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浅谈年鉴质量标准的可操作性(冯谷兰) 2008/06/10

冯谷兰

2006年5月18日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下称《条例》)中明确规定:“地方志,包括地方志书、地方综合年鉴”,所以,按照《条例》的要求开展年鉴编纂工作有了制度上的保证,但实际工作中,我们还特别需要一个具有可操作的规范与可参照的标准。上海市年鉴学会组织大家讨论年鉴标准要素及一些规范,我们认为是非常及时的。制订一部既有理论指导性又具实际操作性的年鉴质量标准是年鉴编纂工作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课题。对年鉴质量标准如何衡量、标准如何制订得科学合理等理论问题,本人还未作深入的思考,本文仅从标准应具备“可操作性”这方面进行了比较粗浅的考虑,谨请领导、专家、同行们赐教。

一、《地方志书质量标准》的参照作用

《条例》中对“志书”与“年鉴”表述为:“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地方综合年鉴,是指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情况的年度资料性文献”(见《条例》第三条)。显而易见,二者都包含了“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情况的资料性文献”的内容;二者的区别在于时间跨度上,“志书”要求“历史与现状”,“综合年鉴”要求“年度”。同时,根据国务院法制办就《条例》颁布的权威解释是,“地方综合年鉴,是每20年左右新一轮地方志书续修的平时资料的积累”。所以,我们认为:“综合年鉴”与“志书”虽有体例与表述要求上的不同,但总体上还是有隶属关系的。我们看到,《地方志书质量标准》(目前是“讨论稿”)是一部比较全面的、也是比较能够操作的标准,我们提议,是否可以考虑将《地方志书质量标准》中的一些项目作为“综合年鉴质量标准”的参照标准,包括第一章总则、第二章政治观点、第三章资料、第七章行文规范、第八章出版印刷等。

二、《上海市年鉴编纂指南》中个别内容进一步细化的可能性

2006年12月上海市年鉴学会下发的《上海市年鉴编纂指南》(下称《指南》)是一部对年鉴编纂工作具有指导作用、也是非常实用的规范文本。在年鉴编纂过程中,它既是编辑的编纂指南,也是撰稿人员的入门教材,编纂工作人员很是受益。鉴于《上海年鉴》的编纂出版对于各区县年鉴编纂出版有引领与示范作用,加之《浦东年鉴》等一些区县年鉴的交流展示,各区县年鉴的编纂出版风格已经比较接近了。

我们也注意到,《指南》中有一些内容未作明确的说明或者是没有明确的规范,编纂要求相对比较宽泛,譬如:开本封面设计(风格、颜色等)、版式设计(双栏、三栏等)等一些技术要求,彩页照片(卷首、卷尾)与正文的协调与呼应处理问题等等。

由于目前年鉴出版存在刊号出版与书号出版两种形式,故上述问题不可一并而论。对于刊号出版的年鉴,如《上海年鉴》、《浦东年鉴》等,其编纂规范与技术要求,年鉴社可以比较准确地把握;而书号出版的年鉴,如大部分区县年鉴,其出版时的文字处理与技术要求等基本上由各出版社控制。虽然《指南》中的编纂要求比较全面详细,但《指南》不具备强制性,加之各区县年鉴要体现地域特色,要求与时俱进,还有遵从行政首长指示的要求,所以,我们看到的区县年鉴,无论在归类编排上,还是在形式上都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鉴于各区县年鉴出版统一归口的可能性较小,是否可以考虑在技术处理上先行统一,目前技术上能够做到的主要如开本、正文栏目等技术要求。可以统一的是:开本用890x1240纸张尺寸的1/16(与《上海年鉴》、《浦东年鉴》大小同),正文三栏排,随文照可以占两个或三个栏宽,每个栏目末尾留白不超过页面的三分之一等。其他要求《指南》中已经比较详细地描述了,此处不再一一赘述。

刊号出版与书号出版的年鉴都有宣传页面的设置。年鉴对卷首、卷尾(彩色)页面的编排是非常重视的,刊号出版的年鉴对广告宣传属正常范畴(广告许可后),而出版社对年鉴宣传页面的处理则是比较谨慎的,这与图书只能做图书宣传的规定有关,而年鉴是例外,可以做些图书广告以外的宣传内容。作为编纂人员,在如何选择与年鉴(政府形象)匹配的宣传内容并与图书的体例相协调方面总是感到把握较难。最近,看到《嘉定年鉴》(2007)(学林出版社出版),其在宣传页面的设计上,用“文明单位”的编排代替了比较明显的广告宣传内容,这样的处理使得宣传页面内容既与正文呼应,又避开了明显的广告形式,还体现了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图书出版原则,这样的编排对我们有所启发,也是很值得借鉴的。

 

(作者单位:上海市虹口区地方志办公室)