第一时间寄来鞍山,2006年获知笔者到达上海的信息,立刻与志办同仁赶赴宾馆会晤。俗话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以诚待人,人必敬之,此言不虚。

笔者由于编写志鉴10件大事等需要经常向各方求援,向不同地域不同层次的同仁请教,或联系书刊资料,总能得到以金祥先生等等诸多有识之士为代表的广大志友的热诚支持,深感方志界这个大集体无限温暖,因而久久铭刻于心,难于忘怀。此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优良作风,会在方志界深入人心,广为风行,成为志友交往中的惯例。

当然,众多志友对某一人或某一事的支持与帮助,绝非仅仅出于个人间的友谊,而是着眼于为方志大厦的构建。金祥先生对笔者为志业记人与记事,确实做到了鼎力相助。《当代中国志坛群星集》编辑工作启动之初,笔者实感需要群策群力共襄此举,于是在全国范围聘请几位副主编,金祥先生欣然应聘,既承担上海的组稿任务,又对志坛群星的特征作了深入的论述。

《愿方志的天空更加星光灿烂——读〈当代中国志坛群星集〉兼论志星》一文中,金祥先生指出:志星是志坛的先驱者、实践者、劳作者、探索者、创新者、播种者、佼佼者,同时论述了志坛群星形成的五大原因:改革开放的大环境造就了志星,盛世修志的大潮涌动了志星,长年累月的拼搏铸成了志星,循序渐进的理论积累升腾了志星,继承与创新的正确驾驭托举了志星。金祥先生归结“志星成才之路,是一条不断向方志科学顶峰登攀的艰难之路。只有坚持以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为指针,不怕艰苦、辛苦、清苦甚至痛苦,生命不息在方志和方志学的园地中笔耕不止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一颗耀眼的志星。”如此论断,自然是以首轮修志为依据,但在二轮修志期间,其事其理又何尝能例外。

10年间,除上述对《当代中国志坛群星集》的评论外,他还发表《方志学理论之树常青——读〈邵长兴方志文存〉》、《新方志事业的前进脚步——读〈中国地方志十件大事〉系列》和《中国年鉴事业的华彩乐章——读〈中国年鉴十件大事〉系列》。如此关注笔者的志事活动,连连撰文予以鼓励、鞭策,显然也是出于对整个方志大业的关切。此4篇文章,全部辑入《志海学泳集》,也是笔者的莫大荣幸。10多年间,为志业记人与记事发表4篇宏论,岂是偶然!

对老同志、老专家、老领导的怀念,表露在“追思无尽”的板块中,10篇悼念文稿,感情真挚,对各位老前辈的道德文章,对方志事业的卓越贡献,如数家珍,娓娓动人。前贤之精气神跃然纸上,金祥先生诚信待人,也足为楷模。

略感美中不足的是,作为市方志办领导人之一,除年鉴工作外,1000多万字的《上海通志》,也是项重大任务。通志从始至终的编纂全过程和所取得的经验教训,方志界岂能不为之瞩目?可惜书中对此着墨甚微,难窥全貌。若辑入一两篇这方面的专文,则是锦上添花。当然,这仅仅是读者的希望而已。何者宜于选入收秋之作,全凭著者自行裁夺。不过,缺失一个重要方面,或多或少毕竟是难称完美的。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组长陈奎元,在为《中国现代方志学》(方志出版社2005年版,第二次印刷本)所写的序言中指出:我们应该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不断增强全社会的创造活力的方针,认真学习贯彻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大力加强理论创新研究和学科建设。遵循上述精神,每位方志工作者皆可大展才智,大力创新。祝愿金祥先生在退休后到来的第二个智力高峰期,集中时间,集中精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方志大业作出新的杰出贡献。

(作者单位:辽宁省鞍山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